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24章

第24章

        车子抵达公司后,卓殊晃着腿下车,差点吐了,愤愤道:“我就不该可怜你,给你搞这车。”

        应同尘冷笑道:“搞这车还不是为了你自己。”

        卓殊讶异地看了他一眼,心道:连我想车震都看出来了,小东西果然不简单!

        下午的会议在三点继续,这会还有一点时间可以午休。应同尘得知a和ndy被米姝安排到员工休息室去了,他便打算回车里眯一会。

        卓殊见他欲走,脱口而出:“你要去哪?”

        “去该去的地方。”

        “哪里是你该去的地方?”

        “车里。”应同尘挥了下手里的稿子,“放心吧,下午的会议不会出问题。”

        “你给我滚回来!”卓殊喝止道。

        应同尘脚步一顿,原路返回,站在他面前,挑了下眉:“请你,再重复一遍刚刚说的话。”

        “你给我快点回来。”卓殊面不改色道。

        应同尘盯了他半晌,神情一松:“有事?”

        “就在这休息吧,车里睡不好,影响你休息,那就是影响我的工作效率。”卓殊有理有据地说完,就见他并没有推脱,特别舒适地往沙发上一躺,就跟在自己家一样,闭上眼舒服地瘫着。

        卓殊:“要不要给您再拿双拖鞋?”

        “可以有。”

        “……”卓殊揉了揉太阳穴,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弯腰把人抱起。

        应同尘一个猝不及防,腾空而起,慌乱地勾住他脖子,后怕地看了眼地面:“你干嘛!”

        “睡觉,没空跟你斗嘴皮子。”

        “谁在跟你斗嘴皮子,小学鸡。”

        “你说谁小学鸡?你的鸡才小学生呢!”卓殊怒目而视,一脚踹开会议室里的休息室大门,将他扔到了床上。

        “草。”应同尘眼镜差点被甩飞,控制不住爆了个粗口,他扶正眼镜,没好气地看向卓殊,“小学鸡说的就是你。”

        “哦,原来小学鸡在说我啊。”卓殊得逞一笑。

        应同尘:“……”

        应同尘:“……”

        没救了,他为什么要进行这么幼稚的对话!

        他翻了个身,愣了一下,又摸了摸床。

        嗯嗯?害挺舒服!

        既来之,则睡之。

        卓殊还沉浸在自己的“胜利”情绪中,却见他翻个身就准备入睡了。

        “你还真是……给你块地方就能睡啊。”卓殊感慨一句,在另一边躺了下来,视线落在他的脸庞上,停留片刻,轻声道,“午安。”

        应同尘眼皮轻微动了一下,并未睁眼。

        秋天的午觉最是舒服,阳光和噪音被屏蔽在外,房间里的温度正好,一不小心就睡过了头。

        当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时,应同尘才惊醒过来,发现手机同时也在响动。

        他按了接通,a在电话那边问他在哪个位置,马上就要开会了。

        “你们先去会议室,我马上到。”应同尘挂断电话,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道,“你怎么没定个闹钟?”

        “我有人型闹钟。”卓殊不甚在意地说着,习惯性地打开房门,随后门口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恐怖如“嘶——”

        应同尘惊讶地转头看去,和正在打电话的a打了个照面,旁边还有捂着嘴小声尖叫的ndy,以及惊讶的表情转瞬即逝的米姝。

        应同尘:“……”

        应同尘马上解释道:“我跟他不熟!”

        a和ndy看着她,满脸写着“你看我信吗”五个大字。

        卓殊更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刚睡完就不认账了?”

        “……”应同尘暗自瞪了他一眼,很快便整理好心情,若无其事地理了理衣冠,大大方方地走出去,经过两位员工时,故作无意地说了一句,“我们是朋友,只是暂借一会休息室而已。”

        “本来我们没多想,朋友间一起睡觉有什么。”a说,“但你一再欲盖弥彰地解释,就很有问题!”

        ndy:“对,学长你不对劲!”

        应同尘:“。”

        fine,我不说话了行不行?

        刚睡醒的卓殊这会终于清醒了,想起应同尘还有另一重身份,不能让外人发现他们不可告人的勾当,于是帮忙在他员工面前解释道:“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他就是帮我补习英语。”

        “哦~补习英语啊~”ndy和a眼神都不对劲了。

        应同尘:“……”补你妹的英语!

