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4章

第4章

        卓殊站在窗边,陷入自闭。

        已经好多年没住过这种酒店,更别说有这种酒店的会员卡了。

        方才在前台,他正想刷卡,应同尘就抢先一步甩了张会员卡给前台,其一气呵成潇洒帅气的姿势堪比霸道总裁,给卓殊都看懵了:到底是谁包谁啊?

        这间房所在楼层低,磨砂窗完全看不到外面的风景,整个房间除了床就是浴室。

        浴室里的人终于洗完了澡,低着头擦头发:“快去洗吧。”

        卓殊看了眼他腰细腿长的身影,这才从自闭中缓过来,面上不动声色,但进浴室的速度却快了不少。

        *

        应同尘躺在床上,见许久没有闲聊的工作室微信群又开始活跃了。

        公司新招了两个应届生,对于这位还未谋面的老板很是崇拜。虽然他很少去公司,但群里似乎总有他的传说。

        【ndy】:“所以应老板什么时候才来公司让我们瞅瞅啊,我可是为了应学长才来面试的,学校表白墙到现在都还有他的迷妹!”

        【halen】:“你竟然是应总的学妹?岂不是很牛逼?”

        【ndy】:“小恐龙害羞.jpg。不不,我只是他本科学妹,就是个普本而已。学长当年是大三拿到了交流生名额,大四回来考研,一战过了专业top前三的学校,然后就跟着现在这两个老板一起创立工作室了!”

        【halen】:“我恰柠檬,听说还很帅?”

        【ndy】:“可不是!咱英语专业的男生有多少你又不是不知道,全系就那么几十个小伙,结果学长的颜值硬是打到了校草地位上去!可给我们英语系长脸!(虽然我错过了那几年1551)”

        群里开始变成彩虹屁现场,应同尘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还这么长脸呢,尴尬得退去群聊,就看见最新消息显示了学姐在艾特他。

        【halen】:说的我好想见见应总!

        【吕宗彩】:“他在忙着主业呢,咱们啊只是他的过客而已。@ying下周记得来开会!不然我上你家去砸门!

        吕宗彩比他大两届,和她老公高达是同学。当年两口子就听说应同尘沉迷学习和赚钱,两人一合计,就去找应同尘入伙。原本还做好了周旋的各种准备,谁知对方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应同尘自然也不是傻的,吕宗彩专业能力也是数一数二的。高达没有读研,在社会上已经混出了经验,有头脑有人脉,再加上家里有钱,对老婆也很好,可见人品也差不到哪去,适合做合伙人。

        成立初期,三个人也是吃了不少苦,连个像样的门面都没有,每天去各种展会找现成的客户,可惜敢信任他们的是少之又少,一天赚的还不够油费钱。

        后来在展会上跑多了,也就有老板眼熟他们这几个人了,慢慢就有了单子,回馈还很好。之后他又从交换生时认识的国外同学们那里拉到不少资源。

        现在工作室已经稳定下来,慢慢扩招了不少人,他只需要按时去开个会,在家办公即可。

        前两年他突然说要回学校去做老师,可把吕宗彩二人给惊到了。

        应同尘在群里回了声好,然后发了几个大红包,新人们嗷嗷叫,跪求他留下聊天。

        这时,床向下塌陷了一点,旁边有人躺了上来。

        他在群里匆匆回了一句“有要事在身”就放下了手机,而后看向卓殊,发现对方脸色并不大好看:“怎么了?”

        “浴室地滑,差点摔了。”卓殊拧起了眉,“沐浴露味道也难闻,水到最后都快凉了。”

        “噗。”应同尘突然发现他一本正经抱怨的样子有点可爱,腿伸过去勾住他的腿,“不生气,我给你捂捂。”

        “……”卓殊撩起眼皮,“你是不是把我当小孩子了?”

        “怎么会。”应同尘挪过去一点,手往下一摸,“小朋友能有这么大?”

        卓殊呼吸一窒,翻身而起,双手撑在他脑袋两侧,眸色沉沉。

        应同尘勾了下嘴角,取下眼镜,放在床头柜上,而后胳膊就被人拽了回去,而后陷入一阵漩涡中……

        这一次不像第一次那么尴尬,较之于前,两人都更放开了一点,起码卓殊觉得应同尘哼哼起来——是真好听!

        当然,这其中还是有那么些演的成分。应同尘觉得自己应该做名影帝,不过看在比上次好那么一丢丢的情况,他不介意让对方感到快乐。

        鼓励学生是他最喜欢的方式。

        “唔……你的火箭筒太大了吧,你好棒……666”

        卓殊:(*^▽^*)

        应同尘继续闭眼吹:“你真是我见过最大最厉害的男人!”

        “……?”卓殊顿了顿,“是不是有哪里不对?你还见过……”

        “没有。”应同尘勾着他的脖子吻上去,唇齿相交,银丝勾连,轻轻喘着气,“你不乖,停下来干嘛?”

        卓殊:(*^▽^*)

        *

        翌日清晨,闹钟聒噪地响了起来。

        应同尘在床头柜摸了半天,看了眼时间,得去学校开会了。

        刚动一下身,就发现他和卓殊是个前胸贴后背的姿势,懒洋洋地从他怀里钻出来,突然间又被人抓了回去。

        卓殊仍是闭着眼,问:“去哪?”

        应同尘回头,捏起他半边脸,捏的都要变形了:“去工作,放开我。”

        两人同时松手,卓殊龇牙咧嘴的摸摸脸,嘀咕道:“扣你钱。”

        “扣钱倒不至于,只是约好了时间,迟到总不太好。”应同尘翻身下床,穿上衣服,回头看了眼,只见卓殊也坐了起来,下颚线紧绷着,一副随时爆发起床气的模样。

        “困就再睡会吧。”他走过去,鬼使神差地揉了揉卓殊的头发。卓殊总是梳着斜分大背头,也就晚上能见着这么柔软的头发了,他忍不住又摸了摸。

        卓殊清了清嗓子:“大胆。”

        应同尘:我继续rua!

