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30章

第30章

        餐桌上,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奇妙。

        甄明鑫和孟功坐在一边,脸蛋比盘子里的番茄还红。

        应同尘坐在对面,双手环胸,审视着他们。

        “同尘,你听我们解释。”孟功张了张嘴,又不知该怎么跟好兄弟解释这突如其来的吻,说到底,很可能就是应同尘那句无心的玩笑话,让他和甄明鑫突然就开始换个角度看问题了,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其实我们……”

        “柳利昂也是明星,你有接触过吗?”应同尘看向甄明鑫。

        甄明鑫摇了摇头,偏过脑袋凑到孟功旁边,小声问:“我怎么觉得应哥有点不对劲?他是不是被我们刺激到了?”

        孟功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一巴掌拍过去,甄明鑫差点栽到桌子上。

        孟功说:“同尘啊,有话咱们好好说,我和小鑫鑫也不是故意要背叛你的。实在是咱们俩是没有可能的,你也不喜欢小鑫鑫,不如就让我们搭个伙算了,我觉得他还挺不错的,有点想试试。”

        应同尘直视甄明鑫:“你不是在娱乐圈也呆过吗?关于柳利昂就一点消息没听过?”

        甄明鑫呆滞了半天,眼眶慢慢地红了,扭头抱着孟功的双手:“孟孟,你刚刚说了什么?可以再跟我说一遍吗?”

        孟功:“我觉得你挺好的。”

        应同尘:“喂……”

        甄明鑫泪汪汪:“我也觉得你很好,特别好,非常好。”

        “那我们——”孟功拉长了语音。

        甄明鑫:“那我们——”

        应同尘:“喂,你们……”

        “在一起吧?”孟功小心翼翼地问。

        甄明鑫点头如捣蒜:“好啊好啊!”

        孟功喜上眉梢:“那我现在可以吻你了吗?”

        “当然可以!唔——”甄明鑫撅起了嘴,冲他那边凑过去。

        两张嘴刚要来个友好的会面时,却突然被打断了。

        啪——

        一阵响亮的拍桌声响起。

        甄明鑫吓了一跳,孟功忙把他抱进怀里,安慰道:“别怕别怕,同尘这是吃醋呢,他个单身狗没人疼没人爱,只能欺负我们找点关爱。”

        甄明鑫:“嗯嗯。”

        应同尘:“……”

        应同尘在茶几下面摸出一盒烟,自顾自点上,眼睛微垂,吐出一口烟雾,差点没把甄明鑫给帅到想爬墙。

        “我还在旁边呢,你们想做什么回去再做。”应同尘说。

        孟功:“可这是我家。”

        应同尘睨了他一眼,孟功立即闭嘴。

        甄明鑫眨了眨眼睛,瞬间想明白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了——把这尊单身神像送走。

        首先,那就得回答他的问题。

        甄明鑫问:“应哥,你问的是那个一线明星柳利昂吗?”

        “嗯。”应同尘见他终于步入了正题,抖了下烟灰,“就是他。”

        “你为什么突然问起他了?”甄明鑫好奇道。

        应同尘垂眸,沉吟道:“我有几个学生是他的粉丝,所以想打听打听,这个人值不值得她们粉。”

        孟功叹道:“你这老师可真敬业,这都要深入调查?”

        应同尘斜睨了他一眼,孟功在嘴边做了个拉链的动作。

        甄明鑫斟酌片刻:“给我十分钟。”

        说完,他就打开手机给自己的经纪人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番柳利昂的事。

        十分钟后,甄明鑫挂断电话,郑重地看向应同尘,点点头:“对,他是喜欢男人,准确来说,他是个双。在进圈后他就跟前女友分手了,并火速傍上了金主,选秀节目里面成功出道,之后的发展也是顺风顺水。”

        “金主?”应同尘眼皮一跳,“谁啊?”

        甄明鑫:“你是问哪个阶段的金主?”

        应同尘:“……”

        孟功震惊:“还有很多阶段的?”

        “嗯,人往高处走嘛,越走到上面,当然接触的金主就越好了,怎么可能满足之前的资源呢。”甄明鑫感慨道,“这就是我迟迟不能火的原因。”

        孟功心疼地看了他一眼:“小鑫鑫,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甄明鑫哭唧唧地缩进他怀里,小拳拳捶他胸口:“嘤,你要说话算话哦。”

        应同尘揉了揉眉心,不欲再看:“算了,我回去了,你们继续。”

        “慢走不送。”孟功喜道。

        应同尘走到楼梯间,将烟头掐灭扔进垃圾桶,转身走进了电梯,抬头时看见电梯里的镜子,愣了一下。

        镜子里的人脸色并不好看,眼神沉沉,甚至有些阴郁,一瞬间让他想起了当年那个坐在角落教室里的人。

        这时,手机震动了几声,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卓殊的消息。

        【卓殊】:都是你干的好事。

        【ying】:?

