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89章 叶落也来了

第489章 叶落也来了

        就在众人还一头雾水的时候,门外又走进来一人。

        “师父?!”

        楚斯寒放下手中的碗筷,惊讶看着来人。

        “哟,吃着呢?”

        叶落看了眼桌上的菜,微微挑眉。

        “叶大侠,您怎么也来了?”

        陆笙也甚是惊讶地看着叶落。

        “师兄让老夫过来一趟。”

        叶落回答完,看了眼旁边的蓝衣和青衣二人,嘴角的笑容瞬间凝固,眼睛也蓦然大睁。

        他眨了眨眼,震惊地问:“您二位怎么也在这儿?”

        蓝衣淡声道:“我一直都在。”

        青衣耸了耸肩:“我刚来。”

        楚斯寒微微蹙眉,他总觉得事情不太对。

        淳于东让青衣过来,国师又让师父过来,难道柳月村要发生什么大事儿了吗?

        “叶大侠,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陆笙此刻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她连继续吃饭的心思都没了,而是蹙眉问叶落。

        “老夫也不知晓,师兄和师父传信,让老夫到柳月村与你们会合,也没说具体说什么原因。”

        叶落同青衣和蓝衣打过招呼后,随意寻个位置坐下。

        “我主人也没说原因,就直接让我过来和陆……峰主会合。”

        绿衣虽然很不想喊陆洲一声峰主,但他到底是主人的师弟,他又不敢和以前一样对陆洲无礼。

        “噗——”

        刚拧开瓶塞喝一口酒的叶落,在听到绿衣的话后,直接喷了一大口水。

        “您是说,陆峰主也在这儿?”

        绿衣点了点头,“在的,不过他往那边走了,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陆笙盯着绿衣,看了许久才狐疑地道:“你……不是青衣?”

        这人和青衣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说话的声音,语气,还有性格,都极其相似。

        她之前见他走进来时,还以为青衣呢。

        蓝衣解释道:“姑娘,他不是青衣,他是青衣的孪生兄弟。”

        绿衣狐疑地看了陆笙一眼,“你认识我兄长?”

        陆笙淡笑着道:“见过几面。”

        绿衣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师父,您真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楚斯寒上前,低声问叶落。

        叶落摇了摇头,“真不知道。”

        他和绿衣一样,都只是听命行事。

        楚斯寒蹙眉,“难道就没什么提示?”

        叶落摇了摇头,“没说什么,为师想着,你下下个月不是要成亲了吗?想着既然他们让为师过来,那为师就过来了。”

        “肯定不对!”

        陆笙猜测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们才会这么做。”

        她话音刚落,那边,陆洲正巧走了回来。

        他一回来,叶落就坐不住了。

        “叶某见过陆峰主!”

        “叶老弟也来了?快坐。”

        陆洲同叶落打完招呼,才转过头对蓝衣道:“蓝衣,你们带着绿衣一起,到进入黄阳镇的那条路守着。”

        “守路?”绿衣起身,不解地问:“为什么?”

        陆洲沉声道:“别问那么多,让你们去就去,最近两个月,你们都要在那里守着。”

        绿衣冷哼一声,虽然不悦,但却没再反驳。

        “是!”

        蓝衣后知后觉地应承。

        “这……”

        叶落本想问陆洲原因,但想到连绿衣都问不出来,忙转移话题道:“那叶某呢?”

        陆洲淡声道:“叶老弟,你就和我们呆在柳月村即可。”

        叶落怎么说也是楚斯寒的师父,而且,也不是他们五峰的人,他没权利吩咐人家。

        “是!”

        叶落恭顺地应了一声。

        “主人,我们现在就出发吗?”蓝衣问。

        “嗯。”

        陆洲微微颔首,他转过头看向陆笙,“丫头,你先借几个兵给他们放放哨。”

        “借兵?”

        陆笙一时没反应过来,“我没养兵啊。”

        “阴兵。”楚斯寒低声提醒。

        “哦,原来是这个啊!”

        陆笙想了想,拿出一张吸魂符,递给陆洲,“这个可以吗?”

