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48章

第48章

        卓殊被整治了一顿,骂骂咧咧地跟在应同尘身后,嘴上还嚷嚷个不停:“我跟你说,照你刚刚那番行为,我就可以让律师来跟你谈。”

        “好啊。”应同尘走进电梯,“律师帅吗?”

        “我公司的人,当然帅……”卓殊敏锐地看向他,“你要干什么?”

        应同尘转身,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抬眸望着他的眼睛,笑了笑,意味深长道:“当然是跟帅哥律师好、好、谈、谈、了。”

        卓殊立马抓住他的手指:“我不许。”

        “你不许?”应同尘挣了一下,没挣开,“不是你提的律师吗?”

        “那我不提了。”卓殊说,“我就是吓吓你,没想到你还挺经吓。”

        话落,电梯门一打开,站在门口拿着两把扇子准备去跳舞的林阿姨“哦豁”一声,在他们望过来之际,立即按了按关门键,装做什么也没看见。

        应同尘:“……”

        卓殊:“……”

        两人立即松开手,背到身后。

        应同尘重新打开电梯,面不改色地打招呼:“林阿姨,晚上好,又去跳舞啊?”

        “是啊是啊。”林阿姨哈哈笑道,又看向卓殊。

        卓殊立即解释道:“我来修修应先生家里的水管。”

        “原来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林阿姨笑眯了眼,走进电梯,冲他们挥挥手,又对着卓殊小小的握了个拳,“小应家的水管好像总是坏呢,你一定要修好哦。加油,水管工。”

        “加油,我会的。”卓殊笑着回道,然后就被应同尘黑着脸拉回了房间。

        “邻居阿姨还挺热心。”卓殊感慨道,“对了,你吃饭了吗?”

        “吃了。”

        “这么早?!”卓殊摸了摸肚子,“我还没吃呢。”

        应同尘把东西放下后,坐在沙发上,打开外卖软件:“想吃什么?”

        卓殊深思熟虑后,说:“要不,你给我做个饭吧?”

        应同尘看着他不说话。

        卓殊不敢造次,立即说:“我想吃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子鹅、卤鸭……”

        眼见着应同尘在爆发的边缘了,卓殊这才轻声细语道:“我说真的,点外卖多麻烦,不如你给我下个面条吧。我好饿啊,太饿了,等不到外卖了。”

        应同尘见他捂着肚子往沙发上倒,大有不答应他就不起来的架势,一巴掌拍过去:“毒死你算了。”

        “哎,好饿好饿。”卓殊喊了一阵,悄悄看过去,见他走向了厨房,立即追了上去,站在一边观摩:“你平时会不会下面条。”

        “偶尔。”应同尘黑着脸打开冰箱,“你要什么口味的,麻辣牛肉还是老坛酸菜?”

        “……酸菜吧。”卓殊无语,看着他手里的两盒泡面,“你平时下的面就是这?”

        “有意见?”

        “有。”

        “保留。”

        “……”卓殊围着他开始叨逼叨,“泡面对身体不好,熬夜也不好,哦还有抽烟,都对身体有害,以后都要注意,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应同尘动作一顿,紧接着拧开火,烧起了开水,顺便在旁边煎了个蛋,锅中滋啦滋啦作响。

        卓殊看着他熟练地打蛋,放入锅中,火候把握得非常好,煎出来的蛋色泽鲜艳,味道还不错。

        卓殊有些惊喜地吃了两口:“你这手艺不错啊,还说不会做饭。”

        “只会这个了。”应同尘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玩了下手机,抬头时见他大快朵颐地吃着泡面,不由多看了一会。

        卓殊吃完一碗泡面,满足地抬起头,愣道:“你笑什么?”

        应同尘一怔,摸了摸嘴角,不知什么时候翘了起来,忙抚平,道:“笑你吃得这么欢,还非要说它不健康。”

        “确实不健康啊。”卓殊擦擦嘴,又板起了脸,“我只破例吃这一次,以后都不会吃了。”

        “哦。”

        “你也不许吃,再忙也得好好吃饭。”卓殊强硬道,“否则你就去跟我律师谈吧。”

        应同尘浅笑出声。

        十点多钟,两人分别洗完了澡,接下来的事就是心知肚明的了。卓殊把他太阳了几顿后,应同尘就精疲力竭的睡过去了。

        卓殊却有些兴奋过头,悄悄抱着他,暗自一想,这才刚想明白自己是喜欢应同尘的,马上就能跟他酱酱酿酿,这可太强了。

        简直,人生赢家。

        思及此,他抱奖品抱得更力了,狠狠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差点把奖品给弄醒。

        次日醒来,卓殊心情好到飞起,走路带风,刷牙把迪蹦。

        应同尘侧头看着他,宛如重新认识了这个神经病,真是很想道一声失敬失敬。

        卓殊问:“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在家工作吧。”

        “那就好嘻嘻嘻嘻。”

        “……”

        卓殊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一个消息的到来。

        他正吃着饭,办公用的微信小号里突然收到了班璋的消息,给他发送了这一周偷拍的照片。

        他期待地打开照片,登时火冒三丈。

        照片里大多是偷拍的侧影,应同尘站在操场里,旁边却是郑植楠,两人在说悄悄话,距离贴得太近!

        班璋竟然还该死的p了个后期,将两人放在粉红泡泡框里。

        还有一张应同尘弯腰捡东西,而郑植楠同时弯腰去捡,画面定格在两人对视的那一刻,周围经过的学生们都成了虚影。

        不得不说,班璋真的很会拍情侣照。

        但是!

        这和他想要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应同尘正在浏览英文报道,突然听见“啪”地一声,吓了一跳:“怎么了?”

