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40章

第40章

        两人在校门外的动静引来了保安室的人的注意,保安一边往外跑,一边呵斥道:“是谁在这里喧哗?!”

        待他走带花坛那边,见到两个身板正直的男人端正庄严地坐着,齐齐盯着马路上的车。

        “咦?这不是应老师吗?”保安认出那橙色衣服的年轻男人,走上前,笑呵呵的,“怎么大晚上坐在这吹凉风啊?”

        应同尘扭头微笑:“饭后散步。”

        “那这位是?”保安指了指旁边的男人。

        那人察觉到他的视线,轻轻地侧过身,背对着他,伸手捂了捂耳朵,讪讪地放下。片刻后,他又不动声色地捂了捂耳朵,仿佛在遮挡什么不可见人的东西。

        “是我学生的家长,找我有点事。”应同尘回道。

        “那怎么坐在这了呀,要不去我办公室坐坐?我给你们泡点茶吧,刚到的好茶叶哩!”保安盛情邀请,“来来,快来吧,那位爸爸也一起吧。”

        “爸爸?”卓殊一怔,回过头指着自己的脸,“我是谁的爸爸?”

        “嘿,原来是个年轻小伙子,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是谁的父亲呢。”保安哈哈大笑。

        卓殊觉得气都不顺了,余光却瞥见应同尘也无声地弯了弯嘴角,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不用了,我们还有点事商量,就不打扰了,您继续回去工作吧。”应同尘笑了笑,回头冲卓殊说,“我们去办公室好好聊聊吧。”

        “好。”

        两人闲散地走向办公室,入秋之后的夜晚带着丝丝凉意。饶是应同尘刚刚追人跑了一阵,这会歇下来,短袖里露出的两条胳膊还是有些冷。

        他下意识加快步伐,身后却有一件外套搭在了他的身上。

        他扭头看了一眼卓殊,对方只剩下一件单薄的衬衫,双手插进裤兜,仰头望着月亮,吹了个并不行的口哨。

        应同尘转回头,没有拒绝,直接穿上了。

        卓殊的骨架比他大一点,所以西装套在他身上,像偷穿了大哥哥的衣服,再加上原来是运动休闲的打扮,穿上后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卓殊瞧见了,嘴角微勾,满意地笑了笑。

        应同尘打开灯,见几张桌子歪歪扭扭地排着,应该是体委逃跑时不小心撞到了。他摆正桌子,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卓殊随手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他旁边,低头看向桌面上的合同,缓缓伸手,刚按上去,就被应同尘打了下手。

        “你也是来偷合同的吧?”应同尘质问道。

        卓殊讪讪地笑了一下。

        其实,他从学校离开后就一直惴惴不安,料到应同尘肯定会看合同的,只是猜不到对方会有和反应。

        他纠结来纠结去,直到背着卓紫上楼时,差点踩空,才被卓紫吼回了神。

        左等右等,也等不到应同尘的任何消息,这只能是两种结果。

        一,应同尘不想搭理他,并打算划清界限,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二,应同尘还有一丝良知,没看合同!

        无论是哪种结果,他都想直接了当的解决,省得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不要说偷这么难听的词。”卓殊咳嗽了一声,尴尬望天。

        应同尘手指点了点合同:“这玩意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卓殊抿了抿嘴,放弃挣扎,老实坦白:“上次我从别墅离开的时候。”

        “哦,说起别墅……”应同尘欲言又止,抬眸盯着他深邃的眼睛。

        卓殊顿时紧张了起来:“别墅怎么了?”

        “种树的钱还是我付的。”应同尘道。

        “哦,就这?”卓殊一腔热血洒给了狗,“我还你就是了。”

        “不用了。”应同尘回到正题,“你准备这个合同干什么?”

        卓殊想了想,迫于强大的面子尊严问题,他还是给自己的理由稍加润色:“之前的我认为,找到一个不错的对象来包养,是件很难的事,所以我打算将这事制度化、规范化、合理化。”

        应同尘:“……”

        “但我万万没想到,你不是干这行的。”卓殊叹了口气,“我甚至给你做了份职业规划,一定能成为影帝的。”

        “你还挺遗憾?”

