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33章

第33章

        阳台上一对男女正在热吻,突然吓了一跳,同时扭头看向站在他们旁边的英俊的男人。

        对方一句话不说,身后还跟着一个容貌昳丽的男人。

        女人羞得不行,骂骂咧咧地拉着伴回了大厅去。

        “怎么了?”应同尘等陌生人都离开后,才看向前面的卓殊,“把我叫来这里做什么?”

        卓殊松开手,转身立在他面前,企图用气场压迫他:“我让你来,是带你见见世面,没让你到处勾三搭四。”

        “嗯?我这叫勾三搭四?”应同尘疑惑道,“难道不是在你的授意之下,顶着个新的小名,四处认儿子吗?”

        卓殊表情一僵,神色稍稍缓和:“胆子还挺大,你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吗?”

        “非富即贵吧。”应同尘坦然一笑,“放心吧,我也给他们准备了小礼物。”

        “什么礼物?”卓殊脱口而出,“你竟然还打算给他们礼物?”

        “当然。”应同尘神秘一笑。

        卓殊一时看愣了,他扭头看看外面,圆月高悬,照耀在夜色中,将眼前人照耀得有些过分美丽。

        他敛了敛心神,不大自然地咳嗽一声:“这里面没有人是好招惹的,你就记住你现在是我的人就行了,出什么问题就推给我,我来处理。”

        应同尘抬眸,睫毛微颤,嘴唇轻启:“真的?”

        “嗯。”卓殊挠了下脑袋,偏头看向别处,似乎是觉得这些话有点点肉麻,改口道,“谁让你是我带来的,出什么事我肯定得负责啊。”

        说完,也没听到回音,他悄悄看了一眼应同尘,见对方深情地盯着自己,不由喉结一紧,慢慢转过头直视着他。

        对方缓缓倾身过来,似乎意识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卓殊先是瞥了一眼大厅里的场景,见无人关注这里,才缓缓闭上了眼睛。

        并,嘟起了嘴。

        紧接着,一双手就捏住了他的双唇。

        卓·可达鸭·殊:“?”

        应同尘:“?”

        卓殊:“你这是做什么?”

        “我才想问你呢,嘟着个嘴不就是想让人捏吗?”应同尘疑惑道,旋即提起正事,“不过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做一会我的靠山吧。”

        “嗯?”

        应同尘扭头看着场内的人们,这哪是帅气漂亮的先生小姐啊,这分明就是行走的人民币。

        卓殊看着他眼里突然燃起的两簇小火苗:“你想做什么?”

        “跟我来。”应同尘无意识地拉着他手腕,却没拉动。

        他疑惑地回头,卓殊却紧紧盯着他的手,嘀咕道:“拉拉扯扯像什么话,有本事你亲啊。”

        应同尘:“。”

        “你说真的?”

        卓殊一怔,意识到对方听到了自己的话,故作淡定:“怎么,在外面你就不敢——”

        话未说完,应同尘就仰起头吻上了他的唇。

        轻轻的,软软的。

        浅尝辄止。

        余味深长。

        卓殊不舍地睁开眼,眼里写满了欲.求不满四个大字。

        “好了,先办正事去。”应同尘担心在这里擦枪走火,拉着他就往里面走,没注意到后面的人脚步都要飘起来了。

        再次回到宴会厅,不少人注意到这二人,只远远地观望着。

        应同尘脚步微顿,待卓殊走到他旁边后,捂嘴小声问:“那个沙璧是什么身份?”

        “地产大亨的孙子。”卓殊配合着他放低音量。

        应同尘又问:“他旁边那个呢?”

        卓殊看向钱夺:“经纪公司的太子。”

        “另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呢?”

        “服装公司的继承人。”

        “服装?那外贸不能少啊。”应同尘端起一杯酒,从容不迫地走到那三人旁边,“久等了。”

        钱夺:?我们没有等你!

        “你可算回来了。”沙璧喜笑颜开地看着他,“我们刚刚还在聊你呢。”

        应同尘:“是吗?聊什么?”

        钱夺逼问道:“你是哪一行的,为什么从来没见过你?”

        “嗯?原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吗?”应同尘放下酒杯,从钱夹里摸出几张名片,礼貌地递给他们,“言域工作室应同尘,以后还请诸位多多关照。”

        三人一看名片,露出了当时卓殊一模一样的表情。

        好家伙,我他妈直接好家伙.jpg

        卓殊竟然包了个副总?!

        三人目瞪口呆,动作一致,齐齐扭头看向卓殊。

        卓殊下巴一扬,脚一抖,优越感就起来了。

        “各位要是有相关需求的话,可以联系我。”应同尘微笑道。

        沙璧不禁把他看了又看:“你……这个名片没造假吧?”