        【卓殊】:你昨晚咬我脖子上了,被老爸老妈老妹看见了,我现在正在被三公会审。

        电梯门打开,应同尘抬脚往外走,抬起头时不经意间又瞥了一眼镜子,镜中人嘴角扬起,面目随和,哪还有半点阴郁的样子。

        他低头打字:【酒店,去不去?】

        【卓殊】:“现在?你是不是故意的?!”

        【ying】:去不去?

        【卓殊】:我尽快脱身,等我。

        应同尘嘴角弧度又上扬了几分,刚走到车子旁,又不知想起了什么,掉头回到孟功家。

        敲了敲门,没人开门。

        他搬起花盆,拿上钥匙开门,打断了正在沙发上热吻的两人:“孟功。”

        孟功差点萎了,扭头看着他:“你又怎么了?”

        应同尘意味不明地问道:“你上次说买的好东西呢?”

        孟功想了一会,才恍然大悟,很鸡贼地笑了一下:“啊,在房间里。”

        “你们继续,我自己拿。”应同尘走到他卧室,打开了宝贝箱子,以前孟功就特意给他展示过,只是他们一直没派上用场。

        拿上东西后,他就视若无睹地离开了孟家。

        甄明鑫心有戚戚:“他还会不会再来?”

        “不会了。”孟功坏坏一笑,“他要是拿了那东西还能回来,也忒不是男人了。”

        甄明鑫:“所以那是什么呀?”

        *

        卓家客厅,仍在进行三堂会审。

        卓复:“老实交代。”

        沐晴:“你脖子上的东西。”

        卓紫:“到底是谁给你盖的章!”

        卓殊:“……”

        “你们知道鬼压床吗?就是一种灵异事件。”卓殊指了指脖子上的咬痕,“这个东西也是,我就睡一觉起来,脖子上就有了,我怀疑是老天爷给我的胎记。”

        三人:“……”

        卓紫冷笑道:“你不会以为我还是那个好糊弄的小孩吧,据我近日观察,你回家频率少了,半夜离家的次数倒是多了起来。而且还时不时盯着手机傻笑,一看就是外面有人了!”

        沐晴接着分析:“身上没有任何香水味和口红印,衣服上也没有沾头发丝,不像是频繁近距离接触女性的人。再仔细看这牙印,口径略大,痕迹略深,我合理猜测是个男人。”

        卓复相继发表自己的看法:“嗯。”

        卓殊:“……”

        不是,你们听我狡辩!

        “阿紫,你该回去睡觉了。”沐晴推了下卓紫,“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不允许你这个未成年人观看,你回去好好睡一觉,什么也别管了。”

        “好。”卓紫今天才赶飞机,回家吃个饭就突然家变了,还没有好好休息呢。

        她起身经过卓殊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你要是喜欢男人,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我们班主任老……”

        “帅”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卓殊瞪了一眼,并推到了旁边。

        “走开。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就是瞎了、世界末日了、地球上只剩下他一个老男人了,我也也不会跟你老班主任在一起。”卓殊没好气地说道。

        “呵,我班主任还不一定看得上你呢!”卓紫气急败坏地跑回了房间,房门发出一声怒响。

        沐晴和卓复吓了个激灵。

        卓殊着急地看了眼手表:“未成年人现在离开了,你们快说什么成年事吧。”

        沐晴抬头望了眼卓紫紧闭的房门,扭头瞪了他一眼,旋即趴到桌子上,神神秘秘地问:“你真的交男朋友了?”

        “我没有。”卓殊叹了口气。

        卓复眼神一凛:“那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没交男朋友,为什么脖子上会有这些东西,难不成你也跟那些富二代一样,在外面养了些什么小情人?”

        卓殊心里一个咯噔,但面上却不动如风,坚定道:“我没有。”

        “那你倒是说清楚啊,别在这耗时间。”沐晴急得拍了拍桌子看,眉头紧锁,语气激烈。她看了眼时间,似乎比他还急迫,“k.f.c战队马上就要开始直播了!”

        卓殊:“……”

        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人,一辈子也没动过什么花花肠子,所以看不上那些富家子弟的作风。如果自己承认是真的在养人,那必然是要挨鸡毛掸子的。

        良久,卓殊才挤出几个字:“嗯,男,男朋友。”

        沐晴表情一松,拍了拍老公的肩膀:“ok,接下来交给你了,我先回房看比赛了。”说完就溜回了房间。

        父子俩面面相觑。

        良久,卓殊催促道:“还有事吗?”

        卓复问:“对方是谁?”

