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36章

第36章

        应同尘侧身走进去,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放下教材后,从包里拿出银行卡和钥匙:“这些,还给你。”

        卓殊笑容微僵:“这是什么意思?”

        应同尘扶了下镜框:“我是个正经人。”

        “?”卓殊奇道,“我说你不正经了吗?”

        “那你给我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应同尘向后一靠,双腿交叠,严肃道,“拿回去,我不是……”

        话未说完,外面响起一阵轰隆隆的卡车声音,卓殊立即去开门。

        卡车司机吆喝着:“到了到了,东西放哪啊?”

        “前后院都要。”卓殊站在庭院里吩咐道。

        片刻后,车上下来几个壮汉,打开后面的车棚,里面装着几棵树苗。

        应同尘跟在他身后,奇道:“这是要做什么?”

        “种树啊。”卓殊说,“院里的花花草草都好久没人打理了,过几天再派人来处理一下其他的绿植。”

        应同尘看着那些人扛着树苗分散在别墅四周,看了眼时间:“我有事要跟你说。”

        “不急,改天说也是一样的。哦对了,那棵树要种在后面!”卓殊指着其中一棵,领着人绕到后面去,随便指了块地方,“就这吧。”

        话落,他悄悄贴到墙壁后,往外面看了一眼,见应同尘没有跟过来,才松了一口气,连忙拿出手机给米姝打了个急救电话。

        米姝正在约会,突然接到老板的电话,美好的心情瞬间破灭:“卓总,有什么事吩咐?”

        卓殊深呼吸,压低声音道:“我怀疑应同尘要跟我解除关系了。”

        米姝:“所以呢?”

        “他为什么要跟我解除关系?是我对他不好吗?”卓殊缓缓蹲下,无意识地拨动着地上的草,“车子房子都送了,可是他不仅没拿走房子的钥匙,刚刚还把车钥匙还有银行卡都送回来了,看样子多半是要跟我决裂啊。”

        米姝揣测道:“男人我可能不大了解,但如果是我做这种事的话,这简直就是要分手的节奏啊。”

        “分、分手?”卓殊一把揪起地上的草,旋即又轻轻地放下去,胸口微烫,“我们又没谈恋爱,分什么手。”

        “那换成你们的关系来说,就是真的要脱离包养关系了吧。”米姝道。

        一瓢冷水泼在了卓殊的胸口上,他神情僵硬:“所以说,他到底为什么要脱离关系?是我对他不好吗?”

        话题又绕了回来。

        米姝回道:“三种可能。一,你在某些方面苛待他了,没有给到他真正想要的东西让他想要摆脱目前金丝雀的身份。”

        “车子房子票子都给他了,该给的都给了,这还叫苛待吗?”卓殊不解,“至于他真正想要的东西……等等,难道是我没给到他想要的资源?他不想要岛延的电影,是因为想拍好莱坞?”

        米姝:“不排除这个可能,反正在资源方面,你这位金主未免太不敬业。”

        卓殊:“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米姝:“好的_(:з」∠)_”

        卓殊又问:“那第二种可能是什么?”

        米姝打了个响指:“二,他的独立自由意识清醒了,让他想要摆脱金丝雀的身份,挣出牢笼,甩掉恶势力,飞向自由自在的蓝天。”

        卓殊揪草草:“为什么突然就意识觉醒了?”

        “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吧,或者是在细节上出了什么差错。”米姝说,“你想想你们平时相处的细节,是否对他有过言行过激的行为?有的小金丝雀心理素质很差,表面越是风平浪静,实际内心就越多道伤口,风一吹就要倒。”

        卓殊感慨道:“好惨。”

        “?”米姝沉默片刻,“我大概可能知道应先生为什么要解除关系了。”

        “为什么?”

        米姝为保住饭碗,直接跳过这个送命题,道:“还有最后一种可能,你旁边有墙壁之类的吗?”

        “有的。”卓殊问,“是什么?”

        米姝:“那你先靠着墙。”

        “好了,我靠着了。”卓殊后背紧贴着墙壁,“快说到底是什么。”

        “三,他嫌弃你了。”

        卓殊直接从墙上滑了下来,坐在草地上:“他敢嫌弃我?”

        “这个是常态,如果他遇到了比你更温柔体贴、善解人意、高大帅气、器大活好、完美无缺的金主,你觉得他还会死心塌地地跟在你身边吗?”米姝问。

        “不大可能。”卓殊掐指一算,“这个几率实在太低,我已经是个非常完美的金主了,他不可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那只是你的错觉。”米姝毫无留情地打破他的幻想,“山外有青山,楼外青楼,能人背后有能人弄。你怎么就知道他背后没有更强的能人呢?”