        卓殊在心里默默给他记上了一笔,眼睛却闭了起来,露出自己都未察觉的惬意。

        应同尘rua够了,才转身去找眼镜:“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眼镜?”

        “这里。”卓殊掀开被子起身,从床角捡起眼镜,刚准备递给他,就见他撅着屁股翻床头柜。

        啪——

        应同尘吓了一跳,回头摸了摸自己的屁股,一看见他的脸,脏话又咽回了肚子里,脑海里莫名想起了孟攻设置的“拍了拍他的屁股说真翘”,脱口而出:“翘吗?”

        “……”

        卓殊没回话,亲手把眼镜给他戴上,对上他的视线,随即才反应过来,这个动作太暧昧自然了!

        应同尘也觉得有些微妙,推了下镜框:“谢啦。”

        “滚吧。”卓殊冷下脸。

        “?好的呢。”

        等人真的关上门离开后,卓殊又觉得自己说话有些过了,拉开门看着应同尘的背影,张口想喊住人。

        应同尘似有所感,回过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笑了。

        卓殊:“……滚得越远越好。”

        应同尘:“……”

        应同尘:“对了,你昨晚说的事,我同意了。”

        “嗯。”

        “那把你的电话也给我一个吧,还有为了安全,在关系存续期间,你也不要去找别人。”

        卓殊当然知道1v1的重要性,可他一个卖身求荣的,为什么可以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

        应同尘赶回回校后,找了个皮沙发坐下,再三确认自己的衬衫扣子扣到最上一颗,长袖遮住了手臂,完全没有露出一丝痕迹,这才安下心。

        其他几位老师陆续赶到,刚一坐下,眼尖的语文老师就问:“应老师,你昨天开会也是穿的这件衣服吧?”

        应同尘笑容一僵。

        语文老师揶揄道:“昨晚吃饭的时候还说约了朋友,是不是有对象了呀?”

        “没有。”应同尘摇头。

        对面的郑植楠纳闷道:“这有什么,咱们大男人,两三天才换一件衣服,有什么稀奇,是吧应老师?”

        应同尘讪讪一笑:“是是。”

        语文老师:咦,这是个有味道的会议!

        *

        另一边,卓殊在公司忙碌了一天,秘书汇报道:“今晚有‘声色’的聚会。”

        一听到这名,他就头疼。

        声色是一家高级夜店会所,专为有钱人提供服务,一瓶酒水动辄就要上千。娱乐项目众多,主要为富豪们提供高端服务,自然也就有特殊服务。

        尽管他并不喜欢在这种地方谈合作,但别人喜欢,尤其是那些酒囊饭袋的富二代们。

        一走进包间,就看见几个男人在喝酒,旁边一群公主少爷陪着。

        “哟,这不是卓少嘛。”

        “卓少今儿又是一个人来呀?要不要我帮你叫几个?”

        “卓少你说说你,成天忙着赚钱干啥,身边连个伴都没有哈哈哈。”

        卓殊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几个富家子全部围了过来,几杯酒下去,就开始扯合作意向。

        扯着扯着,一个漂亮男孩不小心把酒倒在了钱夺的身上,泪眼花花的道歉,然后用手去擦衣服。

        钱夺拉过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邪魅一笑:“你撩起来的火,得自己灭。”

        男孩羞涩点头。

        遂,两人去楼上开了间房。

        卓殊:“……”

        包间里的人开始起哄,沙璧哈哈大笑:“钱夺挺行啊,刚从情人那过来,马上又看上新的了。”

        另一人坏笑道:“你以为那小男孩真就是无意的啊?这些人呐,最是喜欢装无辜清纯、多次偶遇、最后还要装作清高不在意,把你吊的心欠欠的,然后再上位。最牛逼的是有人走灰姑娘人设,一副我虽然贫穷,但不要你的钱,我只爱你的样子,实际上早把你和钱一起算计进去了。”

        卓殊微愣,端起一杯酒:“灰姑娘人设?”

        “是啊,现在这些小东西可精着呢。”

        聚会散场后,卓殊浑身酒味,坐在车上,脑海里不断浮现起应同尘的表现和狗友们的话。

        他抄起手机,摸出一张纸条,上面是应同尘今早留下的电话,给对方拨了过去。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嗓音慵懒:“你好,请问你是——?”

        “是我。”

        “不好意思,您是哪位?”应同尘只听见一个醉兮兮的声音。

        “是我!”

        “嗷,有印象了。”应同尘压下嘴角边的笑意,“这么晚了,有事吗?”

        “你说呢,这么晚还能有什么事,去酒店等我。”

        “你喝醉了。”应同尘转了转笔,低头看了下桌上的备课本,“我就不去了,我还有工作。”

        “你还有什么工作?”卓殊脑袋向后仰,靠在座椅上,“你是不是故意装来骗我的?”

        “我骗你做什么?”应同尘好笑道,“你真喝醉了,不信你去睡一觉,醒来就知道有没有醉了。”

        说完就听那边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这个操作的可能性,应同尘浅浅地笑了一声。

        卓殊听着悦耳的声音,下意识道:“你再笑笑。”

        “不笑了。”应同尘看了下时间,“我要睡觉了,再见。”

        “不许睡,来酒店!”

        “呼呼呼。”

        “……”

        半分钟后,卓殊:“晚!安!”

        应同尘挂断电话,继续准备备课内容,良久,他停下来,转了下笔,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