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38章

第38章

        高一二班在主席台的对面,按班级排位的话,又和一班一起缩在了角落里。

        学生们的项目已经结束,现在大伙都津津有味地盯着老师们的比赛。

        二班人正在和一班为各自的班主任发出猪叫声般的应援。

        一班:“植楠植楠,第一不难!”

        二班:“同尘同尘,碾压植楠!”

        一班:“你们不押韵!”

        二班:“略略略!!!”

        操场上两位班主任还在非常友好的交流,互相帮忙贴号码牌,而台上两个班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即将要打起来了。

        就在两个班互相仇视之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二班人的后面,背上还背着新晋校花。

        “卓紫,你腿怎么样了?”向方嘉问道。

        “阿紫,你先告诉我这位帅哥是谁?”同桌马上跑上来。

        “这我哥哥。”卓紫跟同学们介绍了一下。

        卓殊冲同学们颔首,引起一阵骚动。

        一二班的同学暂时放下了江湖恩怨,纷纷关注起了这位英俊潇洒的家属。

        几个同学连忙腾出一张空桌子,把卓紫扶下来坐好,感动道:“你可真不愧是课代表,身残志坚还要来为应老师加油。”

        “对呀对呀。”卓紫笑着点点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卓殊,“不止是我,我哥也想来为老师应援加油呢。”

        同学们再次将目光汇集到卓殊身上,有人终于发现了异常。

        “咦?你不是刚刚追着应老师跑还抢了他第一的那个男人吗?!”

        “……”卓殊再次搬出说辞,“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捡到了他的钱包,想去还给他而已。”

        一群人哈哈大笑,又忍不住感慨他的大长腿:“腿长就是好啊,能跑这么快。”

        “可惜不能代替老师去跑,唉!”

        卓紫:“但是可以去陪跑啊!”

        “?”卓殊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一般,“你觉得我会去干陪跑这么傻的事?”

        “不去算了。”卓紫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工作牌,挂在脖子上,“我可是学生会成员,可以随意进出操场协助赛事。”

        广播里开始通知长跑马上开始,参加的人还不少,二十来名男女老少都站在了起跑线。

        距离太远,什么也看不清,卓殊扭头就把卓紫举在眼前的望远镜抢了过来。定睛一看,见应同尘站在最外侧,正在活动手腕脚腕,扭头和旁人在说着什么。

        他迅速往旁边看了一眼,果然又是那个憨厚高大的眼镜男。

        “呵。”

        “你看见什么了?”卓紫凑过来问。

        卓殊往旁边一闪,不悦道:“戴眼镜那男人是谁?马上就开始比赛了,还聊什天。”

        卓紫胳膊搁在桌上,单手撑着脑袋,坏坏一笑:“这是长跑,又不在乎起跑冲刺那几秒时间。而且那可是我们班数学老师,他们私底下关系可好了。我偷偷告诉你,贴吧还有人磕他们的cp哦。”

        卓殊眼神一凛。

        这时,木仓声响了,四周的呐喊声此起彼伏。

        当应同尘经过二班时,二班人直接拿出最大分贝喊他的名字。应同尘挥手跟他们打招呼,迎着阳光冲他们笑了笑。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我好想转到二班,要是让他手把手教学,何愁考不上五道口!”

        “我没了,多希望天天都是运动会!”

        “啧。”卓殊嫌弃地放下望远镜,对于应同尘方才的举动十分不满。

        身为一名老师,怎么能跟学生做如此亲近的打招呼!万一勾起某些不好的心思怎么办!

        而且,应同尘都没冲他这么温柔宠溺的笑过!

        咋地,千金都难买一笑吗?

        正当他心存怨怼时,隔壁一班突然又喊了起来:“植楠快冲呀!快去追同尘,只要你追到他,你就可以嘿嘿嘿!”

        卓紫充当解说:“看吧,他俩的cp党可强了。”

        卓殊:“……”竟是这种心思!龌龊!

        第三圈应同尘经过时,郑植楠已经追上他了,隔壁班的欢呼声已经明显超越二班。

        卓紫不服输,巡视一圈,让体委把学生会的喇叭递上来,打开喇叭。

        下一刻,台阶上漂亮的女孩儿突然发出一声身残志坚的怒吼:“应老师!”

        声音经过喇叭传到操场四周,所有人都安静了一瞬。

        应同尘条件反射地回头。

        卓紫将喇叭放到卓殊嘴边,卓殊脱口而出:“加油。”

        应同尘:“……”

        尽管卓殊是处于呆愣中给出的反应,声音不如卓紫那般中气十足,但还是被学生们听见了,顿时响起一阵陶侃的声音。

        “哟哟哟~~~~~~~”

        应同尘接着往前跑,良久,才发出一声轻笑。偏头看向别处,恰巧旁边正是二班的方向。

        “卧槽,班主任刚刚笑得好甜!我好像恋爱了!”

