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41章

第41章

        高一二班,正在上语文晚自习,有人在小声背书,也有人趁着老师不在,偷偷摸摸扎堆聊天。

        体委把班长同桌撵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去,然后一屁股坐在班长旁边,小声说:“班长快给我想个法子,我给卓紫的情书被班主任缴获了。”

        班长微惊:“班主任认出我的字迹了吗?”

        “不知道,他当时直接塞进了抽屉里,并没有看,不过后面有没有看我就不知道了。”体委说,“今天一天也没找我谈情书上的事,你说会不会是他没有看?”

        “应该是,应老师应该不是那种会偷看别人情书的人。”班长稍微松了口气。

        体委哀求道:“班长,要不,你再帮我抄一份吧。”

        班长:“可以,友情价九块九一次,良心价,讨价还价者免谈。”

        “没问题。”体委立即答应,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他字丑。

        他可是足足憋了三四天,又从百度里抄了不少,才拼凑出一封完美的情书。

        奈何几个字跟鸡爬似的,影响他的个人魅力。

        于是他想到了班里的书法达人班璋,班璋其人一身绝学,奈何家境贫寒,因优良的成绩被学校特别录取,并每个月支付生活费,将他招了进来。

        这种特困生每年都会破格招几个拉高升学天花板,方便学校吹牛逼,但今年就只招到了他一个。其他几人不愿意来与这满校园的富家子弟为伍,怕自闭。

        班璋却非常乐意,因为这里将是他创业的。

        代写情书、代抄作业、代打饭……这些价格可比其他学校收费高多了,利益空间巨大。

        体委找他的虽然是誊抄情书,但完全不需要他费脑子,所以价格就便宜了不少。

        “内容还是你自己想吗?”班璋问道。

        “对,我自己想的比较有诚意。”体委开始回忆,“我尽量复述出来,你帮我写一下。”

        “嗯。”

        体委念道:“小卓,你好——”

        班璋停下笔:“上次就想问你了,为什么要称呼小卓?”

        体委:“显得很庄重,去掉油腻猥琐感。”

        “行吧。”

        体委:“小卓,你好——

        你猜猜我是谁?”

        “这还用猜?”卓殊坐在书房里,锁上门,郑重地阅读起信件,看到第一句就翻了个白眼,“应同尘啊应同尘,还跟我玩这套?休想欲擒故纵!”

        体委:“无论你猜不猜得到,都请听完我的心里话。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仿佛看见了丘比特在向我招手,然后冲着我的心脏射了一箭。”

        卓殊眼睛一眯:“好哇,原来是暗箭难防。我就说你为什么敲门后没报警呢,原来是跟丘比特见面了呀哼哼。”

        体委继续回忆道:“你是那样的迷人,天使一样的容颜、魔鬼一般的身材,让人情不自禁想要靠近。”

        卓殊发出一声笑:“呵,原来是早就馋我身子了。”

        体委:“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令我心动的人,我飘飘不能自已,快忘了自己是谁,要做什么,我来到这人生的目的又是什么?我不知道……”

        卓殊:“你清醒一点,你是人民教师,要争作十佳青年教师的啊!!”

        体委:“我只知道,我将追随所爱,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来追随你。”

        “……”卓殊沉默片刻,“行吧,我就看看你要怎么追随我。”

        “小卓,请不要将我拒之千里,我愿化作风儿化作沙,缠缠绵绵到天涯;我愿在天做你的比翼鸟,在地做你的连理枝。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卓殊手指点了点桌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嗯……我考虑考虑。”

        体委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前在网上抄的唐诗宋词,一时想不起来,只好跳过,接着说道:“我知道,现在的我还难以让你有安全感,但我会努力的。诚恳地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答复,我会在操场等你。”

        卓殊:“……那我可得好好想想呢。”

        体委:“最后,我必须再发自肺腑的大声说一句!

        ——iloveyou!”

        卓殊手指微微发颤:淦,这就是英语老师的浪漫吗?如此简单直接强有力。

        体委:“落款:一个成熟有魅力且充满男性荷尔蒙的男人。”

        卓殊:“呵。”

        班璋无语:“所以你的落款为什么不是阿伟?”

