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46章

第46章

        两人开车回到应家,卓殊已经熟门熟路地摸进了浴室,偏出个头问:“你也一起来吧,等久了容易感冒。”

        应同尘想了想,也没拒绝,大大方方地走进去了。湿哒哒的衣服黏在身上怪难受的。当然,也可能是回到自己的家,没有老头全程督促的情况下,放松了不少。

        卓殊也觉得轻松不少,可算把那俩家伙给甩走了。

        两人洗澡洗得差点又擦枪走火,卓殊把他抱到了书房,深感这次能实现他的梦想了,低声道:“应老师,今晚该做点什么?”

        “作业?”

        “不会又双叒叕是五三吧?”卓殊后怕道。

        应同尘勾着他的脖子,用吻来回答这个问题,呢喃道:“今天的作业有点难。”

        “多难我们都得拿下,钻研才是我们应该有的学习态度。”卓殊玩味地笑了笑。

        师生之战一触即发,战火已经点燃,就等待一声木仓响,双方就可以正式交战了。

        这时,也不知是谁碰到了书桌上的文件。应同尘忽然惊醒,将理智拉了回来,及时把他推开:“唔,不行,明天有课。”

        卓殊一愣,说:“我会注意控制的。”

        应同尘摇头,再次拒绝:“不行,作业还没批改完。”

        卓殊:“……”我鲨老师!

        应同尘穿好衣服,将他推到卧室去,道:“你先睡吧。”

        卓殊十分怨念地躺在床上,关灯准备睡觉。

        十分钟后,他睁开了眼,望着黑暗的房间,目光游移到门口,那里透着隔壁书房的一点灯光。

        十五分钟后,他直直地坐了起来,打开灯,披上衣服,裹着一身的起床气走到书房门口。

        应同尘正埋头批改作业,头也不抬地问:“怎么还不睡?”

        “认床。”

        应同尘立即反驳:“胡说。”

        卓殊瘪了瘪嘴:“还有多少?”

        “两个班的呢。”应同尘批改速度很快,红笔在卷面上飞快留下痕迹,“快了,你先睡吧,我马上就好。”

        卓殊转身便离开。

        应同尘笔尖一顿,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转了转笔,低头继续批改。

        片刻后,门口出现一点动静。

        他抬头一看,卓殊搬着一章椅子走了进来,搁在他旁边,没好气道:“挪挪。”

        应同尘下意识向旁边挪了一点。

        卓殊在他旁边坐下,从笔筒里挑出一支红笔,挑了挑眉,扭头看向他。

        应同尘心念一动,立即分出一些卷子给他:“你改选择题就好了,这是答案。”

        “嗯。”卓殊伤心欲绝地对照着答案批改卷子,也不知是为失去的夜生活而伤感,还是为这全篇红叉而感到悲惨。

        “这谁的卷子啊,也太差了。”他翻看了下名字,“师题伟?就上次背卓紫那个傻大个?”

        “嗯。”

        “咦,这不是卓紫的吗?”卓殊笑了笑,“竟然还不错。”

        “卓紫表面没心没肺的,其实还挺用心努力的。”应同尘回道。

        两人一边改,一边交谈几句,速度虽然慢了下来,但也无人察觉,气氛良好。

        片刻后,卓殊惊叹道:“这又是谁的,几乎全对啊……班璋?他竟然还有时间搞学习?”

        应同尘答道:“嗯,他很聪明,再加上课上非常认真,所以效率高。”

        “他这个英文字体不错啊。”卓殊忍不住又表扬了一下,把后面的作文部分传给了应同尘,“卓紫的字就太难看了,有空得找他学学。”

        应同尘说:“他会很多字体,经常用不同字体给学生们抄作业。”

        “鬼才啊。”卓殊突然想起学校里还有另一个灰色产业链,好笑道,“他不会还代写情书和检讨吧?”

        应同尘停下笔,笔盖戳着下巴,思索道:“我目前还没发现,但直觉是应该有的。”

        卓殊盯着他的侧脸看了半晌,莫名觉得这认真的模样怪好看的,待对方扭头时,他又不动声色地转回头继续看卷子。

        多了一个人的帮忙,作业很快就批改完了。

        应同尘放下笔,拿起眼镜布擦拭着镜片:“谢了。”

        “客气什么。”卓殊笑了笑,打算等他一起回房,随手旁边的笔记本翻阅,“这是什么?开会笔记?”

