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23章

第23章

        即将迎来国庆小长假,放假前一天,所有人的心思都已经不在课堂上了。

        应同尘没收了几张小纸条,上面的对话全是在讨论出游的安排。

        学生们瑟瑟发抖地看着他。

        应同尘将纸条还给她们,回到讲台上,把课本放在一边,拍了拍桌子:“今天我们不上课了,就来讨论一下旅行吧。你们打算去哪玩?”

        学生们面面相觑,卓紫回道:“去北方。”

        “ok,你能给大家用英文安利一下你想去的景点和它的优势吗?”

        “好啊。”卓紫站起来跟大家简单介绍了一下景点和行程,想不起来的时候,应同尘就会帮忙补充。

        同学们讨论了起来,直到放学铃声响了很久,大家都还在兴冲冲地用英文交流着各国各地的景点美食。

        年级主任经过教室,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满意地离开了。

        等学生们终于散去之后,应同尘检查好教室的门窗,才返回办公室。

        见主任还坐在电脑前,龇牙咧嘴的,奇道:“主任,你怎么了?”

        主任头也不抬,盯着屏幕恨的牙痒痒:“我在贴吧打探敌情,妈的,这群兔崽子又在骂我!”

        “所以就不要去看了啊。”应同尘好笑道,他自己是完全不会去看帖的,除非有人特地给他分享。

        正说到这呢,付旅突然闪现,把他拉回座位,偷偷分享了一个链接:“这是一篇刚开的新文,我觉得这里面的受好像你哦!”

        “哈?”

        “你看文案噻,禁欲清冷款的、戴眼镜、英语老师,是不是你?”付旅激动地戳着文案,“而且我看正文,更像你本人了。”

        “……”应同尘淡淡道,“那是你自动代入的。”

        “也可能,算了,我分享给你了。你自己去看看吧,说不定会喜欢哦。”付旅抛给他一个媚眼,“我先回家啦。”

        应同尘无聊地打开第一章。

        好家伙,还是个先婚后爱的剧情。

        英语老师和一畜生总裁结婚后,因工作关系,决定向大家隐瞒已婚事实,和老攻表面装作不认识,实际上日子过得蜜里调油。

        应同尘:“……”

        没这种好事,羡慕不来。

        *

        国庆当天早晨,六点不到,应同尘就起来了。洗漱收拾好,清清爽爽的出门。

        走到停车场时,看着那辆宾利,还有点跃跃欲试。

        速度开到70迈,心情是好他妈的嗨。

        他先去挨个接a和ndy,才往k.w赶去。

        ndy坐在车里,东摸摸西看看,惊讶道:“学长你换车了?”

        “没有,我那车送去维修了。这是朋友的,他就先借我开两天。”应同尘回道。

        “我也想要个土豪朋友,新车说借就借。”ndy发出一声羡慕的叹息,突然又坐直了背,扭头看向旁边的a,“对了,a姐,我听吕总说k.w的总裁很年轻?”

        “是啊。”a是应同尘最早带的新人,如今升为组长,性格也沉稳了不少,“之前和k.w合作过,应总当时出差,我就去跟了那个项目。老板不仅年轻,还挺高冷,很不好接近。”

        “高冷?”ndy张了张嘴,却发现应同尘比她还先一步问了出来,不由看向应同尘。

        应同尘目视前方:“我随口问问。”

        a点点头:“是啊,之前公司不是有个年轻漂亮的富家女来体验生活嘛,那次去k.w拿完资料后,回头就对卓总发起了猛烈攻势。”

        “后来呢?”ndy兴奋地开始吃瓜。

        “后来卓总就在门口贴了张牌子,拒绝她入内,和我们公司的合作也差点停了。最后还是吕总出面去道歉,又把那女生裁了,才保持住合作关系的。”

        说到这,a又警惕地看了一眼ndy,“等会你也不要犯这种错,千万不要因为卓总极具诱惑性的外貌就忘了自己要干什么。”

        ndy:“我知道啦,我虽然是颜控,但知道什么才是正事的。那些因为外貌就被诱惑的人就是傻叉。”

        应同尘:“……”谢谢,有被冒犯到。

        a冷漠道:“总之,卓总是个危险人物,既不可能看上我们,也不适合做男朋友,所以千万不要抱非分之想。”

        应同尘:“……”危险人物?