        卓殊脑中警铃大作,想起了上次带他去宴会,认识了不少豪门名少,回头应同尘就开始不对劲了。

        “我知道了。”卓殊挂断电话,从草地上爬起来,迈着艰难的步伐,回到了客厅。

        应同尘正在喝茶,见他走过来,目光顿了顿,道:“你去哪滚了一圈,身上沾这么些草。”

        卓殊低头看了看裤腿上的杂草,拍了拍,语焉不详道:“怎么,沾点草都要嫌弃?”

        “嗯,嫌弃。”应同尘毫不留情。

        “……大胆!”卓殊瞪了他一眼,又想起米姝说的第二条言行过激,马上收回锐利的眼神,转换为一种堪称温柔的眼神看着他。

        应同尘只觉后背一阵发凉:“你正常点,我有事要跟你说。”

        卓殊坐下,决定先发制人,先解决第一个原因:“说吧,你想要什么资源。”

        “?”应同尘一愣,“资源?”

        “是啊,你跟了我这么久,也是时候给点资源了。你想要哪位导演的戏,我去追加投资送你进去。”卓殊神情严肃,仿佛不是在做好事,而是别人欠了他八辈子的血债一般。

        应同尘转念一想,是这个理,跟了人家这么久,都把资源送到嘴边了,没必要拒绝啊:)

        “好,那我就直说了。”

        “说吧。”卓殊表情略微松了些,看来问题果然出在这里,只要解决就好了。

        应同尘看了一眼桌上的教材,道:“那我要五三精装版、高考模拟真题精编版、英语语法全解吧。”

        卓殊:“?”

        应同尘:“先来六十套吧。”

        卓殊诧异道:“你要这么这些做什么?”

        应同尘:“送人。”

        “送谁?”卓殊瞳孔地震,“不会是送我吧?!”

        应同尘摇摇头,卓殊松了口气。

        应同尘看着他,又没了玩笑的心思,认真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说,我们的关系有必要重新谈一下,你可能误会了,我们……”

        “你等一下,我还没做好准备。”卓殊立即起身,原地转了两圈,才慌张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往外走,“五三是吧?我现在就去买。”

        应同尘目送他的背影,才觉得哪里不对劲,连忙起身追出去:“你去哪。”

        “我去买五三。”卓殊逃也似的钻进了车里,扬长而去。

        应同尘:“……”

        他连忙给卓殊打电话,没人接,发短信也无人回。

        他刚坐进自己的车准备去追,结果种树的员工扛着铁锹过来:“老板,你们都走了,谁来给我们结账啊?”

        应同尘看了眼已经毫无人影的马路,只好下车:“我来吧。”

        付完钱后,员工又问:“剩下的几棵树种在哪里?”

        应同尘只好留下来监工,选了几个不错的地方让他们挖坑,并一直给卓殊打电话。

        不远处种树的一个员工好奇道:“帅哥给谁打电话呢,怎么你们一个二个都这么着急啊?”

        应同尘:“都?”

        员工:“对啊,刚刚大老板就躲在这打电话呢,可把他给愁的啊。你看看地上那块秃了的草地,都是他给揪的啊。”

        应同尘一低头,就看见层次不齐凌乱不已的草地。

        “……”

        所以是去处理难事了吗?

        那等他忙完手里的急事,下次见面再好好说清楚吧。

        只是他没想到这件难事竟然这么难处理,以至于他后面都没能再和卓殊见上面,连电话也没打通一个。

        找米姝打听,问就是在工作在加班在出差,米姝倒是派人把六十套五三等资料都送到公寓来了,多余的话一句不说,看他的眼神都凭空多了几分佩服。

        可能对方是真的很忙,应同尘只好专心于自己的工作。

        半个月很快就过去,紧张备考的期中考试正式结束,然后就要准备运动会了。

        学生们一放松下来,都异常兴奋。

        由于考前做了不少题,应同尘就在教室里给他们放了部好看又利于学口语的美国电影,然后去办公室和老师们一起批改卷子。

        改完后已经是半夜了,第二天又接着改了一上午,下午就出了成绩。

        他所带的两个班级单科英语都是年级第一,自己的班级除了生物略逊一筹,其他科都在前列。

        应同尘道:“你们这次考得不错,我有奖励给你们。”

        “是什么啊?!”学生们纷纷惊喜,之前应同尘也奖励过不少小东西,都还挺得欢心的。

        “就在门外,男生们都出去搬一下。”

        片刻后,走廊里传出一片男生们的哀嚎:“终于见到这该死的五三了吗!还有这、这、这都是啥啊!”

        教室内的同学们一片菜色:“老师你魔鬼!”

