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2章

第2章

        应同尘见色起意,腿脚不听使唤,跟着就进了房间。

        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听男人说了句:“去洗澡吧。”

        应同尘坐在浴室里,虽然喝了点酒,但他脑子格外清醒,给好基友发了个微信。

        【ying】:在?

        ying拍了拍“不是猛攻”的屁股说真翘。

        “……”

        可惜都快把孟功的屁股拍出花了,那边都没反应,多半是还在送人回家的路上。

        他只好退出微信,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正确清理步骤。虽然很久很久以前查过一点,但还是再临时报下佛脚比较好。

        洗完澡又清理结束后,他穿上浴袍出去。

        开门声惊动了男人,对方仓促地将一个瓶子藏在了枕头底下。

        “你在偷看什么?”他只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毕竟这小动作每天都在他课堂上出现。

        男人却咳嗽了一声,欲盖弥彰地拍了拍枕头:“没什么没什么。”

        应同尘知道那是什么,润滑剂,该不会是在看上面的使用说明吧?

        “你……”

        “我只是看看过期了没有!”男人突然拔高音量。

        “嗷。”应同尘打量了一番,见他面目严肃,耳根有点泛红,自己反倒不紧张了,一屁股坐在他旁边。

        男人悄无声息地向旁边挪开了一厘米。

        这和想象中强势霸道的男人不一样啊,应同尘问:“你叫什么?”

        男人清清嗓子:“咳,卓殊,你的人没告诉你?”

        “没告诉。”应同尘皱了下眉,“姓……哪个ke?”

        “啊不是,我姓卓。”

        “嗷。”

        桌殊又问:“你呢?”

        “应同尘,应该的应,和光同尘的同尘。”

        “嗯。”

        空气突然尴尬。

        不对,这不是想要的约炮氛围,反正对方是要约的,自己也单了这么多年,这人正好长在了自己的审美点上。再加上酒精作用,顺势来一炮也是正常的。

        可是,一般不是应该天雷勾地火宝塔镇河妖直接全垒打吗?

        为何现在成了这个小学生互相认识的局面?

        应同尘只好继续问:“那你多大了?”

        卓殊下意识就想回答,突然想起自己才是金主,应当狠一点直接一点,话锋一转:“躺下吧。”

        “?”

        话题转的这么秃然?

        应同尘在纠结要不要故作羞涩一下,转眼就见他脱的干干净净,身材结实硬朗,腹肌人鱼线再次戳中他的审美点,立即直挺挺的躺下了,开始期待了。

        准备工作就绪了,互不相识的两人正式开始建交了,和谐号就要上道了,天宫一号要对接了。

        飞船着陆,应同尘瞳孔一震。

        妈的。

        ……

        应同尘累出了一身汗,喘的不行,浑身瘫软地倒在床上,看着眼前轮廓分明、眼神深邃的男人,由衷的叹了口气。

        可惜了,好好一个帅哥,器是真大,活儿也是真的烂。

        偏偏卓殊还意犹未尽,马上就要进行第二轮对接。

        不管怎么说,第一次总得给人家一点信心,应同尘琢磨着并没有的演技,哼的更大声了:“g,你好大,你好棒,我要死了,不来了好吗?”

        卓殊看着这个小可怜,清冷的眉眼都要哭红了,祈求声多么好听动人,心里一阵满足。虽然还想再征战几回,但合约还长着呢,只好暂时休战,一脸餍足。

        心道:果然包养的小情人都是又乖又会做的,这一单下得值!

        应同尘瘫软在床上,宛如一条咸鱼:“抱我去洗澡。”

        “?”big胆。

        卓殊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别人家养的小东西也这么理直气壮地要求金主的吗?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直接跟他谈恋爱了?

        “放心吧,咱们这关系,又不是谈恋爱,各取所需罢了。”应同尘笑了起来,“但是作为一名绅士,给我洗个澡不过分吧?”

        随后又补了一句:“毕竟你太大了,弄得我好疼。”

        “!”

        卓殊飘飘然地抱着他去洗澡,在他又一番表扬下,还亲自动手给他搓了搓背。

        应同尘舒服地靠在浴缸上,打量了一番:“你第一次吧?”

        卓殊一愣:“你怎么知道?”

        废话,我刚跟你做过,宁不知道?

        “你也是第一次?”卓殊问完就知道白问了,若是经常干这个行当,早红起来了吧,“你说的对,各取所需。放心,我会帮你的。”

        “帮我?”应同尘转过身,“那再帮我搓搓,你这搓澡技术倒真厉害。”

        “……”小东西还挺会蹬鼻子上脸!

        卓殊将毛巾往水里一扔,眼神凶狠:“搓哪!”

        *

        终于,两个人都筋疲力尽地躺下了,卓殊最后一点欲火也消失了,就怕后半夜又来个搓澡十八式,他明天还要不要去公司了。

        睡梦中他似乎被人踹了几脚,软绵绵的,还挺舒服。

        翌日清晨,卓殊睁开眼时,就看到一个男人躺在旁边。

        五官清晰放大在眼前,皮肤白皙透亮,鼻梁高挺,睫毛浓密,头发乖巧地耷拉在脑袋上,遮住了半个额头,嘴唇湿润粉嫩。

        他听不少富二代秀过自己的魅力,其中一条就是小情人天不亮就爬起来化妆,然后装睡,只为等待金主们一睁眼时的惊艳,然后顺理成章地勾引金主不早朝。

        卓殊怀疑这小东西也偷偷化妆了,捻了捻他的脸颊,没有蹭到粉。又仔细瞧他的嘴唇,刚把脸怼过去,小东西突然打了个喷嚏。

        “……”大胆。

        小金主十分没面子地摸了把脸,起身去洗漱,站在镜子前,转过身看了眼背后刺眼的抓痕。

        “……”大胆!

