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97章 帝鬼失去行踪

第497章 帝鬼失去行踪

        “所以……真是楚大人啊?!”灵依咽了咽口水。

        别说丞相府和楚府,就连余府,灵家都有些高攀。

        这一下子身边围这么多大人物,一时间让灵依有些惊慌。

        二人的对话都落入了陆笙耳中,她只淡淡一笑,却什么都没说。

        她们这桌一直在低声说笑,而隔壁桌却不时传来敬酒声,还有孩子们的嬉笑声,还挺热闹。

        比起楚府,陆笙更喜欢在陆家的生活。

        包饭过后,余明月和傅思思都提议去菜地逛逛,陆笙和楚斯寒打过招呼后,便领着几人往菜地。

        村里的人刚开始对陆笙身边的人还有些好奇,如今在路上遇见,已经不觉得稀奇了。

        毕竟,人家如今可是楚少夫人,身边有贵客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八月份的天,午时的时候有些闷热,但一到下午,天就会有些许的凉意。

        一行人刚进菜地,就被眼前的红红绿绿吸引住了。

        尤其是傅思思,拉着陆笙问问这个,又问问那个的。

        她刚回到黄阳镇的时候,曾听嫂子提过陆笙的菜地,但一直没机会过来参观。

        所以,今天知道陆笙回门,就跟着云霆他们一起过来。

        “这是南瓜,这是辣椒,那边是西瓜还有红薯,那一片是玉米,还有豆角,那边是各种青菜。”

        陆笙一路下来,感觉自己像个导游,正带着游客在参观景点。

        “玉米?”傅思思好奇,“我听嫂子说过,玉米到底长什么模样?”

        陆笙轻笑,“这就带你们去见识一下。”

        玉米已经长满粒,这时候吃是最佳的。

        不过,这几天因为她成亲的事儿,所以,摘玉米的事儿就给落下了。

        “这叶子不小心会割人,你们在外边等着,我去摘。”

        到了玉米地,陆笙让几人在外边等着,她自己在旁边掰几个。

        “走吧,回竹屋给你们做煮苞米。”

        “里面是什么样的?”灵依好奇。

        傅思思和余明月也都看向陆笙。

        陆笙故作玄虚地眨了眨眼,“你们猜,猜对有奖。”

        “奖?什么奖?”

        几人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陆笙沉吟片刻,笑道:“这样,参与者每人奖励一个西瓜,猜对的人奖励三个西瓜如何?”

        “怎么猜?”余明月笑着问。

        陆笙道:“很简单,你们就猜,这苞米的颜色,每人只有一次机会,谁先猜中算谁赢。”

        “我先来!”

        傅思思第一个举手。

        “行,你先来。”

        “呃……”傅思思盯着那苞米绕了一圈,好一会儿才道:“是茶白色的对不对?”

        她猜完,期待地看着陆笙。

        谁知,陆笙却微微摇头笑道:“不对,下一个。”

        “这次我来!”

        余明月想了想,猜道:“是碧绿色,对吗?”

        陆笙还是摇头,“不对,灵依姑娘,到你了。”

        灵依微张了张眼睛,迟疑着道:“莫非是……杏黄色?”

        “呀!”

        陆笙惊讶,“灵依姑娘真聪明。”

        “啊?”

        灵依惊讶,“楚少夫人的意思是说……我猜对了?”

        “不错!”

        陆笙笑着颔首。

        “不是吧?”

        傅思思撇嘴,“一猜就中,灵依姑娘快说,你是不是见过这玉米?”

        灵依无辜地摇了摇头,“灵依不曾见过!”

        她也是头一回见这叫“玉米”的东西。

        陆笙笑着解释道:“这种玉米呢,叫甜玉米,当然,也有白色的,那叫糯玉米。”

        “灵依的运气可真好!”余明月由衷地羡慕。

        几人回到竹屋,陆笙洗锅烧火,给几人蒸苞米。

        “这儿可真好!”

        傅思思四下逛了一圈后,惊叹道。

        在京城,几乎都没有见到这种田园。

        虽说,郊外的庄子上和这儿也没什么区别,但庄子上种的东西,都是常见的常吃的,没有陆笙这边让人赏心悦目。

        在蒸苞米期间,陆笙还摘了几个西红柿清洗,给几人吃。

        这片地土壤肥沃,陆笙减肥用的都是一些牛粪之类的,几乎都是纯天然无农药的。

        “这东西还能生吃?”

