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39章

第39章

        卓紫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敏锐道:“你们俩绝对认识。”

        两人同时看向她,卓紫继续加以揣测:“该不会,老师你真的就是那位跟他拍照的墨镜男吧?!”

        “当然不是!”应同尘秒回,下意识看向卓殊,使了个眼色。

        卓殊点点头:“嗯,绝对不可能是他。”

        “那还能是谁?”卓紫追问道。

        “是我弟弟。”应同尘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我父母离婚后,母亲带着弟弟去国外生活了,前阵子刚回国。”

        卓殊对他的临场反应默默点了个赞,旋即附和道:“对,然后我和他弟弟有过商务合作,两人一见钟情、二话不说就约定了三生三世都要一起过四季更替。就算你不信我的鬼话,难道还不信你的老师这么品德高尚的人吗?”

        应同尘:“……”

        “真的吗?”卓紫半信半疑地看了应同尘一眼,“那好吧,我相信老师你。”

        cp之魂碎了qaq……

        等等,禁忌cp似乎更带感了!

        应同尘为学生的信任而深感惭愧。

        三人各怀鬼胎地来到停车场,应同尘只想快点把他们送走,熟练地打开副驾驶,一回头发现卓紫两眼放光地盯着自己,他立即说:“你要坐前面还是后面?”

        “那就前面吧。”本来卓紫是想坐后面躺着的,可是老师开副驾驶这动作也太熟练了吧!

        有问题,小叔子不在,哥哥就趁虚而入?

        卓紫又默默磕上了,是时候给同人文加点刺激的素材了。

        卓殊刚走向副驾,卓紫余光一瞄,指着副驾里的合同说:“那是什么?包什么同?”

        卓殊猛地向后退了几步,冲应同尘疯狂使眼色,嘴上回答道:“你说的是包干到户责任制合同吧!”

        “你干什么呢?吓死我了。”卓紫猝不及防抓住他的肩膀,“包干到户?”

        “是啊,最近在查以前的土地资料,就顺便看看。”卓殊掉转回头,背对着车子,“哎呀,我的钱包好像掉了。”

        应同尘立即低头看向副驾,眼皮子一跳。

        卓紫被他背着:“你这是又要去哪!”

        卓殊:“捡钱包,顺便看看风景。”

        卓紫:“停车场的风景?”

        卓殊:“嗯,看到没,这就是你以后奋斗后的风景……”

        片刻后,应同尘淡定地背着双手:“快上车吧,别耽搁太久。”

        “好咧。”卓殊听到这话就放心了,装作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副驾,合同果然不见了,他这才把卓紫小心放进车里。

        “谢谢应老师。”卓殊关上副驾的门,伸出右手,勾了勾手要合同。

        应同尘微笑伸出一只手,暗自使力,咬牙道:“不客气,下次有机会我们再好好详聊一下。”

        卓殊疼得五官抽搐,还要保持如沐春风的笑容:“好的。”

        “快上车吧。”应同尘暗中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的腰,“注意安全。”

        卓殊欲哭无泪,绕到另一边去,打开车门,还是想再争取一下,手搁在车顶上,继续勾手手。

        应同尘摇头。

        卓殊还欲再勾,却见他眼神逐渐危险,立即收回试探的小手手。

        “告辞。”

        应同尘目送车子离开校园后,才从身后拿出那份白纸黑字的合同,目光落在上面的包养合同四个大字上面,冷笑一声,转身回到办公室,将合同锁在抽屉里,马上又赶去操场。

        恰好长跑/散步选手们全部抵达终点,颁完所有奖项后,校长在主席台发表最后的总结致辞,这场运动会正式落幕了。

        应同尘指挥着同学们把桌子板凳搬回教室,打扫完现场卫生后,才拿着两个奖杯回到教室,和学生们的奖杯放在一块。

        “这次运动会你们表现得很不错,十五个班级里面,我们的集体总分年级第三。”应同尘总结道。

        学生们纷纷给予热烈的掌声。

        “一班呢?”

        “第四。”

        掌声更加热烈。

        应同尘:“但是期中考试,一班的生物单科排名在你们前面。”

        生物课代表:“那是因为郑老师有事没事就拉着笙芜老师去一班给他们补课,应老师你也该加把油啊!”

