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44章

第44章

        应同尘被监督着吃饭,有些怪怪的,他稍微背过身去,沉闷道:“别盯着我吃饭啊,容易消化不良。”

        “没事,等会我带你消化消化。”卓殊说。

        “……”应同尘彻底背过身不理他,“你回去吧。”

        “怎么,还生气了?”卓殊把他手里的空碗拿过来放在桌上,无奈地笑了笑,声音莫名带着一股宠溺的意味,“吃完了饭还打算吃碗吗?”

        “我先去洗个澡。”应同尘放下碗,走进了浴室,看着镜子前的人,捏了捏耳朵,有点泛红。

        他深呼吸一口气,洗了个冷水脸。

        大脑顿时清醒了不少,心底里有个微弱的声音在告诉他,以前犯的错误不能再犯了。

        一次就够了。

        洗完澡后,他刚打开门,就听见一声碗碟碎裂的声音。

        他抬头看向厨房,就见卓殊飞快捡起地上的碎碗准备毁尸灭迹。

        卓殊似有所觉,手持赃物回头看着他,手里一松,碗碟遭受到了二次破坏。

        “我不是故意的。”卓殊讪讪地蹲下去捡碎片,“太无聊了,我就想着帮你洗一洗。”

        “别捡了,小心扎着手。”应同尘快步走过去抓住他的手,起身拿起扫把扫干净,“你快去洗澡吧。”

        卓殊这个澡洗得很快,穿着应同尘的灰色居家睡衣就出来了,本来略微宽松的款在他身上却是完美的贴身。

        应同尘坐在客厅里看手机,一抬头,目光有些凝滞。

        这男人是怎么把睡衣穿得这么有型还口口情的?

        卓殊低头看了看衣服,不自在道:“下次我还是带一套过来吧。”

        “随你。”应同尘起身走他面前,拽着他的胳膊直奔卧室。

        两人脱完衣服,刚准备太阳一顿,门铃就响了。

        应同尘一脚把他踹开,大声问道:“谁啊?”

        “小应,是我。”林阿姨大着嗓门喊道,“开下门,我有东西要给你。”

        应同尘望向卓殊,卓殊捂着肚子,一脸埋怨地看着他。

        林阿姨又喊了几声。

        应同尘连忙下床穿上衣服,打开门:“林阿姨,晚上好。”

        “来来,这个快拿着。”林阿姨拎着两袋水果塞进他手里,“正好打特价,我买了不少呢,给你也拿点。”

        “谢谢您。”

        “客气啥。”

        送走林阿姨后,他拎着东西放在茶几上,打开一看,有葡萄草莓和几盒他挺喜欢吃的酸奶。

        他刚撕开两盒,旁边有人搂住他的腰,肩膀上搭上个脑袋,卓殊恹恹道:“你没有心。”

        应同尘莞尔,揉了揉他的肚子:“我好像没用力啊,真的有这么疼?”

        “有,特别疼。”如果他没有露出享受的表情,这话还稍微有那么点可信度,“嗯,轻一点。”

        应同尘放轻力道,掀起他的衣服下摆,装模作样地查看了一下:“嗯,有点红。”

        “真的假的?”卓殊不可思议道,往沙发上一坐,低头检查伤势,没有任何发现,就知道是被骗了。

        他刚要说话,突然肚子一凉。

        他呆呆地看着应同尘往他的肚子上抹了点酸奶:“这是?”

        “敷一下就好了。”片刻后,应同尘蹲下,“好了,可以吃酸奶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特价的原因,这份酸奶好像过期了,口感与平时吃到的大不同,乳白色的奶牢牢地吸附在杯身和奶盖上,像应同尘这种没吃过过期酸奶的人,是需要花点力气和时间才能吃上的,更何况还带着一股怪味,难以下咽。

        应同尘吐掉酸奶,漱了漱口,吃了几颗草莓回甘。

        卓殊从巨大的浪潮般醒来,抓住他的手,眼底情绪浓厚得看不清是。

        应同尘垂眸看着他,刚想说话,忽然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扛了起来,吓了一跳:“干嘛?”

        “带你去看流星雨。”卓殊意味深长道。

        根据气象台播报,今夜天气异常,将有陨石数次坠落的奇妙景象,同时面临着局部阵雨的情况,要注意戴好小雨伞。紧接着出现了几场流星雨,划过夜空时,观赏者会因为眼前美景而产生眩晕的感觉。

        好不容易合上眼,等太阳升起时,应同尘还未睁开眼,又被太阳了一顿。

        一觉醒来,已经快下午了。

        太阳的方向正好偏到了他的方向,将他的脸照得干净温暖。

        阳光有些刺眼,他闭着眼伸手去摸手机,却摸到了一个胸膛。

        他缓缓睁开眼,见卓殊还躺在他旁边,正沉默不语地看着自己,微讶道:“你怎么还没走?”

        卓殊看着他惺忪的睡颜,莫名想吻一下他的唇,又觉得有些唐突。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说好的做火包友,提上裤子不认人才是正常的吧?那平时亲亲岂不是很奇怪?

