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60章

第60章

        饭后,沐晴热情地邀请应同尘在家里参观了一圈,阳台泳池客厅一日游,毫无遗漏地介绍了一番。

        “应老师,你觉得怎么样?”沐晴站在地下室的酒窖里里问。

        应同尘点点头:“我觉得挺好的。”

        “那就这个了!”沐晴从几个红酒柜中,偷偷取出一瓶82年的二锅头,“今晚就喝它了,可算找着机会了!”

        应同尘讪讪一笑,点头说是。

        两人回到客厅后,见卓家父子已经打开了棋盘,正准备厮杀一场。

        于是沐晴轻手轻脚地冲应同尘招招手,神神秘秘道:“我再带你去个地方。”

        应同尘跟着她来到了书房,沐晴说:“你在这等我一下。”

        片刻后,沐晴回房打开保险柜,从一叠文件夹里拿出一个红本子,和一副上了年纪的手镯。

        “应老师……哎哟,每次叫你应老师,我都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哈哈哈。”沐晴笑着走进书房。

        “伯母叫我同尘就好了。”应同尘彬彬有礼道。

        “好啊,同尘同尘,好名字。来来,你先坐下。”沐晴拉着他坐在书桌前的椅子,将一个红本本和镯子交到他手中,“这是我和老头买的一套房子,和我婆婆交给我的手镯,本来我是打算留给儿媳妇的,现在就交给你了。”

        应同尘神色一惊,连忙塞了回去:“阿姨,使不得。”

        “你是不是瞧不起我?”沐晴厉声问道。

        “没有没有。”应同尘

        “那你就收下。”沐晴不容置喙地将本子放在他手里,郑重道,“算我求你了。”

        应同尘觉得烫手:“这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就当帮帮忙行吗?”沐晴说着说着就要哭出来了,拉着他的手说起了体己话,“同尘啊,实不相瞒,这钱是我们老两口偷偷用私房钱买的……要是被阿殊发现的话,他就会……”

        应同尘见她神情紧张畏惧,安抚道:“他就会怎样?伯母,您跟我说说,我去帮你解决。”

        “他就会让我们把这个大平层换成别墅哇!”沐晴痛苦道。

        应同尘:“……”这就是你们偷偷买房的原因?

        “你说我们两个老家伙,哪用得着那么多房子,有这里就够了。”沐晴叹道,“所以同尘你拿上这个,也算是帮他省了一大笔钱了。你作为他男朋友,是不是理应帮他省省钱?”

        逻辑毫无破绽,表演入木三分。

        应同尘险些被带进沟里去了,正要再次拒绝,又听沐晴说:“我这还有阿殊小时候的照片,还有穿小裙裙的,你要看看吗?”

        应同尘:“伯母,你要说这个,那我可就不困了哈。”

        “嘻嘻嘻,一起看!”沐晴搬起椅子坐在他旁边,一边翻开相册,一边回忆往事,“哎哟,这张他才三岁呢,他爸爸带着他去打篮球。结果忘记带篮球,然后他爸爸就把他当篮球,往框里扔。”

        应同尘:“……”

        “这张是阿殊幼儿园毕业时的照片。”沐晴指着一张大合照说。

        应同尘看着一群肉团子,推了下眼镜,凑近去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略显尴尬地说:“我好像没找着他。”

        “没找着就对了!他压根就没在照片上!”沐晴说。

        “……”应同尘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不禁好奇,“那您把这张照片保存下来,是为何?”

        “为了让他永远记住这一天。”沐晴说,“我那天花了好半天功夫,才给他做了个哪吒仿妆,结果他小小年纪,突然拥有了强大的自尊心,打死也不肯去拍大合照。可是你看看,这一群小哪吒站在一起多好看,就他不合群,让他自个儿后悔去吧!”

        应同尘:“……”

        往后翻了一会儿,应同尘动作微顿,看着十四五岁的卓殊趴在教室的课桌上,午后阳光落在他的侧脸和干净的校服上,一看就是那种会在校园里吸引众多目光的男生。

        “这是校霸给他拍的。”沐晴讲解道。

        “?”应同尘奇道,“校霸?”

        这照片角度……怎么看都像是暗恋者才会抓拍得这么好吧?!怎么能是校霸?

        “就是校霸拍的,我当时去参加家长会,看见他们班的校霸在偷拍他的照片,冲他笑得那叫一个好看。”沐晴说,“我当时就知道大事不妙!”

