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12章

第12章

        周一升旗仪式,各班班主任要站在自己班的队伍前后。

        学校的校服是西装西裤短裙的款式,富家子弟们打扮得都挺好,就是站姿不够直。

        不少班级都东倒西歪,交头接耳。

        唯有高一二班,站的那叫一个直。

        放眼望去,原来是他们的班主任以身作则,站在队伍的最前面,身姿挺拔修长,让学生们不约而同地效仿起来。

        郑植楠悄悄从一班挪到他的旁边,嘀咕道:“九点钟方向,新来的生物老师,原来那个休产假去了,你就说美不美?”

        应同尘目不斜视:“美。”

        郑植楠:“我想请她吃饭。”

        应同尘给予一个肯定的眼神:“不错,你请她吃什么?”

        “早饭。”

        应同尘:“……”

        应同尘:“祝福你。”

        “谢了哥们,趁现在老师们还没撤退,我先溜去打好早饭,你待会把她带过来呗。”

        郑植楠还颇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想给她个惊喜。”

        “行。”

        升完旗,全校师生往食堂涌去。

        应同尘回身找那位年轻貌美的生物老师:“你好,我叫应同尘。”

        生物老师惊喜又腼腆地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久仰大名啊,叫我笙芜就好了。”

        应同尘客气地笑了笑:“好的,笙芜,去吃早饭吗?”

        “嗯。”笙芜点点头,撩了下耳边的长发。

        “一起吧。”应同尘走在她旁边,“一班的郑老师你认识吗?”

        笙芜:“还不认识,我上周才入职,还没有把人认全。”

        “等会介绍你认识认识,他是位很不错的数学老……”

        “老师!”不远处传来一阵嬉笑声,卓紫和几个女同学站在不远处冲他挤眉弄眼的,“应老师怀挺!”

        应同尘:“?”

        女同学:“应老师你是最帅的,冲冲冲!”

        应同尘:“???”

        卓紫一副老母亲看出息儿子的表情,暧昧地看了一眼笙芜,笑道:“应老师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啊?”

        应同尘道:“我喜欢自由女神。行了行了,赶紧去吃饭吧。对了,卓紫,课间操你来办公室找我一下,有事要问问你。”

        卓紫:“yessir!”

        几个女生离开后,笙芜才笑道:“你和学生们挺熟悉啊。”

        “还行吧?”应同尘其实也没什么和学生的沟通技巧,只是秉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去做事就好了,他也不愿意和学生走得太近,免得生出不少事端。

        这事他深有体会。

        教工食堂就在学生食堂对面,两人走进去的时候,还有老师在排队领早点。

        “同尘!这里!”郑植楠坐在餐厅中央,挥了挥手。

        “我们去那边吧,郑老师给我们打好了。”应同尘领着她向那边走去,暗自打算拿好自己的餐食就去别的地,不打扰郑植楠撩妹了。

        可谁知——

        “同尘,你去哪啊?”郑植楠咬着一口包子,“怎么刚来就要走啊,是不是不给哥面子?”

        应同尘偷偷冲笙芜那边挤了挤眼睛。

        “嗯?”郑植楠腼腆的看了一眼笙芜,又问他,“你觉得坐她旁边不好意思?没事,你来这边,挨着哥坐。”

        应同尘:“……”蠢死你得了。

        应同尘只能在他旁边坐下。

        郑植楠腼腆地给笙芜递了个热乎乎的肉包子,一句话不说,扭头给应同尘递包子递豆浆递三明治递鸡蛋……

        这他妈到底是追谁呢。

        应同尘看不下去了,在桌下踩了他一脚。

        郑植楠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抬起脚,直接踹在了笙芜的腿上。

        郑植楠:“!”

        笙芜:“……”

        应同尘扶额。

        *

        课间操时间,办公室只有寥寥几位老师。

        “报告。”卓紫走到门口随意喊了一声,就迈着小步伐跑到了应同尘旁边,“.ying,我来啦,找我什么事啊?不会是又要单元检测了吧?”

        “哪能呢。”应同尘从教案上抬起头,“明天,明天再检测。”

        “呜。”

        应同尘转过椅子,直视着卓紫,看着这笑得天真无邪的姑娘,不知如何开口。

        卓紫被他看了一会,双手捧起脸:“敢问老师,学生美不美?”

        唉。

        学生越是天真可爱,他就越是心痛。

        “卓紫,是这样的,我最近在考虑家访的事,所以需要先了解一下家庭情况。”应同尘斟酌着语言,“可以透露一下你的家人情况吗?”

        “你要家访吗!?”卓紫兴奋地看着他,“什么时候来?我回家就开party欢迎你!”

        “倒也不必。”应同尘摆摆手,“我就先了解一下基本情况就好了,你们家几口人?”

