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34章

第34章

        甄明鑫忐忑道:“应哥,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了?”

        “你是不是骗了我和孟功?”应同尘问。

        那边沉默了片刻,可甄明鑫急促紧张的呼吸声还是传进了他的耳中。

        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水龙头里的水哗哗流个不停,应同尘茫然地看着镜子,想起这段时间的相处细节。

        卓殊最常说的话就是“大胆”、“无法无天”、“不要忘记你的身份”诸如此类的。

        偶尔他总觉得会跟卓殊没对上频道,比如卓殊偶尔颐指气使的态度、刷卡付钱的暴发户行径、各种看似幼稚的行为,似乎都能得到解释了。

        他一直只当卓殊是戏精,是脑残,却从未深究里面的含义。

        如果说对方说的这些话,换了个接收对象呢?比如柳利昂,比如甄明鑫,或者随便一个需要这种胡互惠互利关系的人……是不是就没有问题了?

        难怪时不时就要要嘲笑他咸鱼没有上进心呢,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应同尘古井无波的眼睛渐渐掀起了波澜,沉声问道:“他以前还包过别人吗?”

        “啊?这个好像是没有的。”甄明鑫走到一边,避开孟功回道,“当时前经纪人跟我说这事的时候,说的是那位老板第一次找人,没什么经验,趁着那老板喝醉给忽悠过去了。我也是被骗过去的,临门一脚时经纪人才说是要包我……”

        应同尘表情稍微好转,语气却依然没有起伏:“你当初为什么不实话实说?”

        甄明鑫皱着一张脸,对着空气连连鞠躬:“对不起,应哥对不起,我当时不认识你们,怕随便透露这件事后,你们会去曝光。又怕你们会瞧不起我,所以我才……委婉地换了个说法。”

        换了个说法……

        应同尘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换个说法就把他给卷进去了。

        本以为卓殊只是个想简单的约个火包,那他们正好可以互相解决生理需求。可如今过了这么久,他才发现两人的建交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宇宙飞船完全行错了轨道。

        “应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甄明鑫蔫了吧唧地说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怎么办啊,要是孟孟知道了,他会不会看不起我,会不会生我气?”

        “你又没真的答应,怕什么。好了好了,不要担心,孟功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你好好跟他说清楚。免得他后面自己发现这件事,处理起来就更麻烦了。”应同尘真是佩服自己,明明心烦意乱得不行,还要去安慰别人。

        “好了,我这边有事,先挂了,回头再联系。”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直接关机。

        甄明鑫看着黑屏的手机,纠结良久,直到孟功找过来:“鑫鑫,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谁的电话啊?”

        甄明鑫欲言又止地看着他,一把抱住他,脑袋靠进他的怀里:“孟孟,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我的气。”

        “什么事?”孟功拍了拍他的背,“你放心吧,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大度了,我绝对不会对你生气的。”

        “真的吗?”甄明鑫仰头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我认识你的那天,其实是要被一个老板包养了。”

        孟功:“!!!”

        头顶绿光,这事能原谅吗?

        “但是我没同意,那晚我跑出来了,然后就在酒吧与你们相遇了。”甄明鑫继续说道。

        孟功松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背:“没事的宝贝,我相信你的人品,能抵抗住诱惑和强权,绝对不是一般人。”

        甄明鑫顿时轻松了不少:“幸好那天遇见了你们,你送我回家,应哥还去帮我解决掉那个老板……”

        孟功一个惊醒,猛地推开了他。

        甄明鑫吓了一跳:“孟孟,你怎么了?”

        “你完了。”孟功抓了抓头发,这才想起来应同尘和那老板之间的关系,这是多么修罗场的一幕?

        男朋友要被一个大帅比包养,阴差阳错却“包”了他的好兄弟,好兄弟还以为大帅比只是想约一下……

        孟功转身大步离开。

        “孟孟,孟孟你去哪!”甄明鑫在后面追着跑,“你别走啊,你说好的不生我气呢,说好的不离不弃呢,说好的就喜欢我这种母1呢!”

        孟功停下脚步,甄明鑫一下没刹住车,撞他后背上了。

        他揉揉额头,抬头刚想说话,孟功就转身堵住他的嘴,飞快地说:“我是去买票,我得亲自送你到节目组那边才行。”

        甄明鑫捂胸口,脸红道:“怎么突然要送我过去了?”

        孟功:“我怕同尘来追鲨你,时间来不及了,等会上飞机再跟你慢慢解释。”

        *

        应同尘确实很想追鲨,一刀一个金主怪。

        他低头看着洗得发红的手,关掉水龙头。

        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片刻后,卓殊站在门口,心情似乎很不错:“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了呢。”

        应同尘深吸一口气,正要开口说话,就见卓殊走上前来,一把拥住他的腰,语气有掩饰不住的笑意:“今晚表现不错,回头给你奖励。”

        应同尘眼尾一扬起,刚到嘴边的话在喉咙里打了个转,意味深长道:“什么奖励?”