        “嘘,小心教导主任来抓你!不过应老师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我怎么有种不切实际的错觉,班头今天可真像是个青春期谈恋爱的小伙砸!”

        卓殊坐在上面,听到这些对话,心跳莫名漏了一拍,他按了按胸口,又不动声色地听前面两个女生八卦。

        “我觉得肯定是事出有因,应老师平时都很少冲我们笑,这是为什么?”

        卓殊暗暗地想:可能是因为我在这吧(*^▽^*)

        另一女生点头:“我也觉得,而且你发现了没,郑老师刚刚就在他旁边跟着跑诶。”

        卓殊:“?”

        “对对,我跟你想一块去了,肯定又是他们在偷偷聊天秀恩爱。每次升旗开会总要在下面偷偷讲话,还以为我们没发现呢。”

        “太好磕了呜呜呜。”

        卓殊侧头问卓紫:“你们学生现在一天天的,都在想些什么?”

        “思考如何让社会更富强,国家更民主,磕的cp更和谐友爱。”卓紫斩钉截铁道。

        “……”

        俗话说三岁一代沟,卓殊突然觉得他和卓紫这代沟已经是时代的鸿沟了。

        他转头继续看比赛,这一下午都处于极度震惊的情绪中,一直都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眼应同尘。

        对方轻便的装束真就显得年轻了不少,而且他坐在这人堆里,放眼望去,全是一片橙色,好像一不小心乱入了橙子军团。

        每当橙子头头跑步经过时,这一群大大小小的橙子就掀起一阵人浪。

        虽然现实和他幻想的大明星粉丝见面会有些出入,但其受欢迎程度仍可见一斑。

        卓殊又不禁回想起两人相处以来的细节,想着想着,他神情越来越僵硬。

        完犊子。

        在他以为对方是个求包养的小明星时,颐指气使的态度是不是太明显了点?提出无理条件的次数是不是太多了点?仗着“金主”身份就耍威风的事情是不是太丢人了点?

        请问包养翻车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谢邀,人在操场,刚下汽车。两眼一花,膝盖震碎,只希望科研工作者能赶快研制出时空穿梭机。别问,问就是想死。

        不过,也不知道应同尘会如何看待他,又会怎么处理这段关系呢?

        兀自沉浸在纠结情绪里的卓殊,突然听见一阵尖叫,抬头看向操场中央,就见一位漂亮的年轻老师趁着跑道没人,穿进了草坪里,跑向郑植楠的方向。

        坐在前面的女生说:“哦豁,官配笙芜要去陪跑抢人了。”

        另一女生:“修罗场啊,应老师还能否留住郑植楠这个人呢,敬请期待。”

        片刻后,大家就发现应同尘往前冲了一百多米,和郑植楠笙芜拉开了距离。

        “哎,应老师终究是心软,主动给他们创造机会了。”

        “你信不信,以郑老师那直男脑子,铁定以为应老师是要超过他拿第一。”

        话音刚落,就见郑植楠迅速加快速度,不遗余力地追向前面的应同尘:“哇呀呀,竟妄想抢我第一,歹毒如斯!”

        在一旁陪跑的笙芜:“……”

        一班人:“……”

        前排女生继续转播实况:“笙芜老师回来了,她跑不赢。”

        “太惨了,郎心似铁呀。”

        卓殊莫名有种前排吃瓜的既视感,但当应同尘再次经过面前时,他就不想吃瓜了。

        选手们已经明显体力下降,后面好几位上了年纪的老师们甚至开始散步打拳了,要是给他们一把扇子,都能原地舞出个太极招式来。

        经过他们面前时,还能听见他们在商量着如何整治那些早恋的家伙。

        学生们:“……”

        还差最后三圈,应同尘和郑植楠遥遥领先。

        应同尘顶着大太阳,热出了一身汗,偏偏旁边的郑植楠紧紧跟随在他身边,速度保持一致,还时不时采用精神打压法,试图让他自暴自弃。

        “我跟你说……哥们,你这次赢、赢不了我的,因为……我要拿着奖杯去……跟笙芜表白,我有爱、爱的动力支撑,而你没、没有。”郑植楠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所以,你就……让我赢了比赛吧。”

        应同尘正想说话,旁边突然一阵风吹过。

        他扭头看去,就见卓殊突然跑到了他旁边,手里持着一个粉色的小风扇。

        “你怎么又来了?”应同尘意简言赅道,“又来跟我抢第一?”

        “别说话了,保持体力,深呼吸。”卓殊在旁边陪着跑。

        “你跑下来,让别人看见了怎么说?”应同尘问。

        卓殊故意冲学生席大声喊道:“应老师,你的钱包又掉啦!”

