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11章

第11章

        应同尘最近很忙。

        既要带两个班的英语,还要带团队熟悉国庆的项目。

        这天课后,他正在备课,课代表卓紫就来给他送卷子了。

        “应老师,作业都齐了。”卓紫笑眯眯地说。

        “不错。”应同尘抬起头,“班上不是有几个作业困难户嘛,他们也交了?”

        “交了交了,他们都可崇拜可听你话了。”卓紫笑得一脸无辜,谁敢不交作业,她就铁拳制裁!

        “那就好。”应同尘冲她笑了一下。

        卓紫:g,妖孽啊。

        “今晚晚自习做单元检测。”应同尘又拿出一摞新卷子,笑得春风和煦,“到时候上课发下去。”

        卓紫:g,撤回撤回。

        卓紫抱着新卷子离开的时候,又往他衣服上看了一眼:“应老师,你怎么不系我送的领带呀,是不好看吗?”

        应同尘摸了摸衣领,笑道:“谢谢你的礼物,不过它太好看了,上课用不着。”

        卓紫:“那你喜欢吗?”

        应同尘:“喜欢,等下次出席重要活动就系上。”

        “好哒!不只是重要活动啦,见重要的人也可以的哟!”卓紫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我偷偷在上面施了魔法,应老师你戴上它的时候,绝对会工作顺利、桃花盛开!”

        应同尘也笑:“借你吉言。”

        年轻真好啊,跟这些孩子们打交道,心态都变得年轻了。

        难怪老头一直跟他说做老师有多好呢。

        *

        周末,孟功难得休息,把他拉出去攀岩。

        同行的还有甄明鑫。

        “你俩最近同框的频率比较高啊。”应同尘揶揄道。

        甄明鑫腼腆一笑:“孟哥老厉害了,最近跟着他健身,我都开始有肌肉了,就是有时候觉得疼。”

        孟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多做做拉伸,别一下太猛了。”

        “我可以的。”甄明鑫说着,十分轻松地把腿抬起了起来,原地表演了一个站立劈叉。

        孟功:“牛掰啊哥们!”

        应同尘:“……”

        周末的俱乐部人挺多,排了一会队才轮到他们。

        甄明鑫是第一次玩这个,穿戴装备都花了一点时间,又听教练说了一会注意事项,再抬头看那二人时,哪还有人影啊。

        甄明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顶,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从上面吊下来后,瘫在地上像把老咸菜,浑身散发着酸臭的汗味。

        这要是被他新经纪人看见了,肯定要拍照发圈嘲笑他的。

        “别躺着,起来活动活动。”孟功走过来,向他伸出个手。

        甄明鑫搭着他的手站起来,骨头跟被拔了似的,靠在他身上不愿动:“你们可太牛了,都不喘两口气的吗?应哥呢?”

        “他又去第二轮了。”

        “什么!”甄明鑫抬头一望,一眼就在人群里找到了气质明显的应同尘,已经爬到一半了,还伸手搭了把旁边的人。

        “应哥看起来瘦瘦的,没想到这么行。”甄明鑫感慨道。

        “可不是嘛,他会的可多了,还特别耐打。”孟功看了一眼,特别神秘地说,“他以前在我们体育系以一挑三,三个壮汉都没能把他撩到,一战成名啊。”

        “真的假的?”甄明鑫想想自己的弱鸡身材,感到自闭,“他为什么要跟体育生打架?”

        孟功叹了口气,在休息椅上坐了下来,仿佛一朝回到了青春年少的岁月:“说来话长,那是一个兵荒马乱的峥嵘岁月,我们天真无邪,对生活充满了期望,渴望着……”

        甄明鑫:“说重点。”

        孟功:“那三个臭男人说他娘。”

        “这群碎嘴子,打得好!”甄明鑫义愤填膺道,不就是瘦弱了点嘛,怎么就娘了!

        遭遇过不少类似事件的甄明鑫,再次抬头望向应同尘的方向,眼里充满了敬畏与崇拜:“从今天起,应哥就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那后来呢?”甄明鑫又兴致勃勃地问。

        “后来,我们院系就知道外语系还有这么个狠人,就……把我介绍给他了。”

        “噗——”甄明鑫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所以你俩还有过一腿?”

        “这不是没腿成吗?”孟功十分遗憾地说,目光悠远,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兵荒马乱的峥嵘岁月……

        当年,他没有隐瞒自己的性取向,并向同学朋友们强烈暗示自己就跟春天的动物一样,到了该繁殖的季节了。

        很快,外语系的学姐吕宗彩就偷偷找到了他,说是给他介绍一个好帅好绝的男的,问他要不要去见个面。

        孟功一打听名字,好嘛,这不是最近在体院频繁听到的名字吗?

        听说好a呢!

