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55章

第55章

        天气越来越寒冷,不知不觉就到了平安夜。

        校园里充斥着节日的气氛,各班学生在教室里装扮好了圣诞树,同时还在互相送苹果,超市里的生意是红红火火。

        办公室里的桌上放了不少学生们的苹果,应同尘随手拿起一个苹果,摇头笑了笑。

        付旅笑道:“今天课好多,我都还没空去买苹果呢。”

        另一老师八卦道:“付老师买了要送给谁?”

        “准备送我的男神,送成功了,那就是我第九任初恋了。”付旅嘿嘿一笑,一扭头看见在备课的应同尘,“应老师呢,今年有要送的人吗?”

        “幼稚,无聊。”应同尘头也不抬地说,“送俩苹果就能驱病辟邪了吗?”

        “真没情.趣!”付旅啧啧两声,“天呐,我真的好难想象应老师和他对象会怎么相处。”

        对面的老师哈哈大笑:“我觉着应老师脱单都难。”

        付旅坏坏一笑:“就是啊,应老师一点都不浪漫,到底要怎么脱单啊?”

        应同尘笔尖一顿,抬眸看了眼桌上的苹果,还是摇了摇头,这无非在于商家的促销手段而已,一到这种节日,装个礼盒就能坐地涨价,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送的。

        吃过晚饭后,他刚回办公室,郑植楠就从隔壁办公室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手里拎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起码有三斤的散装苹果。

        “哥们,今晚你是不是没有晚自习?”郑植楠兴奋地问道。

        “是啊,怎么了。”应同尘整理桌面,顺便把收到的苹果装起来,准备回家。

        “商量个事,我今晚有你们班的晚自习,你能不能跟我换换?”郑植楠憨厚一笑,从袋子里掏出一个苹果,塞进他手里,笑嘻嘻地说,“我想跟笙芜去约个会。”

        “不换。”应同尘将苹果又塞回他的袋子里,“你就打算送她这个?”

        “对呀,我买了这么多,够好吧?”郑植楠自信地拍了拍胸脯。

        应同尘忽然发现商家的促销还是有道理的,尽管他不热衷于这些节日,但……他拿起一个漂亮的礼盒:“我觉得,你学习一下这种包装可能会更好?”

        郑植楠婉拒道:“这多没劲,大家都用包装盒,我就要与众不同。而且我才不上那个当呢,包装的多贵,我花那个钱还不如去买点贵的苹果,这不是显得我很会过日子嘛。”

        “也对。”应同尘不免认真打量了他一眼,“难道笙芜就是喜欢你会过日子?”

        “当然不止了,你把我帅气的脸置于何处了?”郑植楠撞了下他的肩膀,“我的好兄弟,你就答应我吧,跟我换换呗。”

        “不换。”应同尘拎起包就往外走。

        “为什么不换啊,我是要去约会这才没办法的,你又不用约会。”郑植楠上前追问道。

        应同尘勾了勾嘴角:“谁说我不用约会的。”

        “你不是单……你什么意思?你脱单了?!”郑植楠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什么时候的事,怎么都不跟我通知一声?不会是上次那个……”

        “郑老师。”不远处,笙芜喊了一声,“你要去哪?”

        “等一下,我有点事。”郑植楠回头挥挥手,追着应同尘就往另一个方向走,“不会是上次那个男人吧?他到底是谁啊?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他呢,要不是他给我出的妙招,我这辈子都不会追到笙芜了。”

        应同尘停下脚步,无奈地看着他:“你再跟着我,你的笙芜可能就真要跑了。”

        郑植楠眨了眨眼,震惊道:“刚刚笙芜是不是喊我了?哎哟卧槽,我先走一步。”

        应同尘回到家,把东西放下,坐在客厅里歇息,看着熟悉又并不大的房间,莫名有几分空虚,从未觉得它有如此冷清过。

        半晌,他转了转手机,打开通讯录,给卓殊拨了个电话。

        过了一会,那边才接起来:“喂,吃饭了吗?”

