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47章

第47章

        米姝在心里由衷地感叹道:果然,当老板的人,思维不是她们这种员工能理解的。

        办事就是这么有效率,刚开窍就想结婚,下一步岂不是要生子立遗嘱了?

        无论如何,她还是决定先挽救这条在情路上迷失的羔羊,曰:“不可。”

        “为何?”

        “这是个法治社会。”米姝微笑道,“而且,同性婚姻法还没通过哦。”

        “唉!”卓殊手指点了点桌子,“所以现在只剩下第一种方案了是吗?”

        “是的,可这是两情相悦的事,应先生说喜欢你了吗?”

        卓殊委屈:“没有。”

        “哎。”米姝说,“那你得先正儿八经地追追应先生,等有足够把握了,就可以放心去表白了。”

        “比如?”

        米姝:“首先要了解这个人,他的为人和喜好,然后找到切入点,主动出击!”

        卓殊摸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突然不耐烦地挥挥手:“真麻烦,不谈了不谈了,你赶紧出去工作。”

        待米姝关上办公室的大门后,他才放松下来,立即在网页里搜了一下学校的贴吧。

        这里说不定就是一个切入点。

        帖子1:捡到了一张校卡,卓紫同学,快来领取你的卡。

        卓殊:“……”

        一分钟后,卓紫收到了她哥的消息:【联系这个号码,你的卡在他的手上。】

        “?”

        卓紫一摸口袋,糟,校卡没了!卓殊又是怎么知道的?!

        她四周望了望,同桌问她在找什么,她惊恐道:“找摄像头,隐形的那种!”

        帖子2:今天收到了几封情书,署名不同,但字迹却是一模一样呢:)这就是你们追人的态度吗???

        帖子3:代写等各项服务持续进行中,欢迎私戳我。

        卓殊点进去一看,见主楼还贴了各项服务,立即扒掉了楼主的马甲,并心生一计。

        他私戳楼主:【你好,请问有代拍老师的服务吗?】

        【楼主】:拒绝学生。

        卓殊:【我成年了,酬金翻倍。】

        【楼主】:身份证看看。

        卓殊心道这小子还挺有职业道德,发了张打码的只露出生日的身份证照片,对方这才接单,并问是拍哪个老师的。

        卓殊想了想,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便回复道:【郑植楠、应同尘】

        楼主:【好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放心吧】

        班璋收起手机,心道身份证多半是个假的,应该又是个磕应老师和郑老师cp的腐女学生,能靠一张照片就脑补出四十万字小说的那种。

        帖子4:是时候讨论一波可爱的老师了~

        找到了!卓殊立即点进去,看了十几个答案下来,就连郑植楠都被提名了,却始终没有看到应同尘的。

        他立即敲键盘:【为什么没有人说应老师?难道只有我觉得他可爱吗?】

        回复1:是的,只有你。

        回复2:哈哈哈哈应老师可爱?滑天下之大鸡!

        回复3:一看又是被外貌骗了的外班人,等你上过他的课就知道他可不可爱了。

        回复4:应老师他不是可爱,是绝美,层主还是去隔壁选美的hot帖吧。

        卓殊被怼了出去,点开选美帖,投票第一毫无疑问是应同尘,他暗自一喜。待看到第二是郑植楠时,脸色一僵。

        退出这个帖子后,他又随便滑了滑,没再找到什么重要信息。忽然间,鼠标停在了某个地方——

        帖子:最近发现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不知道怎么追求表白,大家可以帮忙支个招吗?

        “切,这些学生的作业就是太少了。”卓殊嫌弃地叉掉网页,翻了翻文件。

        片刻后,他手忙脚乱地恢复浏览记录。

        1l:十六年的陈年单身狗,没有发言权,楼下来。

        2l:超纲了,下一个。

        3l:追人嘛,脸皮厚点就可以了,不要怕被拒绝,大不了再来!总有一天能靠脸皮战胜对方!

        4l:看看她喜欢什么了,投其所好。我女朋友就是爱吃零食,我买了一车零食送给她,可把她感动坏了。

        5l:也不能太舔狗了,小心人家只把你当提款机,该有的男人尊严还是得有。

        6l:主要是真诚吧,只要你坚持下去,就是千年寒冰也能被你捂化啊。

        7l:要不先写封情书,再邀请到操场去表白?我们可以给你摆蜡烛!

