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53章

第53章

        ——如何套牢一个男人?

        1.撒娇。

        2.若即若离,保持神秘感3.拴住他的胃。

        4.崇拜他赞赏他。

        5.成为一个独立自信的人……

        卓殊合上电脑,双手交叉枕着下巴,眼底掠过一抹亮色,似乎已经掌握了成功的秘诀。

        虽然刚确定关系,属于热恋期,但他已经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他一定要让应同尘彻彻底底地臣服在他的个人魅力之下。

        他打开手机,盯着应同尘的聊天对话框,想起刚才查到的要素,编辑了一阵,发送。

        等了一会,没有回复,他看看时间,忽然间想起了什么,用小号给班璋发了个消息。

        【把你们课表发我一份,价钱好商量。】

        半小时后,班璋下课,给他发了份课表,顺便送上今日份偷拍的应老师&郑老师的照片。

        卓殊一看见照片,立马撤回了这个服务。

        然后仔细看了眼课表,知道刚刚这节课正是他们的英语课,那么现在下课了,应同尘就有时间给他回消息了。

        他盯着屏幕看了几分钟,米姝来敲门说要准备开会了,他应了一声,拿起手机走进会议室,听着各部门主管进行常规述职。

        *

        “应老师,这道题我还是没弄明白。”卓紫一下课,就拉着应同尘问问题,应同尘耐心地给她讲解起来。

        “啊,我好像有点懂了,谢谢老师。”卓紫开心地冲他笑了一下,莫名发现应同尘往她身上扫了一眼,眼里带着若有若无又克制的笑意。

        她低头看了眼今天的穿着,内搭是紫色连衣裙,外面套着宽松的校服外套,小心翼翼道:“老师我错了,明天我就穿校服裤子。”

        “嗯,裙子很好看,但是也要注意保暖。”应同尘敛了敛嘴角的弧度,将某个难以入眼的人影丢出脑海,才转身回办公室去。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消息——

        【。】:年轻有为的应老师,辛苦了一天,晚上想吃什么?我亲自给你做。

        【。】:……球球了,给我这个机会吧,拜托拜托,戳手手.jpg

        应同尘一阵恶寒,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路过付旅的座位时,付旅头也不抬地盯着电脑屏幕,忽然出声,吓了他一跳。

        “应老师,恋爱了吧?”

        应同尘先是看了眼办公室其他忙碌的同事们,见没人注意这里,才压低声音道:“怎么看出来的?”

        付旅:“这几天时不时就盯着手机傻笑,不经意间还会触发到从未有过的小动作,能克制成这般也是很不容易了。”

        应同尘:“。”

        应同尘虚咳一声,狡辩道:“这不是月考考的好嘛。”

        “编,接着编。”付旅抬起头,目光如炬,“什么都逃不过我福尔摩旅的慧眼。”

        应同尘心虚地回到座位上,对方一个滑椅滑了过来,说起了悄悄话:“什么时候的事?”

        应同尘含糊其辞:“问这个做什么?”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付旅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你以前是不是没谈过恋爱?”

        应同尘不解:“怎么了?”

        “你不知道初恋很容易夭折吗?”

        “是吗?”应同尘不可思议道,“为什么?”

        “因为很多人还没学会如何去爱人,也没习惯去接纳对方进入自己的生活,矛盾自然而然就产生了。”付旅叹口气,“老娘就是这样错过了我的八个初恋。”

        应同尘:“……”

        半晌,应同尘张开手推了下镜框,遮挡住慌乱躲闪的视线,低声问:“那有什么办法减少失误吗?”

        “说难也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付旅开始传道授业解惑,“首先,你得学会用一种欣赏的眼光去看待对方,无论对方做什么,你都要给予真诚的表扬,这样对方自信的同时又能得到很大的满足。”

        “其次,你还得拥有独特的个人魅力,让对方找不到替代品,这样你就是独一无二的选择了。”

        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应同尘点点头,洗耳恭听。

        “这第三嘛……把你俩的生日给我。”

        应同尘问:“你要这个做什么”

        “给你们看看星座合不合呀!”付旅道,“你可别小看星座,准着呢!”

        应同尘:“有多准?”

