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新学期前,各种会议可不少。上午是全校教师大会,下午年级组会议,到明天还有个班级会议。

        由于带的上一届班级升学率在年级排第一,而单科英语平均分更是拉了其他班一大截,所以这次学校决定由应同尘接任高一实验二班的班主任。

        应同尘没有推辞,和其他任课老师相互交流了一下,约好明天的会议时间地点。

        散会后,一群老师们又去食堂吃饭。同组的几个女老师约着出去唱歌吃夜宵,问他去不去。

        “你们的姐妹时间,我就不去掺和了。”应同尘婉拒道。

        “哎呀,正好去给我们拎包啊。”今天虽然是开会,但付老师的职业穿着里仍是透着几分性感,“应老师,每次我们活动你都不参加,该不会是女朋友管得严吧?”

        其他几位女老师捂嘴偷笑。

        付老师是去年才来的老师,平日里最爱在办公室调戏应同尘,应同尘也拿不准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意思,只能拒绝对方的邀请。

        “这倒不是。”他摆摆手,“跟你们几位美女出去,我怕路人眼红到砍我。”

        一群人乐得前俯后仰,付老师嗔笑道:“应老师可真难追,听说你在学校也单身?咱英语系可是美女如云的地方,而且就你这长相,多得是人想追你吧,你是怎么做到脸不红心跳的?”

        怎么做到?弯掉就好了。

        “看缘分吧。”应同尘正直道。

        付老师:“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呢?我们帮你留意留意。”

        应同尘:“个子比我高点的。”

        众人:“???”

        对面数学老师懵了:“你都接近一米八了,还要找个比你更高的?!”

        “嗯,有安全感。”应同尘勾了勾嘴角,起身离开,“你们慢吃,我跟朋友约好了去健身。”

        徒留一群老师在风扇中凌乱。

        “是不是应同尘喜欢健身,所以喜欢高个子?”

        “主任还想介绍自己的女儿给应同尘呢,这下没戏了哈哈哈,突然开心。”

        “那咱们是不是都没戏了?全军覆没?”

        “我们矮子就不配拥有爱情了吗?”

        数学老师郑植楠弱弱举手,脸红了起来:“我、我喜欢矮个子,你们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不考虑,数学是我们天敌!我们没有共同话题!”

        郑植楠:“嘤。”

        *

        孟功工作的私人会所在市中心,场地干净敞亮。客户非富即贵,只要去会所,随时都有私教进行一对一教学。

        托孟功员工福利的福,应同尘用折扣价拿到了年卡。

        做完一组训练后,他拿着瓶水在点心区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孟功得了空,在他对面坐下来。

        “甄明鑫怎么样了?”应同尘问。

        “挺好的。”孟功得意地冲他身后抬了抬下巴,“喏,我的新客户认识一下?”

        应同尘回头,就瞧见甄明鑫穿着个内心,露出细胳膊细腿,肩上搭着块毛巾,满脸汗水且羞涩地冲他笑了笑:“应哥。”

        应同尘眉头一挑:“坐。”

        甄明鑫局促地在旁边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小脸红扑扑的:“谢谢你上次帮我,我还没来得及谢你,这样吧,我再帮你把年卡续一续?”

        “不用。”应同尘问,“你怎么来健身了?”

        “我想变得和孟孟一样强壮。”甄明鑫捏了捏自己的弱鸡身材,叹了口气。

        应同尘笑了一下:“你经纪人呢,没找你麻烦?”

        “没。”

        应同尘刚松一口气,就听他说:“她直接把我炒了,现在我在一个实习经纪手里。”

        “哎。”应同尘和孟功同时叹气。

        “不过挺好的,新经纪人很年轻开朗,也充满了正义感,她还说要把我带成影帝呢!”甄明鑫嘿嘿笑了两声,旋即又想起什么似的,偷偷打量了一圈应同尘,压低声音问道,“应哥,听说你和那个男人……”

        “嗯,做了。”

        “嗝。”甄明鑫竖起一个大拇指,“你真是我亲哥,牺牲自我,成全小弟。不说了,这张年卡我一定帮你续!”