        “没有。”应同尘说,“你呢?”

        “我也还没。”卓殊飞快地说道。

        “我订了位子,要不今晚就去……”

        “不好意思啊,我得先去开个会,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卓殊愧疚道,“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好好陪你。”

        “没事,你先去忙吧。”应同尘说。

        “嗯,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我平时上课也挺忙的,你不也没生气。”

        卓殊笑了一下,拿上文件往办公室走,小声道:“谁说的,我也挺生气来着,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应老师就是这么敬业啊。”

        应同尘无声地笑了笑,听见那边的人在喊卓殊,便说:“那你先去忙吧。”

        “好。”卓殊挂断电话,推开会议室的大门。

        明天就是圣诞节,下周又是元旦,商场各项工作安排周密而繁琐,再加上年底各项绩效考核和盘点总结,导致这几天公司格外的忙。

        会议持续了一个半小时,确定好各部门的工作后,才散会。

        卓殊回到办公室,又沉浸到工作中来,想快点解决完就去找应同尘,结果事多且杂,一时半会还搞不定。

        他揉了揉眉心,继续看报表。

        米姝敲了下门:“卓总,我的任务都完成了,要下班了。”

        卓殊抬起头。

        “我男朋友在楼下等我呢。”米姝抱歉地笑了笑,“等了好久了。”

        卓殊一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九点半了,点点头:“那你快回去吧。”

        “好的,你也早点回去啊。”米姝挎上包,一路小跑离开了办公室。

        几分钟后,卓殊接到了米姝的电话,问:“怎么,想明白工作才是你的真爱,要回来加班了吗?”

        “那是不可能的!”米姝捂着手机小声地说,向大厅某个方向看了一眼,“老板,应先生在楼下。”

        卓殊一怔:“什么?他什么时候来的?”

        “我跟保安打探了一下,好像来了很久了,不过他现在好像遇到了点麻烦。”米姝通风报信道,又看向应同尘和他对面的两个男人,不确定道,“反正,您亲自下来看看吧,我就先回去了。”

        应同尘也没想到会在这遇到熟人,他在楼下等了一阵,见员工们纷纷出来,料想卓殊应该也快了,就没去打断对方的工作,在大堂的休息沙发上等待。

        时间一点点流逝,他看了眼搁在旁边的袋子,双手在膝盖上摩挲片刻,局促地扭过头看向别处。

        谁知这无意间一瞥,就看见柳利昂带着一个男人从大门走了进来,还跟保安点名说要见卓殊,让他们给开开闸门。

        保安推脱说没有预约,不能放行。

        说话间,柳利昂注意到应同尘的存在,立即走了过来:“你怎么在这?”

        “你管我。”应同尘说,“你来这做什么?”

        “这我学长,他正好要找工作,我看专业挺适合这里的,就带来试试。”柳利昂不知想到了什么,弯腰仔细盯着他的脸,越看越觉得像他当年见过的人,忙扭头问旁边的男人,“学长,你看他像不像当时那个白雪公主话剧里的人?”

        应同尘不想再理会他,起身提起袋子,转身就欲走,忽听得旁边那人喊了他一声:“同尘?应同尘,是你吧?”

        应同尘回头看向那人,皮肤泛黄,眼中无神,神情拘谨,半晌没反应过来。

        “你不记得我了?”那人尴尬地笑了一下,“是我啊,贾壬逸。”

        应同尘瞳孔微颤,实在是很难将眼前人与昔日那阳光俊朗的少年联系在一起,片刻后,他淡淡点头:“嗯。”

        “你们认识吗?”柳利昂诧异道,“不会吧不会吧,不会你就是我的公主吧?!”

        应同尘睨了他一眼:“麻烦让让。”

        柳利昂被他冷漠的眼神逼退,后退几步让路。

        贾壬逸看着他的背影,悄声问柳利昂:“同尘现在在做什么呢?”

