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27章

第27章

        应同尘连夜逃回了自己的公寓,顺便还带走了“赃物”,玩偶将录完的内容播完后,就自动停止了。

        一回到家,他就拿起剪刀,刀尖透着冰冷锐利的光。

        这一剪子下去,q版卓殊的脸就要完蛋。

        他顿了顿,剪子又往下移,这一剪子下去,下半身也要完蛋。

        “啊!”应同尘低吼一声,最终还是没能下得下去手,将玩偶抛在一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臊的没脸见人。

        短时间内,他都不想再面对老头了。

        偏偏这时手机震动了两下,他打开一看,正是罪魁祸首的消息。

        【卓殊】:被一个老人说教了,猛虎落泪.jpg

        【卓殊】:猛虎落泪.jpg

        【卓殊】:人呢?

        【应同尘】:该!混蛋。

        【卓殊】:?你再说一遍【应同尘】:老子一粪瓢扣死你.jpg

        【卓殊】:大胆!老子一粪瓢扣死你.jpg

        【应同尘】:有本事你别偷我的表情包啊!你个混蛋!老子八粪瓢扣死你.jpg

        【卓殊】:我看你是无法无天!你给我等着!老子八粪瓢扣死你.jpg

        两人微信谈崩了,谁也没有鸟谁。

        应同尘放下手机,扭头看了一眼倒在沙发上的q版卓殊,从工具箱里找出一把绳子,发出一声瘆人的冷笑。

        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他去了个热水澡。吹头发时,脑海里莫名浮现起另一只大手给他吹发时的场景。

        他晃了晃脑袋,将这狗男人抛诸脑后。

        将衣服扔进阳台的洗衣机里,他顺手靠在栏杆上,见旁边小圆桌上放着一盒烟。不经意间才想起来,似乎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抽过烟了。

        以前烟瘾严重得很,老头还有孟功吕宗彩这些人总是让他戒掉,之后工作繁忙就渐渐戒了下来,只是偶尔来一根放松放松。

        他伸手摸过烟盒,抖了抖,一根烟从盒子里跑了出来。

        他夹在指间,另一只手转了转打火机,视线一顿,放下了烟,转身进屋。

        他找到了更好的放松方式——给q版卓殊几拳。

        神清气爽。

        这时,房门外似乎有人在敲门,先是轻轻地两下,然后又是重重地三下。

        应同尘回头:“谁啊?”

        没有人回答。

        他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瞄了一眼,没有看见人影,下意识拿起门口的一把长柄伞。

        敲门声又响了几下。

        应同尘打开房门,刚举起伞柄对着外面,就看见卓殊从门侧闪了过来,下意识按了一下开伞的地方。

        卓殊刚一走近,就见他旋起一把伞,轰地一声在他脑袋上方撑开,看起来就像是某种奇怪的欢迎仪式。

        卓殊:“……?”

        “以后不要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仪式。”他嫌弃地瞥了一眼应同尘。

        应同尘:这只是你迎接死亡的仪式。

        “鞋子呢。”卓殊站在门内扫视一圈,最后赏了个眼神给他,前脚掌在地面上点了点,“还不快给我找一双新的。”

        “这么晚了,你还特意赶来送死啊?”应同尘没好气地收起伞,从鞋柜下面找了一双新拆封的鞋子,“新的没有了,将就着穿吧。”

        “我不是个将就的人。”卓殊硬气道。

        “那你就赤脚,要么就滚出去。”

        卓殊瞪了他一眼,骂骂咧咧地换好鞋,一边往客厅走去,一边点明来意:“我来找你主要是出气的,你刚刚在微信上那样跟我讲话,让我很生气,我要……等等,那是什么?!”

        卓殊脚步一顿,愤怒指向沙发。

        应同尘顺着方向看过去,就见抱枕上贴着个那位q版卓殊,比较特别的是——q版卓殊是被绳子绑在抱枕上的。

        应同尘:“。”

        “你究竟对它做了什么?!”卓殊横眉一挑,一屁股坐上沙发,看着可怜的q版小卓殊,心疼地把它从绳索中取了出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应同尘揉了揉太阳穴,道:“我还没问你呢,你在里面录的什么音频?”