        “a姐,你好酷啊!”ndy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你是怎么拥有这么强大的定力的!”

        “你多跟应总呆两年就行了。”a无奈道,“虽然帅哥每天都在你面前晃悠,可他多看你一秒,你就知道是稿子又没过关;多看半分钟,你就得很自觉留下来加班。我已经完全丧失了审美能力,只有稿件才是我的soulte。”

        ndy缩在角落里,不敢说话。

        应同尘笑了一声:“那时公司正是发展阶段,辛苦你了。”

        “挺过来就好了。”a也笑了,“而且你和吕总才是经常在公司熬夜加班,我们这批人真的是看着你们才一路坚持过来的。”

        应同尘含笑不语,想起那段时光,也挺感慨。

        没多久,车子停在了商场里的停车场。

        “到了。”

        三人带上设备下车,走进电梯后,ndy和a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着装。

        商场旁边的写字楼就是k.w的办公大楼,米姝安排了助理前来接人。

        秘书处有好几名员工,这位就是专门负责接待今天的来宾,几人跟着助理去了会议室安装同传设备。

        k.w大大小小的会议室不少,但最好的一间是在顶楼,和总裁办公室在一楼,可以俯瞰大半个城市风光。

        会议室旁边有几间小房间,看得出在装修时就考虑到了同声传译会场的布局。

        应同尘检查测试完设备,接过助理递的水,走到会议室落地窗前站着,顺便欣赏一下外面的风光。

        ndy神情兴奋,又不敢让助理瞧见,压低了声音道:“天哪,我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有点紧张怎么办?”

        a:“relax。”

        ndy又喝了几口水,越来越紧张。

        这时,应同尘拍了拍她肩膀,随意道:“等会我和a负责翻译,你就负责查漏补缺就好了。a已经跑过不少现场了,你放心吧,需要你的时候不多。”

        “呜呜呜,万一那个卓总对我也不满意怎么办?”

        “不可能。”

        ndy被他了霸气直接的回答给震慑住了,凡事都还有老板撑住,她突然就没那么紧张了。

        殊不知应同尘想的却是,卓殊要是敢不满意,他就去睡服他。

        所以说公私要分明,不然就……应同尘嘴角微弯,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应先生,会议在十点开始,您和同事们可以先去商场里逛逛,九点半到这里就可以了。”助理说。

        “好。”应同尘回头看着两位女士,“你们想去逛逛吗?”

        “当然想了!”ndy跟野狗一样,拉着a就往外面冲。

        应同尘跟在她们后面,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助理突然拉住他的胳膊,悄悄塞给他一张卡:“应先生,米姐说这是给你们的购物卡,今天的购物可以报销。”

        “打折?”

        “对。”助理羡慕地看了他一眼,“果然,还是要多读书,我奋斗了这么久,都没拿到过这么大金额的购物卡。”

        *

        国庆期间,即使是高端如k.w,也是有不少人光顾的。而且今天下午还会有明星来站台做活动,不少年轻女孩们已经早早赶来抢前排站位了。

        ndy看了眼横幅上的明星,一脸不屑:“怎么是柳利昂啊,他网上好多黑料的。”

        a:“比如?”