        “他?他混得太差了……”柳利昂心痛不已,一想到自己当年的“女神”竟沦落至斯,还在跟他抢男人,就如鲠在喉,不知该作何打算。

        “混的差?”贾壬逸仿佛找到了同病相怜之人,又见他风采更甚,时间不仅没把他打磨成尘埃,反而闪闪发亮,一时竟有些后悔。若是当年没和同学们打赌,而是真的跟他在一起,那现在应同尘是不是就该是他的对象了?

        “同尘,我有话跟你说。”贾壬逸上前,刚要拉他胳膊,对方却转身轻巧避开。

        应同尘眼神一寒:“有事说事。”

        贾壬逸尴尬地收回手,笑道:“当年的事,你不会还在怪我吧?”

        应同尘冷笑一声:“我连你都认不出来了,哪还有精力去怪谁?”

        贾壬逸笑容一僵:“那时候年纪小嘛,我就是和同学们打了个赌,但我当时是真的有一点喜欢你的,只是不敢承认而已。”

        应同尘漠然道:“没事我就走了。”

        “等等!”贾壬逸又追上来,“其实我退学后有去找过你,想跟你道歉,只可惜没在学校见到你。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啊?有找个伴吗?”

        应同尘听他语气温柔,勾了勾嘴角:“怎么,你又想故技重施?”

        贾壬逸讪讪道:“没有。”

        “谁给你的自信出现在我面前的?”

        应同尘出奇的冷静,以前一直在幻想着这一幕,如果这混蛋出现在自己面前,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这个人彻底后悔当年的所作所为。然而等真见到面时,又觉得没有意义了,生活已经给这个人一顿毒打了,再纠结过去反而难以放下。

        “我知道你可能还讨厌我,但是我……”

        “你知道当年匿名举报你爸爸的人是谁吗?”应同尘忽然问。

        贾壬逸一愣:“你知道?”

        应同尘道:“就是我。”

        贾壬逸登时气红了脸,手指都在发颤:“原来是你!”

        柳利昂见他要动手,连忙拦住他:“学长,你到底干嘛来了,不是求我介绍工作吗!你要在这里动手,我看你还怎么找工作。”

        贾壬逸胸口都要气炸了,但他不得不收起怒火,警告地看着应同尘:“你给我等着!”

        应同尘转身跟保安说要见卓殊,而贾壬逸见他同样吃了闭门羹,得意地笑了起来,恶狠狠地说:“你也不过如此。”

        说完就一脚踹向他,可惜有柳利昂在中间拦着他,踹在了他提着的袋子上,两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滚了出来,上面还贴张便利贴,画了个简笔画的笑脸。

        “这是什么?”贾壬逸好笑道,“你竟然玩这种小孩把戏?”

        说完也不见对方有回应,他抬头看去,只见应同尘垂眸盯着那两个苹果,一动不动,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片刻后,应同尘取下眼镜,攥了攥拳头,上前冲着对方的脸,狠狠砸了上去,紧接着揪住他的衣领,膝盖往上一顶,胳膊肘往他后背重重一击。

        贾壬逸猝不及防就被捶了一顿,只觉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对方轻轻一放,他就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咳嗽连连。

        应同尘捡起地上的苹果,擦了擦,看也没看他一眼。

        “艹。”贾壬逸不堪受辱,艰难地爬起来,刚一举起手,手腕就被人牢牢撰住,“放开我!别多管闲事。”

        “谁允许你在这放肆的?”男人声音低沉,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意味。

        柳利昂立即喊了一声:“卓总。”

        贾壬逸立即松开手,扭头看了男人一眼,见他身形高大,五官深邃,和他想象的老板相差甚大,当即摆出个笑脸:“原来您就是卓总啊,幸会幸会,我今天是特地来找您的。”

        谁知对方压根不听他的话,而是径直走向应同尘旁边,声音突然就软了下来:“出什么事了?”