        “货真价实。”应同尘又从容地用英文介绍了一遍工作室的情况,自证身份。

        庄沙钱三人:他为什么突然说起英语了?太秃然了,该怎么办?

        应同尘讲述完,三人同时鼓起了掌。

        沙璧淡定:“不错,这一口地道的美式发音非常正宗。”

        庄陛淡定:“不错,叙述内容简洁明了,我们已经明白了。”

        钱夺蛋碎:“来,喝酒。”

        几人强行喝酒缓解了一下尴尬,钱夺才回过神:“你既然是个副总,为什么要跟着卓殊?”

        其余二人也很好奇。

        应同尘大方淡然道:“当然是因为卓总能力出众了,跟优秀的人在一起,自然是能引领自己前进的。”

        屁。

        好吧,他承认,他一开始就是见色起意。

        但这种话能跟这些潜在大客户说吗?当然不能了。

        卓殊被这三人看着,下巴都要扬到天花板上去了,故作谦虚地教训道:“平时怎么教育你的,出门在外要谦虚。”

        “好。”应同尘乖巧应下。

        沙璧:……我怎么就这么酸呢!

        “应先生你是一直在做翻译吗?”实在是不怪沙璧好奇,在座被包养的谁不是个小明星小网红什么的,怎么好好一个副总,竟然沦落至斯?

        “啊不是,我还有另一份工作,不值一提。”应同尘说。

        钱夺立即了然,总算找到了嘲讽点:“是不值一提呢,还是提起来没人认识呢?”

        应同尘点点头:“是没人认识,芸芸众生罢了。”

        钱夺马上凑到沙璧和庄陛耳边小声嘀咕:“多半是个不火的小透明。”

        沙璧觉得很有道理,也起了包养的心思,便暗示道:“你担不担心卓殊的身边换人?”

        “不担心。”应同尘道,“我尊重他的每一个选择,他不会让我失望。”

        卓殊:“!”

        抖腿.jpg

        沙璧再问:“那你喜欢卓殊的哪一点呢?”

        应同尘:“每一点。”

        卓殊:“!!”

        踢踏舞.jpg

        庄陛加入群聊:“那要是你妈和卓殊同时掉进海里,你先救谁?”

        卓殊:“……”

        应同尘:这是什么恋爱相亲访谈节目?

        答案可以轻巧避过,但是——

        “我选卓殊。”他毫不迟疑道。

        卓殊:“!!!”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jpg

        三人没料到他竟然这么舔,嫌弃的同时,又有那么一丝丝的酸。

        这种舔可不是自家小情人的那种跪舔,而是站着舔,舔出了逼格,舔出了差距,舔出了难以超越的新风尚!

        学到了,以后包人,就包颜好腿好身材好嘴皮子好的副总。

        卓殊十分满意,然后找了个借口,带着应同尘转身离开。

        他落后一步,凑在应同尘耳边说:“别理那几个家伙,再带你去认识认识其他人。”

        “好。”应同尘莞尔一笑,侧头想跟他说话,嘴唇却猝不及防擦过他的鼻尖。

        两人俱是一愣。

        旁人看见后开始窃笑。

        应同尘僵硬地转过头:“那、那先去认识谁呢?

        卓殊站直了身体,看着他的背影,摸了摸鼻子,颤抖着手:“去那边吧。”

        在卓殊陪同应同尘结交人脉时,宴会又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柳利昂戴着墨镜和鸭舌帽走进了会场,引起一部分人的目光,但并未有人上前查看身份。

        他一抬头就看见了走向会场中央的沙璧,抿了抿唇,并不想搭理他。奈何他的装扮太显眼,山不搭理人,人就来搭理他。

        沙璧虚起眼,疑惑地走上前,将他堵在角落里:“我没有认错人吧?柳利昂?”

        柳利昂点了个头:“好久不见。”

        “是什么风把你都吹过来了?”沙璧冷笑一声,压低声音道,“不是攀上了高枝吗?该不会是被赶出来,又妄想回到我身边吧?”

        “自然不是。”柳利昂弯了弯嘴角,“我现在自由了,所以特意来祝福你生日快乐的。”

        沙璧翻了个白眼,虽然两人有过一段纠葛,但他也不会专心对每一个人。哪怕现在柳利昂火了,在他眼里依旧只是个玩物而已,一个拿得出手的玩物。

        可是今晚,他突然对这引以为傲的玩物失去了兴致。

        柳利昂担心他沙璧会闹起来,谁知对方突然转头去找人了,压根不把他当回事似的。他暗自松了一口气,继续找寻目标人物。

        终于,在人群中发现了岛导演的身影。没错,他主要目的是岛导演,对新戏很感兴趣。

        只是和他有相同想法的不在少数,这不,岛导演周围就有不少人围着转。

        他刚往前迈几步,就看见对面的卓殊领着一个人走向了目标人物。

        柳利昂:“!”

