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54章

第54章

        深夜,卓殊正准备休息,突然接到了妹妹的紧急来电。刚一接通,就被对方一声怒吼吓得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我恨你!”

        “怎么了?”卓殊不解道。

        “那螃蟹不是阿姨做的吧,是不是你自己动手了?!”卓紫扶着墙问。

        卓殊含糊道:“怎么?不好吃?”

        “那是不好吃的事吗?”卓紫悲愤欲绝,“那是要人命的事啊!”

        “你没事吧?”卓殊忽而担忧了起来,“拉肚子了?”

        卓紫:“呜呜呜呜我都快拉晕了。”

        “医务室还开着门吗?关门的话,我来接你去医院?”卓殊起身披好外套。

        “不用了,吃了点药,现在好多了,我要睡觉了。”卓紫艰难爬上床。

        “就你一个人吃了吗?”卓殊又问,“你没给其他人吃吧?”

        “没。”

        “那就好。”卓殊又松了口气。

        “?”卓紫忽然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庆幸的样子?”

        “没有的事,你赶紧休息吧,我明天来学校看看你。”卓殊安抚道。

        “不用了。”

        “要来。”卓殊强硬道。

        “真不用。”

        “就要来,就这么说定了。”

        “……”卓紫看着已经挂掉的电话,总觉得她哥有点莫名殷勤了。

        *

        翌日上午课间操,卓紫请了个假没有去做操。

        应同尘去操场转了一圈,回到教室后门时,见卓紫座位旁站着个熟悉的身影,眼皮子一跳,在原地站了片刻。

        对方似有所觉,回头冲他笑了一下:“应老师。”

        应同尘只好走进去:“嗯,卓先生怎么来学校了?”

        “她生病了,我来看看。”卓殊指了下卓紫。

        “生什么病了?”应同尘追问道。

        方才卓紫请假时,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原因又语焉不详,他还以为是生理期的原因,就没多问。

        卓紫没好气地瞪了卓殊一眼,告起了状:“就是他,黑心老哥,给我吃的螃蟹有毒。”

        应同尘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却并不觉得意外,只是可怜了小卓紫:“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再去趟医务室?”

        “还好吧,主要是我今天又来例假了。”卓紫往桌上一趴,戳了戳卓殊带来的东西,“这都是些什么鬼东西,拿走拿走。”

        “……”卓殊神色尴尬地看了一眼应同尘,默默将桌上的肠胃药和一个粉红小玩偶收了起来。

        卓紫虚弱地伸手去桌肚摸了半天:“完了,我的东西呢?”

        “什么不见了?”卓殊说,“不见了就去买。”

        “卫生巾没了。”

        “……”卓殊抿抿嘴,“你还能站起来去买吗?”

        卓紫瞪了他一眼,脑袋换个方向背对着他:“你走吧,你没有心。”

        应同尘推了推卓殊:“还愣着干什么,趁现在大家都还在做操,你还不赶快去买。”

        “你要不跟我一起吧?我不知道地方。”卓殊求助地看着他。

        片刻后,两人迈着沉重的步伐,互相催促着走进了校园超市,站在女生用品货架一米远,盯着看了半天,卓殊小声问:“买哪种啊?”

        “随便吧,一样一包?”应同尘道,“快点,等会学生们就解散了。”

        卓殊迅速拿了几包,快步走向收银台,结账时不能给扫码现金,他扭头看了一眼应同尘。

        应同尘给他刷了卡后,店员才拿出黑色塑料袋,装到一半时,班璋忽然出现在了门口。

        “老师,卓先生,你们……”班璋正想打招呼,视线就落在他们面前的东西上,缓缓瞪大了眼。

        “你来得正好。”卓殊把他拎了进来,“你不做操来超市干嘛呢?”

        “代买饮料。”班璋坦诚道。

        “来,交给你一个任务,把这个袋子交给卓紫。”卓殊从钱夹里拿出几百塞他手心里,“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多谢。”说完就落荒而逃了。

        应同尘:“……”

        “……”班璋看看应同尘,又低头看看手里的钱,神色淡定地买好饮料回到教室,将东西搁在卓紫桌上。

        “什么呀?”卓紫扒开一看,脸色涨红,“你……”

        “卓先生让我带给你的。”班璋不由也脸色一红。

        外面一阵吵闹的声音,学生们解散后回到了教室。

        师题伟刚走到门口,就见班璋慌张地回到座位上,而卓紫动作迅速地将什么东西塞进了课桌,不由大怒,质问班璋:“你是不是偷偷给卓紫塞情书了?!”

