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56章

第56章

        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只有总经理办公室还亮如白昼。

        卓殊坐在电脑桌前处理公务,偶尔放松时就会看一眼坐在旁边的人。

        应同尘端坐在一侧,下颌线分明,长睫微垂,异常专注地盯着手里的苹果。

        多么温馨美好的画面——

        然后见他熟练地转了转刀子,刀锋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烁着光,随后一刀刀落下去,在苹果皮上砍啊砍……

        卓殊:“……”

        怕是这几刀子下去,别说苹果皮没了,怕是苹果整个果都没了。

        卓殊收回视线,继续工作。

        没多久,面前就出现一个被砍得只剩下果核和一点点果肉的苹果。

        “吃吧。”应同尘说。

        “嗯。”卓殊接过来,两口就吃完了,啪一下扔进了垃圾桶。

        一扭头,见应同尘盯着垃圾桶出神。

        他慌忙道:“吃完了,是该扔了吧?我没做错吧?”

        “嗯。”应同尘沉吟片刻,拿出手机在网上又下了个单,买了几斤苹果。

        没多久,晚饭和苹果的外卖前后脚到了。

        忙到现在,两人才吃上晚饭。

        卓殊飞快地吃了几口,就继续去忙工作了。

        应同尘抬头看他一眼,问道:“这么忙?”

        “嗯,想快点结束好送送你。”卓殊头也不回地说道。

        “没事,你忙你的,我也找到事做了。”应同尘慢悠悠地吃完饭,又坐在他旁边开始削苹果皮。

        卓殊笑了笑:“你是非要把这个手艺练出来吗?”

        “嗯。”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应同尘轻声笑了一下,“万一哪天你老了,躺在病床前,我连个苹果皮都削不好……”

        话未说完,他就闭口不谈了,双目紧盯着手里的苹果,不敢看对方的反应。

        片刻后,一只手拨弄着他的脑袋。

        卓殊笑道:“咱们一样大,老也是一块老的,我们可以住在一间病房里,你喂我吃不削皮的就好了。”

        应同尘:“怎么就一样大了。”

        “就是一样大!两天不算数!”卓殊道。

        “赶紧工作,别打扰我削皮。”应同尘推开他的手,省的扰乱心神。

        两人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偶尔交谈几句,安静但并不冷清。

        卓殊终于结束完所有工作,看了下手表,已经凌晨了。

        他扭头看向应同尘,才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趴在桌上只露出一张侧脸,眼镜也没取下来。

        他小心翼翼取下眼镜,凑近一点,盯着对方宁静温柔的睡颜看了一会,眼里不知不觉间填满了笑意。

        要是醒着的时候也这么温柔该多好qaq

        卓殊弯腰将他抱起来,应同尘迷茫地睁开眼:“结束了?”

        “嗯。”

        “那回去吧。”

        “太晚了,就在这将就一晚吧,明早我送你去学校。”卓殊推开个人休息室的门,将他放在柔软的床上,脱掉他的鞋子。

        应同尘实在太困,这么冷的天还要赶回家属实受罪,翻个身就安心地入睡了。

        卓殊躺上床后,摸了下他发凉的手,握在手心里,然后光明正大地把他抱在怀里,不用担心对方突然发现,也不用害怕被踢下床的感觉,真好啊。

        翌日天还微亮,闹钟就响了。

        卓殊睁开眼,道:“该起床了。”

        “嗯……”应同尘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还带着点鼻音,往被子里缩了缩。

        卓殊觉得新鲜,想起以往每次同宿起来,这人早已收拾妥当去工作了,哪还会像这般赖床。

        “你要是这么喜欢这张床的话,我等会就派人把你家的换了。”卓殊觉得自己可真是个体贴的男朋友,谄媚道,“你觉得怎么样?”

        “……”应同尘从被窝里坐起来,翻身下床穿衣服,“不怎么样。”

        两人快速收拾好下楼,外面的风挺大,应同尘赶紧钻进车里,道:“你回去吧,不用送我了。”

        “少废话。”卓殊说完就意识到语气似乎有些凶,虚咳一声,见他张口要说话,立即说道,“别说话,吻我。”

        应同尘:“……”

        卓殊左等右等,没等到吻,索性自己主动凑过去,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嘴角,这才神清气爽地坐回去。

        车子发动起来,应同尘胳膊肘搁在车窗上,拳头抵着下巴,望着窗外一声不吭,眼尾忽然弯了一下。

        路上车辆行人很少,没多久就到了学校,天色才露出一点鱼肚白。

        “等等。”卓殊喊住了应同尘,从车里取出一条备用围巾,走上前给他系上,“别感冒了。”