        卓殊气得吃不下饭,双手环胸,凶巴巴又有些委屈地看着他:“你跟那个郑植楠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我们是同期进学校的。”

        那就是认识两年多了,难怪看起来感情那么好呢,卓殊忽然没了底。

        不行,他得回去好好调查一下。

        “我先去趟公司。”卓殊起身就要走。

        应同尘看着一桌的早餐:“你还没吃完呢。”

        “吃不下。”

        “是谁说要好好吃饭的。”

        “我说的,输出对象只有你。”卓殊厚颜无耻地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嘱咐,“你给我好好吃饭,不想做就来我公司,我们食堂的饭菜挺好吃。或者给我打电话,我给你点外卖。”

        那一瞬间,应同尘脑海里浮现起另一个人,那人穿着校服,笑得温柔:“以后我来帮你打饭吧。”

        半晌,应同尘低声呢喃:“你呢,又是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回答他的只有紧闭静默的房门。

        片刻后,他的手机响起了起来,来电人却是个意想不到的人。

        卓殊回到公司后,吩咐米姝去调查一下郑植楠的情史,没多久就得到了答案——无。

        卓殊稍稍松了口气,又打开贴吧,找寻着郑植楠的消息,结果发现消息最多的地方,竟然是在cp楼里。

        这叫一个气啊,卓殊越看越来气,可气着气着,就一不小心看完了,还一不小心……磕起了cp。

        神仙教师情就是坠吊的。

        淦,这些学生也太会写了。

        卓殊立即退出帖子,这才清醒一点,随后目光一顿,发现最新一个帖子提到了应同尘。

        ——我在公园看到了应老师和笙芜老师在约会!速来围观,有图有真相!

        卓殊立即去围观,就看见镇楼图里应同尘和一位年轻女老师并肩而行,女老师侧头看着他,捂着嘴笑得腼腆。

        卓殊脸色黑如锅底,心情down到谷底。

        说好的在家工作呢?转头就去跟美女约会了?

        他关上电脑就直奔公园而去。

        还好那二人还未走远,他刚走到附近,就看见了应同尘和那位女老师在前面慢悠悠地走着。

        卓殊立即转身装作买东西的顾客,在面前的摊位面前挑挑拣拣,最后随便买了副墨镜围巾和帽子,将自己伪装起来,偷偷溜了上去。

        “大概就是这么个事了。”女老师说道。

        “好,我了解了,你放心吧。”应同尘点点头。

        卓殊一头雾水:什么事?什么事你就放心了?

        “谢谢,你可真是个好人。”笙芜笑了笑,“其实不了解你之前,我还以为你很高冷,不好接触呢。”

        应同尘淡淡笑了笑。

        卓殊:女人,我命令你把话说清楚,你现在是有多了解他???

        笙芜又问道:“我能多嘴问一句吗?你现在有女朋友吗?我有个小姐妹挺不错。”

        应同尘摇头:“没有,谢谢你的好意,没有交女朋友的打算。”

        卓殊心说:有因必有果,你的老攻只能是我。

        “啊,快到我们的号了,现在去餐厅吧?”笙芜看了眼手机通知说道。

        “好。”

        两人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卓殊立马溜到一块大石头后面盯着他们的背影,刚松一口气,就听到旁边一个人骂道:“应同尘你个死家伙忒不仗义!”

        卓殊扭头看向对方,吓了一跳:“你是什么人?”

        对方长得人高马大的,戴着一个孙悟空的面具,闻言便问:“你又是什么人?”

        卓殊:“你管我是谁,你先说你是谁,为什么要骂应同尘?”

        那人气呼呼道:“他抢我女人!”

        “刚刚那个烦人精是你女人?”卓殊问。

        “你说谁是烦人精呢?”

        “谁让你骂应同尘臭家伙的。”

        “我就骂!”

        “我让你骂。”卓殊一把掀开他的面具,没有遇到丝毫阻挠,顺利得令人难以置信,惊讶地看着他,“是你这臭小子。”

        “你认识我?”郑植楠一把抢回自己的面具,伸手就要去扯他的墨镜。

        卓殊一个战术撤退,稳稳地扶着自己的镜框:“听着,你只要知道咱们现在是一伙的就好了,我们的目的非常一致。”

        闻言,郑植楠怒火中烧:“你他妈的也敢喜欢我的笙芜?!”

        卓殊:“?”

        “不,我不喜欢她,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卓殊道。

        “你还不知道她是谁?我跟你说,她可是我们教师团队里的一枝花,小学曾在实验小学拿过无数……”

        “……”卓殊转身就去追人。

        郑植楠立马追了上来:“你说清楚,刚刚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既然没看中笙芜,为什么说我们是一伙,总不能是喜欢应同尘吧?”

        “有什么问题吗?”卓殊说。

        “卧槽?真的假的?”郑植楠震惊不已,“那同尘喜欢你吗?”

        卓殊沉默了几秒:“迟早会喜欢的。”

        “为什么?”郑植楠很是不解,“我觉得他会喜欢上我诶,你知不知道学生们都在说我和同尘很配?”

        卓殊见人跟丢了,索性停下脚步:“不说我都忘了,你过来。”

        郑植楠:“?”

        后来,据不愿透露姓名的路人回忆称,当时天气晴朗,公园里两名男子公然打架,其中一男子语气超凶,说什么去你们的神仙教师情。打完架之后,两人又手拉着手互相扶持着去了附近的餐厅。

        作者有话要说:没有白月光,有也是假的,往事马上就要揭晓啦,是时候展现卓娇娇惊人的男友力(?)了……算了算了,他不配拥有。

        卓殊:“我凭自己本事单身,你们凭什么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