        应同尘忍不可忍,转身回去,提着他的后颈拎到了会议室,咬牙道:“不会说话你就别说话。”

        卓殊很委屈,但他不说。

        因为客户已经到门口了。

        下午的会议进行的很顺利,卓殊表示只要品牌初次入驻选择k.w的话,一定会给折扣,并在初期帮忙宣传。

        品牌那边也是提前做过市场调查的,事先就将k.w纳入了意愿名单列表里,这次实地考察谈判的结果都不错,所以双方很快就签订了合同。

        助理将负责人和他的翻译兼女朋友送回酒店后,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

        但是工作还没有完全结束。

        “明天还有三位外资合作商要来谈续约的事,估计要拉扯一番价格战。”卓殊将在场的翻译都看了一圈,“今天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继续由你们负责翻译工作。应同尘你留下,我还有别的任务交代你。”

        ndy立即兴奋地在他们之间来回扫视,拉着a就走:“快走快走,别耽误卓总学英语了。”

        米姝眼观鼻鼻观心,笑道:“我刚才已经吩咐人去把休息室整理一遍,换上了新的香薰。”

        卓殊:“?为什么要换掉,你嫌弃我原来的香薰?”

        米姝嘴角抽了抽:“我是为你好。”有情调的香薰才是最适合你的,哥。

        应同尘眼中精光一闪,怀疑这米姝知道他和卓殊的关系了,试探道:“或者我们不去休息室,换个地方?”

        米姝立即取出布尔登的会员卡,恭恭敬敬道:“请。”

        应同尘:“……”

        应同尘哀怨地看了一眼卓殊:你怎么什么事都跟秘书说?!

        卓殊接收到他的眼神示意,冲他挤了挤眼睛:去不去?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应同尘眨眼睛:你小子能不能嘴上把点门,我不要面子的吗?

        卓殊眉毛一挑,疯狂挤眼睛:我就知道你想去,小东西,坏得很呢。

        “老板。”米姝提醒道,“你斗鸡眼了。”

        卓殊:“……”

        这时,米姝的手机响起了起来,不少消息齐齐涌进她的微信,她汇报道:“柳利昂来了。”

        “活动现场准备得怎么样了?”卓殊扭头问米姝。

        “现场已经布置完毕,还有半小时,活动就可以准时开始了。”米姝回道。

        “好,你想去看看吗?”卓殊扭头问应同尘。

        应同尘摇摇头:“并不想,我想回家。”

        “好,那我们就一起去看看那个柳利昂吧。”卓殊充耳不闻,实行暴君政策。

        应同尘:“……”

        应同尘看着他得意的背影,抬起脚想踹一踹,又盯着那昂贵的西装看了看,最终还是向金钱势力低头,放下了脚。

        休息室在办公楼这边,三人乘坐电梯从顶楼下到了八楼,里面人来人往,门口还站着两位保镖。

        卓殊单手插兜,侧头看了一眼应同尘,见他先一步走进去,才勾了勾嘴角,心情颇美的跟上去。

        走到应同尘旁边,他压低了声音:“看在你今天工作表现不错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把。”

        “帮我什么?”应同尘睨他一眼,“来看看别人的热闹?”

        “对。”卓殊隔着老远,张望了一眼化妆间里众星捧月的男人,“同样是人,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你看看人家那排场,再看看你自己的,嫉不嫉妒?眼不眼红?酸不酸?”

        应同尘:仙女皱眉.jpg

        “所以你现在的目的是为了打击我?”

        “一半一半吧,你就是太不思进取了。”卓殊想着刺激刺激他,另外,说不定能让柳利昂带带他,蹭点热度也是不错的。

        应同尘:“你他妈的才不思进……”

        “你看。”卓殊冲着不远处的柳利昂抬了抬下巴,“那么多人围着他一个人转,你不羡慕吗?”

        “呵呵,一、点、也、不、羡、慕。”应同尘加重语气道。

        卓殊:“还说不羡慕,语气都快酸死了。”

        “……”应同尘自闭了。

        说话间,经纪人看到了卓殊,忙凑到柳利昂耳旁低语道:“九点钟方向,k.w的卓总来看你了,听说他最近一直在打探娱乐圈的资源,你好好表现。”

        柳利昂正在画眼线,撇了撇嘴,低声道:“这又是位肥胖地中海,还是酒囊饭袋啊?”

        经纪人见人已经走进来了,偷偷掐了他胳膊一把,脸上带笑道:“卓总,你好。”

        “你好,这里人手够吗?还需要什么的话,直接联系我秘书就好了。”卓殊道。

        柳利昂一听这声音,磁性沉稳,润朗如玉,完全满足了他声控的喜好。他忍不住侧头一看,眼皮一颤,连着心肝都跟着颤了颤。

        来人身形颀长,西装革履气场慑人。五官俊朗,眉目硬朗,眼神深邃如海,令人不由自主想陷入他的旋涡里。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卓总这么帅?!

