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6章

第6章

        开学后杂事比较多,尤其是班主任,不仅要快速记住各位同学,还要管理纪律处理各大小事务。

        以及,早自习。

        他除了带高一2班,还要带高二5班理科班的英语。

        也就是说,他得每天早起,分别去这两个班上早自习。

        理科班已经带过一年,大家对他已经很熟悉了,但高一这个新班级,俨然一群进了圈还不安分的生物,不是唠嗑就是打瞌睡。

        他刚在高二上早自习,就看见班里的语文老师给他发微信,说是管不住这群孩子,先去食堂打饭了。

        学校教学楼是前后排独立的,临近要下课,他便回到高一2班。

        刚走到走廊外,就看见卓紫高呼:“噫吁嚱!帅乎高哉!”

        三班er:“噫吁嚱!”

        随即便是琅琅书声。

        应同尘:“……”

        下课铃响,这群动物就可以出圈了。一群男生风一样地从他身边经过,还非常有礼貌地打招呼:“.ying,eon!”

        女生们也挤了出来:“应老师!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食堂呀?”

        “不用了,你们快去吧。”应同尘微微一笑,语文老师已经帮他把饭打好了!

        *

        教工食堂,早点很是丰盛,应同尘走到语文老师旁边坐下,拿过自己的早饭,低头吃了起来。

        片刻后,郑植楠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头发凌乱,带着个黑框眼镜,眼睛都没睁开,呼哧呼哧喝起了粥:“等会去二班上第一节数学课,应老师你们班学生怎么样?好带吗?”

        应同尘吃相斯文:“好带,”才怪,“我们班女孩子比较多,个个都机灵古怪,”还很好色,给全校老师打了个颜值排行榜,而我就是榜首,“男生也比较活泼好动。”昨晚寝室熄灯后讲话打麻将被主任逮到咯。

        “总而言之,就是一群可教之才。”

        郑植楠松了口气:“那就好,对了,你们看看我今天穿的怎么样?我也想学一下应老师,穿穿正装。”

        应同尘检查了一下:“领带没系好。”

        “太难了。”郑植楠扯了两下,反而扯得更难看了,“你教教我吧。”

        “行。”应同尘起身弯腰,给他把领带解开后,非常耐心地讲解着步骤,“就是这样,明白了吗?”

        “明白了。”郑植楠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庞和认真的眼神,脱口而出,“应老师你讲课的样子一定很帅。”

        “谢谢。”应同尘坐了回去,莫名发现四周传来了不少奇奇怪怪的视线。

        付老师端着盘子走到他们旁边坐下,椅子发出一点声音,像极了她心碎的声音,但马上她又坚强了起来,压低声音:“应老师,你之前说的喜欢高个子……该不会是郑老师这样的吧?”

        应同尘:“噫吁嚱。”

        “哈哈哈。”郑植楠自认为帅气地摸了下头发丝,“怎么会,我怎么配得上应老师?”

        应同尘:“……”你别解释了。

        果然,付老师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一直想不通的问题豁然而解!再看应同尘的时候,眼神都不对劲了。

        *

        之后几天,应同尘不仅要让同学们快速适应新学校新学业,还要让自己适应付老师的安利。

        “应老师,这个bl新番你有没有看过?”

        “应老师,你其实是姐妹对吧?”

        “应老师,要片吗?我有好几个g哦!”

        “……”应同尘看了看办公室,万幸其他老师都去上课了,无奈揉了揉眉,“不需要,谢谢。”

        付旅迅速抓到重点:“哈!你没反驳!你果然是!”

        “……”女人果然都是大侦探家。

        “保密。”

        “我会的!虽然我刚刚失恋,但我有了新的人生目标啊!你现在就是办公室的一级保护动物,我会保护好你的!”

        “……”

        “我就说嘛,你这么帅,没道理现在还是单身啊。”付旅拉着凳子在他旁边坐下,打开网盘,“来,我给你分享个最近发现的好片,画面超美,还有剧情,攻受都是人间绝色啊。”

        应同尘刚说完不要,微信里就收到了链接。

        既然是人家的一番心意,当然还是笑纳吧。

        “谢了。”

        “不客气!”

        *

        即使再忙碌,周五还是如约而至。

        最后一节课,应同尘开了一节班会,总结第一周的表现,以及各项注意事项。

        放学后,学生们才渐渐散去,他回到办公室整理一番,才步行回到自己的公寓。

        孟功的电话准时打来:“这周末怎么安排呢?要不要去爬山?”

        “你不忙吗?”

        “忙,不过甄明鑫说他不忙,问我俩去不去。我没时间,你呢?”

