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32章

第32章

        卓殊今晚参加了一个聚会,是富三代沙璧的生日宴。

        沙璧本人没什么真本事,但祖父是本地最大的地产大亨,因此人脉圈甚广。

        沙璧的祖父原意是想举办个隆重的宴会,广邀宾客。

        但沙璧拒绝了,他不想在宴会上应酬社会各界大佬,只想跟着朋友们灯红酒绿。

        因此这次聚会全是豪门圈内的年轻人,玩得都比较开,还有不少人把自己的情人都带来了。

        有钱人的秀,已经不是秀车秀房那么简单了。他们会秀情人,看谁的情人更厉害,侧面证明自己的能干之处。

        “哟,庄陛,上哪找的这么个尤物啊?太勾人了吧。”

        “嗐,上次去买那辆新出的限量版保时捷嘛。她捡到了我的车钥匙,拾金不昧不说,还非要请我吃饭。”庄陛搂着怀里浓妆艳抹的大胸妹说。

        “钱二少,听说你又包了个小明星?真够厉害的呀,不愧是娱乐圈里的浪里小白龙,很有成就感吧?”

        “还行吧。主要是家里做娱乐圈的生意,大大小小也认识了不少人,总有那么几个看得上眼,长得还不错的。他们啊,人不错,就是差点运气就能火了。”

        钱夺扭头看了眼怀里的小明星,小明星羞涩地往他怀里钻:“二少你就是我们的运气。”

        “要我说还是今晚的寿星牛逼,听说沙璧少爷当年还包过柳利昂呢。”

        钱夺脸色一僵,扯了扯嘴角:“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柳利昂当年没出道,自然是好包了。哪像我这位,现在就已经是二线了,迟早能超过柳利昂。”

        旁人见沙璧向这边走来,忙帮着说好话,提高音量道:“成就感不一样,当你把寂寂无名的透明捧成了大流量,那就证明是真正的手段高明能力出众。”

        沙璧笑眯眯地走上前,笑问:“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哦,在说你和柳利昂当年的事呢。”旁人笑呵呵道,“沙少,你现在和柳利昂的关系怎么样啊?”

        “还不错。”沙璧晃了晃酒杯,满意地抿了一口酒,“虽然关系解除了,但大家还是朋友嘛,偶尔他也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那我也不能做的太绝,就只好帮帮咯。”

        “果然还是沙少大度。”

        钱夺鄙夷地看了一眼这几人,视线在场上一扫,喊住了经过的卓殊:“卓少,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卓殊回头,走上前来,和沙璧说了声生日快乐,笑道:“邀请函里也没说一个人不能进来吧。”

        “当然没有。”沙璧假笑道,“只是觉得你未免太孤单,不是听说你也包了个人吗?怎么没带来?”

        “是不是不好意思带过来?带不出手?”钱夺上下打量他一眼,“别看卓总现在事业有声有色的,可那些人也是有眼力见的。听说你上次活动邀请了柳利昂?怎么,想捡我们兄弟剩下的呀?看样子,好像还没捡到呢。”

        即使是在豪门圈里,也存在着鄙视链。富三代家底厚,瞧不起富二代家底一般的,富二代瞧不起富一代做卑微社畜的,富一代又瞧不起二三代好吃懒做的样子。

        现在三人就是这么个情况,互相鄙视,又互相维持塑料友谊。

        沙璧钱夺家境殷实,自然是看不上卓殊那对开超市发家的父母,卓殊也瞧不上这俩腐烂到发臭的咸鱼。

        “柳利昂?不熟。”卓殊面色如常地喝了口酒,弯了弯嘴角的,自信一笑,“我养的人自然是比柳利昂优秀的。”

        “哦?比柳利昂还优秀?不会是影帝级别的吧?”钱夺讥笑道。

        “他会成为影帝的。”卓殊笃定道。

        起初想要包养,无非也是在酒后和这群人吹牛皮,稀里糊涂都答应了要在生日前破个处。

        正好当时会场有个经纪人经过,就跟他极力推销自家艺人的十八个优点。

        第二天醒来时,才想起竟然答应了别人要包养的事。

        纠结许久,他还是觉得不能这么办,给经纪人打电话准备推掉,经纪人却带着哭腔说孩子太惨了,怎么都火不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希望他能帮帮忙。

        卓殊没有拒绝,但是也没有答应,还是决定跟当事人好好聊聊,希望他能走上正确的道路。

        可谁知,那天晚上,2806的房门一打开,他看着站在门外清隽俊美的人,脑海里冒出的第一想法就是——包就包,老子就要捧他做影帝!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卓殊越发觉得应同尘应该配的上更好的地位,不能一直躲在他身后,只靠着一份兼职糊口,虽然好歹也是名副总,可那点钱能跟影帝和大明星赚得比吗?