        8l:救命,什么年代了还会有人玩这套。楼主你要是摆蜡烛,明年今日就是我们给你摆上坟的蜡烛了。

        楼主回复:我来了,情书写了几封,都被老师缴获了,刚刚我自己写的一封,也被没收了……操场没能去成。谢谢前面朋友们的建议,我记下了!

        9l:楼主你这是什么体质?所有情书竟然都被缴获了?班主任是柯南在世吗?

        10l:[蜡烛]……

        卓殊退出了贴吧,打开旁边的笔记本,顺手记录下自己总结的内容。

        第一步,投其所好。

        第二步,浪漫体贴,坚持不懈。

        第三步,理解他、尊重他、爱护他,无论是顺境还或逆境,贫穷或是富裕,健康或疾病,我将永远伴随在……好像哪里怪怪的?

        算了,听这些高人的没错,他又把这句补全——我将永远伴随在他的身边。

        很好,接下来就要进行第一步,投其所好。

        他立即跟布尔登的人联系,准备好三盒大闸蟹,等下班后直接过去领。

        结束通话后,这才浑身舒畅地继续工作。

        下班时间一到,秘书处的几人都盯着老板的办公室,平时总会有一两人等到老板离开后才下班。几人正讨论晚上点什么夜宵时,就看见他们老板风风火火地走出了门。

        一人小声道:“卓总这是怎么了?他今天竟然不加班?”

        米姝幽幽道:“恋爱了呗。”

        “哦,原来是恋……啥?”几人同时震惊,“恋爱?!”

        另一人瞳孔地震:“大事件啊,接下来有的忙了。”

        卓殊去布尔登取到大闸蟹后,直奔应同尘的公寓,站在门口徘徊。

        是要匿名送惊喜呢,还是实名当面送呢?

        “你在干嘛呢?”应同尘一走出电梯,就看见他拎着几盒大闸蟹站在门口晃来晃去,嘴里嘀嘀咕咕的。

        卓殊立即转身,故作自然道:“哦你回来了,快开门,东西怪沉的。”

        应同尘打开门,盯着那几盒螃蟹,奇道:“这个是……?”

        “送你的。”卓殊将东西放在桌上,“喜欢吗?”

        应同尘不置可否,走过去打开看了一眼,虽然没说话,但卓殊能察觉到他愉悦的情绪。

        “无事献殷勤。”应同尘抬眸问道,“说吧,什么事?”

        “今晚我可以留下来吗?”卓殊立即问。

        应同尘挑了挑眉:“不行,我等会还有三节晚自习,每天早上都有早自习。”

        “行吧。”卓殊叹了口气。

        应同尘沉吟片刻,深吸一口气,道:“如果不做的话,倒是可以留下来。”

        “算了吧,你这早出晚归的,我留在这打扰你休息。”卓殊心疼道,“我周末再来吧。”

        应同尘眼神一冷:“慢走不送。”

        “这就要赶人了?”卓殊讶然,“周末都不能来了?”

        “出去出去,我要去上课了。”应同尘推着他往外走。

        “别急啊,我再问问,你还喜欢什么东西?”卓殊一个劲回头问,“零食?车子?房子?还是喜欢直接打款?你要喜欢,我都送你啊。”

        应同尘把他推到门口,突然停下来,转身折回去:“你等一下。”

        卓殊刚要溜回去,应同尘就出现在门口,把大闸蟹扔他怀里:“我不会做,你拿回去吧。”

        “瞧把你给你惯的,不会做就去学啊,我看你脑袋瓜子挺聪明的嘛。”卓殊嘀嘀咕咕地捡起来。

        应同尘背靠在门后,烦躁地揉了揉眉心,最近情绪似乎快控制不住了。

        他听见卓殊敲响隔壁林阿姨的门,礼貌又客气地说:“林阿姨,公司做活动送的几盒螃蟹,我过敏,就送给你们吃吃吧。”

        林阿姨:“哟,你们公司待遇这么好呢。我觉得你们公司不简单!能不能把我儿子也介绍进去啊?”

        卓殊爽朗笑道:“最近不招人了,有职位我再跟你联系,再见。”

        “好,小伙子再见!”

        应同尘回书房拿上笔记本准备去学校,等电梯时,忍不住回头看了好几眼林阿姨的房门。

        翌日中午,他刚和郑植楠一群人准备去食堂,突然接到了林阿姨的电话,说是有东西给他。

        他连忙赶到校门口:“阿姨,什么事啊?”

        林阿姨笑眯眯地把他拉到花坛边,把手里的便当盒递到他手里:“喏,你家那位水管工的螃蟹。”

        应同尘不明所以地打开,见螃蟹已经做成了盘中餐:“他不是给您了吗?”