        今天的阿伟又死了!

        *

        自这天过后,卓紫发现她哥隔三差五就来学校送温暖,零食不断、天寒送衣、偶尔还要留下来一起去蹭食堂的饭菜。

        同学们的态度从一开始的震惊羡慕转变到了习以为常的态度,卓紫暗中嘱咐道:“哥,你别来了,我不要男妈妈。”

        “天气凉了,看我给你买的两件羽绒服,是不是贼好看。”卓殊从袋子里取出衣服。

        卓紫:“你买的是男款!”

        “我慎重地告诉你,这是男女同款。”卓殊说,“你要是一个人穿不下,就送给同学或者老师穿吧。”

        卓紫指着这两件衣服,咬牙道:“这件起码得一米八以上才能穿吧!”

        “没事,你还会长大的。”

        “……”卓紫见他目光总是往别处瞟,冷笑一声,“哥,你还知道应老师是我老师不?”

        “当然知道了。”

        卓紫挑眉:“那你还记不记得,他是你男朋友的哥哥?”

        卓殊:“……”这个还真忘了。

        “没事说你老师干什么?”卓殊强行转移话题,“咱们兄妹团聚的时刻,不要聊其他人。”

        “……”卓紫哼了一声,抱着两件羽绒服,一转身就撞见了走出教室的师题伟,连忙喊住他,“体委,送你件衣服。”

        师题伟大喜过望,忙接过她手里的衣服。一时没忍住,差点当着卓老哥的面表白了。

        “还有一件……”卓紫又喊住路过的班璋,“谢谢你上次免费给我讲题,这个送你了。”

        班璋呆傻在原地,看看师题伟手里的衣服:“……”

        师题伟脸色一黑,这情侣装为什么要换人?!

        卓殊:“……”

        卓殊气急:“孩子长大了,有她自己的想法了。”

        上课铃响时,学生们纷纷进了教室。卓殊刚走到花坛边,就撞见了准备去上课的应同尘,目光立即黏在了他身上。

        应同尘目不斜视往前走,经过他身边时,卓殊正想搭话,手里突然突然多了把钥匙。

        卓殊勾了勾嘴角,捏着手里的钥匙,快步回到应同尘的公寓。

        应同尘一下课就往家里赶,站在门口敲了下门。片刻后,房门打开了,里面没有开灯。

        他默不作声地走进去,腰被人用力一掼,抵在了门板上。

        他仰起头,看着对方的眼睛,勾住他的脖子,熟练地与对方交换了个吻:“今晚没课了。”

        闻言,卓殊呼吸重了几分,两人跌跌撞撞地走到沙发边。

        呼吸缠绕时,忽听得外面响起外面的谈话声,林阿姨的大嗓门穿透房门:“咦?劳大哥,好久不见啊,今儿来看小应吗?”

        房内两人同时一怔。

        “是啊,正好路过,就上来坐坐。”劳司笑呵呵地说道。

        “老头来了。”应同尘惊诧地看着卓殊,用气声说道。

        “没开灯,嘘。”卓殊低声说完,扯出他扎在裤腰里的衬衫,大手贴上他的后背,应同尘下意识扬起了头,“唔。”

        “我就说好久没看见你过来了,最近忙的很吗?”林阿姨问。

        “凑合吧,和原来差不多。大妹子你这是又要去准备跳舞了吗?”劳司一边问,一边敲了敲门。

        “是啊,今天要学新舞呢,早点去占个好位置。”林阿姨说,“小应是不是没在家啊?”

        “可能还在学校吧?”劳司说。

        应同尘脖子某处传来一阵温热,他紧咬着唇,不让声音溢出来,额头开始冒汗。

        林阿姨说:“小应还没回来的话,你就先进去等着吧,别在外面吹凉风,你不是有他家钥匙吗?”

