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29章

第29章

        回到市中心后,卓殊在k.w就下了车,打算回公司工作一会,然后就等着晚上老妈请吃饭了。

        “你自己开车回去,不要飙车,注意安——”话还未落,就闻到了一阵尾气。

        车子已经扬长而去。

        卓殊:“……”

        应同尘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将车停在了孟功楼下,两个人好像也挺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他给对方拨了个电话,没人接,按门铃也没人开门。

        门口放着一盆绿植,他从盆底抠出一把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看着一客厅里的狼藉,叹了口气,拿起扫把准备搞个卫生。

        这时,房间里传出一道声音:“嗯嗯,好痛,轻一点啊!”

        应同尘一惊,原地转了两圈,蹑手蹑脚地将扫把放回去。刚一转身,就踩到了地上的薯片袋子,咯吱咯吱响了起来。

        “谁啊?”里面的人喘着气问道。

        “应该是同尘来了。”孟功说。

        “那还喊他也一起来吧。”另一人说道。

        应同尘:“!”

        谁要跟你们一起来。

        应同尘转身就准备离开,孟功却打开了卧室门:“真是你啊,既然都来了,你也来试试吧。”

        “嗯?”应同尘难以置信地回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房间里响起脚步声,片刻后甄明鑫穿着个背心出现在孟功旁边,身上多了不少红印,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腰,笑着跟他打招呼:“应哥好久不见啊,你也来试试孟孟的技术吧。他真的是太厉害了,给我整的腰酸背痛的,不过效果还不错。”

        应同尘表情裂开,惊讶地看向孟功:“你、你你不是零吗?”

        “我是零啊。”孟功摸了摸后脑勺,“可是这跟我推拿有什么关系吗?”

        应同尘呆怔道:“推、推拿?”

        孟功点点头:“是啊,我去学了下推拿,刚刚拿明鑫练手呢。”

        应同尘看看甄明鑫,又看看孟功一脸呆滞的神情,心道应该是误会,便装作无事发生:“这样啊,你们吃饭了吗?”

        “没呢,我过几天就要去拍户外综艺了,为了感谢孟孟这段时间的照顾,我打算来给他做一顿饭的,结果就先做了小白鼠。”甄明鑫说着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里面装满了瓜果蔬菜,“正好应哥你也来了,不如留下来一起尝尝我的手艺呗?”

        “你还会做饭?”应同尘奇道。

        “会的不多,也就是些家常菜。”甄明鑫将食材都拿了出来拿出来放在一边,准备动手,“你们先去休息会吧,等会饭做好了的话,我再叫你们。”

        “好,辛苦你了。”孟功应了一声,拉拉应同尘的袖子,“走,兄弟,我给你推拿推拿?”

        “你能行吗?”应同尘持怀疑态度,“你学了多久?”

        “男人不能说不行。”孟功很爷们地凶他一眼,再三保证道,“你放心吧,我已经出师了。你天天坐办公室,我给你按按腰和颈椎吧。”

        “也好。”应同尘被拉进房间里,见床的旁边还专门放置了一张按摩床,便趴了上去,“你最好是真的有技术,不然我捶死你。”

        “相信我。”孟功捧起手吐点吐沫星子,拍拍他的背。

        应同尘:“你他妈……啊!轻点轻点……你是学的暴力推拿吗?”

        应同尘也看不到他是怎么推拿的,只觉得筋骨都在重塑,正遭受着皮肉之苦,电话响了。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来电人是谁,就直接划开放在耳边:“喂……嗯!谁啊?”

        那边沉默了几秒:“你在做什么?”

        “我在……嗯啊!”应同尘回头低吼了一句孟功,“都跟你说轻点了!我接个电话。”

        “哦哦,不好意思,要不我先暂停一下?”孟功问。

        “嗯。”应同尘坐起来披上衣服,重新拿起手机,发现对方已经挂了。

        来电人——卓殊。

        “算了,继续吧。”应同尘又趴了回去,孟功正在后面扯他衣服时,他突然坐了起来,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

        对方是不是以为像他刚才以为的孟功和甄明鑫那样?

        可是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他马上给卓殊拨了个电话过去,接连拨了三个之后,那边才接了起来,声音冰凉:“完事了?”

        “额……”果然是误会了,他扭头看了眼孟功,捂着话筒小声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卓殊冷哼一声:“现在是要跟我狡辩了?”

        “嗯,是解释,你愿意听吗?”应同尘反问道。

        那边沉默了半分钟左右,才说:“就一分钟,不,三分钟。要是三分钟内没解释清楚,你就知道后果有多严重了,这可不是闹着玩,我也没再跟你开玩笑。”

        闻言,应同尘嘴角一弯,连自己都没察觉到,说话时语气多了几分愉悦:“我们只是在推拿,没了。”

        耗时十秒。

        卓殊顿了几秒,问:“有证据吗?”

        “你等一下。”应同尘缩小电话栏,让孟功给他拍了下后背推拿的痕迹。

        “你确定?”孟功不大确定地看着他,指了指他后背,“我觉得,你可能并不想让人看到后背。”

        应同尘:“?你对我的后背做了什么?”