        “是啊,给了我好大一盒呢。”林阿姨哈哈大笑,“剩下的都是你的,他说你不会做,麻烦我帮忙给做做,还非要给我钱。这我哪能要,咱们关系这么好,我就是免费做几顿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他还送了我这么好一盒螃蟹是吧?”

        应同尘微愣:“麻烦您了。”

        “麻烦个什么呀,不过多做一份罢了。”林阿姨笑说,“不过你那位水管工倒是挺上心的,还特别嘱咐我做你爱吃的口味呢。”

        应同尘低头看着那盒螃蟹。

        林阿姨忽然凑近,难得控制住她的大嗓门,低声问:“小应啊,那水管工跟你关系不简单吧?”

        应同尘一时没控制住表情,诧异地看向她,眼神慌乱:“没、没有的事。”

        “行啦,我明白。”林阿姨冲他眨眨眼,“阿姨这辈子看过的片比你们见过的人还多呢。啊呸呸,见过的饭比你们吃过的人还多呢!呸!见过的人比你们吃过的饭都多!!”

        应同尘:“……”

        “有的情况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林阿姨笑得瘆人,“但是这么体面精致的水管工,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呢。或许,这是你们年轻人经常玩的……抠死普雷(splay)?”

        “不是。”应同尘连忙否认。

        “行了,进去忙吧,小心菜凉了。”林阿姨说,“我再多嘴问一句啊,小应你是不是不喜欢水管工啊?”

        “为什么这么问?”

        “就看你天天冷着张脸,我还以为你不喜欢他呢。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啦。”李阿姨打了个哈哈,挥挥手回家去了。

        应同尘端着饭盒去食堂,伸手摸了摸脸,难道平时真的很凶?

        看在螃蟹的面子上,下次对卓殊温柔点吧。

        周五放学后,学生们相继离开校园,班主任们简单开了个小小的会议,等走出校园时,夕阳已经从天际线上沉下一大半了。

        应同尘抬头看了下天空,忽听见几声汽车喇叭声。

        他扭头看过去,就见不远处停着一辆非常熟悉的车。

        抬脚走过去,心道要保持温柔保持温柔保持温柔。

        片刻后,卓殊从车上走下来,避免别人认出他,还戴了副墨镜。

        “你怎么来了?”应同尘问。

        “给你送个礼物。”卓殊潇洒道。

        自从上次送螃蟹失败以后,他就痛定思痛,回去复盘了一下,并在网上查阅各种攻略资料,总算找到了答案——螃蟹可能不新鲜了!

        所以这次,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了最佳礼物,一个既符合应同尘的喜好,又不用担心过期安全的礼物。

        “怎么又要送礼物?”

        “我高兴。”

        他引着人走到后备箱,打开车门,在一堆气球中间,围着几盒保养品。

        “来,这个是黑芝麻黑豆粉,我看你这天天熬夜的不是办法,得注重身体,预防脱发。”卓殊将那几盒粉拿起来,塞进他怀里。

        应同尘:“……”

        保、持、温、柔。

        “你以为这就是我想送的吗?”卓殊莞尔,“当然不是,这些只能强壮你的身体。但我接下来要送的这份,绝对是你日思夜想的东西。”

        “什么东西?”应同尘勉强维持着最后一丝礼貌。

        卓殊打了个响指,潇洒自如将最中间的礼盒抱了起来:“还挺有分量。”

        应同尘看着那礼盒上贴着的蝴蝶结,咬牙道:“里面要是q版玩偶的话,你就死定了。”

        卓殊不屑道:“我怎么会做这么娘们唧唧的事。”

        “呵,q版卓殊现在还在厕所里吃空气呢。”

        “你好过分!”

        卓殊忍了又忍,想起第二步要体贴,不能轻易发脾气,默念了三声老子不气之后,才正视他,“算了,不卖关子了,这份是你的精神食粮。”

        下一刻,应同尘就见他自信从容地打开盒子,里面安然慈祥地躺着全套五三。

        卓殊挑挑眉:“怎么样?是不是很喜……嗯?你这是什么表情?这难道不是你最爱的东西了吗?你个渣男,竟然变心变得这么快……”

        应同尘微笑,放下保养品,活动活动手腕:“你给我过来。”

        卓殊本能地捂起了耳朵。

        作者有话要说:应同尘:文明人,要温柔要温柔……看我打狗棍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