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92章 无子汤

第492章 无子汤

        “你疯了?”

        大皇子一脸震惊地瞪着他。

        虽说,如今太子失势,皇后那边也收敛了许多,但皇后的母族可不是省油的灯。

        如果不是他身后站着一众大臣,他只怕都没法同皇后抗衡。

        而且,在他的印象中,自家三弟虽然喜欢装疯卖傻,但其实也没这么大胆的。

        他怎么突然提议让自己的母妃去当皇后?

        “皇兄反应别这么大,臣弟就是开个玩笑。”

        陆洲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该入席了。”

        大皇子看了眼坐在陆洲旁边的上官殿,不禁微微蹙眉。

        此人他可从未见过,莫不是他三弟的江湖好友?

        “走,喝酒去。”

        陆洲起身,朝上官殿和对面的阎王及卢瑛三人微抬下颚。

        三人微微颔首,同时起身朝外走去。

        楚宏忠看着阎王和卢瑛的背影,跟楚夫人道:“夫人,你先和母亲他们招待大皇子和丞相,我去去就回。”

        “是!”

        楚夫人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想要问几句,但碍于楚老太君还在,只能乖巧地微微颔首。

        “对了傅丞相,方才坐三弟身边的那对夫妇是何人?怎么和楚大人有些相像?”

        一旁的大皇子在看到阎王和卢瑛的长相后,也甚是疑惑。

        傅丞相淡笑着道:“应该只是巧合。”

        他当然知道那两人是楚斯寒的什么人,但却不能跟大皇子说。

        ————

        这边,陆笙被楚斯寒牵着进了房间,里面一片平静,好似一个人都没有。

        但她却能清楚地感觉,房间里除了他们俩,还有别的人。

        “你们先出去。”

        楚斯寒看着立在旁边的两名丫鬟,淡声开口。

        “是!”

        两名丫鬟行过礼后,便退了出去。

        陆笙感觉到屋里已经没别的人后,直接将喜帕掀了下来。

        正欲伸手替她掀喜帕的楚斯寒微微一怔,旋即低笑出声。

        他弯身与她对视,挑眉笑道:“这么急着想看为夫?”

        看着正对自己的那张俊脸,陆笙脸微红了红,幸好脸上的腮红够重,能将她的羞意掩盖掉。

        “我是觉得太热了,这衣服又厚又重,还有这头饰,压得我脊椎病都要犯了。”

        她摸了摸头上的饰物,欲哭无泪地抱怨着。

        楚斯寒轻笑过后,忙问:“要不,为夫帮你拆下来?”

        陆笙点头,“那再好不过了!”

        “叫声夫君来听听,叫完,为夫给你拆。”

        他目光中除了温柔外,还带着些许的戏谑。

        “夫君。”

        低柔的声音从她嘴里溢出,楚斯寒心下一颤。

        他真没想到,陆笙会这么听话。

        “可以拆了吗?”

        见他盯着自己呆呆地看着,却没有说话,陆笙挑眉看着他。

        “叩叩——”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只听祁冬景戏谑地道:“楚兄,天还亮,洞房也不急一时吧?”

        “就是!”时逸笑道:“楚兄,三王爷和大皇子他们还在等你出来敬酒呢。”

        “你们先回,我随后就到。”

        楚斯寒朝外边大喊一声,这才伸手,替陆笙将凤冠解下。

        陆笙蓦然松了口气,她揉了揉头皮,侧眸看着他道:“你快去招呼客人吧,我先休息会儿。”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见她脸色有些不对,楚斯寒忙捧着她的脸担忧地问。

        “没有,可能是今天起得过早,不够睡的原因。”

        “那你先休息,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楚斯寒在她眉心落下一吻,这才起身大步离开。

        陆笙盯着他的背影,视线有瞬间的模糊。

        等门被合上,她才抱着脑袋轻吟出声。

        她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头总是不时感到晕眩,但只是一阵阵的。

        “吱呀——”

        这时,门被人推开,一个丫鬟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

        “少夫人,您没事儿吧?”

        见陆笙一直在揉太阳穴,那丫鬟忙把汤放在桌上,上前询问。

        “我没事儿!”

        陆笙抬头,朝丫鬟勉强地笑了笑。

        “没事儿就好!”