        卓殊低头凑到他耳边,道:“别墅,上次我们一起看的那套别墅,送给你。”

        应同尘淡淡抬眸。

        卓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喜不喜欢?”

        应同尘冷声:“呵。”

        “?”卓殊纳闷地看着他,“你就这反应?”

        “不然呢?”应同尘问,“感激涕零?还是跪下来感谢你?”

        “那倒不用。”卓殊还沉浸在今晚愉悦的氛围中,并没有发现应同尘的异常。当然了,应同尘平时跟他相处,就时不时冷脸,卓殊表示已经习惯了。

        他再次附耳说道,“就是上次那个白大褂挺可惜的,你看看什么时候再给我看看病。”

        “你确实该看病了。”应同尘退后一点,顺手揪住他的领带,用力往上一挤,企图勒杀。

        谁知卓殊动作更快,弯腰低头含住了他的唇,领带失去了作用力。

        应同尘眨了下眼,睫毛轻轻颤动,落下一点阴影。唇上温度有些烫,他怔忪地松开了手,在心里轻叹了口气。

        卓殊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个吻,拉着他就往外走:“走,回家。”

        应同尘低头看着他的大手,往外挣了一下,谁知没有挣脱,对方反而直接牵住了他的手,压根不给他松手的机会。

        经过宴会大厅时,卓殊去跟主人说了几句后,才领着人离开。

        “你刚刚在宴会上喝酒了吧?”应同尘见他拉开副驾的车门,不敢上去。

        “没呢,装装样子而已,抿一抿就好了,否则天天应酬我还怎么保持身材和清醒的理智。”卓殊催促道,“快点,我们回家。”

        “家?”应同尘呆了几秒,“谁的家。”

        “当然是我们的……”卓殊连忙改口,“我们上次看的别墅啊,可以入住了,去深度体验一下吧。”

        应同尘意味不明地看着他,半晌才轻笑了一下:“好啊,体验体验。”

        坐上车后,他在车厢内环视一圈,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件事:“你之前送我那辆宾利,是送的还是借给我弄排场的?”

        卓殊开着车,得意一笑:“怎么,见到导演后知道要上进奋斗了?终于知道要主动要东西了?”

        “……所以真是送的?”应同尘追问道。

        “废话。”卓殊心情不错地点了点方向盘,又怕他恃宠而骄,“不过是看在你平时表现不错的份上才奖励你的。不过要是你以后不听话,我还是会收回来的。”

        “车子,房子,你都要送。”应同尘侧目看了他一眼,“不愧是卓总,果然出手大方呢。”

        卓殊忍不住想抖腿,结果一脚踩上了油门。

        “草。”应同尘一惊,赶紧抓好安全带,“路边停车!”

        卓殊立即停止抖腿的行为,死活不肯停车,两人在红绿灯处吵了起来。

        “你到底会不会开车,赶紧让我下车!”应同尘气急败坏道。

        “你竟敢嫌弃我?”卓殊把这一笔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一点都不听话,就没见过你这么难带的,车子没收了。你今晚没看到别人家的多体贴温柔吗?我不要求你时时刻刻黏着我,但你总得知道自己的身——啊!你还敢揪我!松手!”

        应同尘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刚刚的话,你再说一遍。”

        “说就说!”卓殊张口就来,“我不要你时时刻刻粘着我——啊啊啊!轻点!”

        应同尘:“继续啊。”

        “我……我就想你时时刻刻黏着我,行了吧!一点没有眼力见的家伙!”卓殊一声怒吼。

        应同尘松手:“黏着你做什么,拿出去跟别人显摆吗?”

        卓殊揉揉耳朵,小声嘀咕了几句。

        应同尘问:“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车子逐渐远离市区,应同尘一直偏头看向外面,安静得要命。

        卓殊时不时瞥一眼他的后脑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再一细想方才的对话,不大自然地说了一句:“不是炫耀。”

        应同尘怔了片刻,回头问道:“什么?”

        “你刚刚说的那句话不对。”卓殊沉了沉声,“我拿你去炫耀什么,你是长得有我帅,还是赚的有我多?”

        应同尘咬牙:“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卓殊下意识捂了下耳朵:“我的意思是,秀你还不如秀我自己。”

        “那我确实不如你秀。”应同尘扭头继续看风景。

        片刻后,卓殊又看了一眼他落寞的身影,道:“你平时什么要求都不跟我提,我又没什么养人的经验,但你们想要的无非就是这些。现在车子房子都给你了,你就安安心心准备去接戏吧,亏不了你。”

        应同尘转回头,目视前方:“还有呢,今晚为什么要我去宴会?”