        “你还是先火起来再说吧。”

        一直没插上话的孟功终于忍不住了:“你倒是说说那人的情况啊,以后真不约了?”

        “嗯,不约了。”

        “其他人呢?”

        “暂时也不考虑了,马上就要开学了。”

        休息了一阵,孟功又来了老客户,便让应同尘看着会甄明鑫。

        应同尘低头玩起了手机,端起旁边的水杯,仰头喝了口水,莫名察觉到一股渐渐炙热的视线,不明所以地扭头看向乖巧无比的甄明鑫,

        甄明鑫看他的侧脸都看呆了:“应哥,你好帅。要不,你跟我谈个恋爱吧?”

        “噗——”

        甄明鑫抹了抹脸上的水,笑眯眯的:“哥,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吗?”

        “你就是个弟弟。”应同尘讪讪道,拿起纸巾递给他。

        “那好吧。”甄明鑫叹口气,擦完脸,见他嘴角处也沾了些水珠,忙伸手帮他擦起了起来。

        应同尘捉住他的手腕,正想说话,突然一阵阴影笼罩下来。

        两人同时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五官锐利眼神深邃的男人正盯着二人交缠的手,而后目光落在甄明鑫的脸上。

        甄明鑫吓得差点当场萎掉,小声嘀咕:“额,应哥,这是你朋友么?”

        “不是。”应同尘说完,就见男人皱了下眉,又改口道,“是的……吧?”

        炮友算是朋友吗?

        “应同尘,你给我过来。”卓殊黑下了脸,转身就走。片刻后,回头却没见人跟上来,更是恼火,倒回去扣着应同尘的手腕就大步往休息室走去,反手锁上了门。

        应同尘挣了下手,对方却气急败坏地将他抵在了门后。

        “刚刚那人是你什么人?”卓殊恼怒不已,好不容易抽空来健个身,就看见自己包养的小情人和别人的男人眉来眼去,玩起了你摸我捉的游戏,“你是不是背着我,还发展了不少客户?”

        卓殊觉得自己简直是绿光环绕,连休息室的装修都是充满生机的绿色,好气!

        应同尘眨了下眼,大概猜测到他的意思,片刻后,发出一声短促的笑:“他就是刚认识的弟弟而已。”

        “对,现在不就流行爸爸儿子、哥哥弟弟的叫吗?”卓殊咬牙道。

        “噗,你还挺会玩啊。”应同尘抬眸,狡黠地看着他,“是吗?哥哥。”

        卓殊:“!”

        卓殊顿了顿:“你叫我什么?”

        “哥哥啊。”应同尘挑起嘴角,“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叫你爸爸?”

        说完,就见面前这面目凶狠的男人,耳朵红了起来。

        应同尘压了压嘴角,终是笑出了声,又听他刻意的沉闷道:“我确实是你爸爸。”

        金主爸爸可不就是爸爸嘛,如此一想,卓殊就释然了:“叫来听听?”

        “你别得寸进尺啊。”应同尘又好气又好笑地推开他,整理下衣领,才想起现在穿的是运动装。

        卓殊也注意到了,对方虽只是穿着白色短袖和运动裤,但胸膛汗水打湿,布料变得有些透明,裸露在外的皮肤白皙干净,领口处还有个小小的痕迹。

        他轻轻扯开对方衣领,就看见里面还有几处未消散的痕迹,没有添新的,满意地笑了笑。

        应同尘拍开他的手,走到沙发上坐下来,长腿交叠,抬头看向他:“话说,你管我跟谁在一起聊呢。”

        “当然不行。”卓殊瞪了他一眼,又见他从容不迫的神情,眼神里多了几分欣赏的意味。

        就怕同行有衬托,他那些酒囊饭袋富二代朋友圈里,一天到晚晒小情人,成天嘲笑他空有钱却没个暖被窝的。见惯了性感撩人、脱衣勾带的那些小情儿,反倒觉得没胃口。

        就是这股子禁欲从容的气质,让他彻底心甘情愿成为豢养金丝雀的金主。

        想到这,他便在对面坐了下来,正襟危坐:“你现在是我的人,滥交是绝对禁止的。正好,这次我们聊聊吧。你放心,虽然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但我会努力适应,多加练习,早日适应这个新身份的。”

        “嗯,有志者,事竟成。”应同尘也觉得他有必要勤加练习技术方面的问题,不然以后还能不能找到新炮友都是问题。

        卓殊:“?”你还挺会鼓励?