        “什么出道后劈腿前女友啊,整容啊,好像还有金主来着,不然你以为他一出道就那么好的资源是哪来的。”ndy没事就会在网上看看八卦。

        “啧,娱乐圈真的这么多金主吗?”a奇道。

        “可太多了。”ndy说的仿佛自己已经陷入了娱乐圈这个大漩涡,“好可怕的,只要你有点姿色,就有富婆或者大佬想包你。”

        “那也可以拒绝啊。”

        “拒绝个什么啊,想在那个圈里混到顶层,运气实力都不能少,但有多少人两样都缺。在谷底太久了,谁也不想路子多点,钱来的快点,能抵抗住诱惑的都是狠人。”

        应同尘突然停下了脚步。

        ndy一不小心撞上他的后背,抬起头来:“学长?”

        应同尘指了指旁边的一家男装店:“我想进去买点东西,你们先去别的地逛逛吧。哦这个购物卡你们拿着,理性消费。”

        ndy一看这店里的男士正装,就知道是他喜欢的风格类型。可惜时间紧迫,她还是选择去逛女装店:“好的,那等会我们直接在会议室见吧。”

        “好。”应同尘走进店铺,张望一圈,直接对前来招待的售货员指向某个方向,“我要橱窗里展示的那条领带。”

        那条领带和卓紫送他的一模一样,上次落在酒店后,卓殊在下一次见面给他带了过来。

        但他想起卓殊说过,他的领带被别人拿走了,俨然是不舍的语气。

        平时懒得来逛街购物,正好这次看见了,索性买一条送给卓殊算了。

        刷卡的时候,应同尘看着价格,眼皮跳了一下。

        卓紫这丫头,一出手就这么大方?

        看来得再买个小礼物回送给卓紫了,得问问女士们的建议。

        他给a打电话,然后去二楼一家首饰店找到了二人。

        两人正在选手链,听他说要送小女生,给他挑了条时尚一点的项链。

        之后又是兵分两路,女士们还要逛街,应同尘却无事可做,便回了到了写字楼的顶层。

        员工们大多都外出去场上筹备活动了,偌大的办公室显得有些空旷。

        应同尘问坐在门口处理文件的职员:“请问,卓总来公司了吗?”

        员工抬头,刚想回话,突然看向他的后方:“卓总好。”

        应同尘回头,就见卓殊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肩宽腰窄腿特长,系西装扣子的同时,侧头看向身后的几位职员,正在讨论公务。

        卓殊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刚往前几步,突然冲与员工们比了个暂停的手势。

        原地后退几步,扭头,对上了应同尘的眼睛。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

        “卓总,这位先生找你。”刚刚那位员工说道。

        话音刚落,在场的员工们就发现卓殊时常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变得很精彩,表情太过复杂以至于脸都有点抽搐。

        他故作深沉地捏了捏眉心,转头对员工们吩咐几句,才冷漠地看向应同尘:“跟我来。”

        卓殊走进办公室,拉上百叶窗帘,遮挡住外面吃瓜群众们的视线。这才转身看向应同尘,视线落在他手里的礼盒:“这是什么?”

        应同尘:“哦,送你的礼物。”

        卓殊表情微松,上前接过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的那一刻,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喜悦,待看清里面的东西后,啪一下关上盒子,扔进了垃圾桶。

        “哦,这个不是给你的。”应同尘淡定地从垃圾桶里捡起项链盒子。

        “那你是要送谁?”卓殊眉毛一挑,眼神里透着几分危险,“女人?”

        “不是。”

        卓殊刚松懈几分,就听他说:“严格来说,是送小女生。”

        “呵。”卓殊神情一紧,逼视着他,挑起他的下巴,摩挲片刻,抬眸道,“你挺浪啊,连小女生的礼物都准备这么好的。”

        你就不配做顶流,你那是顶浪啊,淦。

        应同尘别开脸,拿过另一个盒子,取出那条深蓝色领带:“这个才是给你的。”

        卓殊低头一看,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你特意去买的?”

        “正好跟同事们逛逛。”应同尘比对了一下,发现正好搭他的水蓝色衬衫,伸手去解下他现在系的那条。

        卓殊仰起头,单方面选择原谅他。

        “嗯,好看。”应同尘系好领带后,拍了拍他的胸膛,又拿起盒子里的领带夹别上去,“今天好好工作。”

        卓殊:“……你觉不觉得,这话很像是贤妻良母说的?”