        纠结片刻,卓殊释然了。

        管它呢,现在还没离开床呢。

        他低头迅速在对方殷红的唇上啄了一口,也不管对方反应,飞快翻身下床:“我饿了。”

        “点外卖吧。”应同尘说道,语气里没有任何异常。

        “嗯。”卓殊穿上衣服就出去了。

        半晌,应同尘才眨了下眼,缓缓地摸着唇,又按了按胸口,深呼吸两下,暗道:不能过界不能过界不能过界。

        暗示了一阵,又觉得无力。

        什么时候还要靠自我暗示来提醒自己了?

        现在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在他眼里都算是同样的关系,怎么现在天天都要来进行自我暗示了?

        心底似乎有某个答案呼之欲出,可是后果是他还能再承担得起的吗?

        “你想吃什么?”卓殊在外面问道。

        “随便。”应同尘随口答了一句,下床穿衣服。

        “早茶怎么……”卓殊刚走到门口,见他在穿衣服,身上带了不少痕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又慌张地低头看手机,“早茶怎么样?”

        “可以。”

        吃饭时,气氛有点微妙。

        两人都没说话,只顾着吃饭,反而显得气氛很诡异。

        卓殊夹起一个虾饺,余光瞥了一眼他纤瘦的身体,筷子一转,虾饺落入了应同尘的碗里。

        应同尘一愣,头也不抬地说:“谢谢。”

        “不客气。”

        忽然礼貌客气。

        两人不知不觉在对话里带上了敬词。

        应同尘:“请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卓殊:“吃完就该回去了,昨晚打扰了。”

        “嗯,下次要早点睡。”

        “?”卓殊突然不客气了,“我不。”

        “……”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应同尘才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人,道:“我们只是火包友的关系对吧?”

        “对。”卓殊点点头,“床下也不能有亲亲。”

        应同尘附和道:“对,也不能总是做些令人会误会的举动。”

        “嗯。”

        “你该走了。”应同尘再次提醒。

        卓殊讶然:“这么快?我再帮你洗个碗吧,你身体肯定不大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应同尘指了指桌上的餐具,“都是些外卖盒而已,你等会带下去吧。”

        卓殊莫名失落:“……”失策了。

        “那我真走啦。”卓殊站在门口说。

        “嗯,走吧。”

        卓殊:“真的走了,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做了。”

        “……”应同尘挥手,“快走!”

        “等等,我好像有东西落在卧室了。”卓殊又越过他走向卧室。

        应同尘扶额,片刻后,听见卓殊喊道:“你来帮我找一下。”

        “找什么?”应同尘走到卧室,猝不及防被推到了床上,下一刻唇上就覆上一点温度……

        卓殊满足地站起来:“落了个告别吻,这可是床上,不算犯规。我走了,下次见。”

        应同尘听见关门声,望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这他娘的不叫犯规叫什么?不讲武德!

        家里乱糟糟的,他收拾了一阵,不想呆在家里胡思乱想,索性去老头家蹭饭。

        *

        卓家人坐在客厅里各玩各的,卓殊进门打了个招呼,就轻飘飘地去了二楼书房。

        卓紫目瞪口呆:“他这是怎么了?”

        卓复一脸高深:“谈恋爱了呗,上头。”

        “原来他恋爱后是这个样子?不过应老师的弟弟还真想见见呢,不知道谁更帅。”卓紫拿起一个苹果啃了起来,“说起来,我以前还以为哥就是恋爱绝缘体呢。”

        “他就是。”沐晴放下psp,难得关心起儿子的大事,“以前可把我们愁坏了,我们都怀疑他要孤独终老了。”

        “没那么严重吧?”卓紫诚恳道,“我哥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啊。”

        “有姿色有什么用。”沐晴叹道,“他那是不敢谈。”

        “为什么?”卓紫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你还记得的他十七八岁就自己出去住了吧,其实那是他觉得丢人而已。”沐晴回忆道,“那会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追他,长得又高又瘦又白,眼睛大大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两人交往了一阵子,不过对方很纯洁,顶多让他摸摸小手。”

        “然后呢?”卓紫兴奋地问道。

        沐晴:“然后他被同学拉去一个漫展,去男厕所的时候,好巧不巧,就撞见了他的‘女朋友’……”

        卓紫傻眼了:“啊这……”

        “后来他们分手了,但你哥也陷入了纠结,到底是喜欢男还是女呢?”沐晴说,“过不久,他对一个漂亮的男孩子有点好感,白白净净的很斯文。在同学们的怂恿下,去跟那男生表白。”

        “成功了吗?”

        沐晴:“成功个啥呀,那男生反手就是两巴掌,说自己是女人,还有女朋友了。”

        卓紫手里的苹果都吓得掉在了地上:“啊这……也太惨了吧!”

