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26章

第26章

        应同尘最后还是抱着玩偶睡着了,实在是太困,待对方把玩偶捡回来再次塞进他怀里的时候,毛茸茸的触感确实挺舒服,闭上眼就直接入睡了。

        但第二天起来时,他却是在卓殊的怀里醒来的。

        他抱着玩偶,卓殊抱着他,多么和谐的一家。

        应同尘被自己的脑补给彻底吓清醒了,他眨了眨眼睛,突然发现卓殊的脖子左侧,有一颗小小的痣,忍不住凑近一点仔细看。

        “大清早的,就想占我便宜呢。”头顶上方传出一道含糊的声音,卓殊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往下一按,“想亲就亲,别整那些有的没的,亲完我好收拾你。”

        应同尘差点死于窒息,整张脸都怼到他脖子上了,唔唔了两声,张嘴咬了一口,对方才松开了手。

        “小东西,带劲啊。”卓殊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啧,牙尖嘴利的,牙印都出来了。”

        应同尘没理会他,闭眼继续睡觉。

        卓殊却双手举起玩偶,仔细瞧了瞧,看了看,将玩偶放在应同尘的脑袋旁边,偷偷拍了张照片,暗戳戳地用私人账号发了个朋友圈。

        仅一人可见。

        应同尘再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发现卓殊没有离开,而是在外面办公,键盘敲打的声音很小,可能是怕打扰到他休息。

        好好一个人,可惜就是长了张嘴。

        “一天懒死你得了,太阳都快落山了。”卓殊十分夸张地说。

        应同尘转身到浴室,重新洗了个澡,浑身舒坦了不少。

        不得不说,卓殊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而且从各方面来讲,卓殊确实是一个完美的炮友,万一哪天舍不得离开他的身体该怎么办?

        应同尘突然陷入了没来由的焦虑。

        “过来吃饭。”卓殊喊道。

        他走到桌前,看着桌上丰盛的午餐,还有两盘蟹,焦虑一消而散,坐下就准备吃饭。

        “你就这样吃?”卓殊看了他一眼,从浴室里拿出一条干毛巾,扔他脑袋上,“擦擦,头发都还在滴水。”

        应同尘随意地擦了两下,继续剥螃蟹。

        “你这擦的什么呀。”卓殊要求返工,“再擦干点,小心感冒。”

        “等会吧,我现在手不方便,吃完再吹吹就好了。”应同尘低头吃了点蟹肉,表示自己两手不空。

        他吃得正欢,没注意到对面的人起身离开。片刻后,头顶传来一阵热风。

        他扭头一看,见卓殊在旁边插上了吹风机,对着他的头顶吹,一双大手抚弄着头发,让热风均匀发散。

        应同尘下意识挺直了腰,侧头用余光瞟了他一眼:“卓总,你这是干嘛呢?”

        “我怕你水都滴到菜里了,那我还怎么吃。”卓殊没好气道。

        应同尘眉眼一弯,无声地笑了笑,转回头闷声吃螃蟹。

        等头发吹干后,螃蟹已经被吃掉半盘了。

        卓殊放好吹风,回到桌上时,见碗里多了不少菜,眉毛一挑:“哟,刚刚是有田螺先生出现了吗?”

        应同尘淡淡点头:“是啊是啊。”

        “那你能不能帮我跟田螺先生说一声,我想让他亲自喂我吃。”卓殊笑意盈盈道。

        应同尘回之一笑:“田螺先生让你滚呢。”

        卓殊表情愤愤:“该死的田螺。”

        吃完饭后,两人下楼结账。应同尘见他眼睛也不眨地刷卡,小声道:“以后还是别总来这家了,不划算。”

        卓殊脱口而出:“那去你家?”