        “嗯。”

        “字儿还挺好看。”卓殊随意地扫了几眼,刚准备合上,倏地动作一顿,重新打开本子,仔细看了起来,神情越来越复杂,“这是你的字迹吗?”

        “不然呢?”应同尘将眼镜放在盒中,合上盖子,发出啪嗒一声,把卓殊惊了一跳。

        “你还会别的字体吗?”

        “我又不是班璋,这就是我的笔迹,只有这一种。”应同尘见他表情裂开,奇道,“怎么了?我的笔迹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问题。”卓殊捂胸口。

        情书一事,绝对有问题!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他从卷子里翻出班璋的。虽说中英文笔迹很难对照,但仔细辨别一番,他还是从起笔和落尾处看到了相似的痕迹。

        卷子从他手中无力落下。

        情书不是应同尘写给他的,而是班长写给他……不对,班璋不认识自己,那他们班就只剩下一个小卓了。

        他义愤填膺道:“好哇,班璋这臭小子竟然喜欢卓紫。”

        应同尘纳罕:“你怎么知道的。”

        “我就是知道。”卓殊脸色一黑,又神色复杂地看向应同尘,心痛的很呐。

        多体面一人,竟然是真的想纯粹找个火包友。

        那他现在是个什么?

        工具人!

        算了,自己也爽了,互相沦为工具人而已。

        “睡觉吧。”应同尘看了眼时间。

        “呵,你就这么急不可耐了吗?”

        “?”

        “罢了罢了。”卓殊起身回房,往床上一倒,“来吧,今晚我不想动了,你自己动吧。”

        应同尘把被子扯出来,卓殊顺势滚到了墙边。

        紧接着房间一黑,灯关上了。

        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任何动静,忍不住回头一看,借着外面的月色,见他已经安静地睡着了。

        半晌,他才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缩了进去。手无意中碰到了应同尘冰凉的手,轻轻给对方搓了搓手,又觉得还是不够暖和,索性直接包裹在掌心里。

        黑暗中,应同尘眼皮微动,终是没有掀开眼皮,任由这一尺温度席卷全身。

        翌日,天还未亮,应同尘就睁开了眼,他动了一下,发现手还在别人手里,小心翼翼地抽了出来,轻手轻脚地起床去洗漱,留了张便条就出门去了。

        卓殊醒来时,已经七点多了,他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走到桌边,见便条上写着去上早自习了,这才去洗脸。

        出门时,隔壁林阿姨正好去买菜,见到他之后,热情地打招呼:“早上好啊,水管工。诶小应这房子怎么总是出问题啊,这得跟他房东反映反映啊。”

        “嗯嗯对,您说的对。”卓殊跟着她一起下楼,闲聊几句,走向自己的车子。

        林阿姨表情大惊:“嚯!现在修水管的都开得起这么好的车啦?!”

        *

        米姝工作了大半天,敏锐地发现老板心情不佳。她拿着文件敲门走进去,毕恭毕敬道:“卓总,这两份文件需要您签一下字。”

        卓殊签完字,看着文件上的字,臭着脸将文件合上。

        米姝抱着文件就准备出去,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他吩咐道:“回来,把门关上。”

        米姝默默为自己祈祷了一下,然后关上门,回头微笑道:“卓总,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过来,有件事帮我分析分析。”

        “好的。”

        等她坐下后,卓殊才斟酌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

        米姝忽然警觉:“您的这位朋友不会是姓卓吧?不会正好是k.w的总裁吧?”

        “当然不是!”卓殊提高音量。

        “好的,我明白了,您继续。”

        “你也知道我们这个圈子,包养的事是不是很正常?”卓殊说,“然后我这位朋友,也去包养了一个人。”

        “嗯嗯。”

        “结果他包错了人,那个人压根不是求包养的明星,而是一位老师。”卓殊说。

        米姝:“嘶——”恐怖如嘶!

        突然害怕,知道这消息的她还能活着走出这间办公室吗?

        卓殊又道:“然后他们又重新定义了关系,现在是另一种关系,你懂的。”

        米姝:不,我不想懂!