        卓紫回道:“四口,爸妈,我和一个老畜生。”

        应同尘:“?”

        卓紫:“就是我哥。”

        应同尘顿了顿,又问:“那你父母工作忙吗?”

        “不忙,他们把工作都交给我哥了,我哥比较忙,成天见不着人,不过我们家在他的带领下,变得更有钱了。”卓紫说。

        看来卓老哥倒是个靠谱的。

        应同尘不动声色地追问道:“那你爸爸最近在忙什么?”

        “在国外旅行呢,连我开学都没回来!”卓紫控诉道。

        “那你妈妈呢?”

        “一起啊,老两口在外面玩得乐不思蜀呢。”

        应同尘:“……”

        唉。

        “那他们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最近就能回来了。”卓紫回道。

        最近……

        和昨晚在群里发的消息完美吻合了。

        最近在国外回来,一回来就约别人去酒店,显然不是约的她老妈。

        富豪圈好脏!

        沉默片刻,应同尘点点头说:“好,大致情况我也了解了,你爸妈回来之后,你就跟他们说说,看看能不能让老师去家访。”

        “好哒!老师一定要来哦!老师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我让阿姨准备啊。”卓紫笑眯眯地问。

        “没有,你学习进步就是老师们最大的快乐。”

        “咦,回答太官方了!”卓紫啧啧两声,压低声音道,“我上次都看到了,你穿个背心在学校对面的拉面馆吃得可开心了。”

        “咳。”

        卓紫嘿嘿笑了两声,才准备回教室。

        “等等。”应同尘喊了一声,卓紫疑惑地回头,他欲言又止道,“如果,家里……如果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找我或者其他老师说说。”

        “好的!”卓紫做了个敬礼的动作,“应老师你真好!”

        “还有……”

        “还有什么?”

        应同尘虚咳一声:“我那是晨跑去吃早餐的,穿背心的事……”

        “放心吧!那形象永藏我心底了,绝对不会跟别人分享的!嘻嘻嘻嘻!”

        应同尘:“……”

        卓紫一离开,付旅就滑着椅子溜到了他旁边,邪魅一笑:“应老师,我也想康康你穿背心的样子。”

        应同尘:“……”

        付旅:“不是我说你,你真是拉低了我们整个英语组的衣柜数量。你看我们谁不是扛着衣柜去上课的,就你跟去了趟衬衫批发市场采购似的。要不是你这张脸,你以为你还能荣登教师颜值榜第一吗?”

        应同尘:“过奖。”

        “我没想夸你!”付旅好奇地上下打量着他,“有个问题在我脑海里盘旋好久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天天穿着衬衫?还几乎都是长袖款的?夏天不热吗?”

        热的。

        还很无趣。

        但他没办法,一开始是迫于无奈,后面就习惯了。

        衬衫西装多好,什么场合都适用,挑不出错,也不抢眼。

        “因为便宜。”应同尘说。

        “有多便宜?”

        “你不知道吗?”应同尘正色道,“衬衫的价格为九磅十五便士。”

        付旅:“……”

        *

        很快就到了周五,应同尘上完最后一节课,一周的工作又结束了。

        然而还有更难搞的活。

        去食堂打包晚饭拎回家,一边看着k.w和对接客户的资料,一边吃饭,蓝牙音箱里还播放着英语听力。

        有时候看入迷了,就忘了吃饭,最后剩下一半残羹冷炙。

        工作到十点多,他伸了个懒腰,走出书房倒水,经过客厅时,看着沙发顿了顿脚步。

        脑海里莫名浮现起上次喝醉后,孟功把他和卓殊送了回来就走了。卓殊瘫在他的沙发上,抱着他不撒手。

        可惜沙发容纳不下两个成年男人,他就把人捶了一顿,这才老实了。

        想到这,嘴角稍稍挂起一点弧度。

        挺久没见面了。

        明后天又是周末,天时地利,就看人和不和了。

        他打开通讯录,看了下备注名为“来日方长者”的人,笑了笑,把备注改成了卓殊的名字,然后拨了个电话过去。

        那边没接。

        他放下手机去接水,刚喝完水,手机就响了。

        不出所料,是卓殊的回电,声音有点嘶哑,语气里透露着疲倦:“什么事?”

        “酒店,去不去?”

        卓殊:“……”

        去个屁。

        他在国外连轴转了快一个礼拜,一通慰问关心的话都没有,刚回国躺在床上,准备好好休息倒个时差,就被这没良心的给吵醒了,张口就要去酒店榨干他。

        这还是人吗?

        就不是个东西啊。

        卓殊:“不去。”

        应同尘叹了口气:“可惜了,我还学了个新姿势呢。那你早点休息,晚安。”

        三分钟后——

        卓殊睁开眼,冷漠地回拨过去,一声令下:“布尔登,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