        付旅回道:“我八个初恋,没一个星座跟我的星座合的,所以我赶紧分手及时止损了。果然,他们分手后就再也没找我复合了,这不就是不合适了嘛。”

        “……”

        应同尘微笑了一下,双手扶着她的椅子,一个滑移把她送了回去。

        他重新看了眼手机的消息,斟酌片刻,回复道:【好。】

        末了,又补发一句——

        【你做的应该都会很好吃。】

        这个表扬够意思吧?

        果然没多久,卓殊就给他回了消息。

        【。】:(*^▽^*)

        【。】:[开会照片]

        【ying】:你真棒。

        【。】:你也很棒!

        应同尘:“……”

        卓殊:“……”

        片刻后,两人同时放下了手机。

        应同尘喝了口水冷静冷静,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打开相册看了眼卓殊的女装照,这才将他从油腻的边缘,拉到了另一个情绪极致的边缘。

        下一刻,安静的办公室响起一阵急促的笑声,所有人诧异地看向笑声制造者,怎么也没料到会是应同尘。

        “不好意思,我去上课了。”应同尘拿起课本溜之大吉。

        而另一边的卓殊还要接着开会,一边听着他们的汇报,一边认真做笔记。

        米姝坐在一旁做会议记录,见卓殊格外认真,也打起了精神,干劲十足。

        老板都这么努力,她还有什么理由咸鱼!

        会议结束,她打开大门送各位主管出去,回头时见卓殊还坐在桌前认真写笔记,背影挺拔,端的是一副三好学生的姿态。

        她内心不禁又多了几分崇拜之意,回想起当年校招,卓总可是一眼就在人群中发现了她这块玉石呢。

        这些年下来,她和卓总也算是互相见证了彼此的成长……等等?!

        “卓总,你写的这是些什么?”米姝指着本子问。

        卓殊闲情逸致被打断,扭头瞪了她一眼。

        米姝拿起本子,嘴角直抽抽,难以置信地看着上面的内容——

        螃蟹的做法:准备好葱姜蒜、小火爆香,放入螃蟹,应同尘,应同尘,应同尘应同尘应同尘好爱卓殊……

        米姝:“……”

        如果世界上还有后悔药,她一定在校招时就严词拒绝这位恋爱脑!

        卓殊一把抢回笔记本,小心合上本子,道:“每次汇报都没点新鲜的,你回去看看记录,是不是十次有九次都是一样的。”

        “这倒是。”米姝耸了下肩,刚想嘴上嫌弃一下,就听他说:“马上年底了,你今年表现不错,年终奖有赏。”

        “谢谢老板!我就知道,您可真是位伯乐,能为您工作真是三生有幸啊。”米姝弯腰伸出一只手,“来,您这边走,小心台阶。”

        卓殊回到办公室,看了眼台历:“又要到圣诞元旦了,活动还是照往常的来吧。”

        “好咧,不过上次国庆明星活动反响不错,元旦要不要再请柳利昂?”

        “不用。”卓殊眼神一凛,“以后活动都不需要请他了。”

        “为什么?”

        “长得丑。”

        “?”

        “不说了,我回趟家。”

        “回去干什么?”米姝奇道。

        卓殊整了整衣领,潇洒起身,头也不回地说:“做菜。”

        “……”

        卓殊买了一袋螃蟹回去,挨个敲晕,然后照着视频开始做。

        最后,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闻了一下,实属人间佳肴,可惜不敢尝,但看这卖相都差不到哪去。

        他掐着时间,将螃蟹盛进食盒里,开车到学校去送饭。

        一路上想了很多,如果应同尘惊喜过度晕过去怎么办?喜极而泣的话他又该摆出什么表情?

        没等多久,下课铃就响了,走读生们成群结伴地走出校门。

        卓殊给应同尘发了个消息,然后拎着食盒走到校门口。

        几分钟后,应同尘快步出现在了他身边:“你怎么来这里了?”