        没去过陆家食肆的灵依甚是惊讶。

        “能的。”余明月笑道:“洒些白糖更美味,改明儿带你到陆家食肆尝尝。”

        灵依点头,“那可说好了!”

        这边,三人在聊着天,陆笙却在厨房里沉思。

        这段时间,她总是莫名的心慌,总感觉有些不好的事儿即将到来。

        她忽然想起前两日做过的梦,总觉得,那或许不只是个梦。

        “表嫂,火!”

        见陆笙一直没有出来,傅思思便想着过来看一下。

        却见那火都烧到脚边了,陆笙却还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笙神识瞬间回笼,低头看了眼火,也被吓了一跳。

        “表嫂,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连火都要烧到脚边了还没发现。

        傅思思担忧地蹲坐在她旁边问。

        陆笙将火柴往灶子里推了推,摇头微笑,“我没事儿,就是想起一些陈年往事,一时入了迷。”

        傅思思点了点头,“没事儿就好!”

        “这屋里热,你去外边坐吧,苞米应该差不多熟了。”

        “那我可出去咯,表嫂你可别再入迷,万一烫伤了,表哥怪罪下来,我可没法跟他交代。”

        陆笙无奈一笑,“知道了,快出去吧。”

        傅思思刚出去,陆笙就感觉通音符有动静。

        她看了眼门外,随手拿出一张隔音符丢到门口,这才将通音符拿了出来。

        “徒儿。”

        她刚接通了通音符,那边便传来陆洲的声音。

        “师父,徒儿在。”

        “徒儿,你听为师说,我们这边暂时失去了帝鬼的行踪,你们那边要当心。”

        陆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凝重,看来,帝鬼的失踪不是一件小事。

        “好的师父,您什么时候回来?”

        “为师还得跟你师公他们找帝鬼的下落,一时半会儿恐怕还回不去。”

        帝鬼失去行踪,这对五峰来说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要知道,那东西可是靠吸食人的灵魂所生,它失去行踪,证明随时都可能出手残害百姓。

        “师父……我最近……”

        陆笙正准备把自己前两日做的梦和陆洲说一声,谁知,陆洲那边已经掐断了联系。

        她微抿了下唇,忙将通音符收回,然后起身将隔音符捡起来毁掉。

        “苞米好了!”

        她拿着个竹条编制的菜篮把苞米装好,这才提出门放到桌上给几人尝尝。

        “烫,等凉了再吃……”

        陆笙话音刚落,傅思思已经伸手拿起一个。

        结果自然是被烫得直惊呼。

        陆笙有些无语地道:“都说了烫……”

        傅思思双手捏住耳朵,委屈地道:“我没想到会这么烫!”

        陆笙无奈地摇了摇头。

        “真甜,真好吃!”

        “我喜欢这个玉米。”

        “我也喜欢!”

        三人在尝过之后,都赞不绝口。

        陆笙看了眼天色,笑道:“时候不早了,吃完咱们就早点回去。”

        “能不回去吗?”

        傅思思将口中的玉米咽下,委屈巴巴地开口:“住一天也行啊!”

        这么多好吃的,她逗舍不得回去了。

        “不行。”

        陆笙笑道:“楚府那边还有大事儿要办。”

        楚斯云回来的事情,还没对外说。

        连傅丞相都还不知道,不过,今早听楚宏忠说要把这事儿告诉丞相,想必这会儿,傅丞相也该知道了。

        “大事儿?”余明月放下玉米棒子,低声问:“我听说,楚三公子回来了,这事儿可是真的?”

        傅思思闻言蹙眉,“余姑娘可不兴胡说!”

        她云表哥去世都十几年了,回来是什么意思?

        谁知,陆笙却惊讶地问:“余姑娘听谁说的?”

        余明月玩笑道:“楚府和我们余府不过一墙之隔,那边有什么事儿哪能瞒得过余府?”

        说是玩笑却又不是玩笑,毕竟,两府相隔确实很近,而且,两府之间的下人也常有来往。

        所以,楚斯云回来的事儿,余府那边知道,倒也正常。

        “这话是什么意思?”傅思思蹙眉,“你们是说,我云表哥回来了?可他不是已经过世三年了吗?”