        应同尘微微笑了一下。

        学生们:好吧好吧,魔鬼教学,天使脸蛋,原谅你呗。

        下课铃响,应同尘指着黑板旁的公告栏:“班级成绩表贴在这里了,年级排名在楼下的公告栏,下课可以去看看。这次只是期中考试,勿骄勿躁勿气馁。马上就要举办运动会了,好好休息一下,就当是放松,玩得高兴就行。体委,报名表都填好了吗?”

        学生们齐齐拍桌:“欧耶!运!动!会!”

        “填好了。”体委将表格交上去,他粗略地扫了一眼,翻到最后一栏,看见卓紫报了个袋鼠跳,低头问道,“你喜欢袋鼠跳?”

        “对呀!”卓紫笑嘻嘻道,“我袋鼠跳超厉害,我一定要拿第一!超过我哥哥!”

        “有志气。”应同尘笑了笑。

        卓紫嘿嘿一笑:“老师,记得来给我们加油啊。”

        “当然。”

        *

        运动会当天,开幕式排面挺大,不仅有学生方队,学校还专门请了当地几个知名大学的社团来走方阵。

        最可爱的还要数一群小萝卜头,跆拳道馆的七八岁的孩子们,穿着道服从主席台前经过,把全校师生都萌化了。

        校领导发表完致辞之后,各班就有序地退场回到自己的根据地了。

        每个班都排列在操场四周,台阶上坐满了人。

        赛事第一天主要是各种耗体力和常规的项目,第二天就剩下一些趣味项目和教师组的比赛。

        应同尘做了几个项目的计时员,一得空就回班上看一下选手们的情况,不少学生都累得够呛。

        傍晚,卓紫直接瘫在了台阶上,正躺着看日落呢,就发现有人挡住了她的风景。

        刚要骂人,才看清是班主任,她有气无力地打招呼:“老师好~”

        “刚跑完不要躺着,起来走动走动。”应同尘喊几位同学把她架起来去散步。

        卓紫痛不欲生:“我完了,我明天袋鼠跳铁定要完。诶你们往哪走呢,送我去食堂啊。”

        应同尘看着她们年轻的背影,笑了笑。

        第二天应同尘出现在根据地的时候,引起了一阵骚动,尤以二班人的欢呼声最大:“卧槽!!!”

        实在不怪她们震惊,主要是好不容易习惯了班主任只会穿衬衫西裤的打扮,突然看见清爽休闲运动风的班主任,一时有点难以置信。

        但要仔细说起来,也不是什么时尚的打扮,就是运动长裤和一件短袖而已。

        短袖是二班自己订做的班服,橙黄色,后背印着一些大大小小的字,有同学们的某个梗,当然也有各科老师们的口头禅。

        这一套简单的服装穿在应同尘身上,阳光干净,简直就是高仿版高一新生,像极了每个学校里都会拥有的三好校草。

        而且应同尘为了比赛,戴的是隐形眼镜,和平常严肃的气质大相径庭,实在是令人眼前一亮。

        相邻的班级都纷纷侧目,发射出羡慕的眼神,被二班人得意地接收下来。

        “应老师,你要不要去参加101?”卓紫按捺不住激动的心,“球球了,你快出道吧!”

        向方嘉:“所以老师你为什么成天穿衬衫啊!防止我们早恋吗?!”

        尤典纱:“我们可以众筹给你买衣服,请大胆的穿吧!”

        应同尘被这帮孩子逗笑了。

        班主任一笑,二班人又要中招。

        应同尘:“快点去准备准备吧,卓紫、向方嘉,你们不是有袋鼠跳吗?”

        “马上去。”卓紫拉着向方嘉的手,握了握拳,“等我们比完,就来给你加油!”

        应同尘点点头,然后被隔壁班的郑植楠给拉到了后面,还有笙芜和付旅,四人正是混合接力的选手。

        郑植楠先是谴责了一下应同尘擅自耍帅的行为,而后握拳:“我们一定要赢高二高三组的,赢了有奖金,可以去搓一顿。”

        付旅:“冲鸭!”

        四人正在讨论接棒顺序,突然听见二班人一阵惊呼。

        应同尘连忙回头,就看见卓紫即将到达终点,却被身后人一撞,从袋子里摔了出来,疼得嗷嗷叫。

        他赶紧冲下去,和几名同学把她送到了医务室。

        膝盖摔伤,暂时走不了路,医生处理好伤口后,卓紫才说:“你们先回去吧。”

        应同尘先让其他同学们回去,看了眼伤口,还是不放心:“今天给你批假提前回去,你给家人打个电话来接你回家吧。”

        “好。”卓紫给爹妈打了个电话,果然,两口子又去别的城市追现场赛了。

        她只好又给卓殊打了个电话:“哥,你能来学校吗?”

        “怎么?你又被请家长了?”