        体委猛汉一怂:“我怕她直接拒绝我,连操场都不去了。”

        “你在操场准备了什么?”

        “惊喜。”体委鸡贼地说,“只要她对这封信产生好奇,就会去操场,这样我就能在争取一个展现浪漫与魅力的机会。”

        “彳亍口巴。”班璋一字不差地写了上去,反正他只是个赚钱工具人,抄东西不需要费脑子,“写好了,支持微信支付宝和刷卡。”

        “你还准备了pos机?”体委惊讶道。

        “那是必然,你们钱多,有备无患。”班璋低调地推了推眼镜。

        体委闻到了一股奸商的味道,但看在潇洒漂亮的新情书时,将这些统统抛诸脑后,喜道:“等会下课,你帮我把她喊出去,我去偷偷放进她的桌子里。”

        “喊人五块。”

        果然是奸商!体委愤怒道:“成交!”

        班璋又道:“看在我们同学一场以及你即将成为我长期顾客的份上,我给你免费送个建议。”

        “班长大人您请说。”体委毕恭毕敬。

        “下周再给吧,马上就是家长会,万一又不小心失手了,你可能就真的要彻底失手了。”

        “有道理。”体委恋恋不舍地将情书塞进兜里,“那就下周再给,顺便再帮我抄份作业。”

        “50一科。”

        “成交。”

        *

        卓殊将情书看了又看,反复观看,默读全文并背诵下来。

        他折好信纸,放进抽屉里,双手交握,进入贤者时间。

        回应or不回应,这是个问题。

        可是他真的好好奇啊,为什么要去操场见面?操场里面有什么?不会是惊喜吧?

        正陷入各种猜测时,楼下传来父母的交谈声。他走到走廊上,就听见沐晴说:“阿紫刚刚给我打电话,说周五就是家长会了,让我准备空出点时间。”

        “哎呀,那这不是时间撞上了么,那我们把下一个现场票退了?”卓复道。

        “退了吧,唉。”

        “唉。”

        老两口唉声叹气的,从小到大参加了多少次家长会,回回都是差不多的环节差不多的话,实在是激不起他们任何兴趣了。

        这时,楼上传来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不用退。”

        两人同时回头望向走廊,沐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用退?”

        “刚回来不久。”卓殊走下来,看看亲爹,又看看亲妈,十分不情愿地说,“你们辛苦了,这种活还是我去吧。”

        “真的?”沐晴一喜,“可是这种活动好无聊的。”

        “没事,我去就好了,万一卓紫又受伤,我还能背得动她,怎么说我也是她亲哥。”

        “有道理。”沐晴激动道,“那就交给你了!还是你靠谱!”

        周五的早自习,学生们明显已经坐立不安了,趁着早读的读书声浑水摸鱼聊天,讨论着今天的家长会。

        应同尘走到班璋旁边,拿着一张活动流程表递给他:“我要去开个临时会议,你去把这个抄在黑板上,五块钱。”

        他对班璋的情况已经了如指掌了,没事就会让他帮忙誊抄,给点劳务费。

        班璋:“没问题,这位客官是要颜体柳体还是瘦金体啊?”

        “随你。”

        卓紫吃过早饭后,在回班的路上碰见了班璋。

        两人打过招呼后一起回教室,班璋忽然问道:“班主任这周有找你谈话吗?”

        “没有啊,怎么了?”

        “没事。”班璋彻底松了口气,看来班主任果然不是会偷看情书的人,他视线落在卓紫的伤腿上,小跑到旁边的树丛里捡起一根树枝,递到她面前。

        “?”

        “捉着它,小心又摔了。”班璋道。

        卓紫和他一前一后地抓着树枝,莫名觉得有些不对劲,路上的其他人看他们的眼神也不对劲,尾随在后面的痴汉阿伟眼里都要喷出火了!

        走到楼梯口时,班璋贴心地问道:“你自己能上去吗?要不我背你?”

        “不用不用。”卓紫连连摆手。

        跟在后面的阿伟冲出去就要找班璋算账,谁知下一刻就听他说:“那结账吧。”

        阿伟:“?”

        卓紫:“?”