        “嗯……”卓殊反应了几秒,连忙欲盖弥彰地摇摇头,“也不能完全这么说,还有一点惋惜、失落与惆怅。”

        “……”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卓殊视线落在合同上,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要不,你签了吧?待遇挺丰厚的。”

        应同尘眼尾扫了他一眼。

        卓殊秒怂:“算了算了,你是正经人,唉!”

        两人沉默片刻,卓殊尴尬地看了看四周,办公室装修格局都挺不错,每张桌子上都放着老师们的铭牌。

        他随手摸着桌上的铭牌,指腹擦过应同尘的名字,轻声道:“现在才有实感了,原来你真的是老师。”

        “嗯。”

        “做老师,辛苦吗?”卓殊忽然问道。

        应同尘猝不及防顿了顿,眼里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情绪,道:“问这个干什么?”

        “好奇,你不是副总吗?为什么会愿意来学校工作?”卓殊说,“当然我不是说你现在这个工作不好,只是你也明白,明明你还有更赚钱的渠道。”

        还未等应同尘回答,他就自言自语道:“还是你是个无私奉献的人,愿为祖国的教育事业抛头颅洒热血?”

        应同尘猝不及防地笑了一声,很浅很淡,轻的让卓殊差点以为是错觉。

        “我没那么高尚。”应同尘莞尔,笑得和煦春风,笑意却不达眼底,“我以前觉得,老师真是世界上最令人讨厌的东西。”

        卓殊略显诧异,沉吟片刻,笑道:“果然,人最后都会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

        “你说得对。”应同尘笑出了声。

        卓殊突然道:“别动。”

        应同尘:“?”

        卓殊拿起手机,对着他茫然的脸庞拍了张照片:“挺好看的,你以后多带带隐形吧。”

        “你说我戴眼镜丑?”

        “谁说丑了。”卓殊收回手机,打开美图软件,嘴上嘀嘀咕咕,“只是不一样的帅而已,戴上眼镜就让人想把你狠狠草哭,戴隐形的话,简直是令人想犯罪啊。”

        说完亮起了手机,给他看了下美图后的成果。

        应同尘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没一点像他的!

        到底是在哪里学的猫猫头后期的!

        还有王法吗!

        他严肃地敲了敲桌子:“这位家长,注意场合。”

        卓殊立即回头看了一圈,眼光一闪:“对了,应老师,我们好像还没试过办公室诶。”

        应同尘:“……”

        “好的,我明白了。”

        “你又明白什么了?”应同尘奇道。

        “你的眼神分明在说‘来吧来吧我可以’。”卓殊起身走到门口关掉灯,循着外面的月光和路灯,走向窗边的桌前。

        “最后再来一次好不好?”

        应同尘仰起头,望着他俊朗的五官,还未来得及回答,对方的脸庞忽然凑近,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唇上传来了不属于他的温度。

        应同尘愣了愣,心随意动,缓缓闭上了眼。

        晚风拂过窗外的桂花树,馥郁的花香从窗台的缝隙间飘了进来,萦绕在二人之间,伴随着一阵水渍声,香味愈加甜腻。

        应同尘一只手勾住他的肩,给予回应。

        这时,走廊外响起一阵皮鞋和地板摩擦的声音,以及由远及近的谈话声。

        应同尘一惊,慌乱地推开卓殊,小声道:“是教导主任。”

        话音刚落,两人同时从椅子上蹲下来,缩进了桌底下,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对对,我正巡查呢,暂时没有发现逃课的。”教导主任在外面打着电话,经过高一办公室,往里面匆匆扫了一眼,停下了脚步。

        应同尘额头冒着冷汗,忽然一只大手轻轻捂住了他的嘴,卓殊悄无声息地挪到他面前,试图用身体将他包裹住,呼吸打在他耳边。

        秉着时间就是金钱的原则,卓殊非常自觉的在这瞬息万变的时机里,抓紧时间舔一下他的耳朵。对方还不能反抗,嘻嘻嘻。

        应同尘:“……”

        “奇怪,我到底是把东西落在哪儿了?”教导主任自言自语的说着,又转身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良久,在确定整个走廊都没有声音之后,两人才悄悄站了起来。

        卓殊刚想说话,猝不及防就挨了一阵打。

        应同尘打开窗户:“赶紧滚。”

        卓殊震惊:“不是吧?从这?没有监控的吗?”