        应同尘没想到租的公寓还真有派上用场的一天,点点头:“可以。”

        “不想去。”卓殊想了想那狭窄的地方,毫无施展之处啊。

        思及此,他不由想起米姝之前看的那套郊区别墅了,阳台、厨房,泳池、后花园……

        “哦对了,车钥匙给你。”两人走到大门外,应同尘摸出一串钥匙,把宾利的钥匙取下来,伸手还回去,“谢了,体验感挺不错的。”

        “真的舍得?”卓殊仔细盯着他的面容表情。

        “不舍得也没办法啊,毕竟是你花钱买的。”应同尘笑了笑,工作都结束了,也不需要在客户面前充面子撑场面了,自然是应该物归原主。

        卓殊见他毫无惋惜之意,不由皱了皱眉,接过钥匙,目光又在他手上的钥匙串上停留几秒,一起卷进了手心。

        “喂,你把我钥匙也顺走了。”应同尘提醒他。

        卓殊转过身,背对着他,也不知在捣鼓什么。片刻后,钥匙才重新回到他的手上。

        他仔细检查一遍,没有缺零少件……

        等等,柳利昂的小人配饰不翼而飞了。

        “你把那玩意取下来干什么?”应同尘奇道,“你不会是自己想私藏吧?”

        “怎么可能,这么难看的东西留着做什么?”卓殊捏着小人配饰,潇洒地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堂堂一个大男人,钥匙上串这么花里胡哨的干什么,也不怕人笑话。”

        应同尘倒是没想到那么多,纯粹是懒得取下来。但听他这话,仔细想想也是这么个理,万一被学生们看见就惹了笑话了,要是被付旅老师看见,那就更不得了了。

        “行吧,那我就先回家了,拜。”

        卓殊见他钻进了出租车里,又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转念一想,这样也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开过了宾利,他就不信应同尘还能觉得出租车舒服,由此也会激发起奋斗目标!

        卓殊把宾利开到公司楼下时,正好遇见了米姝,及时喊住了她:“你上次看的房子还在吗?”

        米姝立即回道:“城郊的还在,市中心那套已经被人定了。”

        “就是它了,给我定下来,顺便去收拾一下,我要尽快入住。”卓殊精神抖擞地说。

        米姝跟在他身后说:“老板,城郊距离公司很远,上班的话不方便。”

        “谁说我要上班期间去了,当然是放松休闲。”卓殊走进电梯,按了关门键。

        米姝低头看着他抖动的腿,眸中精光一闪:“明白。哦对了,刚刚那辆车不是送给应先生了吗?怎么你又开回来了?”

        “我收回来了。”卓殊正义凛然地说,“我不能对他太好,不然他就会一直这么咸鱼下去,得让他尝点苦头吃。”

        米姝一个战术推镜:好家伙,所以你收回了他的车,打算换套别墅送给他是吗?

        这苦头可真是太苦了:)

        回到顶楼办公室后,卓殊处理了一下文件,并检查完各部门的工作,打算放松休息几天。

        他推开休息室的门,收拾了一点东西,准备回卓家。视线突然落在床上,想起两天前的午休时刻。

        白昼,烈阳当空,应同尘安静地躺在旁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那是他第一次,清醒着放平了欲望,和自己床伴睡了一个安稳的午觉……

        手机“嗡嗡嗡”震动了起来,卓殊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在床上睡着了。

        他坐起来,看了眼手机里的消息,是来自不重要小号的消息。

        【柳利昂】:卓总,我正好经过k.w,你有空吗?可以赏脸一起吃顿饭吗?

        【柳利昂】:卓总,在吗?猫咪问号.jpg

        【。】:不在。

        【柳利昂】:……

        【柳利昂】:你是说不在公司?

        【。】:嗯。

        【柳利昂】:那真是遗憾,对了,上次你问的工厂联系上了吗?我正好这有多的两个玩偶,要不要把这两个送给你?[抱着玩偶的自拍]

        【。】:不要,这东西真丑。

        柳利昂:“……”他一定说的是照片里的玩偶,而不是旁边的帅哥!

        外面天色也不早了,卓殊没再理会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留点饭菜,才起身准备回家。

        手机却又震动了几下,他烦躁地拿出来一看,不是柳利昂,而是班主任。

        也很烦人啊。

        班主任在家长群里艾特全员,发布了学校里的最新通知。为确保学生假期出行安全,要求家长们在国庆期间,在群里汇报孩子们的外出状况。

        【卜学喜家长】:安全,孩子在家打游戏呢。

        【尤典纱家长】:安全,孩子在房间睡觉呢。

        【向方嘉家长】:安全,孩子在跟女朋友打电话呢。

        【卓紫家长】:猫咪问号.jpg

        【向方嘉家长】:卓紫家长,你破坏队形了,你是没明白老师说的什么,还是不知道卓紫去哪了?