        “没事。”应同尘叹了口气,“苹果都脏了。”

        “洗洗不就完了。”卓殊接过去,又扭头看向外人,“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柳利昂说:“这是我学长,他想找工作……”

        “不要,出去。”卓殊吩咐旁边的保安,“这俩是闹事的,以后都不要让他们进来。”

        贾壬逸不服:“那应同尘为什么可以?”

        “你是白痴吗?”卓殊蹙眉,“应总既是我合作伙伴,还是我男朋友,不让他进,难道还让你进吗?”

        “应总?男朋友?”贾壬逸不可思议地看向柳利昂,小声问,“你不是说他混得很差吗?”

        柳利昂也弄不明白了:“他不是你包养的吗?”

        应同尘看好戏一般看着卓殊:“哦对,原来我还是卓总包养的啊,不说我都忘了。”

        “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卓殊心虚地安抚道,又虚张声势地冲他们解释,“什么包不包养的,我是那种人吗?我可是认认真真,正儿八经地追求应总的,对吧?”

        应同尘浅浅笑了几声:“是吗?”

        “当然是了!走,我们先上去。”卓殊牵起他的手,冲保安说道,“以后这位过来的话,直接放行,明白吗?”

        保安:“明白。”

        “还有,送客。”卓殊举起手里的苹果,侧头笑道,“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以后来直接进来就行了。”

        “就不怕我查岗啊?”应同尘心情好了起来。

        “就怕你不查呢。”

        贾壬逸脸色惨白地看着他们并肩离开,有说有笑,尤其是应同尘眉眼弯弯的样子,深深刺痛了一下。

        以前都是假象吧,应同尘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连个真心实意的笑容都没给过啊。

        贾壬逸颓然离去。

        柳利昂追了出来,骂骂咧咧道:“都怪你,要不是帮你这个忙,我怎么会被连累。”

        贾壬逸凄凉一笑:“你到底是为了帮我,还是找个借口来这里?”

        柳利昂翻了个白眼,回头看了眼大门,心情一下放松了不少:“也好,我的公主和我想勾搭的人在一起,那我就不用纠结到底是喜欢谁了。诶,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回家。”贾壬逸攥紧了拳头,“城里套路深,我还是回农村吧。咳咳,你再帮个忙,送我去下医院吧,这小子下手太重了。”

        “自己去。”柳利昂才不理他。

        *

        回到办公室后,卓殊才问:“刚刚你揍的那是谁啊?”

        “你不知道?”应同尘讶异地看了他一眼,“你左一个应总右一个应总,我还以为你听到了呢。”

        “我就是给你撑撑场子,何况你本来就是应总,该有的排面还是得有的。”卓殊说,“我一下去就看见你打人,不得不说,那几招可真帅,希望你别来对付我。”

        “杀鸡焉用牛刀。”应同尘伸手捏住他的耳朵。

        卓殊下意识求饶:“别。”

        然后对方并没有用力,而是轻轻捏了捏,随即侧头亲吻上他的唇。

        玻璃窗上倒映出两人拥吻的画面。

        良久,应同尘才说:“那人就是当年跟我表白的人。”

        “什么?!”卓殊大为光火,“放开我,我这去宰了他。”

        “别去了,快回来吃苹果。”应同尘从休息室里找出一把水果刀。

        “那怎么能行。”卓殊这便要出门。

        应同尘拦在他面前,卓殊一推,他手里的苹果就滚在了地上。

        “……”

        卓殊心里一个咯噔,脑海里顿时浮现起刚才见到的情景,那人就是将应同尘手里的苹果弄在地上,才导致了惨案的发生……

        那行云流水的招式,清脆悦耳的击打声……

        卓殊抬头看着应同尘手上的刀子,咽了咽口水。

        扑通一声,跪在了沙发上。

        “不去了不去了,应总说什么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