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31章

第31章

        消防通道里响起一阵步伐匆匆的声音。

        两人飞快地往下跑,速度一下过猛,这二十几层楼跑下来,卓殊脑袋都要转晕了。

        应同尘刚打开通道门,胳膊就被人拽了回去,跌进一个怀抱里。

        “等等,我有点晕。”卓殊闭上眼说道。

        应同尘奇道:“你平时不是经常去健身吗?”

        “那也抵不住我不抗晕啊。”卓殊甩甩脑袋,缓了一会,才觉得好一点,松开他的手,“走吧。”

        “感觉怎么样?”应同尘有点不放心,偏头看了眼他的脸色,脸上没有运动过后的酡红,反而有些发白。

        “好像有点凉。”他伸手捧着卓殊的脸,突然用力往中间一挤。

        “唔?”卓殊瞪大了眼睛,垂眸看着自己嘟起来的双唇,还未弄清发生了什么事,一双温热的唇就覆了上来。

        应同尘:“人工呼吸。”

        吧唧一口。

        应同尘退后一点,指腹摸了摸他的脸颊,片刻后才点点头:“嗯,好了,温度上来了。”

        卓殊直直地瞪了他半晌,然后闭上眼,又嘟起了嘴。

        “来不及了,快走。”应同尘拽着人就往外走,“别让你爸妈看见我们这副模样啊。”

        卓殊只好收敛起不满足的表情,刚走到大堂的梁柱旁,就看见卓复和沐晴站在酒店大门口东张西望,显然是在找人。

        他立即转身,将应同尘按进怀里:“嘘,他们在门口。”

        “什么?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应同尘惊讶道。

        旁边一对情侣经过,同时看向这里紧紧相拥的两个男人,更遑论其中一个还穿着白大褂,纷纷冲卓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卓殊:“……”

        应同尘:“……”

        站在门口的沐晴突然看见有两个人影飘过,其中一人披着白大褂。

        她扶好老花镜,眼里闪过一道锐利的光,拉着老伴就往那边跑:“我好像看见他们了,快追。”

        卓复本来是可以跑快的,奈何沐晴腿短,还被拽着拉垮了后腿。两人慢悠悠地跑到电梯口,伸手拦住了正要关闭的电梯门,当场抓获嫌疑人两名——

        “阿——嗯?”沐晴戛然而止,呆愣地看着里面的两个人。

        卓复碰了碰她的肩膀,小声说:“虽然你把我眼镜抢了,可我也看清楚了,他们是对情侣,还是一男一女。”

        电梯里站着的两个人,一位是身材纤瘦的女生,另一位是披着白大褂的男士。

        “你们好,要进来吗?”男士彬彬有礼道。

        “不用了,不好意思打扰了,祝你们生活愉快,再见。”沐晴关上电梯,目送两人上去。

        “奇怪,难道我们真的老花到都认不出自己儿子了?”沐晴嘀咕道。

        “可不是。”卓复指了指她手里的保温桶,“还有,你不是要来给k.f.c战队的小伙子们送鸡汤吗?”

        沐晴一拍脑袋:“哦对!瞧我都给忙忘了,他们这几天出差,只能在酒店里直播,赶紧送我上去慰问慰问。”

        电梯再次降下来后,两人才走了进去,按下28楼的按键。

        餐厅经理下班,经过大堂,上前和两位前台打招呼,其中一位前台露出露出职业微笑,在桌下招了招手。

        “你们今天晚班?”餐厅经理问,见她们点头承认,叹了口气,“哎,辛苦你们——咦?刚刚从我眼皮子底下爬过去的是什么?”