        “觉得。”应同尘低下头,按着额头,“所以你别说了,我现在很尴尬啊。”

        卓殊低声笑了一下,捏了捏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说:“你还记得你上次说的话吗?”

        应同尘抬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你说,来我公司做。”卓殊将腿挤进他的两腿之间,暧.昧地说道。

        “……”应同尘看了眼办公室,空间够大,沙发桌椅都有,就是有一个问题,“你不工作吗?”

        “我可以快……额。”卓殊及时打住,绝对不可能说自己可以做快男。

        “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难题摆在面前。”应同尘手指在他的胸口处点了点,莞尔一笑,眼里闪过一丝戏谑,“你这里有日用品吗?”

        卓殊:淦。

        “我马上叫人去准备。”卓殊转身就要出去,被应同尘拉住了。

        “马上就要九点半了,你十点不是要开会吗?”

        “这你都知道?”卓殊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呵呵笑道,“不愧是你,人精,了解的这么清楚,一大早就特地来公司堵我是吧。”

        “?”应同尘愣了片刻,“你不知道我是……唔?”

        卓殊粗暴地堵住了他的嘴,顺利的撬开唇齿,在里面攻城略池,动作并不温柔,蛮横地问道:“车子怎么样?”

        “挺好的,唔。”

        “连个感谢的话都没有,你没有心。”卓殊在他脑袋上抓了一下,以示惩罚,而后又下意识地抚摸着他毛茸茸的后脑勺。

        应同尘含糊道:“那我谢谢你?”

        “敷衍!”卓殊动作又粗鲁了起来。

        应同尘放弃了挣扎,不如闭眼享受,主动迎合着对方,这个所谓的惩罚渐渐变了味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有人敲门,两人才意犹未尽地松开对方。

        卓殊看着对方越发湿润殷红的嘴唇,忍不住又凑上去啄了一口,像是尝到了什么人间美味一般,上瘾。

        “可以了。”应同尘推开他的肩膀,抿了抿嘴,看着他刚系好的领带歪了,只好又给他整理了一番,“该去工作了。”

        卓殊哼哼唧唧:“小妖精。”

        “我不小了。”应同尘无奈笑了笑,“你几岁?”

        “不告诉你。”卓殊摆出一副“你再瞎哔哔地问,我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的表情。

        应同尘更加好奇了。

        卓殊赶紧转移话题,打开房门。

        米姝站在门口,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应同尘,悠闲自在,腰挺得笔直,淡定自如地转头冲她微笑了一下,继续喝茶。

        不对劲。

        米姝收回视线,仔细看了一眼她的总裁,一个战术推镜:很好,领带换了,衣领处有轻微皱褶。一缕头发落在了额前,嘴唇略显红润,比平时的厚度厚了一公分,眼神慌张躲闪。

        她礼貌点头,微笑走进办公室,站在应同尘面前,又一个战术推镜:发型本身就是自然蓬松的,所以看不出凌乱的痕迹。表情坦然,眼神毫无躲闪的痕迹,仿佛这是他的办公室一样。双腿交叠,气场十足地问她要不要喝茶。嘴唇有变化,但似乎没有肿。

        真相只有一个!

        老板和他的小情人兼翻译在办公室进行了一场不可告人的运动。

        且,她有合理证据怀疑,老板是受方。

        “什么事?”卓殊突然打断她的脑补里自带的柯南bg

        “哦是这样的,小朱已经去酒店接客户了,十点钟我们准时开会。”

        “好。”卓殊点了个头,示意她出去,“我有事交代他几句。”

        米姝退出去后,卓殊拿出一张卡,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回去吧,下次过来记得提前给我说一声。”

        我好去买套。

        “回去?”应同尘侧目,“你不需要我了?”

        卓殊:“……”

        有必要问的这么直接吗?