        他是真的想帮助应同尘,所以今晚来了这个聚会,听说还邀请了好几位导演。

        “他会成为影帝?”钱夺呵呵笑了几声,“也就是说现在还没有了,他叫什么名字?”

        卓殊凉凉地看了他一眼:“他小名叫跋巴。”

        “哦,原来是跋……”钱夺话音一顿,说不出全话了,“我怀疑你在骗我。”

        卓殊淡然一笑:“怎么会,下次见面你可以亲自问问他。”

        “我说你们怎么吵起来了。”沙璧看热闹不嫌事大,假惺惺地说了几句,扭头看向卓殊,“何必要下次呢,不如就今天带来瞧瞧呗,正好大家伙都在,帮你看看这人够不够听话。”

        钱夺又添一把火:“看见主座上那位被围着的导演了吗?他可是现在最火的年轻导演,刚拿了大奖呢。最近正在为新戏找演员,多好的机会啊,一般都很难约到这位大忙人亲自试镜的,你看旁边围了多少明星演员。”

        卓殊心动了,那位导演确实是中青一代导演中的佼佼者。

        但他还是嘴硬:“若不是他太黏人,我也不至于一个人来啊。”

        说着,他拨通了应同尘的电话,聊了没几分钟,就颐指气使道:“快过来,等会机灵点,别总黏着我明白吗?”

        优雅挂断,他露出个假笑脸:“看吧,就是个黏人精,头疼。”

        钱夺撇撇嘴:“黏人?能有我怀里这个黏人吗?我一说来见面,他就立马从隔壁城市飞了过来,三小时不到就赶过来了。虽然黏人可爱,但有时候真是种负担呢,所以我打算把那辆闲置的私人飞机给他玩玩。”

        卓殊:“……”你说的是你那辆遥控私人飞机吗,还要用两节电池的那种?

        沙璧回忆道:“确实是负担,我想到了几年前,我说有点感冒,柳利昂一个小时就给我送了药过来。但我们毕竟是要忙工作的人,虽然也就赚个八九位数的零花钱,可也没法天天给他们玩啊。”

        卓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零花钱八九位数,马上就要回交七八位数给家长。

        钱夺和沙璧交流完凡尔赛心得,同时看向卓殊。

        卓殊:“……”

        对不起,我时常因为不会吹逼而与你们格格不入。

        钱夺和沙璧见他沉默,正要开启嘲讽技能,突然听见一阵交头接耳的声音,不少人齐齐望向大门口。

        二人顺着视线,看了过去。

        一个身形颀长身姿挺拔的男人站在门口,背对着灯光,看不清正脸,但整个人仿佛沐浴在圣光里。

        钱夺和沙璧不禁迷了眼,同时疑惑地看向对方,谁也不知道是谁邀请来的。

        卓殊眉眼微动,嘴角一弯,凡尔赛语录张口就来:“我刚让他让他跟着来玩玩,结果五分钟就到了呢,这样不好不好,黏人透了。”

        钱夺:“……”

        沙璧:“……”

        场上的人无一不是打扮光鲜亮丽,尤其是那些依傍在这些富家子弟怀里的人,性感又勾人。但这位不一样,衬衫西裤金丝镜,不像小情儿倒像领导视察。

        庄陛突然凑了过来,追问道:“卓殊,那就是你样的小情儿?”

        “嗯。”卓殊抬了抬下巴,冲应同尘喊道,“我在这里。”

        应同尘在门口扫视了一圈,听到他的声音,才循声望去,抬脚向角落那边走去。

        应同尘走到卓殊面前,众目睽睽之下拥抱住他,一手遮挡,另一只手偷偷掐住他的背,微笑道:“卓总,你黏人的小妖精到了,有什么吩咐的吗?”

        卓殊表情微裂,当着众人礼貌微笑,八风不动地拍了拍他的背:“这么一会不见,就想我了吗?”

        “可不是。”应同尘再使劲一掐,一板一眼地说,“这么多人看着呢,人家好害羞。”

        卓殊:我裂开来.jpg

        卓殊暗暗递给他一个眼神:别以为人多我就不敢揍你。

        应同尘侧目,吊灯的光晕落在眼镜边缘上,也掩盖不了他眼里的危险信号:狗东西,弄死你。

        卓殊身体受到摧残,眼见着旁人马上就要过来,立即狠狠将人怀里,悄声道:“好了好了,别掐了,痛死我了呜呜。”

        应同尘这才作罢,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卓总,你便秘的事我不会告诉你朋友的。”

        卓殊:“?!”

        什么便秘?我怎么不知道!

        刚围上来的人同时止住了脚步,看向卓殊的眼神里饱含怜悯。

        卓殊:“不,不是那样的!”