        “知道了,你快回去吧。”

        “今晚我们去约会吧。”卓殊说,“我工作忙完了。”

        “……嗯。”应同尘看了眼时间,快步往教学楼走去。末了,回头看了一眼,见他还站在原地,挥了挥手,对方这才坐回车里,离开了学校。

        “老师!你今天好早啊!”卓紫走进教室打了个招呼,刚一坐下,就看见他脖子上的围巾,奇道,“咦,老师你也喜欢这家的围巾吗?我哥就总是爱买这一款。”

        应同尘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嗯,这家的围巾质量挺好的。”

        卓紫忽然把脑袋一倾,用鼻子嗅了嗅:“我哥也经常用这款香水!”

        应同尘神色微僵:“这款香水挺受欢迎的,用的人应该不少。”

        卓紫瞪大了双眼,看他的眼神都发直了。

        明明,明明老师身上就没有香水味!她只是逗他玩的!

        恍惚间,卓紫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只要找到机会戳破那层窗户纸,她是不是就亲自捉到哥哥和他小舅子的x情了?

        是了,哥哥的男朋友常年居住在国外,偶尔才能回趟国,异国恋该是多么难熬。

        而就在这时,出现了一位与他男朋友非常相像的完美替身!这种时候,还能控制住那就离谱。

        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完了完了,窥探到天机的卓紫觉得他哥可能马上就要被雷劈分叉了。

        “都到齐了吧,赶紧背书吧。”应同尘见卓紫眼神越来越奇怪,如坐针毡,起身在教室里转悠,就是不往卓紫的方向去。

        下午的课程结束后,应同尘布置好周末作业,才离开教室。

        今天是周五,又正好是圣诞节,一群学生们早就盼着放学,然后可以去约男神男神,没一会儿,校园就安静了下来。

        应同尘收拾好东西,回家开车去了k.w。

        把车停好,走到大门口,看见商场前吉祥物旁边放置着一颗巨大的圣诞树,行人来来往往。

        而他一眼就看见了树下的卓殊,对方似有所觉,扭头向这边看来,嘴角一弯笑了起来。

        “等多久了?”应同尘上前问道。

        “没多久。”卓殊笑了笑,“走吧,我定好位了。”

        今天吃饭的人特别多,很多家餐饮店外面都排起了长龙。

        卓殊领着他去了顶层的西餐厅,正是他们上次和品牌负责人一起吃饭的地方。

        两人吃完饭后,走出大楼去附近转了转。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雪,应同尘仰起头,伸出一只手,雪花飘在他的手心里,片刻后就融化了。

        他垂眸看了一眼,紧接着一只手伸过来,与他十指相扣

        卓殊牵着他的手放进了衣服口袋,说:“我看你真是不怕冷。”

        应同尘笑了笑,看看四周的人,大多是两两相伴,正忙着说悄悄话,压根没空注意到他们这里隐秘的偷欢。

        两人走了一阵,来到了步行街。

        小摊小贩都出摊了,想在这几天赚一波大的。

        卓殊走到一个摊前,买了副手套,给应同尘戴上。

        戴上后又觉得不方便,取了下来,牢牢攥着他的手:“还是这样暖和。”

        应同尘无奈一笑,视线不经意瞥向某个方向时,脸色一僵,立即拉着卓殊转过身去。

        “怎么了?”卓殊不解地问。

        应同尘低声说:“你妹妹在那边。”

        “哪里?”卓殊小心翼翼地回头瞟了一眼,就看见卓紫和师题伟站在前面不远处。

        师题伟背对着他们,可是他藏在身后的花儿也被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这臭小子是要干嘛呢!”卓殊登时来气了。

        “这是他们的事,就别插手了。”应同尘小声说,“你要相信卓紫的判断力。”

        “她压根就不能信。”卓殊没好气道,“她小学的时候吧,班上有个小男生在圣诞节给她送了束花,她还以为人家是喜欢她呢,自作主张以为两人在谈恋爱了。结果第二天就发现小男生给全班人都送了礼物,她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还说什么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倒也是个烈女子。”应同尘点评道。

        “她这个情商吧……”卓殊指了指脑袋,“是负的。”

        应同尘挑眉:“你们可真是一脉相传。”

        “你什么意思?”卓殊摆起一张臭脸。

        应同尘突然抽回手,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卓殊立即伸进去握住那只手,找补道:“你听我说完嘛,你说得对,我妹妹真是和我一样,拥有太过完美的容颜,所以才在情商上少了那么一点点。”

        应同尘翻白眼。

        卓殊又回头看了一眼,见旁边又多了一人,班璋拎着个花篓子,站在那二人旁边,然后挑了一束花递给卓紫。

        卓殊:“……”big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小声问:“你说,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修罗场?”