        丫鬟松了口气,她端起桌上的汤,递给陆笙道:“这是大人让奴婢给您端来的鸡汤,让您先垫垫饥。”

        陆笙起初没有多想,但在接过之后,却发现这丫鬟的面色有些不对劲。

        “你说大人吩咐的?几时吩咐的?”

        “呃……方……方才,不,是……是今早!”

        丫鬟的脸色有些慌乱。

        “是吗?”

        她淡淡一笑,将鸡汤递给了丫鬟,“这汤我不喝了,赏给你吧。”

        “不……不用了,这是大人给您做的,奴……奴婢不敢喝!”

        陆笙挑眉,“大人若是问下来,你就说是我赏你的,快喝吧。”

        “这……谢谢少夫人!”

        丫鬟接过鸡汤就要往外走。

        “等等。”陆笙淡声道:“不必出去,就在这里喝。”

        丫鬟脚步一顿,端着鸡汤的手不停地在发颤。

        她蓦然转过身,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少夫人饶命!”

        守在门外的两名丫鬟听到动静,都跑了进来。

        “这……这怎么回事儿?”

        两人看了眼陆笙,却发现她表情淡淡的,脸上几乎没什么表情。

        二人又看了眼地上的小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饶命?”

        陆笙挑眉,“不过赏你一碗汤喝,又没要你的命,为何要求饶?”

        “这汤……这汤不是大人让奴婢端来的,而是……是……”

        小彩的眼泪簌簌直落,浑身都在发颤。

        “你是夫人身边的人吧?”陆笙淡声问。

        小彩低着头不说话。

        陆笙淡淡一笑,“这汤,是上官灵儿让你送来的?”

        小彩猛然抬头,震惊地盯着陆笙,似乎没想到,她会猜出幕后指使。

        陆笙嗤笑,“看样子是猜对了,看来,她还是没有死心。”

        这上官灵儿还真是痴情,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死心。

        她盯着那碗汤,挑眉问:“这汤里……放的是什么?”

        “是……是无子汤。”

        一旁的素文和素诗听后都震惊地看着小彩,似没想到,她竟然会替上官灵儿做这种事。

        而陆笙听后,却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素文朝素诗使了个眼色,素诗会意,悄悄退了出去。

        小彩一直垂着脑袋,脸色发白,话都不敢说。

        陆笙也并没有要让她起来的意思。

        她余光发现素诗出门,却什么都没说。

        素文一时间也不敢说话,更不敢离开。

        屋里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见素文领着楚夫人和老太君一行人过来了。

        楚夫人让自己的贴身嬷嬷和素诗守在门外,她则搀扶着楚老太君进门。

        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时,楚夫人不悦地蹙了蹙眉。

        素诗只说这里出了事儿,却没说是什么事儿。

        所以,此刻看到小彩表情惶恐地跪在地上,她以为是陆笙在给自己下马威。

        所以,刚进门就阴阳怪气地道:“这才刚进来就如此大脾气,往后可还得了?”

        陆笙目光从小彩的身上移开,落到楚夫人身上,表情讥诮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楚夫人正欲发作,却被楚老太君用眼神阻止,她冷哼一声,没再说话。

        楚老太君看都没看云彩一眼,直接对陆笙笑道:“小笙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笙朝她淡淡一笑,这才看向小彩道:“你自己解释吧。”

        小彩没动,但脸色已经由白变灰,想来已经预测到自己的后果了。

        一旁的素文附在楚老太君耳边嘀咕了几句,楚老太君脸色顿时大变。

        她对孔嬷嬷道:“去,把上官灵儿给我带来。”

        “是!”

        孔嬷嬷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见老太君如此动怒,也知不是小事。

        孔嬷嬷一走,楚老太君冷眼瞥了云彩一眼,淡声道:“胆敢害我楚家人,胆子真是不小。”

        小彩吓得一个激灵,手中的碗脱手落在了地上,鸡汤洒了一地。

        她趴在地上,爬上前拉着楚夫人的袖子道:“夫人,夫人救救我吧,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什么呀?”