        他咳了一声,作为一名金主,还是要定点规矩的。

        “我呢,最近有点忙,不过我也知道你现在工作不忙。”

        “嗯,是不大忙。”应同尘很是惋惜,马上就九月了,带薪的假期说结束就结束。

        卓殊见他一脸悲痛,心道是个有上进心的,默默在心里加了点印象分:“你放心,很快你就能工作了,也会出人头地的。”

        “借你吉言。”

        “但前提是你得听话。”

        “?”

        “我想见你,你就必须马上出现,满足我的欲望。”

        “额……”应同尘不知道是不是别的炮友也这样,明目张胆的要求对方满足自己?

        他敷衍道:“看情况吧。”

        “看什么情况?”卓殊敛眉。

        “我是怕你会累。”应同尘略带同情的看着他。

        “无妨。”卓殊觉得自己一点也不累!

        又道:“留个电话吧,以后需要你的时候,会有人联系你的。”

        应同尘陷入沉思。

        卓殊陷入迷茫:你这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是认真的吗?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长期维持这段关系?”应同尘奇道。

        卓殊点头:“不错,但以后,我是不会给你搓澡的。”不像话,哪有这么要求金主爸爸的。

        应同尘抿了抿唇,很是为难。虽然这个建议非常好,既可以解决生理需求,固定的炮友又能确保安全健康,只是这快感……

        “啊这。”

        “你有意见?”

        正谈话间,有人敲了下门,孟功探了个脑袋进来:“同尘,你什么时候回去?要不要我送送你?”

        闻眼,卓殊登时横眉竖挑。回过头,看见一个高大威武的男人,穿着个黑色背心,浑身都在彰显着男人味,不由眼神一凛:“你是谁?”

        孟功睁大了双眼,看着这帅气逼人的男人,心肝都颤了一下,娇羞道:“你、你好,我是孟功。你是同尘的朋友吗?”

        卓殊看向应同尘,双手撑在扶手上,摆出了金主的款,等他一个完美的解释。

        应同尘摸摸鼻子,走到门口低声和孟功嘀咕:“他就是想约甄明鑫的那个人。”

        “!”孟功再次看向卓殊,吓得语无伦次,“早知道这么帅,我也可以啊啊啊!”

        “你小点声。”应同尘向外面看了一眼,“我们还不知道他认不认识甄明鑫呢,别忘了,甄明鑫现在还在这里。”

        “!!!”孟功在美色与朋友之前,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美色,“你去掩护甄明鑫,这儿就交给我吧。”

        “……”

        卓殊见他们旁若无人地说着悄悄话,气到头顶又冒绿光,起身走过去,那二人同时噤声,齐齐看向他。

        “跟我走。”卓殊颇为凌厉地看了一眼应同尘。

        “去哪?”

        “你说去哪?”

        应同尘雏菊(划掉)一紧。

        但是——

        他微微抬眸,视线在卓殊英俊的脸上逡巡片刻,仅仅片刻而已,就义正言辞道:“走吧,这次地方我定。”

        孟功目送两人的背影,甄明鑫突然凑了过来:“孟孟,你怎么要哭了?”

        “呜呜,我刚刚失恋。”

        “巧了,我也是诶!”

        某家宾馆门前,卓殊吹着冷风,死活不肯进去:“是你没睡醒,还是我没睡醒?你觉得我会去这种地方睡觉?”

        “不就是睡一觉么,那么讲究干什么,你以为不花钱哦。”应同尘不舍得再去五星级花那冤枉钱,推着他的背前进,“快点,你到底还做不做了。”

        卓殊很坚持自己的原则:“我就是死,从这里跳下去,我都不要在这里做。”

        “那就不做了。”应同尘转身就走,一点不拖泥带水。

        卓殊:“……”

        卓殊:“你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