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52章

第52章

        病房两大孝子和好如初的故事经由牛姐的嘴,已经传得有声有色。

        这一层病房的人都知道,那两兄弟如今已经如胶似漆,纷纷拿来教导自己孩子——

        “你看看他们多和睦,谁跟你们似的成天打架?”

        “瞧瞧,他们又一起出去吃饭了。”

        “啧,大男人牵个手怎么了,你爸爸我还不是跟你王叔叔成天勾肩搭背的,这才叫兄弟啊!别说拉手了,兄弟间一起打赤膊睡个觉又有什么大不了,年纪轻轻没见识。”……

        一周后,老头拆完线可以出院了,正好是周末,应同尘忙前忙后把手续都办齐后,接老头回家。

        “卓殊那大孝子呢?”老头笑呵呵地上车,“天天围着我转,吵得我脑仁儿疼,这会怎么就看不见个人影啦?”

        “他去公司了,这几天堆积了不少公务呢。”

        老头靠在椅背上,笑眯眯道:“托你们的福,这几天看到我可听了不少故事呢。”

        应同尘无奈地笑了笑:“有哪些版本?”

        “一个是豪门争遗产,一个是亲儿子与养子,还有一个更离谱,说我是你们带头大哥,给你们既当大哥又当爹,现在大哥有难,两个弟弟团结一致去赚钱给我养病。”

        应同尘前笑出声:“住院的日子太无聊了,八卦自然就多了。”

        “我可不无聊。”老头呵呵一笑,“我都快被卓殊烦死了,你不在的时候,就缠着我讲你以前的事,还非要照片。”

        应同尘勾了勾嘴角:“哪有什么照片,我可一张都没有。”

        “可是我有啊。”老头得意一笑。

        “什、什么?!”应同尘猛地看向他,又转回头看前面的路,“你有我什么照片?”

        “你还记得你刚转校那会,我带的班正好有个白雪公主的英语话剧表演吗?”

        应同尘嘴角抽抽:“不、记、得。”

        “当时实在找不到人了,我就在你们班找人凑数。”老头含笑道,“你就正好扮演了恶毒大姐。”

        “……”

        “谁让你长得好看。”老头叹了口气,“可惜了,白雪公主风头全被你抢了,一副冷漠脸演得那叫个惟妙惟肖啊,尤其是那个lolita裙子穿在你身上……”

        “你再多说一句,就别怪我不顾师生情分了。”应同尘咬牙道。

        半晌,应同尘突然把车停在路边,猛地扭头看向他,后知后觉道:“你不会是有我那时的照片吧?!”

        “对呀。”老头点点头,“那次表演多成功,我当然得拍照了,还是用相机拍的高清图呢。”

        “……”应同尘难以置信道,“你不会还把照片给他了吧?”

        “我怎么会这么轻易送给他呢,怎么说也是你的独家私照啊。”老头说。

        应同尘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刚发动车子,就听老头说:“于是卓殊花了高价从我这里买走了。”

        应同尘:“!”

        *

        卓殊刚拿起手机,就被米姝打断了:“卓总,你已经看了无数次手机了,并试图用诡异的笑声吓坏我,但这都是没用的,快把字签了。”

        卓殊一把抢回自己的手机,像藏什么宝贝似的,捂了起来,接着看文件。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他咧了咧嘴角,随后虚咳一声,收敛起过度的笑容,问:“怎么了?”

        应同尘听他语气如常,一时不知他到底有没有看照片,侧面打探道:“你在干嘛呢?”

        “在处理公务。”卓殊说。

        应同尘满腹疑惑,又卑微道:“可不可以求你一双没看过照片的眼睛?”

        卓殊闷声笑道:“晚了。”

        应同尘:“……”

        半分钟后,应同尘生无可恋地说:“分手吧。”

        “没门。”卓殊说,“晚上来酒店,我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

        “你来了就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卓殊又忍不住看了眼照片。

        照片里的人站在舞台上,穿着精致的裙子,戴着一顶假发,手里托着把白色小折扇,妆容妖魅,神情漠然,冷淡地转头看向观众席。

        砰,心脏狙击。

        米姝一抬头,就看见老板捂着胸口,用头撞桌子,吓了一跳:“老板,你怎么了?你别这样,先把遗嘱立了再说啊!”