        卓殊背着双手,神神秘秘地说:“给你带了点东西。”

        “什么?”应同尘看了一圈,拽着他的胳膊,“到旁边去说吧。”

        两人往旁边站了一点,卓殊低头看了看他的手,覆了上去,偷偷在他手心里挠了一下。

        应同尘跟烫手似的,倏地收了回来,警告般看了他一眼:“小心点。”

        卓殊略带笑意地看着他,然后亮出食盒:“喏,给你的。”

        说着,还故意地动了动手指,将手上的伤口全方位无死角展示给他看。

        “……你真棒。”应同尘接过来,“里面是什么呀。”

        “你自己看看。”卓殊挑了挑眉。

        应同尘刚摸上盖子,隔着老远就听见一声惊喜的呐喊声:“哥!你怎么来了!”

        应同尘吓了一跳,手猛地一抖,差点把手里的东西摔了。

        卓紫向这边跑过来,身后还跟着班璋和师题伟,她仰着脸看看卓殊,又看看应同尘,奇道:“咦?你们是约好见面的吗?”

        “当然不是。”应同尘立即否认,稳住心神,道,“你哥哥给你带了点东西,正好碰见我了,就让我带给你,正好你来了,你就自己拿着吧。”

        说着,就把手里的东西塞进她手里。

        “真的吗?”卓紫半信半疑地看向卓殊,“你还会大老远给我送东西?”

        “嗯。”卓殊十分心痛地看着即将逝去的螃蟹,默默念了一遍诵经,告别了tony、ria、anna……

        卓紫打开盒子一看:“哇塞,是螃蟹。难怪要给我呢,原来是自己吃不了,不管怎么说,谢啦。”

        “你们怎么出校了?”应同尘同样心痛地看了螃蟹一眼。

        “哦,郑老师给我们班订了数学资料,让我们几个去对面领一下。”卓紫回道。

        卓殊突然将目光放在她旁边的班璋身上,上前跨了一步,挤在卓紫和班璋中间,凉悠悠地看着班璋。

        班璋颔首:“谢谢卓先生愿意资助我妹妹,以后有什么我帮得上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卓殊点点头:“很好,你,离卓紫远一点。”

        班璋立即退后几步。

        其他三人一头雾水。

        “哥,你这是做什么?”卓紫皱了皱眉。

        “不许早恋。”卓殊警告般地看向班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她。”

        闻言,班璋缓缓睁大了双眼,下意识看了一眼卓紫,慌乱地避开眼神,低声道的:“我没有。”

        卓紫和师题伟二脸懵逼,半晌,卓紫没心没肺地笑了笑:“你在胡说什么呢?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嘛。再说了,我又不会喜欢他,他可足足比我小了一天呢。”

        卓殊一愣:“小一天怎么就不能喜欢了?”

        “小一天那就是年下啊,年下男好麻烦的,幼稚又无聊。”

        “!!!”

        卓殊仿佛胸口被人重重抡了一锤:“胡说!年下就是最好的!”

        “哪里好了,反正我是不会喜欢年下的。”卓紫双手环胸,“你又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卓殊下意识看了一眼应同尘一眼,“你这是谬论!年下男就是最好的,而且小一两天怎么了,小气。”

        卓紫皱眉:“哥,你帮谁说话呢?”

        “当然是帮天下年下男了!”卓殊气得一把拉过班璋,“比如这位小伙子,是不是很帅,还会赚钱?一个人养活全家,多有担当,你跟他这样的人在一起该有多幸福。”

        说这话的时候,他疯狂冲应同尘使眼色。

        应同尘紧绷着嘴角,眼里的笑意仍是止不住地溢了出来。

        卓紫盯着她面前的班璋,脸色一红,嗫嚅道:“那个……我不是故意针对你的。”

        “我知道。”班璋摸了下脖子,嘴角弯了弯,偏头看向别处。

        结果这一看,就看见师题伟的丧脸。

        “你竟然……你们竟然……好啊,班璋,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想做我情敌!”师题伟来回指着班璋和卓紫,高大的小伙子竟泪洒当场,转身就跑了。

        班璋立即追上去:“阿伟,你听我们解释!”

        “不要叫我阿伟!今天的阿伟死了!”师题伟哭喊道。

        卓紫拎着食盒去追这二人:“你们往哪跑,赶紧去搬资料啊,你们这些混蛋!”

        应同尘看着车辆来来往往的马路,不放心地追上去:“你们跑慢点,过马路要注意安全。”

        卓殊扭头追上去:“应老师,年下真的好。年轻帅气体力好,还是贴心小棉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