        楚夫人一脚将她踹开,只觉得莫名其妙。

        素文方才说的话她并没有听到,也不知道楚老太君在气什么。

        “哼——”

        楚老太君瞥了楚夫人一眼,冷哼一声。

        楚夫人微微蹙眉,却也不敢多问。

        没一会儿,上官灵儿就跟着孔嬷嬷过来了。

        孔嬷嬷只说老太君找她,却没说找她做什么。

        但当她一进门,看到眼前的情景时,脸色不由微变。

        “上官姑娘,上官姑娘,这鸡汤可是您让奴婢端来的,奴婢是照您的意思做的,您可要救救奴婢啊!”

        小彩一看到上官灵儿,仿佛看到了救星,飞快地爬了过来。

        “你胡说什么?”

        上官灵儿退后几步,蹙眉看着她道:“我可没让你做过这种事儿。”

        这时候,她怎么能承认?一旦承认,那她就真的完了。

        别说害不了陆笙,就是连嫁给楚斯霖的机会都没有了。

        如今的上管家早已不同以往,她必须要巴结上楚府这棵大树。

        “这怎么回事儿?”

        自从上次的事儿之后,楚夫人对上官灵儿已经没了好脸色。

        楚老太君冷声道:“她让小彩给孙媳妇儿端来无子汤,你说怎么回事儿?”

        “什么?无子汤?”楚夫人大惊。

        她虽然不满意陆笙,但也没到要给她下药的地步。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上官灵儿的心思如此歹毒?

        “伯母,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上官灵儿瞪着小彩,又气氛又无辜地道:“小彩,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陷害于我?”

        她在说话时,目光冰冷地盯着小彩,眸中布满了威胁。

        想到自己一家人的性命还悬在上官灵儿的手中,小彩脸色微微一变。

        她咬了咬唇,苦笑着道:“是奴婢……奴婢对大人起了心思,所以才给少夫人下药的,的确不关上官姑娘的事儿!”

        陆笙冷眼看着上官灵儿,一言不发。

        上官灵儿神色一缓,对着楚老太君和楚夫人道:“老太君,伯母,你们也听见了,是这丫头在污蔑我。”

        “她没污蔑你,的确是你指使的。”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屋里的人都朝门外看去。

        却见楚斯霖正站在门外,面无表情地开口。

        自上次楚斯霖被带回来之后,陆笙就再也没见过这货了。

        也不知道楚宏卿对他做了什么,使的这人看起来比过往沉稳了许多。

        他一直站在门外,并没有要走进来的意思。

        “楚斯霖,你什么意思?”上官灵儿在看到来人是楚斯霖时,起初惊讶,而后是愤怒。

        楚斯霖淡声道:“小彩一家我已经找到了,已经把他们放了出来。”

        从临江府回来之后,他想了很多。

        仔细一想,父亲说的的确没错。

        没有楚斯寒,这个家只怕也不会有今日的荣耀。

        “楚斯霖,我是你的未婚妻!”

        上官灵儿仗着楚斯霖喜欢自己,再加上他和楚斯寒不对付,所以,做这些事时,一般都不会背着他。

        却怎么也没想到,戳破自己的人,竟然是楚斯霖。

        “以后就不是了。”

        楚斯霖目光淡然地瞥了她一眼,然后朝楚老太君行了一礼,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小彩一听说自己的家人已经被放了出来,心下不由大喜。

        然而,大喜之后是愧疚,她朝陆笙嗑了磕头,更咽着道:“对不起少夫人,奴婢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求您饶了奴婢这次吧!”

        她说着,还从袖子里弹出一张银票,呈给上官姑娘道:“这是上官姑娘给奴婢的银票,奴婢现下还给您!”

        上官灵儿往后踉跄了几步,摇了摇头,喃喃道:“不是,不是我,我没做,不是我做的!”

        “真没想到,你一个姑娘家竟如此恶毒。”

        楚老太君看向孔嬷嬷道:“把她给我丢出去,从此不要再让她进我楚府大门。”

        “等等!”

        陆笙起身,淡声道:“既然上官姑娘这么喜欢给别人喝无子汤,那我给您尝尝味道。”

        她垂眸看向小彩道:“厨房里可还有剩余的?”

        “有……有的!”小彩愣愣地点头。

        “你想做什么?”

        上官灵儿瞪大眼睛,抱着自己的肚子又往后退了几步。

        陆笙没理会她,而是看向小彩道:“去,给她盛一碗,等她喝完,我就饶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