        他当然是怀着少男心思去了见面的咖啡馆。

        但他没抱希望,压根就不觉得那外语系草能来见面,其实他就是来尝尝新出的咖啡。

        正喝到一半呢,对面就坐下了好帅好绝一男的。

        孟功差点死于咖啡之呛。

        对方穿着得体的正装,阳光撒在他身上,温暖喜人,眼镜框上有光线划过,衬着眼睛清澈有神。

        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嘴角处还有一点没有痊愈的青紫。

        又禁欲又痞气。

        这是应同尘给他的第一印象。

        “你好,你就是……”

        “对,我就是孟功!”孟功激动道。

        应同尘打量道:“确实挺猛的。”

        孟功娇羞一笑:“你也挺帅的。”……

        “后来呢?后来呢?”甄明鑫八卦地追问,“是不是看对眼了?”

        “没有。”

        孟功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应同尘是以什么样的表情说出那句话的——

        “学姐说体院有个猛攻,我就很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猛攻。”说这话的同时,应同尘取下眼镜放在桌上,“说吧,你想怎么打,就在这吗?”

        “……”甄明鑫愣了片刻,才哈哈大笑,“所以应哥以为你是明目张胆的号称自己是猛攻?还是要跟他约架的猛攻?”

        “是啊。”孟功喝了口水,“那阵子不少体院的去骚扰他,说是要报仇什么的,估计就以为我也是找他麻烦的吧。”

        甄明鑫笑得喘不过气,正仰头大笑之时,突然顿住,惊恐地扭头看着他:“所以你不是猛攻?”

        孟功:“……”

        孟功:“我不是!!!”

        就因为这体格壮硕的外形,他单身到现在,他容易么!

        本来好哥们应同尘因为极具迷惑性的禁欲a气,也一直单身来着,可现在连应同尘都有炮友了,他还是个处!

        嘤嘤。

        甄明鑫目瞪狗呆。

        *

        应同尘从山顶上下来,找了一圈,才在角落里看见两人。

        刚走过去,就瞧见孟功哭唧唧的抱着甄明鑫的腰,胳膊都快比甄明鑫的大腿粗了,甄明鑫浑不在意,安抚地拍着他的背。

        应同尘:“……”

        应同尘转身就走,不打算认识这么两个人。

        “同尘!”孟功喊了一声,嗓音之大,令方圆五米之内的人都看了过来。

        应同尘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应同尘,你给我站住!”孟功带着哭腔继续喊着。

        四周的人看应同尘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活像个抛弃朋友的渣男!

        应同尘无奈倒回去,将桌上的纸巾盒子往他那边推了推:“出什么事了?”

        甄明鑫:“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

        孟功擦擦眼睛:“没什么,我就是回忆了一下我们那兵荒马乱的峥嵘岁月了。”

        应同尘看向甄明鑫:“他是不是又说我们相亲的事了?”

        “对。”甄明鑫问另一位当事人,“应哥,你当时怎么看出孟哥不是猛攻的呀。”

        “喏,就是这样咯。”应同尘指了指孟功现在这幅模样,“当时咖啡厅在放韩剧,我到的时候,他正看剧看的哭鼻子呢。”

        甄明鑫再度目瞪口呆。

        *

        三人在外面吃了顿饭后,才各自回家。

        应同尘停好车,瞥见楼下的书店,抬脚走了进去。在一堆教辅里翻看了半天,买了其中质量比较高的一本。

        结账时,目光一顿,指向老板后面的书:“那本我也要了。”

        老板转身取出一本菜谱,一起结账。

        回家坐在书桌前,翻看菜谱看了两分钟。

        弃。

        还是看教辅好看。

        浏览一遍后,确定资料有助益后,才拍了张照片发到家长群里,建议购买并不强制。

        家长群顿时热闹了起来。

        【买!必须买!孩子成天在家打游戏!】

        【女儿一回家又在夸应老师的课,课程讲解的深入浅出,课堂还有趣,感谢老师】

        【我女儿也一个劲地夸啊!本来还担心还在刚升高中不适应呢。】

        【儿子这次英语单元检测比摸底考试高了近20分呢!】

        应同尘给家长们一一回话,谦逊有礼,再表扬一番各家孩子,氛围其乐融融。

        就在这时,突然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

        【卓紫家长】:我过两天就回国,去酒店洗好了等我。

        “卓紫家长”撤回了一条消息。

        其他家长:“!!!”

        好刺激,好意外,好劲爆!卓爸爸够可以啊!

        应同尘:“……”

        卓紫家长本人:“……”

        桌紫家长开始疯狂抽打自己的手。

        甚至还想自挖双目,但他忍住了。

        好不容易结束一天疲惫的工作,卓殊躺在空荡荡又很烧钱的酒店里,莫名觉得空虚寂寞冷,需要有人暖床。

        一旦尝到了甜头,就很难回到以前苦头僧的日子了。

        他打开手机,想让应同尘做个准备。

        谁知眼睛一花,看着消息记录里出现了一个“应老师”,想也没想就发了条消息……

        以防下次再认错,他还是把“应老师”的备注改成了“班主任”。

        这时,班主任来私戳他了。

        【应老师】:卓爸爸?您什么时候回国?不知道有没有空,我想做一个家访。

        卓殊一怔,眼睛一亮。

        对呀,他还是披着马甲的!可以让老爸顶锅。

        【卓紫家长】:不好意思,没空,不做。

        【卓紫家长】:额……我是说不做家访。

        应同尘:“……”

        我本来还没get到其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