        卓殊回道:“还不是你经纪人说的,孩子太惨了,差点就要跳楼了。好歹你也是跟了我这么久的人了,我能放着你去跳楼?今晚正好岛延和其他几个导演都在,当面给你拿个试镜机会多好,你可倒好,直接就把人家给拒绝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热心肠。”应同尘道。

        不知为何,卓殊并没有从这句话里听出任何表扬的意思,反而透着一丝丝危险。

        果不其然,应同尘下一句就问道:“那你以后要是包了别人,岂不是要送上星星月亮?”

        “不会。”卓殊斩钉截铁道,“我送不起。”

        应同尘:“……”

        卓殊突然笑了一声:“怎么,你怕我换人?”

        “没,我怕你没那个命。”应同尘淡淡道。

        “……”卓殊讪讪道,“这些事以后再说吧,不过你要是继续保持下去呢,我就不考虑换人。”

        “停车。”应同尘看向外面,“我去买点东西。”

        “买什么?”卓殊奇道。

        “你说呢,上次的白大褂没了,你不是觉得可惜吗?”应同尘扭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异常温柔地说,“我有更意思的游戏。”

        卓殊眼前一亮:“真的?那我跟你一起去买吧。”

        “不用,你看见就没意思了,这是个惊喜。”应同尘解开安全带,下车往反方向走去。

        卓殊刚回头看他一眼,手机就响了,米姝给他汇报了一下行程的情况。

        挂断电话后,已经看不见对方去哪里了。

        等了好一阵,应同尘才回来,手里提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装满了东西。

        “走吧,去你的大别墅。”应同尘利落关上车门,系好安全带。

        卓殊:“不,是你的大别墅。”

        应同尘:“……”你还益达呢。

        半小时后,车子终于抵达了别墅,卓殊推开大门:“进来吧。”

        家里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妥当,可以直接入住了。

        卓殊迫不及待地洗完澡,走到卧室,抬脚刚迈进门口,就听见一声呵斥:“没打报告,不许进来。”

        卓殊:“?”

        应同尘扯了扯领带:“怎么,不认识你的老师了?”

        卓殊呆愣片刻,才惊喜地看着他。

        刺激啊,相当刺激。

        卓殊上下打量着他,穿着妥帖的正装,打着领带,越发觉得这气质太像老师了。但因为出挑的长相,严肃正经中又透着几分斯文败类的气息。

        绝妙啊。

        他立马配合地喊了声报告,应同尘才点点头:“进来吧。”

        卓殊快步走进去,张开双手正要拥抱他,却被一根戒尺给推开了。

        应同尘手持一把戒尺,挑开一点他的浴袍衣领,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意味深长道:“卓同学,要尊师重道啊,注意保持一点距离。”

        “对,应老师你说的对。”卓殊立马放下双手,笑意盈盈地走上前,摸了摸他的领带,“那我要做点什么呢?”

        “当然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应同尘温柔地牵起他的手,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把卓殊迷得五迷三道的。

        卓殊刚要张开双手迎接他,谁知迎接他的却是一道清脆的声音。

        啪——

        “嘶——”卓殊赶紧捂住自己的掌心,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和他手中的戒尺,“你、你你打我?”

        “作业没完成,该罚。”应同尘轻轻晃着戒尺,“难道不对吗?”

        “对,当然对了,谁让我作业没写完呢。”卓殊立即转怒为喜,期待地搓搓手,“那……我们今晚是不是该做点作业了?”

        “你说的对,在这等我一下。”应同尘走出了房间。

        卓殊偷偷往外面瞅了一眼,见他去客厅拿那个塑料袋,喜滋滋地缩回去,迅速脱掉浴袍躺好了。

        片刻后,应同尘走到门口:“……”

        “天干物燥,小心着凉。”

        “没事,老师我们赶紧做作业吧。”卓殊催促道。

        “好,那你准备一下,我要计时了。”

        卓殊奇道:“还要计时?你不会是要我在短时间就结束作业吧?”

        “不用,我就看看你的水平如何,无论你写多久,老师会一直陪着你的。”

        卓殊:“老师你真好,我准备了,今晚就做一晚上的作业。”

        “那就好。”应同尘打开袋子。

        卓殊立即趴过来,双眼放光地盯着袋子:“让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

        袋子一掀开,里面露出一本厚厚的紫色封面的习题集。

        卓殊笑容一僵:“这他娘的是什么?!”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应同尘拿出一本英语五三,扔到他面前,“来吧,写作业,不写完不许睡觉。”

        卓殊:“*%&¥#@……=。=#!”

        作者有话要说:卓娇娇: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说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