        卓殊:“说了你们也不认识。”

        卓复推了推老花镜:“怎么不认识,我猜,就是那位华人先生吧?在酒店跟你拍爱心照的?”

        卓殊沉默,即承认。

        “从那天我就怀疑了,没想到还真是。”卓复道,“从小到大让你跟家人拍个照都不情不愿的,怎么会大庭广众之下去拍那种照片。”

        卓殊左耳进右耳出,低头又看了眼时间,神色急切。

        卓复见状,便问:“这么晚了,你还有事?”

        “嗯,跟客户见面。”卓殊面不改色地瞎说。

        “这大半夜的,还能见什么客户。”卓复瞪大了老狐狸眼,“肯定是去见你的男朋友吧。”

        卓殊:“那你让不让我走?”

        “去吧去吧,你们这异国恋也不容易啊。”卓复叹道。

        卓殊起身就准备走,又被卓复喊住了:“等等,你有日用品吗?”

        卓殊回头,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卓复取下老花镜擦了擦,给年轻人一点经验:“注意安全,注意肾。”

        卓殊:“……”亲爸,我谢谢您。

        这个时间的马路并不堵车,卓殊开着车,一路疾驰到了布尔登。走进电梯后,他整理了一下衣衫,对着镜子有些凌乱的头发。

        来到熟悉的2806房门口,他等了片刻,待呼吸均匀后,才姿态优雅地敲了敲房门。

        片刻后,房门打开,里面响起一道清晰润朗的声音:“请进。”

        卓殊觉得不对劲,抬脚走了进去,后面的房门就关上了。

        他回头一看,就看见穿着白大褂的应同尘,胸前口袋里揣着两只钢笔,脖子上挂着个听诊器,手里拿着个病历本,有模有样的。

        卓殊愣了愣:“你这是……”

        应同尘取出钢笔,打开病历本:“患者姓名。”

        半晌,卓殊终于悟了,抿了抿唇,嘴角还是忍不住翘了起来:“卓殊。”

        “生日。”

        “8月15号,和你同年。”卓殊毫不犹豫。

        原本还沉迷演戏的应同尘突然笔尖一顿,半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他。

        片刻后,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我是8月13号的生日,所以,这就是你之前不愿透露生日的原因吗?”

        卓殊:糟!!

        应同尘走到他面前,钢笔点了点他胸前的口袋,缓缓插.入他的口袋里,意味深长道:“哦,原来是弟弟啊。”

        “我……那个,我刚刚是骗你的,其实我比你大三岁。”卓殊心虚道。

        应同尘低头,发出一声浅笑。

        卓殊垂眸看了眼他此时的样子,本就清冷的面貌在白大褂的衬托下,显得更为出众。他情不自禁地牵起对方修长的手,捏了捏指骨,低声问:“应医生,给看病吗?”

        “当然。”应同尘温柔地看着他,“我这里是脑科,专治脑残。”

        卓殊脸色一垮:有被内涵到。

        应同尘笑了笑,解开他的西装外套:“先听诊吧。”

        卓殊:突然兴奋.jpg

        应同尘将听诊器伸进他的衣领里,没料到还真的听见声音了。

        咚咚——

        这时,卓殊却接到了前台的电话。

        咚咚咚咚——

        “你这频率不对劲。”应同尘抬头,却见卓殊听个电话却一副即将窒息的模样,“怎么了?”

        卓殊按了下扩音器,前台温柔礼貌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卓先生,你的爸妈来了,手里还提着一桶鸡汤。”

        卓殊立即挂掉电话,惊恐道:“我爸妈来了,他们知道我平常只订这间房!”

        “卧槽。”应同尘也吓懵了,“东西拿上啊!”

        他从孟功那还顺了不少东西呢,被发现的话只会死的更惨。

        两人连忙回房间收拾东西,慌乱中,应同尘不小心将包里的东西打翻掉了出来。

        卓殊看着地上一些奇奇怪怪但又很有用的东西,耳朵红了红,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是我太小瞧你了。”

        “是的呢,弟弟。”应同尘神色如常地捡回来。

        卓殊垮起一张批脸:“不要叫我弟弟!”

        “快跑路吧。”应同尘挎上包,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拉着他的手腕就往外跑。

        刚走到电梯口,卓殊看着上来的电梯即将抵达这一层,惊慌失措地掉头,“换个方向。”

        电梯门一打开,沐晴看着在走廊尽头奔跑的两个男人,一个西装革履,一个披着白大褂。

        她抢过老伴的老花镜戴上:“老公,你看那个男人像不像咱们儿子?”

        卓复两眼一花:“哪里像了,我们儿子背影能有这么高大潇洒?”

        “不对劲,我们还是下去看看吧,说不定能和他男朋友见个面。”沐晴又关上电梯门,按了一楼的按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