        应同尘:“怎么?”

        “你想啊,校霸不都是干些勒索的事嘛,他铁定是想偷拍阿殊睡着后的丑照,借此要挟勒索保护费。”沐晴机智道,“于是我立即出现,把校霸吓了一大跳。”

        “……”应同尘觉得这校霸并不简单。

        “然后我就把校霸手里的照片给缴获了。”沐晴回忆道,“我还把这事告诉了阿殊。”

        应同尘眼皮一跳:“他怎么说?”

        卓殊:“他那叫一个气啊,当晚就把校霸约去了小树林,听说那校霸当时还脸红了,估计是觉得理亏。”

        “……”应同尘咬牙道,“然后呢?”

        沐晴道:“然后阿殊就把他揍了一顿,自己当上了校霸,从此再也没人敢偷拍他的照片了……同尘,你这是什么表情?”

        “没什么。”应同尘点点头,忍笑道,“多谢伯母。”

        “哈?”

        应同尘笑了笑,翻阅片刻,道:“为什么中学毕业照也没有他?”

        沐晴道:“哦,因为他拒绝我的哪吒仿妆啊。”

        “高中的呢?”

        “他又双叒叕拒绝了我的哪吒仿妆!”沐晴怒道,“他竟然拒绝同一个女人三次!呵,男人!”

        应同尘嘴角抽了抽:“伯母您真是个坚持的女人。”

        “同时还兼具了万里挑一的美貌和温柔善良大方聪慧的品格。”沐晴补充道。

        “是是。”应同尘弯了弯嘴角,继续往后翻,突然笑容一僵。

        沐晴凑过去一看,见照片上是卓殊和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孩并肩而行,连忙解释道:“你别多心,这女孩是个男人。”

        应同尘疑惑片刻:“女装?”

        “对!他们也就短暂地谈了几天而已。”沐晴说完,把卓殊的情史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末了弱弱地问道,“同尘,你不会介意吧?”

        应同尘双手捂起脸,无声大笑,肩膀直颤,而后才松开手,面无表情道:“嗯,不介意。”

        然而这表情把沐晴可吓坏了,见他捂着脸都肩膀,以为是气哭了,还要摆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心疼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崽啊,别怕,妈妈永远站在你这边。要是卓殊那臭小子敢欺负你,我就把这条老命豁出去了!打得他亲娘的都不认识!”

        应同尘又是好笑,又是察觉到温暖,笑意盈盈地看着她:“谢谢伯母,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一定要找我。”

        “那我就不客气了,嘿嘿,眼下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呢。”沐晴搓了搓手。

        “什么事?”

        “我打算玩一下国际服的游戏,可是好多英文说明,我看不懂。”沐晴打开游戏界面,“你看看,这是要我做啥呢?”

        “应老师,有个完形填空太难了,我想问——”卓紫拿着习题走进来,“妈,你在这干啥呢?”

        “问问题不行啊。”沐晴继续指了指手机,“你给看看,下一步我要做什么?”

        卓紫凑近一看,忙说:“你怎么能问老师这些问题,大材小用!老师,你先给我讲讲这题,我好赶紧写完作业。”

        沐晴把她撞到一边:“不,同尘,你先看看我的。”

        “先看我的!”卓紫跑回来,把作业本怼到他面前。

        “一个个来。”应同尘笑道,“伯母先问的,我先解决伯母的问题。”

        “那行吧。”卓紫撇撇嘴,在一旁等候。

        应同尘看了下界面说明,道:“伯母您现在要注册一个用户名,中英文的都可以。”

        “好。”沐晴立马编辑名字。

        卓紫一看,大吃一惊:“你为什么要叫阿紫?用我的名字干什么!”

        “什么你的我的,咱们一家人,不分你我!”沐晴立马点击提交。

        提交失败。

        应同尘解释道:“名字重复了,得换一个。”

        沐晴只好忍痛把少女名改成了少妇名——卓紫妈妈。

        失败+1

        “不是吧?这都能重复?!”沐晴震惊不已,灵机一动,“有了,我不信这次还有人跟我重复。”

        卓紫哈哈大笑,凑到屏幕前看她到底想了个什么不会重复的名。

        ——卓紫老母。

        提交成功。

        “好了,我可以去玩了。”沐晴兴高采烈地拿着手机去玩游戏了。

        卓紫:“……你给我回来!”