        “嗯?什么录音?”

        应同尘看着他极度困惑的表情,不像是装的,奇道:“不是你干的?”

        “我干什么了?”卓殊扭头看了眼q版的自己,越看越可爱,抬手摸了摸q版的脸。

        应同尘:“别!!!”

        来不及了。

        卓殊已经按了录音的开关,里面再次传来应同尘的嗯嗯啊啊之声。

        应同尘再次社会性死亡,且不愿再面对人世。

        卓殊眼前一亮:妙啊。

        “赶紧关掉!”应同尘拔高音量。

        卓殊又按了按开关,发现没有任何作用,解释道:“可能我催的急,做工太赶了,他们就没来得及做成品吧?这多半是个半成品。这个录音坑是昨晚我们做的太忘我,导致我们不小心按到了开关?”

        “这像话吗?!”应同尘拿起抱枕就砸他脑袋,“都怪你!做的都是些什么破玩意!”

        卓殊脑部不断受到击打,丝毫没有生气,反而心里美滋滋,跟着录音里面的声音摇头晃了起来。

        应同尘挥枕头挥累了,一把扔在旁边,瘫在沙发的另一边,扯了扯衣领扣子,一脚踹过去:“起开,滚回你家去。”

        卓殊往旁边挪了一点,侧耳倾听,直到录音全部结束。他才满意地坐直,敛了敛笑容,可是完全敛不住。

        “真不是我故意的。”卓殊解释完,垂眸看了眼他的脚,骨肉匀称,青筋隆起。

        视线从他的长腿缓缓上移,对方半躺在那一端,衬衫领口敞开着,露出一点锁骨。

        胸膛因运动而起伏得更加明显,应同尘半张着嘴呼吸,下颌扬起,眼神愤愤地看着他。

        两人沉默片刻,应同尘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看向他的裤.裆。

        “……”

        卓殊:“……咳!”

        应同尘又踢了他一脚。

        “大半夜来我家做什么?”

        卓殊本来是要找这出言不逊的人算账的,竟敢妄想在他脑袋上扣粪瓢?

        可是看着眼前这幅诱人的景象,脑海里又自动浮现起方才听到的录音版本,一时间大脑停止转动,只能用下半.身来思考了。

        他拽住对方的脚腕,往下拽了一点:“当然是做晋江审核不准让我做的事了。”

        一阵窸窣声,地面上多了几件衣服。

        “唔,滚唔。你就不怕红锁追上来吗?”应同尘喘息着说。

        “只要我们动作够快,红锁就追不上我。”卓殊伏在他耳畔,压了嗓音,“这事我们很有经验不是吗?”

        应同尘闷了一声:“什么经验?屡次被锁的经验吗?嗯嗯啊啊嗷唔我现在他妈的都不敢标省略号了。”

        卓殊低声笑了笑,不得不再次感叹伤心于这房子的狭窄之处,真是无处施展。他视线瞥见某个东西,片刻后又折回来,拿起那条束缚过q版卓殊的绳子,眼里闪过一道光,是真正算账的时候了。

        “没事,读者理解我们的,这年头要在晋江生活真是太难了。”卓殊抓起他的手腕,嘴角微扬“对吧?嗯?”

        最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应同尘手腕上多了两条红印,而卓殊脖子上多了两个咬痕。

        “你还真下嘴啊。”卓殊泄力似的躺在一边,松开他手腕上的绳子,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好疼。”

        应同尘踢了他一脚,有气无力的:“操。”

        “不操了不操了,你该休息了,我们要可持续发展。”

        卓殊意犹未尽地看了他一眼,又从枕头床底下捡起那个玩偶,正经道:“嗯,录音版本更新了。”

        “……”应同尘瞪了他一眼,这种情况下显得非常没有震慑力,反倒有几分欲拒还迎的意思,“拿着你的东西滚出去。”

        “我就不。”卓殊随意地披了件衣服,弯腰把他抱到洗手间,“我走了你自己能洗澡?”

        “我能。”

        “你能有我搓背技术好?”