        比他以前的金主可帅太多了!

        “哎呀,利昂,不要乱动,眼线都花了。”化妆师摆正他的脑袋,用棉签沾点卸妆水,给他把眼角拉长的眼线给卸掉,重新开始化眼线。

        柳利昂只能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艰难地用余光去看卓殊:“卓总,不好意思,现在只能这样跟你打招呼了。”

        “没事,你继续,我就是来随便看看。”卓殊一边说着,一边拉过一条椅子,“坐。”

        柳利昂困惑了一秒,听见有人坐下的声音,却见卓殊仍旧是站着。他从镜子里看去,正好看见自己的正后方有个男人坐下了,露出两条交叠的长腿,只可惜脸被自己挡住了。

        应同尘坐在椅子上,无聊到拿出手机来玩。

        卓殊低头一看,一方面是恨铁不成钢,另一方面认为他这是自卑的表现,不敢直面爆火的同行,只好拿手机来做掩饰。

        说明刺激疗法是有用的。

        那就得多用用。

        卓殊看向房中最受优待的柳利昂,职业假笑:“柳先生,你现在在娱乐圈发展的不错吧?”

        柳利昂下意识看了一眼经纪人,经纪人冲他使了个眼色,他立即会意:“勉勉强强吧,竞争者太多,想进大荧幕还有点困难。”

        “前段时间主演的电视在各大社交网络刷屏,这个程度可不叫勉强,你是没见过更勉强的人呢。”卓殊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低头玩手机的人,“圈里还有不少人,连个姓名都不配拥有呢。”

        “是啊,想要站稳脚跟,还得努力才行。”柳利昂说。

        “你说的对。可有些咸鱼总是不努力,那又能怎么办呢?”

        “那就让他吃点苦头,就知道躺着的代价有多大了。”

        苦头?

        卓殊沉默几秒,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对某条应姓咸鱼太过友好,以至于他越发不思进取。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今天应同尘开的车,可不就是他送的宾利吗?

        都敢开着飙车,说明是非常喜欢的,甚至连午睡都想在里面,这就尼玛离谱。

        “多谢柳先生指点迷津。”卓殊了然道。

        柳利昂:我指点什么了???

        正当柳利昂疑惑时,就听卓殊突然命令道:“把车还我。”

        “这么快?”

        柳利昂身后响起一道清冷凌冽的声音,他的妆容已经化得差不多了,便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一张俊美的侧脸,架着一副泛着冷光的眼镜。

        未知全貌,便可窥见神颜。

        卓殊点点头:“嗯,表现好我再给你。”

        应同尘始终保持着侧头看他的姿势,抿了抿嘴,思索道:“要不过两天再还你吧,这几天给撑撑场子,免得给你丢人。”

        一听这话,卓殊就有点美:“那行吧,再让你玩几天。”

        “嗯。”

        柳利昂:“……”这对话太尼玛熟悉了。

        想当年他还是个练习生的时候,就是这么跟金主撒娇要车车的。

        想到这,他不由多看了一眼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心道:现在流行这种正儿八经的金丝雀吗?

        恰在这时,男人转过头,猝不及防和他对视片刻,礼貌道:“你好。”

        柳利昂愣了愣,看着他的正脸,一时竟忘了说什么。

        “我先回家了。”应同尘实在无聊,大明星观赏半日游活动也该结束了,他起身就走。

        卓殊也没再逗留,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大门。

        “等等!”柳利昂突然跑了出来,拉住了应同尘的胳膊,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这位帅哥,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应同尘对上他的眼睛,摇了摇头:“没有印象。”

        卓殊蹙眉,眼神带着威胁看向柳利昂,竟敢对他的人使这种拙劣的搭讪手段,嗤笑道:“拿开你的手,这条咸鱼岂是你能碰的?”

        应同尘:仙女皱眉.jpg

        “哦不好意思。”柳利昂赶紧松开手,再次强调,“我真的好像在哪见过你,你叫什么?”

        应同尘刚一张嘴,就被卓殊抢了先:“他叫跋巴。”

        柳利昂:“……”

        应同尘:“……”

        “当、当真?”柳利昂弱弱地问。

        “嗯,没错。”应同尘决定了,以后这就是他的小名了。

        作者有话要说:霸总失去姓名系列,卓憨憨就算了,卓娇娇是什么鬼啊哈哈哈哈哈哈ps:在房间补英语的梗来自《人民的民义》,指发生关系后还用补英语来做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