        班璋:“扶你一路,同学价九毛九。”

        卓紫:“……”

        阿伟忍不可忍,跑过去就说:“我来付!”

        卓紫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了眼二人,转身上楼。

        阿伟咬牙道:“你为什么连她都要坑?!”

        班璋悠然道:“我是在给你表现的机会。”

        “?”

        班璋:“刚刚的我是不是非常阴险狡诈还毫无同情心?”

        阿伟点头。

        “而就在我向弱小的女同学要钱时,你见义勇为的形象瞬间就高大了起来,对不对?”班璋低调地推了推镜框。

        阿伟:“对!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早知道你跟在后面,这一切都是为了给你一个完美的表现机会。现在你在她心里,一定是一个嫉恶如仇还慷慨大方的男人,这才充满了魅力。你说这笔买卖划不划算?”

        阿伟精神一震:“划算!”

        “这可是我出卖了自己的人品为你换来的机会。”班璋拍了拍他的肩膀,悠然离去,只留下一道高人的背影,和一句很有分量的话,“还是昨天那个账户,你随意。”

        回到教室后,班璋看着888元的红包,勾了勾嘴角,抬眸看着卓紫……和围在她身边的男生们。

        下次该宰谁呢?

        这时,班主任来到了教室,所有人回到位子上。

        应同尘道:“九点钟家长们就会进来,大家收拾一下去接人,先带着家长们去操场开集体会议,然后再回教室。”

        学生们分班级次序去接人,卓紫兴冲冲走到校门,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最引人注目的卓殊:“你怎么来了?!”

        卓殊:“爸妈又去看比赛了,唉。”

        卓紫哭唧唧,领着他进校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无语道:“大哥,等会要校长讲话的,你确定你这墨镜要一直戴着?”

        卓殊潇洒道:“等会再说。”

        操场里已经站了不少人,卓殊挤在人群中,终于在操场边看见了正在引领家长们入场的应同尘。

        他立即单独走过去,前面有不少家长跟应同尘握手,轮到他的时候,他伸出了右手。

        应同尘闻到一股熟悉的檀木香,一抬头就看见了骚得没边的人,手指一颤,不慎在对方手心里挠了一下。

        卓殊眉毛一挑,这就是在操场给他的惊喜?

        有点意思,但还不够。

        他刚要说话,就被后面的人给推开了。

        “……”

        全校学生和家长都到了操场上,家长坐在椅子上,学生站在一边,校长和各位领导轮流发言。

        卓紫一低头,就发现了东张西望的卓殊,拍拍他的肩膀,指向斜后方。

        卓殊扭头看去,就见应同尘身姿挺拔地站在体委旁边。

        体委被卓家兄妹看着,吓了一跳,慌张地动了一下。

        卓家兄妹同时转回了头,应同尘却低下头,眼疾手快地捡起了一个粉色信封,警告般地瞪了体委一眼。

        阿伟:“……”我杀我自己!

        阿伟死了!啊啊啊啊!

        应同尘迅速将信封揣进口袋,免得体委和父母发生矛盾,还未揣稳就往前走,打算站在队伍最前列。

        结果刚走到卓殊前,就被迎面而来的郑植楠推了一下,示意他一起去后面。

        应同尘猝不及防退了几步,幸亏卓殊伸手按住他的背,这才站稳。

        下一秒,卓殊低头,眼皮子一颤,一脚踩在了某个地方。

        应同尘用眼神骂了郑植楠几句,郑植楠深感歉意,下巴向后面一仰,应同尘这才跟上。

        领导发完言,大家就要回各自的班级。卓紫留到了最后,推了推一直维持一个姿势的卓殊:“你等什么呢,都没人啦!”

        “你看那是什么。”卓殊这突然指着天上问。

        卓紫抬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再低头看去时,只瞧见卓殊弯腰捡了个东西:“你捡什么呢?”

        “垃圾。”

        两兄妹回到教学楼下,卓殊突然说:“我先去个洗手间。”

        然后就溜进了洗手间,看着那个留有脚印的信封,这就是所谓的惊喜吗?

        展开一看,好家伙,除了少几句古诗词,其他内容一模一样的情书又来了一份。

        这是什么意思?

        卓殊心头一惊:他在暗示我赶紧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