        她都没见过楚斯云的容貌,很多事情都是听祖母和母亲说的。

        余明月道:“据说,当年楚老爷把人送到那什么雪落山庄,求那里的庄主救楚三公子,十三年人才醒来。”

        “竟还有这等事儿?”傅思思震惊地站起身,她看向陆笙问:“表嫂,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不久,也就是这两天。”

        陆笙低声道:“斯云他刚回来,不熟悉楚府,情绪有些不稳定,所以,父亲才暂时没对外通知。”

        “那也不能连我们都瞒着呀!”

        傅思思蹙眉,“这么大的事儿,姑父都不知道通知我们一声,连余姑娘都知道的事儿,我们却还被蒙在鼓里。”

        “没办法,斯云除了大人,几乎谁都不愿接近。”

        陆笙说罢,轻叹着道:“不出意外的话,父亲今天应该会告知丞相大人。”

        “那还好!”

        傅思思愣愣地坐回座位,眼眶微红地道:“祖母若是知道这事儿,肯定会很开心的!”

        祖母每次提起云表哥,都会抹泪,如果让她知道云表哥还活着,肯定很开心。

        “对了,这次怎么没见到老太君?”

        陆笙忽然想起,她和楚斯寒成亲当日,傅老太君似乎没有到场。

        当然,傅夫人和傅依依二人也没有过来。

        “这次表哥大婚,她原本是要跟着来的,可是突然染了风寒,不能跟着一起来了,父亲便让母亲留下照顾祖母。”

        听完傅思思的解释,陆笙恍然地点了点头。

        关于楚斯云的事儿,灵依以前在黄阳镇的时候也听说过。

        据说,在他五六岁那年就被楚府的一名妾室下毒,最后人就没了。

        她和楚斯云同岁,当年隐隐记得,那位妾室被送进大牢,最后惨死牢中。

        有人传说那妾室是被楚夫人虐待致死的,也有人说,那妾室为了赎罪,自己自尽而亡的。

        至于原因如何,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楚府和衙门的人,外边的人几乎一无所知。

        “那我们快些回去吧!”傅思思吸了吸鼻子,笑道:“我要去看望云表哥。”

        这么多年,楚斯云几乎都是活在祖母的话里,她还没见过真人呢。

        陆笙点头,看向余明月和灵依问:“二位姑娘吃好了?”

        两人微微颔首。

        陆笙看了篮子里,还有三个没吃,她让傅思思带上,一会儿拿回去给陆桨和陆欣还有小原子他们尝尝。

        “那就走吧。”

        陆笙一起身,就听灵依迟疑地道:“那这西瓜……”

        她方才猜对了玉米的颜色,被陆笙奖励了三个大圆西瓜,中奖的时候开心,可是要拿上的时候却有些犯难了。

        这么重,她一个被教养惯了的姑娘,根本就提不动。

        “有我在呢,交给我就行。”

        陆笙笑着弯身,将装有西瓜的筐子搬了起来。

        傅思思和余明月则抱着自己的那份。

        两人都有参与奖,一人一个西瓜。

        陆笙看二人抱西瓜的姿势,总觉得有些滑稽,忙笑道:“放进来吧。”

        傅思思摇头拒绝,“不用了,一个西瓜我们还是拿得动的,快走吧。”

        灵依见状,也跟着从陆笙搬着的筐子里抱出一个,腼腆地道:“我也抱一个。”

        “行吧。”

        陆笙耸了耸肩,淡笑着转过身,率先朝门外走去。

        几人回到陆家时,时逸和陆然,以及沐言三人已经不见了身影,桌上只剩云霆和楚斯寒,还有余阳和里正,以及陶嘉几人。

        梁平此刻一张脸都红了个透,里正面色还算正常,不过眼睛已经有些睁不开了。

        这其中最清醒的,当属楚斯寒和云霆还有陶嘉三人了。

        三人依旧面不改色地说着话,其他人此刻虽然还能坐稳,但陆笙觉得,让他们站起来,身子可能会摇晃。

        方氏和于婶已经回去了,但邱氏和陈氏还在。

        三个孩子正蹲在一旁转陀螺,玩的不亦乐乎。

        听到脚步声,几人都侧头看了过来。

        “回来了?”

        楚斯寒看着陆笙笑问。

        “嗯。”陆笙点头,她挑眉问:“你大舅子人呢?”

        楚斯寒轻笑,“已经被扶着回屋睡下了。”

        “时公子也睡下了?”陆笙看了余明月一眼,笑着问。

        印象中,时逸的酒量似乎还可以的。

        云霆淡声道:“他那人就爱逞强,其实不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