        前台立即挡住他的视线,微笑道:“什么都没有,你什么都没看见。”

        “明明有两个男人从你们桌子底下爬出去了!”餐厅经理大惊,扭头一看,只见两个个高腿长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背对着他风一般地冲向大门。

        经理惊恐地回头看着她们俩,压低声音道,“你们也太……怎么能在这里藏男人?楼上开不起房吗?哦,你们是开不起。”

        两位前台:“……”

        卓殊和应同尘钻进车里,瘫在座位上,同时松了一口气。

        两人相视一眼,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这都什么事啊。”应同尘无奈笑道。

        “看来酒店也不保险了。”卓殊叹道,“等别墅手续办完后,我们还是直接去那边吧。”

        应同尘问:“那现在怎么办?”

        “继续?”卓殊不大确定地问。

        “算了,衣服都给人家了。”应同尘打了个呵欠,“还是各回各家吧。”

        卓殊没吭声。

        应同尘打开车门,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收回了脚,回头问道:“对了,你是怎么跟你爸妈交代脖子上的事的?”

        卓殊嘴唇嗫嚅,半晌才发出声音:“就随便糊弄糊弄呗,他们很好骗。”

        “真的?”应同尘指了指上面,“他们好骗的话,为什么还会来门口守着?”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卓殊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出门前,卓复还特地交代他带上日用品来着,怎么转眼就跟着沐晴来酒店找人了呢,还带着鸡汤?

        “可能是怕你身体虚,所以带点汤给你补补?”卓殊猜测道。

        “……”应同尘没好气地揉了下他的头,“到底是谁虚,跑几层楼就晕的不行。”

        “那是几层楼吗?四舍五入都三十楼了,多高啊。”卓殊心有余悸地捂着胸口,“完了,一想起这事就有点窒息,急需人工呼吸抢救一下。”

        应同尘微笑,礼貌看戏。

        “救命,救命。”卓殊上半身倾过去,嘟起了嘴,然后他就亲到了手机屏幕。

        咔嚓。

        卓殊一个惊醒。

        应同尘收回手机,看了眼照片,笑出了声,亮给卓殊瞅了一眼:“你看,像不像饿了的猪?”

        卓殊神色一紧:“删掉。”

        “就不。”

        “开个价吧,多少钱才能删?”卓殊拿出了谈判的架势。

        “既然你这么要求了,那我也不能客气。”应同尘同意地点点头。

        卓殊瞥了他一眼:“说吧,想要什么?”

        “下午林阿姨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家的水管坏了,想让你去帮忙修一修。”应同尘无辜地看着他。

        卓殊沉默片刻,青筋暴起,发出一声怒哼:“我不去!休想!要去你自己去。”

        “行吧,那照片也不用删了。”应同尘嘴角一弯,脚往外面一蹬,“我就自己回去了,你好好开车,注意安全。”

        *

        应同尘在家休息了一天,给林阿姨联系了水管工人,然后去工作室忙了一天。

        假期正式结束。

        第二天,所有人得返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尽管学生们的心还没能马上收回来,但看着试卷和教材,也不得不继续埋头用功。

        “报告。”卓紫喊了一声。

        应同尘坐在办公室里备课,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进来。”

        卓紫将作业放在他的桌上,看着他认真伏笔书写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怎么就磕上了她老哥和老师的cp呢?

        这么好的老师,卓老狗他配得上吗?

        配不上!

        应同尘抬起头,就见这位花季少女露出了更年期的愁容:“你怎么了?有心事?”

        “唉。”卓紫重重地叹了口气,“老师,你要好好的。”

        应同尘:“?”

        “哦对了,你等一下。”应同尘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条没有包装的项链,放在桌面上,“上次月考考的不错,就奖励你这个吧。我也不知道好不好看,给亲戚们买的,结果不小心买多了。”

        卓紫惊喜地看了一眼,还是某个轻奢品牌的手链,推拒道:“这个有点贵,我不能要。”

        “你不要的话,我也用不上。你不是马上要生日了吗?就当是提前送你的礼物吧,下次考试继续努力。”应同尘说。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哈。”卓紫笑眯眯地接过去,刚要说什么,就被应同尘给打断了。

        “不用给我回礼,下次教师节也别再送我那么贵的礼物了知道吗?”