        众人眼神更加意味深长了。

        应同尘松开手,目光先是被钱夺怀里的男人给吸引住了目光,那人穿了件敞领宽松的粉色短袖,稍微一动就能看见大片风光。

        他看向钱夺:“这是你的人?”

        “是啊,怎么了?”钱夺将小明星推到他面前,“好看吗?”

        “好看。”应同尘点点头,又皱了皱眉,“这里冷气这么低,是你的人就只给他穿这么少?你怎么回事,冻坏了人你不心疼啊?”

        钱夺:“?”

        应同尘见钱夺胳膊肘上搭着一件外套,二话不说拿过去披在小明星身上,嘱咐道:“入秋了,注意身体别感冒。”

        钱夺:“……”

        小明星一怔,抬起头看着应同尘俊美的五官,有些晃神,脸红了红:“谢谢,你叫什么啊?”

        应同尘刚要回答,脚却被人不动声色地踩了一脚。

        他扭头看去,卓殊微笑道:“出门在外,用你的小名就好了。”

        “嗯。”应同尘也很爱自己的小名啊,“叫我跋巴就好了。”

        “谢谢跋巴。”小明星感激道。

        钱夺:“……”

        庄陛和沙璧忍俊不禁,又不好当面笑,只好同时转过身冲着别人笑。

        钱夺:“……”

        钱夺把小明星推到一边:“自己去玩吧。”

        小明星一边走,一边还恋恋不舍地回头:“跋巴,可以加个微信吗?”

        钱夺瞪了他一眼,扭头看向应同尘时的视线都不怎么友好了,虽说相貌属实上乘,但却让自己丢了面子,所以略带鄙夷地打量了他一阵,假笑道:“你就是卓殊的人?”

        应同尘看了卓殊一眼,卓殊不着痕迹地眨眨眼。

        应同尘了然,答道:“嗯,是我。”

        “怎么穿这身就出来了?不知道今天是多么重要的场合吗?是不是太不把我们沙大少爷放在眼里了?”钱夺咄咄逼人道。

        应同尘余光在场上打量一圈,红男绿女无不是光鲜亮丽的装扮,觥筹交错间俱是透露出一股子“老子/老娘slay全场”的自信感。

        别说卓殊打扮得人模狗样了,就是面前这位钱夺那也是相当的狗模狗样啊。

        再看向会场舞台上方的生日祝福横幅,立即便明白眼下是什么场合了。

        他顺手从经过的侍应生盘子里端起一杯香槟,转身举了下杯子:“沙璧先生?久仰久仰,真是人如其名,祝你生日快乐。来得匆忙没能准备礼物,下次一定补上。但千错万错,这错不在我的衣服上,难道沙先生会是以貌取人的成功人士吗?”

        钱夺刚想回话,应同尘就自顾自接了下去:“必然不是,正是因为沙先生宽广的心胸和一视同仁的态度,还有敏锐的目光,才能成为如今的人中龙凤啊。”

        沙璧被这一通彩虹屁捧得是身心舒畅,放声大笑:“卓殊你上哪找的人,果然难得一见啊。”

        卓殊微微一笑,满意地看了一眼应同尘,非常愉悦地喝了口酒,结果发现已经空杯了。

        旁边递过来一杯酒,他抬眸看着应同尘的眼睛,接过他手里的酒。

        “二位看起来感情很不错啊。”沙璧笑道,“不知道这位先生的大名怎么称呼呢?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

        “罷壩。”卓殊眼神微冷,“大名有些难记,所以你们称呼他小名就好了。”

        沙璧:“……”

        这时,也不知是哪里窜出一个小孩,身上脸上沾了不少蛋糕,往这边冲过来,大喊着沙璧的名字要抱抱。

        沙璧回头看去,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几步,不小心撞上经过的侍应生,打翻了盘子里的酒杯,整个人向后仰去。

        沙璧惊呼一声,幸而有人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腰,才免于一难。

        沙璧眨眨眼,抬头看应同尘,对方从容不迫临危不乱地搂着他,背对着吊灯,五官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

        周围仿佛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沙璧觉得自己看见了爱的光辉,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呼吸急促:“你……”

        “还不快谢谢你跋巴?”卓殊突然出现,盯着沙璧。

        “谢谢……跋巴?”沙璧迟疑道。

        “真乖。”应同尘将人扶起来,然后就被卓殊拽着手腕去了阳台。

        钱夺凑到沙璧旁边,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应同尘背影,听见他嘀咕道:“你有没有看见一种爱的光辉?”

        “有。”钱夺早有所感,“父爱的光辉,深沉如山。”

        沙璧:“……”

        作者有话要说:来,跟着我念——罷壩(ba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