        楼下的卓殊和父亲下完一局棋,趁着对方复盘的时候,上楼看看她们在做什么。

        他站在门口,见沐晴坐在飘窗上玩游戏,卓紫趴在桌面上,正小声和应同尘讨论问题。应同尘耐心细致的讲解着,偶尔一两句好听的英文传入耳中。

        卓殊半倚着门框,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微不可查地翘起了嘴角。

        卓复也跟了上来,站在他身后看了一眼,父子俩相视一笑。

        这时,外面一道嘹亮的喇叭声打破了良好的氛围——

        “卓紫同学,你在吗?”

        几人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齐齐把目光放在卓紫身上。

        卓紫一头雾水,放下作业,跑到阳台上去,就看见师题伟举着个喇叭站在大门前,问道:“你怎么来了?”

        师题伟一见到她,顿时激情万丈,今天他一定要表白成功!

        这次他可是做了万全的准备,放假前就侧面跟卓紫打探好了,她爸妈要外出游玩,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他夜观天象,正是表白的大好时机!

        于是他连夜查好天气预告,计算好交通路线,买好鲜花礼炮和表白神器,甚至还雇了个赚钱工具人前来助阵。

        万事俱备!

        只欠卓紫一句“我愿意”!

        他信心十足,望着日思夜想的女神,把喇叭调到最大声,说道:“卓紫同学,你好,也许你并不认识我——”

        “不,我认识。”卓紫回道。

        师题伟丝毫不受干扰,自顾自念道:“可我却将你牢牢地记在了心里,你有着天使般的脸蛋,魔鬼一样的身材,还有那纯洁如同钻石一般闪耀的心灵——”

        卓紫大喊:“你说的对,会说话就多说点!”

        师题伟备受鼓舞,继续喊麦:“我注意很你久了,你不仅是优秀三好学生,还是全世界最好的——”

        说到这,他脸色一红:“全世界最好的英语课代表!”

        “没毛病!”卓紫心花怒放,万万没想到还有人能在全家人面前如此吹她的彩虹屁,“继续继续不要停!”

        师题伟看着她笑靥如花的模样,暗暗握拳,胜利就在眼前!

        他摇了摇喇叭:“正值元旦佳节,我想向你表达我的敬意和爱意!请问,卓紫同学,你愿意做我的——”

        恰在这时,阳台上突然出现两位老人,站在卓紫左右两方,拿着望远镜瞧他。

        师题伟话音一顿,膝盖仿佛中了一箭。

        拿喇叭的手,微微颤抖。

        说好的爸妈不在家呢?!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千算万算的师题伟万万没算到,卓紫爸妈因为临时得到家庭喜提新成员的消息而取消了所有的计划。

        沐晴道:“孩子,你话还没说完呢,不要吊着我们胃口嘛。”

        这、这这这这是得到了丈母娘的认可吗?!

        师题伟有些激动,有些彷徨,还想呐喊。

        但他忍住了,拿出了男子汉的气概,道:“卓紫同学,请问你愿意做我的——”

        他余光一顿,猛地刹住了车。

        只见大门里走出一位身形高大的男人,对方眼神凌厉,仿佛能立马把他碾死在这大马路上。

        卓殊冷冷道:“做你的什么?”

        “做我的……”师题伟快萎了。

        然而这还不是令他最窒息的,片刻后,卓紫哥哥身后又走出一人。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应老师会出现在这里!

        古有刘备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有阿伟表白未果而反复去世!

        “阿伟,快说啊!”卓紫彩虹屁听得正开心呢,“你话还没说完呢!”

        “你愿意做我的——”师题伟咽了咽口水,看看卓殊,又看看应同尘,师题伟马上就变成了师题萎,“做我的一帮一互助对象吗?”

        卓紫惊讶地双手捂嘴,被他这一番心意深深打动,没想到他还是个爱学习的种子选手,当即便回道:“我愿意!”

        这时,隐藏在远处草丛中的班璋听见暗号,拉着妹妹跑出去,放了个炮仗,并从身后拿出了一捧鲜花,班筱玫则在一旁呱唧呱唧鼓掌。

        “快去献花吧。”班璋赶紧将花塞进他怀里,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阳台上的卓紫,结果这一瞥,就瞥见了四位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现在是什么情况?”班璋赶紧退到师题伟旁边,小声问道。

        师题伟泪流满面:“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