        劳司:“也是。”

        卓殊猛地一顿,扭头注视着房门的动静,听见钥匙插.入锁孔里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翻身从沙发上滚到了沙发背后。

        咚的一声,着地。

        应同尘:“……”

        劳司手上动作一顿,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若无其事地笑了一下,抽回钥匙,转身笑道:“一个人怪无聊的,我跟你去看看跳舞的?”

        “那敢情好啊,走!”

        待两人声音渐渐散去后,应同尘才起身去开灯,只见卓殊在地上躺得安详,双手置于小腹前,两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

        应同尘低低地笑了一声,踢了踢他的脚:“起来。”

        “别急。”卓殊心有余悸道,“再这么多来几下,我怀疑我就要被吓萎了。”

        “是谁说年下无限好的?”应同尘好笑坐下去,轻轻动了一下,捏了捏他的耳朵,“嗯?”

        卓殊精神一震:“我又可以了!”

        两人愉快地一起看了一场非常久的流星雨,探讨宇宙的奥妙。

        *

        劳司再敲门时,是卓殊开的门:“晚上好啊。”

        劳司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见他面色红润,精神十足,笑道:“是你啊,什么时候来的?”

        “这不我前脚刚到,您后脚就来了嘛。”卓殊把他请进屋,非常富有主人翁精神,给他倒了杯茶。

        劳司慢悠悠地品了一口,问:“同尘呢?”

        “我在这。”应同尘从书房里露出张脸,声音低沉。

        “他在改作业呢。”卓殊指了下书房,代为回答,“太敬业了没办法,想让他睡觉也不听话。”

        应同尘扶额,起身缓缓走到沙发旁,问:“您大老远赶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嗯,我打算出去玩玩。”劳司放下茶杯,握了握拳,沉声道,“现在不是流行退休旅游嘛,我也想去国外转转。”

        应同尘表示支持:“可以啊,要不等元旦放假,我跟你一起去。”

        卓殊突然凑近,不动声色地瞅了他一眼。

        “还有你,行了吧。”应同尘好笑道。

        “这还差不多。”卓殊开始期待了,“你们想去哪,我找人去安排行程路线。”

        “你们不用跟着了。”劳司摆摆手,“我想一个人去散散心,就不耽误你们年轻人的事了。其实啊……前阵子住院的时候,我就在想要是突然人没了,还留下什么遗憾。”

        “别胡说。”应同尘皱着眉打断道。

        “生老病死,迟早都得经历的,不必忌讳。”劳司笑呵呵地看了卓殊一眼,才拍了拍应同尘搭在膝盖上的手,长叹一口气,感慨道,“我寻思着,大概也就有两个遗憾。我无儿无女,到老却有你这么个学生陪着,也是三生有幸啊。好在现在你不是一个人,有人疼了,我就该去处理我自己的事了。”

        听到这话,应同尘神情一松,点点头:“好,我明白了。那你注意安全,随时保持联系。”

        “放心吧,虽然没怎么出过门,但我又不傻。”劳司得意一笑,“学了这么多年外语,终于派上用场了。”

        送走劳司后,卓殊不解道:“他要去处理什么事?”

        应同尘叹了口气,道:“应该是去找他的爱人了吧,可是世界这么大,能找到的概率也太小了。”

        卓殊一脸疑惑:“他们失去联系了?”

        “嗯,很多年都没联系上了。”应同尘说,“老师之前一直呆在原地,就是在等对方回来,怕对方找不到他。结果后来因为我,被迫背井离乡……我也在托国外的同学们寻找,始终都没得到消息,我怕是……”

        “不会的,好人有好报。”卓殊问,“我们公司一直有国际业务,说不定也能帮着找一找。你跟我说说那个人叫什么?我留意留意。”

        应同尘:“他叫来师。”

        “好,我记下了。”卓殊见他神色有些哀伤,握住他的手,捏了捏指骨,温声劝道,“所以我们要珍惜眼前人。”

        应同尘看了他一眼。

        他又道:“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快快,今晚才看一场流星雨,我还没展现年下男的真正的威风呢。”

        “……”应同尘被拽着往卧室走,怕了怕了,连忙道,“我作业还没改完。”

        卓殊道:“等会我起来给你改,快点,应老师。”

        “为师年事已高。”应同尘幽叹道。

        “确实,徒弟难喂饱。”卓殊关上门,“所以老师你要多多运动,一起进步,共创和谐社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