        哦,有监控。

        应同尘拽着他就往门口推:“快走,小心等会主任又来了。”

        也不知是不是乌鸦嘴,这话刚一说完,尽头的走廊那边又响起了脚步声。

        卓殊赶紧溜之大吉,跑到校门口时,看见保安站在门口,立即停了下来,特别绅士风度的跟保安打了个招呼,悠哉悠哉的走向车子,打开车门后,像一阵烟一样溜没了影。

        一路疾驰,回到家后,卓紫瘫在沙发上问他干什么去了,他才想起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办完——

        既没有说清楚以后的打算,也没有拿回合同。

        周一上学,应同尘特别留意了一下体委的情况,将他的家庭背景看了一遍,打算找体委好好谈谈。

        课间操的时候,他发现体委没有在队伍里,转身回教室去找人。

        刚走到教室门口,就看见体委鬼鬼祟祟的站在讲台上,正弯着腰。

        “你在这儿做什么?”应同尘突然出声问道。

        体委吓了一跳,手里的东西飘落在地,他慌忙转过身,紧张地看着他:“老、老师好。”

        应同尘的目光落在地上的东西上,那是一个粉色的信封。

        被一个青春期的男生攥着,神情又慌慌张张,可想而知里面的内容是什么。

        体委下意识想去捡,却被应同尘出声喝止:“给我。”

        体委羞怯地看着他:“老师……”

        应同尘:“马上就是家长会了,你希望你的家长看到这些吗?”

        体委只好将信封交给他。

        “跟我来办公室一趟。”应同尘拿着情书,领着人去了办公室。

        他随手打开抽屉,看见那份合同,赶紧将信封塞进去,又拿起一个没用的笔记本扔进去,把合同遮挡起来,然后看向对面的体委:“说说吧,你平时和家里的关系怎么样。”

        经过一番谈话后,应同尘大致了解了他家里的情况,心里也有了点数。

        接下来两天都是给学生们讲卷子,忙起来就容易忘事,一直到周二晚上才接到了卓殊的电话,他才想起还有个要命的东西在这留着。

        “有空吗?我正好经过学校,来找你拿一下合同,顺便吃个饭呗。”卓殊说道。

        “吃饭就不用了,晚上还有晚自习。合同你还要去干嘛?不如我这边直接销毁了吧。”

        “不,我自己来销毁。”卓殊强硬道,“快出来,去吃饭。”

        “在食堂吃过了。”

        “……”卓殊好气啊,挂断电话后才轻轻砸了下方向盘,免得打扰学生们学习。

        应同尘拿出一个文件袋,将合同和笔记本一沓都塞了进去,走到了校门外,一时间竟没认出哪辆车。

        这时,一辆骚包的跑车降下车窗,卓殊带着一副墨镜,颇为潇洒地打了个响指:“这里。”

        “……”应同尘看看傍晚的天色,无语地走到他车外,将文件袋递进去,“走了。”

        “等等!”卓殊取下墨镜,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祝你平安?”应同尘回头,挥了挥手。

        卓殊心情不悦,盯着他走进校园后,才愤懑地看了眼文件袋,生气地想扔掉。

        他手一抖,突然发现透明袋子里露出一个粉色的信封。

        卓殊:“?”

        他立即取了出来,展开信纸,看到开头的称呼——

        “小卓,你好。”

        卓殊:“!”

        小卓?

        不就小了你两天,竟敢叫我小卓?!

        不过,这是情书吧,对吧对吧?

        他快速浏览一遍,猛地合上信纸,饶有趣味地看了眼校门。

        好哇,应同尘,原来你对我竟存着这样的心思!

        作者有话要说:卓殊:龌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