        “需要,我需要你行了吧。我是说现在拿着卡出去,我得去工作了。”

        应同尘仔细看了下银行卡:“提前给我透支报酬?”

        “可以这么说吧。”卓殊又开始拿脚尖去蹭地了。

        “ok,密码是什么?”

        “我生日。”

        “很好,你的生日是什么?”应同尘问。

        卓殊:“……我不告诉你。”

        应同尘看着他,跟看傻子似的。

        良久,卓殊把卡拿回来,换了张卡给他:“用这个吧,密码是我妈的生日,回头微信上发给你。”

        “行。”应同尘拿着卡,转身就走,活像个拔吊无情的渣男。

        *

        应同尘回到会议室,ndy和a已经等候多时了。

        “学长,你去哪了?我们联系你好久了,打电话没人接,还以为你出事了呢。”ndy问道。

        “没事,看到个熟人,去叙了叙旧。”应同尘走进隔间,“再最后检查一下设备。”

        十来分钟后,米姝小跑过来,站在门口喊道:“应先生,你们这边好了吗?客户们马上就到楼下了。”

        “好,马上来。”应同尘带上人跟出去,米姝带着他们去往总裁办公室。

        “老板,随行翻译们已经来了。”

        “嗯。”卓殊应了一声,打开房门一看,看见了为首的应同尘,下一秒就把门关上了。

        米姝:“?”

        翻译三人:???

        下一刻,房门再次打开,卓殊微微瞪大了眼:“你怎么又来了?”

        这话是对应同尘说的。

        又?

        a和ndy对视一眼,突然涌起一个不大妙的念头。

        刚刚应同尘才说去见一个老朋友,而卓殊却对应同尘说“又来了”。

        该不会刚刚应同尘就是去见的他吧!

        ndy突然兴奋,而a则一脸苦相,完了完了,刚刚她好像在车上说了卓总的坏话来着?

        即使平时再沉稳,可一想到有翻车的危险,a也是有点慌的。

        当然,当事人之一也是很懵的,从刚才起,应同尘就一直有个疑问盘旋在心头了。

        “你是不是不知道,这次的翻译是我?”

        卓殊:?

        卓殊:!!!

        卓殊表情错愕,眼神里透露着三分惊讶三分疑惑,还有四分难以置信。

        张了张嘴,发出灵魂般的质疑:“你在说什么屁话?我听不懂。”

        米姝也给整懵了,看看困惑的应同尘,又看看呆滞的卓殊。

        顾着还有外人在的缘故,米姝不好意思说应同尘在被老板包养的同时,还在赚老板的另一份钱,只好着重解释道:“应先生不止有主业,还兼职做翻译。”

        “兼职翻译?”半晌,卓殊才上下打量了一番应同尘,想起了那些翻译小电影的夜晚,想起那争夺大闸蟹的夜晚,想起他说的那句“生活所迫”,这才慢慢理清思绪。

        “原来如此。”卓殊深沉道,这生活也太难了。

        应同尘礼貌递上名片:“你好,卓总,我是言域工作室的应同尘。”

        卓殊接过来一看:好家伙,我他妈直接好家伙。

        做个兼职都能做成副总吗?!

        现如今已经要多才多艺到这个地步了吗?

        是他太小看娱乐圈的生态,还是他太低估应同尘的能力了?

        难怪应同尘很少主动找他要资源呢,原来是还有别的工作羁绊,估计都是去忙兼职了吧。

        可既然是副总了,还开着十来万的迈腾,被迫寻求包养——真相只有一个。

        “你很缺钱吗?”卓殊突然问。

        应同尘下意识回答:“当然缺。”

        “好,明白了,你好好工作。”卓殊看了眼时间,来不及闲聊了,“你们先跟我下去接客户吧。”

        一行人走进电梯,每个人脸上都很精彩,各自怀着心事。

        卓殊盯着电梯里面的镜子,实际是在注意旁边人的表情。

        他又重新打量起应同尘,带着不同的观感。

        就在刚才,两人还在办公室里激情热吻,转头就变成了公事公办的合作伙伴……

        刺激。

        他偏过头,刚想问话,突然发现这个近距离有些暧昧,仿佛稍微动一下,就能采撷到那诱人的唇珠。

        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他立即站直,左右张望,所有人又面无表情地低头玩手机。

        “应先生。”卓殊欲盖弥彰地喊了一声,“你的主业是不是赚得不多?”