        “我也没有。”应同尘走到衣柜旁,站了半天,看着一水的衬衫,默默叹了口气,最终挑出一件黑色的,转身往浴室走去,“晚上有事呢,先挂了。”

        洗完澡后,他看了眼时间,去楼下吃了个晚饭,这才慢悠悠地开车去布尔登酒店。

        跟前台提了下卓殊的名字,对方就直接把房卡递给他了,还是上次那间房。

        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见书桌上还放着投影仪,便打开电脑,随便找了部欧美片看了起来。

        卓殊打开房门后,就看到这么个场景,房间里没有亮光,瘦削精致的男人坐在地毯上,仰着头看荧幕,侧脸温柔眷和。

        一刹那间,竟让他生出一种暖意,疲惫了一天后,还有贤妻在家这么等待着他。

        “来啦,先去洗澡吧。”应同尘头也不回地说,继续看电影。

        卓殊:“……”

        这话也很贤妻呢:)

        卓殊兴致冲冲的洗完澡,站在镜子前打量了一下身材,十分满意。

        他打开浴室门,走过去:“我洗好——”

        “坐。”

        真是迫不及待的小东西呢,卓殊一边想着一边敞开浴袍:“做就做。”

        应同尘切换个片子,等了一会,扭头一看:“……”

        差点以为是变态。

        “你把衣服穿好了再说话。”话是这么说,他的视线倒是压根没从卓殊身上离开过呢。

        “穿衣服还怎么做?”

        应同尘拍拍旁边的位子:“我是说,坐这。”

        卓殊淡定系好浴袍的腰带,装作无事发生,悠哉悠哉在他旁边坐下:“然后呢?”

        “看电影。”

        “……”卓殊面色不虞,“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我的时间也不廉价啊。”应同尘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来,一起学习学习。”

        卓殊不明所以地看向荧幕。

        两个男主角在谈话,好像打起来了。

        十秒后——

        嗯?这个电影不对劲!

        “这是?”卓殊难以置信地扭头看着他,却见他淡定从容的样子,“倒是小瞧你了,胆子不小,当面邀请我看这玩意。”

        “别不好意思。”应同尘笑了笑,“就当是情.趣了。”

        技术什么的,是可以练习的。

        别的先不说,这个前戏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以后还要做长期炮友的话,他就有必要好好让对方学习一下,合作共赢。

        卓殊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地看起了电影。

        主角好看是好看,可这是个欧美的生肉片,没有字幕。

        偏偏两个主角还没正式开始,就聊起天来了。

        “他们在说什么?”卓殊随口问道,前面一大段办公室对话,在讨论如何收购别人的公司,谈着谈着突然吵起来了。

        应同尘很自然地做起了翻译:“攻让受不要再跟那个那个公司的老板出去看电影,否则他就要生气了。受解释说那个人并不喜欢他,两人只是朋友而已。”

        “这么狗血?”卓殊问完,又好奇地看着应同尘的侧脸,觉得新鲜,“你没驴我吧?他们真的是这么说的?你是不是看过不少次了?”

        “没有,我也是今天才得到的资源。”

        “你的英文这么好?都能直接做字幕大师了?”

        “生活所迫啊。”应同尘煞有其事地叹了口气。

        卓殊挑了下眉,扭头扫了一眼电影:“他们又在说什么?为什么突然用上家伙了?”

        “受怎么都不承认自己在外面勾引别人,所以攻决定给他一点惩罚……”

        卓殊:突然兴奋.jpg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受说不要不要不要过来,攻说你给我听话一点,受就哭了。”应同尘波澜不惊地翻译完,卓殊瞬间蔫了。

        卓殊:“你能不能带点感情翻译?”

        应同尘清了清嗓子,盯着攻受的一举一动,代入情绪,温柔优雅的嗓音倾泻而出:“哥哥你不爱我了吗?”

        卓殊喉结轻微滚动了一下,随后又听见他转换为低沉磁性的攻声:“宝贝,你主动一点。”

        卓殊:“!!!”

        可不了得!

        这台词功力,这模仿水平,不当影帝实在是埋没了。

        这声喘息,差点当场把他送走。

        卓殊敛敛心神,故作沉稳地观影,却有些心不在焉。电影里的攻温柔地吻着受。受哭红了眼眶,随后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攻突然停顿一下,眼神情绪越发深沉亢奋。

        “受他说了什么?”卓殊别开了眼,扭头看着他,“怎么攻突然就凶起来了?”

        应同尘斜睨着他,双手撑在地毯上,突然笑了一下,上半身倾过去,浴袍领口随着动作下滑敞开了些。

        卓殊垂眸,眉毛轻挑,耳朵被人轻轻捏了一下,他抬头,对上了应同尘的眼睛。

        “把我眼镜取下来。”应同尘说。

        卓殊依言取下了他的眼镜,放在一边。随即耳朵一热,一道清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在说——哥哥,舔我。”

        卓殊:“!”

        对方笑得眉眼弯弯,荧幕上的电影仍在继续播放着。

        很快,两人就开始跟电影里的主角们比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