        “可就在这之前,他刚刚收到了那老师的情书。”

        米姝:咦?因吹斯听。

        “结果昨天我朋友才发现,这情书压根就不是老师送给他的。”卓殊面色无常地说着,转了转笔,笔盖直接甩飞了出去。

        米姝吓了一跳,小心揣摩着他的神色,片刻后,她点点头:“我大概明白这个走向了,所以目前您的……您朋友想要咨询的是什么?”

        “不知道。”卓殊说,“他说他烦着呢,我也不知道他要咨询什么。”

        米姝一个战术推镜:“您这位朋友现在的情况和我一朋友非常相似。”

        卓殊一顿,仿佛找到了知音:“真的吗?”

        “嗯,她曾经也因为莫名其妙的事生气,不过很快,她就悟了。”

        卓殊立即追问道:“悟到了什么?”

        米姝:“她想谈恋爱了。”

        卓殊:“。”

        “老板,你就承认吧,你很希望那封情书就是应先生写的对不对?”米姝道。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什么随便的人,怎么会……”卓殊突然住了嘴。

        “果然就是你们,放心放心,我绝不说出去。”米姝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老板,虽然秋天快到了,可不妨碍你们回个春呀。我看你们也挺合适的,原本还担心应先生的身份,可现在他既然是正儿八经的老师,那在一起又有何问题?”

        卓殊嘴硬道:“我又不喜欢他,为什么要谈恋爱?”

        “这个简单,我给你做个测试,你等我一会。”米姝低头扒拉手机,“等会我就简单问你几个问题,你快速回答我就好,超过三秒就算默认了。”

        片刻后,米姝指着相册里的柳利昂高清壁纸问:“这个男人,帅吗?”

        卓殊脱口而出:“不帅。”

        “这位是最年轻的影帝,帅吗?”

        “一般般。”

        “这位是欧美小王子,俘获了全世界女人的心,帅吗?”

        “还行。”

        “这个男人他平平无奇,帅吗?”

        “……”卓殊难以理解,指着照片问,“你管这叫平平无奇?”

        米姝:“请直视我的问题,他帅吗?”

        “……等等,你为什么会有他的照片?”卓殊眉头一皱,直视着照片上应同尘的侧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都没有这个照片。

        米姝回答:“应先生上次来公司,被偷拍了不少照片呢,员工群里都有。”

        “删掉,让她们统统删掉。”卓殊眉头越皱越深,找到了一个很合理的解释,“他可是老师,不是你们的yy对象。”

        米姝充耳不闻,道:“第二个问题,你们现在是另一种关系,那你有想过换另一个人吗?”

        卓殊摇摇头,他就是不想换人,才接受了现在这个关系啊。

        “那如果应先生想换人呢?”米姝追问。

        卓殊脸色倏地一僵。

        米姝:“你也知道,这种关系它本身就不牢靠。万一哪天你年老色衰、脾气又怪,还熬夜坏肾,应先生想换人也是无可厚非的。”

        卓殊凉凉地看了她一眼,转了下笔,笔直接从手里甩飞了出去。

        米姝下意识缩了下脖子,语重心长道:“恕我直言,老板,你已经对应先生拥有了占有欲,无论是哪方面,都说明他对你来说,都是难以忽略的存在了。”

        卓殊沉默的像座雕像。

        “老板,你喜欢他吗?”

        “不……”

        “诚实点,摸着你资本家的良心说。”

        卓殊摸着自己的良心,忽然说:“你再问一遍。”

        “你喜欢应先生吗?”

        卓殊手微微一颤,仿佛感受到了心跳的声音。

        “不、不应该啊。”他难以理解道。

        难道他已经遁入空门的老铁树真要开花了?

        他迅速在脑海里回想了一遍两人相识以来的日子,发觉情绪波动都比以前大了不少,情绪变化都异常明显,应同尘这个人仿佛就在挑动着他的神经。

        让他喜怒,让他哀乐,让他黑白记忆里多了几分颜色。

        我喜欢应同尘?

        原来,我竟是喜欢他的。

        他听见心底冒出了这样的声音。

        米姝感觉这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又道:“老板,你信不信,只要你把应先生一放跑,仅仅是我们公司,就一大批人要前赴后继。”

        卓殊内心一凛:“你们敢!”

        “有什么不敢的,恋爱自由!”

        “她们不会有那个机会的!”卓殊一拍桌子,半晌又静下来,低声问道,“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直接告诉他我喜欢他?还是打晕拖去民政局,直接换一种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