        “不是。”卓紫有些委屈,一直没在同学老师面前表现出来,一听到她哥的声音,眼泪就掉了出来,“我摔了,好疼,你来接我吧。”

        那边沉默了几秒,就在卓紫以为他又要说工作忙的时候,就听见他对其他人说:“今天的会就暂时到这里,我先去接我妹妹。”

        挂断电话,卓紫很没骨气的抱着枕头哭了起来。一只大手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她抬起头,眼泪汪汪的:“老师你怎么还没走啊,好丢脸。”

        “我再等等你家人吧,”应同尘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虽然电话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可以察觉到她哥哥对她是很在意的。

        想起上次他跟卓老哥发的短信,觉得有些错怪人家了,待会见面还是道个歉吧。

        见卓紫明明想哭,又硬要控制,他轻声道:“没关系,出什么事都有家人陪着呢,挺好的。”

        卓紫含着泪点点头。

        两人坐了大半天,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两人同时回头看去。

        郑植楠满头大汗地出现在门口:“快点哥们,马上就要接力了。”

        “我学生还在这呢。”

        卓紫马上说:“老师你快去比赛啊,要给我们争光!你先去,我马上就来给你加油!”

        “快点快点。”郑植楠催促道,“临时换人也来不及了。”

        应同尘无奈,只能嘱咐医生几句,这才跟着郑植楠去比赛。

        *

        校门外停下一辆车,卓殊解开安全带,无意间目光落在副驾上的合同。

        一份全新的包养合同。

        这阵子他一直在想还要不要包应同尘,当然是要的,虽然不红,但是其他方面还是挺得他心的。

        所以纠结几日后,他就打算正式拟份合同,打算白字黑字地加个期限,起码得两年吧。

        当然条件也是往更好的方面走,他甚至耻辱地写下了“绝不发脾气”等内容。

        今天终于把合同搞定,本打算晚上就跟应同尘见一面的,结果卓紫这边却出了事。

        他快步走进校园,经过操场时,听见一阵欢呼加油声,并未停下脚步,直到有人喊了一声“应老师加油”!

        应老师?

        卓紫的老班主任?

        敢教训他、还让他手写家访感言的老古董?

        他一边走一边扭头看向操场里的人,如今就剩下教师组的比赛,所以场中人员很少。

        卓殊没看见什么老头,刚转回头,突然刹住了脚,猛地看向站在场中某个橙色衣服的男人。

        身形太像了。

        奈何离得远,他脚下方向一转,从旁边的台阶跑下去。穿过跑道走到草坪上,正巧就听见裁判的一声枪响。

        三个组的第一棒同时跑了起来,而卓殊无暇顾及那么多,径直走向对面。

        恰巧男人回头看向后面的人,露出一个精致白皙的侧脸。

        卓殊呼吸一窒,加快了脚步,在距离只有三四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男人的长相,难以置信地大喊一声:“应同尘!”

        应同尘一愣,扭头看向他的方向,瞳孔一缩。

        “你怎么在这——?”两人异口同声。

        周围不少学生被这一声叫喊叫得安静了几秒,旋即爆发出一阵更大音量的叫喊声:“应老师快准备接棒啊啊啊!”

        应同尘回头,稳准狠地接住了笙芜接过来的棒子,目前排在倒数第一名,他拔腿就跑,脚下生风,穿行在跑道上。

        很多人都在喊着应同尘的名字,其中又夹杂着其他班的声音:“那个人是谁啊?哪冒出来的,怎么打扰别人比赛啊!啊啊啊应同尘加油!下辈子我要做你的学生!”

        应同尘奋力往前跑,已经超过第二名,正在追赶第一名时,没想到旁边有人比他还快。

        “应同尘!你为什么会在这!”卓殊在一旁追着跑追着喊。

        应同尘压根没精力去看他一眼。

        卓殊继续追:“这不是学校吗?你怎么跑这来了?”

        “你说话啊!”

        “之前不是天天打电话吗,怎么这几天不打了?”

        “别以为你跑得快我就逮不到你!”

        说完,就见应同尘马上抵达终点,已经做好冲刺准备了,尽头已经已经有人在准备接选手了。

        卓殊立即冲了过去,应同尘眼前一花,稳稳地撞进了他的怀里。

        应同尘下意识捉住了他的腰借力,胸口剧烈起伏着,脸上带着一点运动后的绯红,低着头喘息换气。

        呼吸声太大,有些吵着他波澜不惊的心脏了。

        卓殊此时有一万个问题,但见他这幅模样,暂时止住了发问,拍了拍他的后背:“好了好了,结束了。”

        这时,旁边有人把他这只手取了下来。

        “?”卓殊扭头看向胸前挂着口哨的裁判。

        紧接着就听见裁判宣布:“冠军就是他!”

        卓殊:“?”

        应同尘:“……”

        裁判:“诶,朋友,你有点面生啊,哪个班的?”

        作者有话要说:卓紫:哥,你是不是忘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