        “就是就是。”

        “我看我们毕业都能喝上一班的喜酒了。”

        “呜呜郑老师和应老师要被拆了吗?”

        “郑老师太卑鄙了,竟然使用美男计!”

        “你这话我不服,生活是口锅,班头有话说。”

        “静一静。”应同尘拍拍桌子,“怪我平时没多注意,原来你们竟然喜欢补课?”

        学生们幡然醒悟:“哦,不!!!”

        “放心吧,你们有这个要求,我还是会尽量满足你们的。”应同尘微笑。

        “还有,下周有家长会,记得通知家长,至少有一位家长前来。”

        通知完最后一个消息,放学铃正好响起。

        应同尘回到办公室,老师们还在讨论这两天的赛事过程。

        郑植楠一走到门口就大声嚷嚷:“朋友们,聚餐走起啊!火锅!”

        一行人马上呼应,纷纷开始收拾东西。

        应同尘捏着抽屉的锁,刚想偷偷塞进包里时,付旅一个滑椅又溜了过来。

        “今天陪跑的是你们班卓紫的哥哥?”付旅问道。

        “嗯。”应同尘不动声色地松开锁头,不慌不忙地整理起桌面,“怎么了?”

        付旅看了看其他人,掩唇说起了悄悄话:“长得也太帅了吧,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应同尘回道:“我们不认识。”

        “骗人,任何蛛丝马迹都休想逃过我的慧眼!”付旅低声道,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我一看你们对视那眼神,就知道有什么天梯石栈相勾连的关系,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地崩山摧壮士死的事吧?”

        “得亏你不是语文老师。”应同尘感慨道。

        “你们还在聊什么呢,赶紧出发啊,位子都订好了。”郑植楠走过来催促道。

        “走吧。”应同尘起身,突然问了一句,“笙芜不是说要请你吃饭吗?怎么你又跟我们去聚餐了?”

        “嗐,笙芜不只请了我,还请了好几位输了比赛的,我干脆就说一起聚餐算了。”郑植楠沮丧道。

        吃完饭,时间已经不早了。应同尘跟同事们分别,打车回到了学校,高三还在补课上晚自习,学校仍有读书声。

        高一办公室空无一人,他打开灯,关上门,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从抽屉里拿出那份合同,随意翻开了一页,仔细看了起来。

        阅读全文,大致可以总结下来——

        甲方卓殊,乙方应同尘。

        甲方将重金包养乙方,两年为期,每个月按时发放巨额生活费、送价值百万以上的车和一套房,乙方则提供提供特殊服务,满足的甲方的需求。

        (备注:因乙方特别在意五险一金,故在生活费和其他额外奖励之外,每个月还会代缴最高一档的五险一金。)

        为保护双方和谐的可持续发展关系,双方还需要履行以下义务:

        甲方不能无故扣钱、不得延迟汇款、不能克扣奖励、不能提无理要求,更不允许随意发脾气,要善待乙方。

        乙方不得无故失踪、不能拒接电话(24小时在线)、不能无故缺席重要场合(你懂的)、不能与他人发生关系、不能擅自终止合约、不能揪甲方耳朵(划重点),要善待甲方。

        应同尘:“……”

        他拿出手机,点开卓殊的电话,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哎哟。”

        他吓了一跳,他赶紧合上合同,打开窗户。

        看见体委倒在窗外的草地里,手里握着个小手电筒,因为摔倒的缘故,电筒正照在他的下巴,露出一张苍白狰狞的笑脸:“老、老师好。”

        应同尘惊诧道:“你怎么在这?”

        体委立即关掉电筒,拍拍屁股站起来:“我、我来等我姐,她高三下晚自习太晚了,我不放心,就来接她回家。”

        并不是!

        他只是期中考试考得太差,又怕被家长骂,所以回来打算偷点东西。他偷偷摸摸趴到墙根,发现班主任竟然回来了!吓得他一后退,不小心踩空了。

        “这里是办公室,高三在另一栋楼。”应同尘提醒道。

        “我知道,就是路过,然后被一只小野猫吓到而已。”体委讪讪笑道,“不过老师你好敬业,这么晚了还回来工作,真是位辛勤的园丁,你默默无私的奉献一定能被看到,我这就发朋友圈表扬你一下。”

        “别整那些有的没的。”应同尘双手撑着窗台说道,“快去高三那边吧。”

        “好咧。”

        等体委离开后,应同尘关上灯去了趟厕所。

        回来时,刚走到走廊外,就看见黑漆漆的办公室里闪过一道亮光,他的座位旁响起轻微的动静。

        应同尘心脏都要吓出来了:“谁?!”