        沐晴叹道:“是啊,我怀疑那阵子他不仅对性取向产生了质疑,连性别界限都快模糊了。年纪轻轻的他,就学会了不相信爱情。”

        “之后就沉迷于工作到现在。”卓复补充道,“说起来,我们得请他对象吃个饭,这真是个菩萨啊。”

        “你说得对!”沐晴一拍大腿,忽而又有些担忧,“可是大宝他都没谈过恋爱,脾气又怪,会不会把菩萨给作走了啊?”

        卓紫:“我觉得很有可能!”

        卓复:“我也。”

        “不行,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他要再分个手,可能就真的彻底放弃爱情了。”沐晴起身就往楼上走,“我得去亲自看看。”

        卓殊正在处理文件,抬头看向门口:“妈,什么事?”

        “这大周末的,你不出去约会吗?”沐晴走上前问道。

        “约什么会?”卓殊翻了翻文件,“我跟谁约?”

        “你男朋友啊。”

        卓殊顿了顿,才想起这茬,刚想找个理由糊弄过去,沐晴就教训道:“你是不是打算把这个对象作没?”

        “没有的事。”

        “那我问你,你平时常跟他聊天吗?”

        卓殊摇头:“有事的时候才说几句吧。”

        “那你就完全是把他当工具人!”沐晴恨铁不成钢,“你这样冷淡下去,迟早他也会对你冷淡的,他新鲜劲过去了,自然就要跟你分手。”

        “他敢。”卓殊顿了顿,“额,好像他还真敢。”

        “快,没事也要联络一下感情。”沐晴指着他的手机说,“别怕,老娘帮你,绝对不会让人跑的。”

        “……”

        在沐晴的威胁下,他打开了微信。

        沐晴在一旁指导道:“先发个可爱的表情包,问问他吃晚饭了没。”

        应同尘正在吃饭,手机亮了一下,看见是卓殊的消息,下意识看了一眼老头,才拿到面前捂着不让老头看。

        【。】:吃饭了吗?猫咪抖腿.jpg

        他将手机又放回了桌上。

        “怎么不回消息啊?”老头笑道,“我是不是应该避开一点?”

        “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你男朋友来的消息?吵架了?”

        “没。”

        “你呀,就是太冷淡了。”老头放下筷子,语重心长道,“以前我不跟你絮叨,是觉得你还小。其实那件事过后,我一直都在担心你畏惧恋爱这件事。好不容易现在有个男朋友了,你怎么能这个态度?不管是不是吵架,都要沟通的嘛。”

        “真不是吵架。”

        “那是什么?”

        “就是……”应同尘戳了戳碗,“不知道怎么回。”

        “哟,害羞了?”

        “当然不是!”应同尘立马变脸,凶了起来。

        “那就回一个吧,信我,你随便回个消息他都开心。”老头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应该真正的去尝试接纳一个人了。”

        应同尘没说话。

        “有机会就得抓住,不然你还想像我这样吗?”老头笑了起来。

        闻言,应同尘眉眼微动,欲言又止道:“你要一直等下去吗?”

        “要啊,我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念想了,但我从来没后悔过。”老头面目温和道,“管它什么后果,只要你幸福过,后面回忆起来都是甜的。不然你一直这样抗拒下去,到我这把年纪还剩下什么?遗憾还是仇恨?好不容易遇见个喜欢的,就真打算放过啊?”

        应同尘嘀咕道:“也没有很喜欢。”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这死鸭子嘴硬的性子?”老头指了指手机,“快回消息,别让人等久了,等待可是很折磨人的。不然小心我把你赶出家门。”

        应同尘:“……”

        卓殊手机一响,立马指给他妈看:“看吧,我就说他爱我爱惨了。”

        沐晴凑过去看了一眼。

        【ying】:吃了,你呢?

        “不好!他足足等了五分钟才回你,语气还这么冷淡,显然是对你的行为不满意了。”沐晴道。

        卓殊嘴角一僵:“真的假的?”

        “当然是了,他都没给你回表情包,绝对有问题,拿来我帮你回。”沐晴拿过他的手机就开始疯狂输入。

        片刻后,应同尘看着新消息,抽了抽嘴角。

        “怎么了?”老头偏过来一看。

        【。】:还没吃,想你想到吃不下饭,茶饭不思,魂牵梦萦。我的宝贝,可否与你通个电话以解相思之苦?

        应同尘鸡皮疙瘩抖一地,吓得把手机扔回了桌上。

        “嗨呀,这男生还挺会说。”老头乐道,“你要是害羞,我来帮你回。”

        【ying】:好巧我也在想你,只是电话有些许不便,不如我们明天见个面?

        “看!还是老娘厉害吧。”沐晴得意道,“他竟然主动说约会了!”

        卓殊:“……”

        【。】:好,那明天见,宝贝晚安。[荷花晚安]

        【ying】:晚安[亲嘴][挥手再见]

        “准备一下,明天你们去约会。”沐晴美滋滋地放下手机,“我都想好给你怎么打扮打扮了。”

        卓殊:“……”

        “定下了,明天去约会。”老头道,“你要是没带衣服过来,我这还有很多新衣服呢。”

        应同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