        应同尘:“……”

        “最后一圈了,准备冲刺。”卓殊举着小风扇跟着他跑。

        “不拿第一了。”应同尘下巴冲郑植楠的方向一扬,“让他拿着奖杯去表白吧。”

        “谢、谢了,哥们,我先走一步!”郑植楠开始冲刺。

        卓殊:“啧,你觉得他拿了奖杯就能表白成功吗?天真。刚刚他的直男表现你没看到啊?我倒觉得,他要是输了,反而能让对方来主动安慰他呢。”

        应同尘:“……”竟无法反驳。

        “你先上去,我现在跟你不熟。”应同尘总觉得两人现在这样太惹人注目了,“太丢人了。”

        卓殊一点不带怕的:“你要是继续这么慢悠悠地跑,丢人的时限就会越来越长,不如干脆点,直接冲就完事了。”

        闻言,应同尘抬头就跑,企图摆脱这个烦人精。

        正在加速的郑植楠突然感觉身边一阵风穿过,惊吓道:“应同尘!你不讲信用!啊啊啊我跟你拼了!!”

        应同尘穿过终点线,被其他人扶住,看着晚到一步的郑植楠,建议道:“我提议你现在原地表演一个落泪?”

        郑植楠:“?”

        不少人围到了终点处,笙芜戳了戳郑植楠的胳膊:“没关系,下次再努力。不要气馁,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郑植楠:“!”

        应同尘笑着退出人群,旁边一只修长的大手握着一瓶矿泉水,递到他面前,他正准备去接,结果对方却不松手。

        卓殊握着水瓶,往他脸上贴:“先走走,等会喝。”

        应同尘愣了愣,抬眸看着他。

        四周喧嚣,阳光灼人,他却只感受到了脸上的温度,又烫又凉。

        他把冰水拿过来自己贴着,转身继续往前走,低声道:“谢了。”

        “我得送卓紫回家了。”卓殊与他并肩同行,“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好好谈谈吧。”

        “嗯,不过这几天学校事比较多,马上就要家长会了,等忙完再说吧。”应同尘道。

        “家长会?”

        “嗯。”

        谈话间,两人回到了二班根据地。

        二班er:“欢迎回归!”

        “应老师赛高!”

        “卓紫哥哥也棒棒!”

        “感谢卓紫哥哥帮我们去陪跑。”

        应同尘问他:“她们让你去的?”

        卓殊含糊地点了点头,实际上原定的是让体委去陪跑,但他突然说要还钱包,这才揽下这个活。

        卓殊把风扇塞进卓紫的书包里,将她扛在背后,和同学们说了再见,就准备回家。

        “等等!”卓紫突然喊了一声,“老师,你能帮我拿一下书包吗?太重了。”

        应同尘回头看了眼赛事,还有好几位老师在散步,看样子是要散一阵子的,便答应了下来:“我送你们上车吧。”

        三人走向停车场,卓紫扭头看了一眼应同尘的侧脸,突然笑了一声:“应老师,你和我哥的男朋友长得好像啊。”

        应同尘一怔:“什么?”

        卓殊不可思议地回头:“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上次都亲口承认了!”卓紫质问道,“是谁在爸妈面前说自己谈男朋友了?”

        卓殊脚步一顿,感觉两道锐利的视线直直地落在他身上,跟把机关枪似的,突突突,突出了好几个窟窿。

        他讪讪道:“事情不是那样的,老师你听我解释。”

        “跟我解释什么?我又不是你老师。”应同尘冷笑一声。

        卓紫鄙视道:“而且那天晚上你脖子上带着那么深的牙印,还想否认?”

        应同尘同样鄙弃地看了他一眼:“卓先生,注意素质,家里还有未成年呢。”

        卓·素质漏网之鱼·殊:“……”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卓紫继续道:“老师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跟他男朋友很像吗?因为他跟一个男人在布尔登拍了个爱心照,结果被我们一家人都看见了。我刚刚这么一瞧,嘿,你可真像,不过那个人是华人,所以我才没敢往你身上想。”

        应同尘眼睫猝不及防颤抖了一下。

        “后来我妈偷偷告诉我,我哥已经承认了,那华人就是他男朋友。”

        “……”卓殊无语望天,时空穿梭机为什么还没造出来?!

        “男朋友?”应同尘扫了卓殊一眼。

        卓殊反击道:“嗯,对方有时候喜欢玩火,所以这也不能怪我不讲素质了,对吧?应老师要是有空,不妨帮我教育教育他,毕竟家里还有未成年呢,是不?”

        应同尘:“……”

        第二条素质教育漏网之鱼,成功捕获。

        作者有话要说:应同尘:好家伙,我教育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