        应同尘忽而感慨:“年轻人的选择机会就是多啊。”

        “选什么选,我看他们俩都不行。”卓殊见他们三人转身往前面走,马上拉着应同尘悄咪咪跟上去。

        “你干嘛呢?”应同尘问。

        “我倒要看看,最后她选了谁!”卓殊哼了一声,顺手就在旁边的摊摊前买了两顶帽子和两幅眼镜,“戴上,跟踪我可是专业的。”

        “……”

        走在前面的卓紫还不知危险正在靠近,扭头问班璋:“你刚放学就出来卖花?”

        “嗯,没想到还撞上你们了。”班璋对体委笑了笑,“不好意思,好像打断你的好事了。”

        体委气得把手里的花一把塞进卓紫的怀里,连话都不会说了。

        卓紫拿出手机,扫了一下班璋贴在篓子上的二维码,转了花钱后,又问师题伟:“你的二维码呢?”

        “我不要你钱。”

        “也是,你不是卖花的。”卓紫明白了,“放心吧,你的意思我懂了。”

        “真、真的?”师题伟受宠若惊道。

        “嗯,不就是想抄我作业嘛,准了。”卓紫大方道。

        “噗。”班璋低头忍笑。

        “你再笑!”师题伟吼了他一声。

        这二人忽然打闹起来,卓紫好笑地回过头,视线不经意间一瞥,就看见不远处有两个男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两人脑袋都埋在对方颈窝里,看不见正脸。

        然鹅,卓紫一眼就认出来了。

        那系着围巾的男人已经看了一天,而另一人的背影,化成灰她都认得:)

        这下好了,窗户纸已经在她眼前自动破开了。

        她立即转回头,抬头看天:“我的老天鹅,你可千万不要打雷啊。”

        “打雷?打什么雷?”师题伟问。

        “没什么。”卓紫心情复杂,五味杂陈,既为自己磕到了真的冷门cp而激动,又为这两人的不伦の恋而感到害怕。

        眼见着师题伟和班璋转身,她立即抓住他们的胳膊往前冲:“快走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他们好像走了。”应同尘悄悄睁开一只眼。

        卓殊松了一口气,回头一看,就瞧见卓紫一手拉着一个人狂奔着,而尽头的那方,一家酒店招牌正在闪闪发亮。

        “!”卓殊震惊到五官裂开,“她也太野了,不行,我们得去阻止!”

        说完他就着应同尘的手追上去。

        卓紫跑了一阵,实在跑不动了,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弯腰时往回一看,见卓殊竟然明目壮胆地牵着应同尘的手,这是怕他们发现不了吗!

        这不是自己上赶着浸猪笼吗!

        她走到角落去,给卓殊打了个电话。

        卓殊看了眼来电人,拉着应同尘想走到旁边去接电话,对方却指了指面前的摊摊,想要买东西。

        他便独自走到一旁,接了起来,冷声道:“放学了怎么还不回家?”

        “你才是吧!下班了怎么还不回家!”卓紫跺了跺脚,“赶紧回家!”

        “你还敢管我?”卓殊没好气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

        “你才是呢!”卓紫说着,见班璋和师题伟同时看了过来,又压低嗓音,言简意赅道,“你回去我就回去,咱们家里见。”

        “你先回去,我忙着呢。”

        卓殊挂断电话,走到应同尘旁边,低头看了眼,是个糖果摊,包装的花里胡哨。

        这时,应同尘递给来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几颗巧克力:“尝尝?”

        卓殊打开包装纸,见巧克力的边缘快融化了,咬了一口,眉头紧蹙:“好难吃。”

        “真的?”应同尘认真地看着他。

        “嗯,不信你尝尝。”卓殊放到他嘴边,应同尘却摇了摇头。

        “真的太难吃了,别买了。”卓殊嫌弃看了一眼老板,拉着他往回走,“这些商家就是黑心,以为换个包装就能掩盖难吃的事实。你真的不尝尝?看看它到底有多难吃?”

        应同尘松开他的手。

        卓殊回头:“你怎么了?”

        “这不是买的。”应同尘微笑道,“是我亲自做的。”

        卓殊面色一僵,手里的东西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他下意识摸了摸膝盖,又看看潮湿的地面和拥挤的人群,然后故作镇定地摸出了手机,贴在耳边:“你说什么?让我回家?好的好的,我马上回来。”

        卓殊鞠了个躬:“不好意思,我妹又来电话了,说我爸过敏性鼻炎又犯了,我得赶紧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