        “……不能。”应同尘妥协了。

        “啧,没有浴缸?”卓殊一看这狭窄的卫生间,纠结地皱了皱眉,“房子小了果然不方便。”

        是时候换个大点的别墅了,这种事要是有个浴缸,还能接着发生点难以自“拔”的运动。

        洗完澡后,两人躺在床上,正准备入睡时,应同尘突然问了一句:“你今晚在微信上说的是什么事情?老人怎么了?你没扶人家?”

        “没有,就是被一个老人给训了一顿。”卓殊将人拉进怀里,揉了揉他的脑袋,毫无意识地低头吻了一下他的头发,“就是感觉很多年没有人训过我了的,一时间觉得好气又好笑。”

        “他怎么训你的?”应同尘懒得动弹,任由他抱在怀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说我不重视家人,哎。”

        “怎么会。”应同尘反驳了一下。

        卓殊低头看了他一眼,神情微微动容,眼神里充满着鼓励,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应同尘倍备受鼓舞,直接说道:“何止家人,你是压根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吧。”

        卓殊:“……”

        “我要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嗯,生吧生吧。”应同尘困意来袭,打了个呵欠就迷迷糊糊闭上了眼,嘀咕了一句,“就会内里横,别人说你你怎么不反驳?”

        卓殊神情微动,呼噜呼噜他的毛。

        等了一会,见他睡着了,才伸手拿起手机,打开不重要的小号,盯着班主任的聊天记录看了半天,郑重编辑道:【我平时工作比较忙,这点是我的疏忽。但有一点必须强调,我很爱我的家人。】

        放下手机后,卓殊呼出一口气,心里堵着的石头也消失不见了。他低头看了眼睡得正香的人,吧唧一口亲了下他的额头。

        “都跟你说后果很严重了。”小心我吃你豆腐。

        翌日上午,阳光有些刺眼,卓殊睁开眼的那一刻,陌生的房间让他愣了一会,才想起这是应同尘的家。

        昨晚光顾着正事,都没好好参观一下。

        他悄悄收回麻了的手臂,下床捡起衣服,将窗帘拉上,遮挡住了落在应同尘脸上的光线,随后在房间转了转。

        空间并不大,除了一张大床就是一个衣柜,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全是一水的衬衫。

        隔壁房间是书房,书架上全是书籍,走到门口就能一览无遗。

        他转身去洗漱,上次醉酒后来过一次,因此知道洗漱用品放在哪里。

        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应同尘幽幽醒来。

        他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觉,转瞬又想着家里还有个人在,怎么也睡不着了。拖着疲惫的身体爬起来,穿上衣服后,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有好几条未读消息。

        就在刚刚,卓紫给他发了张商场的照片,汇报此时和同学们打算去买点特产给家人,然后就要去赶飞机回家了。

        【班主任】:好,注意安全。

        再早一点的消息是卓老哥,大半夜跟他发了条消息。

        他盯着消息看了一会,嘴角微弯。

        【班主任】:你真棒,我相信你是位好家长[点赞]

        卓殊看到这条消息时,忍不住抖了抖腿,仿佛得到了多么大的认可,心情愉悦地放下手机,吹了下口哨,扭头看到了架子上的英文报刊。

        这时,门口传来“咔嚓”一声,应同尘眯着眼推开了厕所的门。

        卓殊:“!”

        应同尘迷迷糊糊地走进去,习惯性地在盥洗台上摸到了牙刷牙膏,刚塞进嘴里刷了几下,缓缓睁开眼,视线在镜子里扫了一眼,猛地,整个人僵住。

        他含着牙刷,缓缓转过头,看向右后方。

        只见卓殊端正坐在马桶上,手里捧着一本厕所读物,姿态优雅又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应同尘:“……”

        卓殊:“……”

        卓殊一记眼刀递过去:“滚出去!!!”

        “打扰了,您继续。”应同尘优雅告退。

        房门关上后,卓殊才僵硬地放下报刊,伸手去拿纸巾,门突然又开了。

        “打扰了,我放一下杯子。”应同尘将杯子放在台上,“这次是真的再见了,告辞。”

        卓殊:“……”

        还有王法吗?啊?!

        就很社死啊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喜报喜报!恭喜卓殊打破了晋江总裁不会拉粑粑的铁律!

        社死你我他,公平到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