        卓殊抬起头,锋利地扫了她一眼:“我要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马上就送过来。”米姝道。

        “好了,你先出去吧。”卓殊神色淡定地挥挥手,待人一离开,立马又打开手机开始疯狂舔屏。

        实在忍不住,然后发了几个朋友圈,依然是仅限一人可见。

        【卓紫家长】:美![图片]

        【班主任】回复:你是不是想挨打?

        【k.w卓殊】:真美![图片]

        【言域应同尘】:你是不是想挨打???

        【。】:非常美![图片]

        【ying】:你等着。

        卓殊秒怂,给应同尘发了个求饶卖萌的表情:[可怜][可怜][可怜]

        应同尘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居然都是三个小号的大佬,还都撞上了……

        晚上吃完饭后,本想再留下看会电视,却被老头赶了出去:“去去,回你的家去,我要过我自己的夜生活了。”

        应同尘只好赶往酒店,杀气十足,打开房门,就见对方一本正经地坐在书桌前看书,安静乖巧至极,已经提前洗好澡,头发软趴趴地搭在脑袋上,浴袍领口微微敞开。

        “书拿反了。”应同尘提醒道。

        卓殊面无表情地将书换个方向,继续装模作样地翻了一页。

        应同尘关上门,刚走上前,对方头也不抬,伸手搂住他的腰,将他按在腿上,仰头含住了他的唇。

        “怎么这么晚。”卓殊轻轻咬了一口,“饭菜都要凉了。”

        “还有饭菜?”应同尘诧异道。

        卓殊指了指自己:“你再不来,我和我兄弟可不是都要凉了。”

        “……”良久,应同尘推开他,“我先去洗个澡。”

        “好。”

        等人进了浴室后,卓殊来了精神,迅速从桌底下掏出个礼盒。

        应同尘洗完澡,推开门,见床上放了个扎着蝴蝶结的大盒子,走过去揭开盖子,问:“这是什……这是什么?!”

        卓殊笑道:“这件是最接近同款的了。”

        应同尘挑起那条lo裙,凉凉地看了他一眼,微笑脸:“你想穿吗?”

        “不,我不想。”卓殊解释道,“其实有件事我想确认一下。”

        “确认什么?”

        卓殊羞耻道:“我想看看,你女装的话,我是不是还会喜欢你(/w\)”

        “?”应同尘幽幽道,“你想好了再说。”

        卓殊挠挠头,可往事实难启齿,索性手食指和中指一弯,放在另一只手掌心上,做了个下跪的手势,委屈巴巴地说:“求你了,穿穿吧。”

        片刻后,卓殊抱着裙子站在门外。

        路过的客房服务员刚要上前询问,他立即挥挥手,把人送走,小声敲着门:“开门呐,你开门呐……”

        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

        “卓总?你怎么在这站着?”柳利昂走了过来。

        卓殊立即贴着门,转过头不看他:“你认错人了。”

        柳利昂又绕到另一边:“我怎么会认错人呢,这么英俊帅气的人除了卓总,还能是谁?”

        卓殊立即点头致意:“你好,正是在下。”

        “好久不见啊卓总,不过你穿成这样,站在走廊上干什么?”柳利昂从上到下打量着他的穿着,待见到他手里的裙子时,猛地一顿,颤抖着手,“这裙子是……?”

        卓殊抬头望天,索性装死。

        谁知柳利昂却反应极大,伸手捉住了裙子,神情似乎有些怀念,呢喃道:“是你吗?我的公主。”

        卓殊:“?”

        柳利昂再抬起头时,眼神变得明亮有神:“卓总,你知道谋城三中吗?”

        “知道。”这不就是应同尘和老头之前所在的学校吗?

        卓殊看看他:“你不会是三中的学生吧?”

        “是啊!你再好好看看我,有没有什么印象?”柳利昂激动上前,差点贴到他身上了。

        卓殊连忙后退几步。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柳利昂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哦对,我出道前改了个一艺名,我原本的名字叫柳芒,你有印象了吗?”