        只是放哨,她不准备动用正和谭俊他们。

        毕竟,自己这里还有很多活儿需要他们帮忙呢。

        陆洲两只手指夹住吸魂符,闭上眼睛探视一遍,最后点了点头。

        “可以。”

        这些魂是陆笙之前在后山救下楚斯寒和楚云时收的,都是楚斯霖派来的黑衣人。

        可能是在符里呆久了的缘故,他们身上已经没有了鬼的戾气,反而有些呆呆傻傻的。

        陆洲把吸魂符递给了蓝衣,淡声道:“青衣在永福小镇,你们俩在永福小镇和黄阳镇的交界处守着,那边有家客栈,你们可以在那里暂住。”

        “是!”

        蓝衣接过符后,一个转身,身上的短打服瞬间消失,换成了他之前常穿的蓝衣。

        那边有西红柿那片地挡着,所以,帮工们都没看到这让人惊奇的一幕。

        “主人,姑娘,阎殿下,还有叶兄,告辞!”

        蓝衣一一朝几人行了礼后,和绿衣正欲离开,却被楚斯寒出声喊住了。

        “二位稍等。”

        两人狐疑地回过头,楚斯寒看了他们一眼,大手一挥,这边的一切瞬间被一层无形的结界笼罩。

        “大人,您这是要做什么?”

        陆笙敲了下结界,疑惑地看着他问。

        “一会儿就知道了。”

        楚斯寒朝她微微一笑,才开始半跪在地,然后拿出匕首划破自己的手掌心。

        陆笙心一紧,正欲出声阻止,却被陆洲拦住了,“先别打扰他。”

        只见楚斯寒用自己的血在地上画了一个符咒,没一会儿,只见那符咒散发出一道暗红色的光芒,然后又瞬间消失。

        结界里蓦然起了一阵阴风,只见三道身影瞬间出现在几人面前。

        “殿下!”

        三人同时朝楚斯寒恭声作揖。

        来人正是楚斯寒在冥界的三位手下,分别是云呱呱,姜中和艾水。

        楚斯寒起身微微颔首,他对三人道:“跟着他们一起。”

        三人疑惑地回头,在看到身后的蓝衣和绿衣时,不由同时一震,忙行礼道:“见过二位大人!”

        蓝衣和绿衣二人同时颔首。

        楚斯寒对二人道:“他们虽然比不过二位,但跟着二位,或许能多一份助力。”

        “多谢阎殿下!”

        蓝衣道完谢后,这才领着三人离开。

        陆笙本来还想问问姜中,找到原主了没有,但见他走得匆匆,想着只能等下次了。

        “你认识姜中?”

        楚斯寒撤下结界后,疑惑地问陆笙。

        方才,陆笙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姜中身上,这一幕正巧被他看在眼里。

        “他不是在找自己前世的未婚妻吗?”

        楚斯寒微微颔首,这个他自然知道,不过……

        “你如何得知的?”

        他记得自己并没有和陆笙提过姜中的事儿。

        “我之前和师父还有妖王伯伯他们去了冥界,正巧碰到了他们三人。”

        “然后?”楚斯寒挑眉。

        姜中总不能第一次见陆笙就把这事儿和她说了吧?

        陆笙轻咳一声,解释道:“实不相瞒,我所占据的这副皮囊,正是姜中之前寻找的那名女子。”

        楚斯寒:“……竟还有这等事儿?”

        这么说来,那女子岂不也叫陆笙,而且还和陆笙一个模样?

        这……怎么越想越觉得奇怪呢?

        陆洲和叶落不知何时已经悄悄走远了,原地,只剩小两口二人。

        见楚斯寒眉头紧蹙,陆笙忙拉着他解释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她总归不是我,况且,她原来的名字叫陆瑶,并不叫陆笙,而我……长得和她也不像。”

        只是皮囊长相,灵魂却半点也不像的。

        “我知道了!”

        楚斯寒轻拍了拍她小脑袋,抿唇一笑。

        “你呀你,什么醋你都吃。”

        陆笙戳了戳他的胸口,手却被人一把握住,然后放至唇边轻吻了吻。

        她慌忙抽回手,嗔了他一眼,挑眉道:“饭还要吃吗?”

        “不吃了。”

        “那我收拾了。”

        “我帮你。”

        两人把桌上的碗筷都收拾好之后,才去找陆洲和叶落二人。

        “陆峰主,是不是永福小镇那边又发生大事儿了?”