        “是啊,之前不是就说过了,赚不到什么大钱。”应同尘目不斜视道。

        “但你机会还很多,只是自己不想去把握而已。”卓殊道,“明明有主业就可以做的很好,偏偏要分心去搞另一个行业。你都不专心,怎么能赚大钱?而且大好的机会出现在你面前,你却不主动争取,真的没用。”

        应同尘勾起嘴角:“那你说,我应该怎么争取。”

        这时,电梯门打开,其他人挨个走了出去。

        他们二人走在最后,应同尘刚走到门口,就听见身后的人突然在他耳边轻飘飘说了一声:“争取到我就好了。”

        应同尘愣了愣,意味不明地看向他,却只看见了他的背影。

        片刻后,卓殊回头,没好气地喊道:“愣着干什么呀,客户都来了,能不能机灵点。”

        “来了。”

        *

        今天的客户只有一位,但是异常重要,是某高端奢侈品牌的亚太区负责人。

        该品牌推出了一个子品牌,公司十分看重中国市场,所以即将进驻国内,需要选择第一批入驻商铺。

        一阵寒暄后,米姝领着负责人先去商场中央转了一圈,然后打开附近的商场指引系统屏幕,详细地介绍了一下目前的店铺情况。

        应同尘和a在一侧进行翻译工作。

        ndy在后面急忙记录学习,时不时为二人的表现暗暗叫好。

        她后退一步,不小心撞到了人,刚回头就发现自己是撞到那传说中很不好接近的卓总,脸色都吓白了,连忙小声道歉。

        可谁知,对方压根没理她,甚至是看都没看一眼,视线直直地锁定某一处。

        她顺着视线看过去,发现那是她学长的方向!

        啊,学长音真好听,翻译速度好快,内容好准确,从容不迫的模样可真帅,认真起来的模样真是闪闪发光!

        ndy犯起了花痴,随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卓总,心道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看起来关系好像很不错?

        她完全没有感受到卓总的刺呢,反而觉得软绵绵的,很温暖的感觉。

        下一秒,她就看见卓殊眼神躲闪了一下,偏过头装作看风景去了。

        她下意识看学长,发现学长正看着这边,嘴角还挂着一点笑意,显然刚刚是学长冲卓总笑了!

        *

        在商场大概逗留了大半个小时,一行人才转回写字楼。期间,米姝依然在尽职地介绍着公司的基本情况,而这些内容应同尘早已查看过,因此翻译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会议室已经有人布置好了,所有需要的东西都整整齐齐放在桌面上。

        应同尘将接收器耳麦递给卓殊:“戴上吧。”

        卓殊看着他,一时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应同尘捡起来,微微弯腰,亲自给他戴上去,嘱咐道:“等会别弄掉了,待会我再跟你检查一下设备。”

        说完,他回到旁边的小房间里,没有关门,戴上发射器耳麦:“check,check,听得见吗?”

        卓殊点点头。

        “音量呢?”

        “挺好。”

        “ok,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你声音挺好听的。”卓殊脚尖点了点地,拿出手机指了指微信界面,示意他看手机。

        应同尘打开一看。

        【卓殊】:下次在床上可以戴耳麦吗?

        应同尘:“……”

        【ying】:不可以。

        【卓殊】:为什么?

        【ying】:你知道我戴上这耳麦,一小时能赚多少钱吗?

        “卓殊”微信转账88888元。

        【卓殊】:够一次了吧?虽然以我的持久性来说,可能给的还不够?