        从后门溜出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手里还拿着一沓东西。

        “站住!”他连忙追上去,谁知那人听见声音,跑得更快了,飞一般地冲向校门。

        “你给我站住,把东西放下!!!”

        应同尘脑子里瞬间闪过五花八门的封口的办法,刀光剑影、血流成河,最终他使出了杀手锏,“体委!我看见你了,小心我告诉你家长!”

        果不其然,前面的人踉跄了一下,紧紧攥着手里的东西,头也不回地回道:“老师,我错了,你这次就当没看见我行不行!”

        正要到校门口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人。

        应同尘诧异了一秒,还没来得及思考对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下意识喊道:“卓殊,快拦住他!”

        “!”刚准备来找人的卓殊觉得自己好像幻听了,否则怎么就刚好听见了想见的人的声音呢。

        紧接着卓殊就看见应同尘从黑暗的视野里跑出来,指着前面的男生喊道:“快,他偷拿了包干到户责任制合同!”

        “!”这还了得!

        卓殊立即冲过去将猴崽子拦住,大手牢牢地抓住他的胳膊,反手一拽,对方胳膊一疼,手里的东西就摔在了地上。

        应同尘追上来后,第一时间去捡地上的文件,心有余悸地看向体委:“你偷拿这个东西干什么?你看到了多少?”

        体委垂头丧气:“对不起,老师你能别告诉我爸妈吗?”

        应同尘倒是想告家长,他也得有那个胆才行啊。

        怎么告?说你儿子偷拿署了我名字的合同吗?

        他没好气地偷偷打开合同,瞳孔微缩。

        这不是那份合同!

        而是学生志愿填报书。

        学校出了个规定,让学生们都填了一份模拟志愿书,等家长会的时候再一一发下去。

        一来是让学生们开始对未来有个努力的方向,二则是希望父母能了解到孩子们的梦想。

        应同尘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你就拿了这个?”

        “嗯。”体委垂下了头。

        “为什么?”

        “我……我填了运动员,可我爸妈一直想让我学金融,然后继承家业。”体委委屈巴巴地说,“这次没考好,他们肯定要取消我的那些户外课程了。所以我想偷偷改成金融专业,这样就可以骗他们一阵了。”

        应同尘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了,家长会的时候我会跟你父母好好谈谈的。不过再怎么不愿意,你也不能行窃,下次别这样了。”

        “嗯。”

        “你真的就只拿了这个?”应同尘再三确认地问。

        “嗯,本来我担心拿错了,刚要看另一份文件的,你就来了。”体委回忆道。

        “没事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家吧。”应同尘给他打了辆车,跟司机再三确认一定要送到家才放行。

        车子扬长而去,应同尘却一屁股坐在旁边的花坛边上,轻轻捶了捶有些发麻的腿。

        “怎么,跑抽筋了?”卓殊走过来,在旁边坐下。

        应同尘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拿起文件砸了下他的脑袋,旋即一想,文件可比脑袋值钱多了。

        小心地将文件放在一边,然后伸手揪住他的耳朵,教训道:“老子跑了一天,现在还因为你这什么狗屁合同跑得命都快没了,你还敢笑话我?”

        卓殊疼得龇牙咧嘴,这家伙揪起人来还真是六亲不认啊,他连忙喊停:“我事先也不知道啊啊啊啊,有点疼疼疼,嘶——”

        等卓殊叫够了,应同尘才收回手,问道:“大晚上的,你也怎么来这里了?”

        “饭后消化,散步压压马路。”卓殊厚颜无耻道。

        应同尘职业假笑:“据我上次家访的路程时间来看,你家开车到学校都起码要半小时。请问,你这是压的什么路?”

        卓殊:“社会主义道路。”

        应同尘:“……”

        卓殊:“……”

        卓殊:“你给我松手!啊啊嗷呜,反了天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