        之前,在永福小镇发生的事情,叶落已经听参老和国师说过了。

        当然,仙净和仙娅兄妹二人做的好事,他也听说了。

        方才听到陆洲提起永福小镇,他便猜到,那边可能又出大事儿了。

        陆洲摇头,“目前还没什么动静,不过,白莲兄说,那边似乎有些不对。”

        “我师兄?”叶落蹙眉,“他不是和我师父他们在阳城府吗?怎么会知道永福小镇那边的情况?”

        “他说,每到夜晚,那边的星云总是透着一层古怪的光芒,期间,他和参老曾去看过,不过,却没有收获。”

        叶落点了点头,“那……帝鬼那边呢?有下落了吗?”

        陆洲摇头,“还是没有,不过,据说就在阳城府那边,目前,还没发生什么大事儿。”

        “那就好!”

        叶落松了口气。

        帝鬼的可怕,他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却也听说过不少。

        听师父说,那东西当初可害死不少的人。

        那些人的魂都被吸了,连进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最可怕的事,那东西只能被封印,根本就杀不死,除非,杀它的人,是一个无欲无念之人。

        而这样的人,除非是刚出生的婴儿,否则,没有人能做到无欲无念。

        楚斯寒和陆笙到的时候,只听到叶落松口气的声音。

        “师父,叶大侠。”

        “陆师叔,师父。”

        二人喊过人后,才站到陆洲的旁边。

        “师父,是不是……”

        陆笙问题还没问出来,陆洲已举手示意她别再问。

        “为师知道你要问什么,不过,目前还不确定,所以,为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们。”

        陆洲转过身,看着二人道:“我近日总是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但却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总觉得,遗漏了些什么。”

        “遗漏了什么?”陆笙好奇。

        “不知道。”陆洲微微摇头,抿唇轻叹一声,“好像,有什么大事儿即将发生一般。”

        他活了上万年,这种心慌只发生过一次,就是陆笙在面馆吃面时,煤气中毒那一次。

        如今,又出现这种感觉,着实让他心里有些难安。

        “陆师叔,那帝鬼的行踪,空掌门他们找到了吗?”楚斯寒低声问。

        陆洲微微颔首,“听说在阳城府,可我总觉得不太对劲。”

        以帝鬼的尿性,若是逃了出来,不可能这么安分。

        可是,师父他们又没有理由撒谎骗他。

        “师父,要不您先去好好休息一下?”

        陆笙觉得他可能是太累了,才会有这种感觉。

        “好。”

        陆洲也没拒绝,他对陆笙和楚斯寒二人道:“那叶老弟就由你们招呼了,为师先回去休息一会儿。”

        二人点头,“嗯。”

        陆洲拍了拍叶落的肩膀,对他无声淡笑,这才越过三人直接离开。

        三人目送着的背影,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师父,我们回去坐着说。”

        等陆洲走远了,楚斯寒才对叶落开口。

        因为叶落要喝酒,陆笙便给他做了两道小菜,准备边喝边聊。

        “对了,小笙啊,你师父怎么没跟着一起去找帝鬼的下落啊?”

        叶落并不知道楚斯寒和陆笙与仙净兄妹二人结仇的事情。

        所以,看到陆洲在这儿,他觉得有些奇怪。

        “师父留下来,是为了保护我们。”

        陆笙结果楚斯寒递过来的茶水,淡声解释。

        “保护你们?”叶落疑惑,“你们得罪了什么人?”

        “仙净和仙娅。”楚斯寒低声开口。

        “什么?”

        叶落大惊,“你们怎么会和他们扯上关系?”

        他还以为,只有自家师兄和淳于东与那对兄妹有仇呢,没想到,自家徒儿也跟着牵扯其中。

        “当时,他们兄妹二人来找笙笙,想要抓她当人质去威胁陆师叔,逼他说出国师的下落,却不想,被笙笙的结果误打误撞给困住了。”

        听完楚斯寒的解释,叶落这才恍然大悟。

        “也就是说,当时仙净兄妹二人之所以被擒住,和小笙有关?”

        楚斯寒微微颔首。

        “这就难怪了!”

        他说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儿,陆洲怎么还在这小村庄里待着,原来,是为了保护陆笙和楚斯寒。

        “叶大侠,国师不可能无缘无故让您到这儿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陆洲方才让她别问,可是,她心里还是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