        应同尘:“……”

        *

        负责人那边也带了一位随行女翻译,所以a跟着应同尘一起给卓殊做同传就好了,两人再次检查两边设备无误后,会议正式开始。

        卓殊直接拿出一个类似的成功案例,作为切入点,给负责人讲述其成功开拓市场,并打开国内市场知名度的事迹。

        应同尘凝神,专注安静地听着他的声音。

        虽然卓殊说他声音通过耳麦传播之后,显得更好听,对方又何尝不是一样。

        应同尘坐在安静狭小的房间里,房门没有关,一抬头就能看见卓殊的侧影。

        他一边用电脑记录着重点内容,一边仔细听着对话内容。此刻的场景,仿佛是卓殊在对着他说悄悄话一般,娓娓道来。

        这个时候,应同尘才真切地感受到,卓殊确实是位手腕强硬能力出众的总裁。

        至于其他时候,简直跟脱了缰的二哈似的。

        卓殊说完,从容淡定地看向客户。

        片刻后,耳麦里响起应同尘的声音,如泉水泠泠,又绵绵不绝,敏捷地将对方所表达的内容转述成中文,夹杂着不少业内专业术语,可见在准备工作方面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卓殊忍不住头偷偷看了一眼房间里的人,只能看见一张全神贯注的面容,眼里不禁多了一丝赞赏的意味。

        会议一直持续到十二点半才中止,双方已经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具体事宜还需要下午详聊。

        负责人起身去洗手间,卓殊坐在办公室里,摸了摸耳麦:“哈喽?应先生,听得见吗?”

        “听得见。”应同尘已经关掉设备,无语地看着离自己十来米的人,“卓总,你是不是玩上瘾了?”

        “有点意思。”卓殊闷声笑了一下,“我对你的表现很满意。”

        “所以?”

        “能邀请应先生一起吃个午饭吗?”

        “没问题。”

        一旁帮忙收拾东西的ndy几乎是听见了他们的全程对话,不知为何,莫名觉得有点像情趣对话?

        一定是被那些腐女朋友带坏的,腐眼见人基。

        ndy跑到另一边跟a说悄悄话:“卓总邀请学长吃午饭诶,他们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何止不可告人,还有3p或者4p。”a一脸淡定地说。

        ndy:“卧槽?此话怎讲?”

        a一脸深不可测的表情:“因为,卓总还要请负责人,应总和那边的翻译还要介入两人之间。换言之,就是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之间的故事。”

        ndy:“……a姐,你做翻译真是可惜了。”

        卓殊邀请负责人去的是商场顶楼的一家高档西餐厅,在饭桌上和负责人继续闲聊,应同尘和对方的翻译其实是没多少时间用餐的。

        吃到一半,负责人又接起了电话。

        应同尘和翻译这才快速吃了两口。这时,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端着一个小盘子放在了自己的面前,里面放着还未被动过的鹅肝。

        他抬头看向手的主人,卓殊一脸不屑:“厨师今天有失水准,你给我吃掉。”

        应同尘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他面前的餐具,明明这家伙刚刚就是拿鹅肝塞牙缝的。

        “谢了。”应同尘没有拒绝他的好意,鹅肝烹制的很完美,他吃的也很开心。

        卓殊一直拿余光偷偷观察他的表情,见他一直低着头用餐,忍不住多看了一会,满意地收回视线。

        吃完鹅肝的应同尘,又回敬了他一杯酒,亲自给他还有负责人斟酒。

        卓殊端起红酒杯,摇晃片刻,含住杯口:吨吨吨!

        应同尘见他杯子空了,又倒了点酒。

        卓殊摇晃片刻,再次含住杯口:吨吨吨吨吨!

        应同尘:“……”有这么上头?

        应同尘没敢再倒酒,找服务员要了杯牛奶,然后放到他面前。

        卓殊摇晃片刻,又双叒叕含住了杯口:吨吨吨吨吨吨吨!