        卓殊:“……没。”

        “我当年还跟你表白过的,我的公主!”柳利昂攥着裙子说,“我是你的学弟,当年你在舞台上的风姿是那么令人着迷,我深深陷了进去,所以我也有了一个舞台梦,还有一个关于你的梦。当时表演结束,我就去后台跟你表白了,可你二话不说就把我推开了,真的是好冷漠好无情好帅气!可惜第二天我就因为屡次打架被学校劝退,再也没能跟你表白。”

        说到这,柳利昂含羞带怯了起来,扭着肩膀撞了他一下,“原来我的公主竟然就是你,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嗯?你这是什么表情?”

        卓殊脸色黑如锅底,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恨不得用眼神把他凌迟凌迟再凌迟。

        柳利昂见他目光深邃,不由害羞起来:“卓总,我的房间就在旁边~”

        话音刚落,2808的房间就打开了。

        柳利昂半个身子都靠在门上,这猝不及防地一下,险些往里面栽了去,万幸有一只手捉住了他的胳膊,才把他扶稳。

        然后——

        他就被推开了。

        多么熟悉的感觉!

        他惊讶地看向对方,没想到又看见了应同尘!阴魂不散!

        应同尘淡淡扫了他一眼,扭头看向卓殊。

        卓殊立马走了进去,片刻后,卓殊又气愤地走出来,恶狠狠地指着柳利昂,咬牙道:“我记住你了,给我等着。”

        柳利昂:“好~”

        应同尘:“……”

        应同尘正准备关门,视线不经意间落在他手里的裙子上,伸手一把夺了回来。

        “喂,你干……”柳利昂刚想问话,就见他神色冷淡地瞥了自己一眼,关上了门。

        柳利昂眨了眨眼,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

        良久,他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双手抱着头,喃喃道:“等等,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为什么这小子更像我的公主???”

        卓殊回到房间后,转身就问:“你对他有印象吗?”

        应同尘:“完全没有。”

        “好啊,你在偷听。”

        “……”

        卓殊气闷,一头扎在床上,嘀咕道:“那个男人实在是太丑了,你可千万别对他有印象。”

        “他喜欢谁你不知道吗?”

        “谁啊?”

        应同尘偏头看了他一眼,无声地笑了笑:“傻子。”

        卓殊越想越气,一想到他们在还不认识的时候,应同尘可能就招惹了太多桃花,那他岂不是很危险?

        原来谈恋爱是件这么有危机感的事?

        不行,还是得抓紧时间去学习一下如何套牢一个男人的心了。

        他拿过手机在网上搜索了一阵,发现没有应同尘的动静了,翻过身看了眼房间:“同尘?”

        “我在这。”浴室响起应同尘的声音,“那个……你进来一下。”

        卓殊扭开门,只见应同尘已经穿上了那条裙子,紫色绸纱上缀了些银色星粒,完美贴身于他颀长纤瘦的身材,典雅万分。

        应同尘耳朵微烫,眼神躲闪,转过身,露出一块光洁的后背:“帮我拉一下拉链。”

        卓殊呼吸一窒,拉了半天也没拉上,直接抱着他回了房间。

        应同尘落在软被上,伸手抵住了他的肩膀,笑道:“你先答应我一件事才行。”

        “答应答应,你说什么都答应。”卓殊急不可耐道。

        这晚,两人又躺在床上了几场流星雨。

        卓殊异常热情,发觉无论他是男装还是女装,都欢喜得很。

        在应同尘沉沉睡去时,他偷偷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低声道:“我爱你。”

        翌日,房中传出一声哀嚎。

        “啊啊啊啊!你别太过分!”

        “是谁答应了我的。”应同尘用力一扯。

        卓殊又是一声尖叫,直觉腰都快断了。

        他低头看着身上的裙子,欲哭无泪:“我真是猪油蒙了心。”

        “憋气,马上就要拉上了。”应同尘吩咐道。

        卓殊一口气提了上来,差点背过去,而拉链只拉上了一点点。

        “算了。”应同尘松开手。

        卓殊刚松一口气,就听见“咔嚓”一声,惊恐地看着应同尘。

        应同尘摇了摇手机,挑挑眉:“好了,你可以回家了。”

        卓殊:t^t

        没多久,应同尘也发了几个朋友圈。

        【班主任】:美![图片]

        【卓紫家长】回复:别发了别发了,再发就要傻了。

        【言域应同尘】:真美![图片]

        【k.w卓殊】:猛虎落泪.jpg

        【ying】:非常美![图片]

        【。】:下跪.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