        等有空了,一定要向其他金主们学习一下怎么管教小情人。

        穿戴整齐后,他才回到床边,看了眼地上的衣服,以及床头柜上的钱包,心道放的这么明显,可不就是等着他打款吗?

        他打开钱包,一眼便被身份证上的照片给吸引了去,忍不住多看了几秒,扭头对照着床上的人,只是照片的更显稚气一点,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不错,没整容。

        钱包里放的现金不多,两张银行卡,和一堆会员卡。

        贫穷如斯。

        卓殊拿出其中一张银行卡,将卡号记住后,才物归原位。

        助理在楼下等候,见他神清气爽地出来,立即狗腿地打开车门:“老板,你今儿真是虎虎生威威风八面面色红润啊!”

        卓殊眉毛一挑,坐进车里,拿起办公用的ipad,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应同尘的名字。

        半晌,他幽幽叹了口气。

        整个娱乐圈,查无此人。

        这他娘的是有多糊?

        他收起平板,嘱咐道:“给你个账号,等会去打个款吧。”

        “好的。”

        “等等。”卓殊微微拧眉,“搓澡多少钱一位啊。”

        “十块啊,澡堂子我经常去呢。”助理乐呵呵道。

        “什么?就十块?”卓殊难以置信,“这么辛苦的工作怎么才十块?”

        “主要看地方吧,澡堂子呢就十来块,高档一点的洗浴中心就贵了,有几百上千的,主要看地方和搓澡工的颜值,如果……”助理抬头从后视镜瞥了他一眼,“如果有特殊服务的话,就更贵了。”

        卓殊在心里盘算着,地方是五星级酒店,自身颜值属实上乘,特殊服务……还真有,那自己怎么也得值8888一个小时吧。

        “打款数目里少8888元。”卓殊道。

        生意人嘛,讲究的就是利益清算。

        助理:“?”

        *

        应同尘醒来时,已经是晌午了。下床时揉了揉腰,走路都不够挺拔帅气了。

        收拾妥帖后,才若无其事地下楼,走到前台报上房间号,前台说已经结账了。

        他又问了下价格,一晚上大概抵掉他三个月的工资,下次再也不来这种鬼地方了。

        等等,怎么还会有下次呢。

        他沿路走到昨晚的酒吧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迈腾,驱车回家,地址就在学校附近。

        原本学校是包住宿的,而且整体环境还不错,只是他考虑到自己性向不同,万一哪天谈个恋爱带人回家,在学校里进进出出不方便,索性就在附近租了个两房一厅的公寓。

        老头子倒是想让他直接买下来,可这一圈都是学区房,房价贵不说,他以后也没有孩子,有这钱还不如给老头的房子重新装修换套家电。

        回到家后,他又去洗了个澡,将衣服扔进洗衣机里,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老头的电话。

        说是银行发给他短信了,卡里多了两三万块钱,还有零有整的。

        应同尘思索片刻:“可能是工作室那边打的款吧。”

        他在大学期间和几个同学合伙开了个翻译工作室,起初只是接点小稿件,没想到如今已经发展成业内知名的年轻工作室了。

        老头欲言又止:“这样啊,哦对了,那什么,那张卡好像……不见了,你以后就别往里面打钱了。”

        应同尘想起昨天回了趟家,拿出钱包一看,果不其然,肯定又是老头偷偷塞进来的:“哦,在我这,改天回去给你。”

        “哎呀,你就别给我了,这卡里这么些钱我也用不上,你留着自己用吧。”老头没料到他这么快就发现了,“这个大个人了,做什么不得花点钱啊。而且你都要三十了,也该找个对象了。”

        “那你呢,都快六十了,怎么还不找个对象。”

        闲扯了一会,才结束这通电话,顺手点开微信,见孟功终于回消息了。

        【不是猛攻】:兄弟咋了?昨晚事情还顺利吗?

        【不是猛攻】:有报警吗?我怎么没在社会新闻上看到你见义勇为的画面?

        应同尘琢磨着昨晚的乌龙,回复道:“没报警,他倒是把我抱紧了。”

        【不是猛攻】:卧槽!啥意思?他看上你了?

        【ying】:应该是双向的。

        【不是猛攻】:???你不对劲

        孟功直接拨了个电话过来,再三跟他确认后,才仰天长叹:“说好的一起单身一起狗。你丫的,个叛徒!”

        “嗯嗯。不对,我还是单身啊。”

        孟功突然兴奋:“这、这么刺激的吗?”

        “挺刺激的。”

        “那人怎么样啊?”

        应同尘默然几秒,诚恳点评:“脸蛋五星,技术差评。”

        “……我是该走程序还是直接笑?”

        “……”

        “不过脸蛋真的有五星吗?!你的五星水平可不简单!”孟功显然比他还激动,“兄弟你最好是把握住鸡缘,技术差可以练,但是脸好看的1可太难找了。”

        “…………”

        “老夫掐指一算,这人可能就是因缘鸡会的桃花啊!”

        应同尘:“……”

        我是想脱单,可不是想脱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