        孟功:“不是我……”

        “拍!”电话那头的卓殊陡然拔高音量,“后背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呢,快点给我看证据。”

        “那行吧。”孟功拍了一张照片。

        应同尘接过手机看了一眼,眉头微皱,陷入了沉思。

        “怎么还没发过来?”卓殊催促道,“别想着去p图啊,快点,立马,马上,否则我就当你是心虚有鬼了。”

        应同尘眼睛一闭,手指一发,想着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该多好。

        卓殊点开图片一看,见他后背发红,确实是经过推拿揉搓了。但其中还隐藏了一下小线索,他放大了图片,看着四处盖的章,刚要发火,随即意识到了不对劲。

        显然,这些章已经过期了,并不是现盖的。

        凶手只有一个,那就是本人。

        卓殊:o(*////▽////*)q

        “咳,我原谅你了。”卓殊正儿八经地回道。

        “挂了。”应同尘马上撤回图片,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选择逃避现实,猛地趴回按摩床,“再来,力道重一点!”

        卓殊见他撤回图片,嘴角一勾。

        小意思。

        他点开相册,还好保存得及时。

        “卓总,这个……”米姝抱着文件推开卓殊的办公室房门,话还未说完,就见卓殊嘴角都快翘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腿也抖得不像话。

        米姝:“额……这边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建议您去趟医院,“我就先回家了。”

        “回去吧。”卓殊眼尾一扬,“你这段时间表现不错,奖励你涨工资。”

        “谢谢卓总!”米姝眼前一亮,突然发现了人生新目标新方向,只要把应小情人关照好了,奖金就少不了!

        *

        应同尘的推拿结束,他穿好衣服,看了一眼毫无异常的孟功,又听着外面厨房的动静,小声问:“你刚刚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后背的事,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

        “我不好奇。”孟功笑说,“我就是好嫉妒,所以推拿力道都很重呢,你没感觉出来吗?”

        应同尘:“……”

        孟功冲他挤挤眼睛,八卦道:“你们还保持联系呢?”

        应同尘没否认。

        “不应该啊,你们竟然保持了这么久的关系。我看啊,要么是他技术好……”

        应同尘:“也没有特别好。”

        孟功接着说:“要么就是你们恋爱了。”

        应同尘迟疑几秒:“……但他技术确实有进步,挺好的,嗯。”

        孟功拉住了想要逃出去的人:“兄弟,你跟我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

        “当然不是,互惠互利而已。”应同尘断定道。

        “你说说你这么个冷淡性子,以后真要遇到喜欢的人可怎么办?”孟功恨铁不成钢地埋汰了几句。

        “放心吧。”应同尘淡淡地笑了一下,“独身主义也没什么不好,只要解决身体需求,独身才是最好。”

        “啧,白瞎一张脸。可我不想独身,我就想脱单,为什么就这么难!”

        “开饭啦!”甄明鑫在外面敲了敲铁盆,“同志们赶紧坐好!”

        应同尘刚走到房门口,突然回头:“谁说你脱单难的?我觉得小甄就挺合适的。”

        孟功缓缓瞪大了眼,脸色一红:“他?他就是我们的好兄弟啊。”

        应同尘耸耸肩:“好吧。”

        “你们在说什么呢?”甄明鑫走过来问了一句。

        应同尘回道:“没什么,我就说你俩挺般配的。”

        “啊?我们?”甄明鑫脸色一红,羞涩道,“我跟孟孟就是好兄弟啊。”

        应同尘的视线在两人脸上逡巡了一圈,眼睛微眯:“你们不会是已经发生了点什么吧?”

        两人齐齐摆手,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不说了,快来吃饭,等会就凉了。”甄明鑫催促着开饭,“就是点家常菜,你们真的不要嫌弃。”

        “没问题。”应同尘和孟功异口同声道,待走到餐桌旁,两人齐齐闭了嘴。

        确实很家常菜,西红柿炒鸡蛋,西红柿鸡蛋汤,凉拌西红柿。

        “明鑫,我记得我们好像买了不少菜啊。”孟功好奇道。

        “哎呀。”甄明鑫用胳膊撞了他一下,“我们不是好兄弟嘛,就别叫我明鑫了,叫我鑫鑫吧。”

        孟功:“嗯,小鑫鑫,我们买的其他菜呢?”

        甄明鑫:“都在垃圾桶里了,孟孟。”

        应同尘:“……”

        应同尘:“看来是我打扰你们了,要不我还是回去吃饭吧。”

        “也好,这里的饭菜招待不周,那我就不送你了。”孟功说完,就打开了门,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天色也不早了,我就不送你了。”

        应同尘:“……”

        应同尘走到楼下,抬头看着万家灯火,兀自叹了口气,儿大不由人啊。

        刚走到车子旁边,他猛地想起一件事,折身快步回到孟功的家,敲了下门没人应。他拿起盆底的钥匙,打开了门。

        “甄明鑫。”

        餐桌旁正在接吻的二人突然被打断,慌乱地分开,剧烈地咳嗽起来,一个看天一个看地。

        孟功强行解释:“他嘴里好像进东西了,我帮他看看。”

        脸红得像个西红柿的甄明鑫直点头,半晌才扭头看向应同尘,磕磕绊绊地问:“什、什么事?”

        “你认识一个叫柳利昂的明星吗?他喜欢男人吗?有男朋友吗?”应同尘熟视无睹地问。

        甄明鑫:“???”

        作者有话要说:当场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