        卓殊还真不知道卓紫去哪了,这两天忙着公司的事,卓紫都是直接跟老爸老妈汇报的情况。

        这时,班主任可能是担心他在家长群丢面子,单独私戳他了。

        【班主任】:卓紫的去向您了解吗?

        【卓紫家长】:不大知道。

        【班主任】:她跟我打过电话了,现在和同学们回酒店休息了。希望您能重视一下孩子的成长轨迹,生意固然重要,孩子的陪伴也同样不能少。

        卓殊没想到都毕业这么些年了,还有班主任批评他。就是他真正的班主任,那也是从来没有批评过他的。

        但又没法跟人家生气,因为班主任说的在理。老爸忙着聚会,老妈忙着电竞,他又忙着工作,平时确实没什么人管理卓紫。

        于是他转头就去管理卓紫了:【每隔一小时,就给我汇报一遍行程。】

        【阿紫在等一个.qiao】:你是魔鬼吗!!!

        卓殊两头受气,气得直接退出了这不重要的小号,回到了常用的私人号。

        另一边,应同尘见这位家长已经开始拒绝回复,想必是有点自闭了。他无声地笑了一下,又去群里看完所有家长的汇报,才完成任务,切回到自己的账号。

        朋友圈的小红点一直没有消去,他点开一看,就发现卓殊在十分钟前发了个动态。

        【卓殊】:自闭。

        应同尘点开留言框,刚打几个字,马上删掉。又打几个字,反复删减,最后什么也没有发出去。

        评论的话是不是显得自己过于热情和关心了?

        他好奇地点开卓殊的朋友圈,加了好友后,似乎还没朋友圈逛逛呢。

        第一条动态就是刚刚的自闭,紧接着下面一条——

        【卓殊】:我从未见过如此幼稚无知的人,睡觉抱公仔,个子变矮矮。[图片]

        照片里的人太过熟悉,应同尘放大一看,果然就是他睡着之后的照片,脑袋偏向一侧,那里摆放着一个玩偶,q版卓殊的表情十分开心。

        再一看看时间,正是早晨在酒店那会发的。

        【应同尘】:我才没见过你这么如此幼稚无知的人。

        【卓殊】:自闭.jpg

        【应同尘】:怎么了?

        “同尘,准备吃饭了。”老头在厨房里喊了一声,应同尘应了一声,放下手机去端菜。

        吃饭的时候,老头视线落在了沙发上,好笑道:“这小玩偶还挺可爱。”

        应同尘从酒店离开后,就直接打车回老头家了,行李也带了过来。他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和q版卓殊对视上了,瞅着它那小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去哪里买的?”老头问。

        应同尘:“朋友送的,原来那个是想留给你玩的,结果他给我换了。”

        老头沉默片刻,含笑道:“所以现在这个就不给我了?你想自己留着?”

        应同尘低头吃饭。

        见他这表现,老头已然看穿一切:“男朋友送的吧?”

        “不是。”应同尘抬起头就反驳,差点把自己呛着,咳了两声,才闷闷地说,“就觉得这东西挺好玩的,功能很齐全。”

        “哦?

        是吗?”

        老头一副“编,继续编,我就静静看着你编”的表情。

        应同尘突然较起真来了,放下饭碗,将玩偶拿到餐桌前,给他亲自展示什么叫功能齐全的玩偶。

        “你看,这个不仅表情有意思,还可以捂手、当做蓝牙音箱,听说这个进化版的还有录音功能呢。”应同尘说着,重重捏了下q版卓殊的嘴,里面滋啦一声,紧接着就响起了声音。

        “唔嗯……啊嘤……再深点。”

        应同尘:“……”艹!

        应同尘狂按了几下,但是玩偶似乎没有暂停键,继续嗯嗯啊啊叫个不停。

        老头:“……”

        老头讪讪笑道:“这、这声音有点耳熟哈,是吧,同尘。”

        应同尘尴尬到头皮发麻,火速将它扔回房间锁上门,隔绝一切噪音。

        老头意味深长地看着站在房门口的应同尘,对方脖子耳朵红成一片,面上还强装淡定,幽幽道:“好了同尘,这下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想送给我了。”

        应同尘:“……”

        社会性死亡,应同尘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