        天哪,卓殊怎么在这?难道是跟踪我来的吗?

        不对不对,他旁边的怎么还是那个男人?还没腻吗?

        柳利昂悄无声息地靠近人群,暗自关注着他们的动静。

        “岛先生,你好。”卓殊礼貌道。

        岛延抬头一看:“哟,卓总,原来你也在这啊。”

        “是啊,幸会幸会。”卓殊和他握了个手,“新戏什么时候拍?”

        “三个月后吧,多谢你借用场地啊。”岛延笑眯眯地说。

        新戏是一部商业剧,拍摄选址正是借用了k.w的地方。

        柳利昂和其他人俱是一惊,原来卓殊还有这么好的人脉,可是看这情况,卓殊分明是要给他的小情人引荐了!

        果不其然,卓殊和岛延寒暄几句后,就主动介绍身边的人:“这是应同尘,我的一个朋友。”

        岛延这才看向旁边的男人。

        周围的人同时看向潜在对手,鄙夷有之,羡慕有之,好奇有之,更多的还是疑惑——

        这他娘的是哪冒出来的糊咖!?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能找到这男人的信息。

        也就是说,竞争力很弱,不足为惧,岛延绝对不会同意的。

        就在众人放松警惕时,岛延开口了:“你是……同尘?”

        “是我,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呢。”应同尘微笑道。

        卓殊:“?”

        其他人:“???”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岛延感慨道,“你上次跟组还是好几年前了。”

        “是啊,也是我很珍贵的体验。”应同尘没想到岛延这么快就成了名导,当年岛延拍第一部戏就是在国外拍的留学生题材,他就去应聘做了一名随行翻译。

        岛延笑呵呵的:“你现在怎么样了?当时我让你来出演个配角,你还不同意,说不定现在就火了呢。”

        “现在挺好的,我又不是演员科班出身的,就不拉你们后腿了。”应同尘笑道。

        卓殊傻眼了,瞪大了狗眼看向应同尘。

        围观群众也震惊了,这糊逼认识岛延就算了,竟然还拒绝出演岛延的戏?!

        应同尘和岛延闲聊了几句,再次递上自己的名片后,就没再耽误大导演的宝贵时间。

        岛延看了眼名片,欣慰一笑。

        围观的小明星目瞪口呆,很想看看名片上到底写的什么,让岛延看着如此开心?

        难道岛延喜欢递名片的人?

        学会了,回去就印发名片——十八线xxx。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柳利昂,目光落走远了的卓殊和应同尘身上,没多久,那二人就分开行动了。

        卓殊还在大厅,应同尘去了洗手间。

        应同尘正在洗手,旁边突然飘来一个白影。

        他抬头看向镜子:“柳利昂?”

        “记性不错啊。”柳利昂下意识想喊他的名字,却只知道他的小名,脱口而出道,“跋巴。”

        “当然记得了,我的好大儿。”应同尘揶揄道。

        “你!”柳利昂生气地指着他,咬咬牙,“你别得意,不要以为卓殊现在对你好就可以无法无天,像你这种人,是呆不久的。等他玩腻了,你也就没什么价值了。”

        应同尘睨他一眼,声音微冷:“我哪种人?”

        “还能是哪种,非要我说的这么明白吗?”柳利昂看了一圈,见没有旁人,这才压低声音,“无非就是卖身求荣的呗。”

        应同尘眉头一蹙:“你把话说清楚。”

        柳利昂愣了愣,见他神色严肃又困惑,实在不像是装的。他挠了挠头,奇道:“你是装的吧?你是被包养的你自己不知道啊?”

        应同尘沉默地看着他,眼神一沉:“你什么意思?”

        “大家都看得出来啊,你,就是卓殊养的小情儿,他正拉着你四处找资源人脉啊。我也找经纪人打听过了,卓殊前阵子确实有包了一个人,不是你还能是谁?”柳利昂没好气道,“在这装什么清高,干这行,老子可比你有经验多了。”

        应同尘愣了许久,对方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

        片刻后,他立马给甄明鑫打了个电话。

        甄明鑫现在在机场,准备出发去节目组,正在角落里和孟功进行告别吻,听到手机一响,突然推开人:“肯定是应哥的电话。”

        一看来电人,果然是他心有灵犀的应哥,一接吻准来打断。

        “喂?应哥?有什么事吗?”

        应同尘语气毫无波澜:“当初在酒吧,你说那个男人是要跟你约。现在你如实回答我,他到底是要约你,还是要包你?”

        甄明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