        “好的,谢谢老师!”

        卓紫高高兴兴地离开后,付旅坐在椅子上,嗖一下滑到了他旁边,调侃道:“应老师,你就不怕小姑娘春心萌动吗?”

        “她不会。”应同尘肯定道。

        “为什么?”

        应同尘抬头,回忆片刻,道:“她看我的眼神,就像老母亲,充满了母爱。”

        付旅:“……”没听说过!

        晚上回到家后,照例是工作到很晚,他收起稿件,揉了揉脖子,打开手机无聊地翻了翻。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打开了卓殊的朋友圈,发现对方下午出差去了。

        算了,洗洗睡吧。

        周六这天下午,应同尘突然接到孟功的电话,说是甄明鑫马上就要去拍综艺了,要请他们吃个饭。

        他在家收拾了一下,才奔赴饭局。

        推开包间门时,孟功和甄明鑫正在接吻。

        应同尘:“……”

        不知为何,三人竟然出奇的产生同一个想法——习惯了。

        孟功依依不舍地松开人,然后给应同尘倒了杯酒:“兄弟,这杯我敬你。”

        “敬我?”应同尘问。

        “对。”孟功看了一眼甄明鑫,“要不是你点醒我们,我们还真就把对方当兄弟了。事实证明,兄弟也可以谈恋爱的,兄弟也是可以逾矩的,兄弟也是可以感受到直肠的温暖的。”

        “……”

        这话听着有点怪,但应同尘一时竟找不到驳回的理由,只好跟他干了这杯酒。

        甄明鑫小脸通红,也端起酒杯:“应哥,我也敬你,谢谢你当初的见义勇为,也让我认识了孟孟。”

        饭菜都还没上齐,应同尘就已经两杯谢媒酒下肚了。一顿饭下来,对面两人旁若无人地秀恩爱。

        应同尘视而不见,埋头吃饭,总算把这顿狗粮吃完了。

        饭后甄明鑫提出再找个地方玩玩,应同尘直接拒绝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好好拍综艺,户外注意安全。”

        “没问题!”甄明鑫握拳,“我争取这次一定火起来,超过柳利昂!”

        应同尘一愣:“突然提到他干什么?”

        “啊?”甄明鑫挠挠头,憨憨地笑了一下,“就感觉应哥你不是很喜欢他,正好我也不喜欢他,所以我必须超过他。”

        应同尘下意识想反驳,可一张嘴,话就不受控制地从嘴边跑了出来:“我是不喜欢他,所以你要加油。”

        “好的!”

        告别二人后,应同尘由于喝了酒,不能开车,索性在外面散个步消消食。

        这时,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他看着来电人的名字,挑了下眉,划开接听键:“有事?”

        “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男人声线慵懒,四周却有些吵闹,“不是说了没事不要联系我吗,怎么这么不听话?”

        “?”应同尘问,“脑袋被驴踢了?”

        “都警告你多少次了,别跟我说这么肉麻的话。”卓殊淡淡一笑,“对太缠人的家伙,我可没有多少耐心。”

        应同尘翻了个白眼:“你到底要干什么?”

        “什么?你今天穿得很性感?”卓殊无奈地摇了摇头,“行了,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就让你出来玩玩吧。”

        “没事就挂了。”应同尘懒得搭理这个戏精。

        “声色会所知道吗?过来吧。”卓殊冷冷一笑,“记住你自己的身份。”

        说完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卓殊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扭头冲在场的其他酒囊饭袋们露出个无奈的笑容:“哎,这人就是太黏人了,去哪都要跟着,真是苦恼。”

        应同尘看着微信里刚出炉的热乎消息。

        【

        卓殊】:快来快来快来[勾手指]

        “声色”是吧?玩玩是吧?

        应同尘眼神一凛,眼尾微垂,眸色沉沉。

        他抬头望去,对面就是本地最大的娱乐场所的大门——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