        应同尘:“?”

        应同尘不信邪,又要了杯盒装的牛奶。

        卓殊潇洒地把吸管插了进去:吨吨吨吨吨吨嗝。

        “你是水牛吗?”应同尘忍不住去摸了摸他的肚子,“不觉得撑吗?”

        卓殊身体一僵,牛奶从嘴角流了出来。

        卓殊:“……”

        应同尘:“……”

        “噗。”对面的女翻译突然笑了起来,翻译是外国人,标准的欧美长相,身材火辣辣,但中文说的很流利,“应先生,你别给卓总倒酒了,他怕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应同尘呆怔了片刻,好奇地看向卓殊。

        卓殊瞪了他一眼:“这话你也信?你觉得你有那么大魅力?”

        应同尘坦诚道:“嗯,我觉得我有。”

        “不要脸。”卓殊嫌弃不已地看着他。

        这时负责人终于打完了电话,继续愉快用餐。

        用餐结束后,卓殊亲自送他们去酒店休息。

        谁知刚走进专用电梯,负责人就用母语和翻译交流了几句,两人旁若无人地接了个吻。

        卓殊一脸呆滞,盯着镜子不敢轻举妄动。见这二人还有继续深入的意思,忙戳了戳应同尘。

        应同尘扭头看向他,卓殊就暗示性地撅起了嘴。

        应同尘:“……”

        应同尘一把推开这张快要怼到他脸上的脸。

        将负责人和翻译送到酒店,翻译亲热地挽着负责人的手,两人有说有笑一起走进大门,时不时亲一个。

        应同尘转身坐进车里,放下车窗,看着外面呆如雕像的人:“上车,还回不回去了?”

        卓殊缓缓转过身,看他的眼神都不对劲了:“你这人怎么回事?”

        应同尘不明所以:“嗯?”

        “你看看人家的翻译,服务多到位。”卓殊愤愤不平道。

        应同尘按了按喇叭:“想回去就快点上车,别瞎哔哔。”

        “真是活该你混得菜。”卓殊气鼓鼓地走到另一边,心里还有诸多抱怨。

        做只金丝雀吧,不如别人家的会撒娇卖萌。做个翻译官吧,也不如别人家的“贴心”。

        他怎么就找了这么个废物点心。

        卓殊坐上副驾驶座,系安全带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扭头看向应同尘:“我们现在都到楼下了,哪有不进去的道理?”

        “大哥,你下午不是还有会议吗?”应同尘奇道。

        卓殊:“可是人家的翻译都……”

        “他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嗯?你怎么知道?”

        “之前和翻译闲聊了几句。”应同尘发动车子,忽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怎么样,还上去吗?还是说,你想做我男朋友?”

        卓殊陷入沉思,现在他面临着此生最大的难题。

        应同尘诱人的身子=交往。

        不不,他还还没做好结婚生子的打算,交往是肯定不可能交往的。

        “呵,你死心吧,我是不会跟你结婚生子的。就凭你这个小东西,休想得到我的美貌身材和亿万家产。”卓殊骄傲地抬起下巴,赏了他一个王之蔑视的眼神。

        车子一个加速,卓殊惊恐道:“啊啊啊啊你谋杀亲夫!”

        车子一个急停。

        应同尘扭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卓殊反问,“我说什么了?我什么也没说。”

        “你说谋杀亲……”

        “父嘛!”卓殊抢答道,“你这不是谋杀亲父吗?你忘了我还是你的金主爸爸吗?”

        应同尘能怎么办呢,毕竟卓殊现在确实是他的甲方:)

        应同尘再次加大马力,卓殊赶紧抓住安全带:“开这么快干什么!”

        应同尘:“送你去投胎,黄泉路上你要好好走。”

        车速飙到八百码,来世你得叫我爸。

        作者有话要说:卓殊:小样,别以为你脱了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应同尘:不好意思,我穿的可是马甲套装,一次还脱不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