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85章 下个月成亲

第485章 下个月成亲

        陆笙真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陆大明家就真的遭到了报应。

        不过,像陆川那种人,天天到别的村去找那些猪朋狗友喝到烂醉如泥才回来,掉坑里也是迟早的事儿。

        “怎么回事儿?”

        和陆洲一起走过来的楚斯寒蹙眉询问。

        陆笙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一点小事儿而已,都解决了。”

        “那是什么人?”

        陆洲瞥了陆大明离开的方向,淡声问。

        “是我这具皮囊的堂叔,儿子掉坑里摔断了腿,过来找我借钱的。”

        陆洲挑眉,“看你方才那态度,莫非是那家伙得罪过你了?”

        “可不是?”陆笙淡淡一笑,“我一来就被他们全家人得罪了。”

        但凡他们当初怀有半点善心,不想着把陆家两个小娃卖掉换钱,她今天也不至于见死不救。

        再者,像郑氏和陆大明这种人,即便借钱给他们,他们也不见得会还。

        陆洲淡淡一笑,倒也没说什么。

        陆笙是他看着长大的,这丫头什么性格他也清楚得很。

        典型的你对我好三分,我便报答你七分,而且,小丫头容忍性挺强的,只要没踩到她的底线,她一般都不会做的太绝。

        他打了个哈欠,淡声道:“既然徒儿没什么事儿,那为师就先回去坐了。”

        陆笙笑着微微颔首。

        见楚斯寒没跟着回去,她忙挑眉问:“怎么?想留下来帮忙送客?”

        楚斯寒淡淡一笑,“有何不可?”

        “那可不行,你光是站在这儿,大家都不敢上来跟我说话了。”

        “我又不是蛇蝎猛兽,至于这么怕我?”

        陆笙轻笑,“对他们来说,你比蛇蝎猛兽还可怕。”

        “行吧!”

        他无奈地轻叹,不情不愿地转身回自己座位去了。

        见楚斯寒离开,大家才赶上来跟陆笙道别。

        陆笙送走了一批又一批人,等把何家的人送走,时间已经到了酉时。

        一时间,院子里除了村里的男子还在喝酒,就只剩下楚斯寒喝祁冬景他们那一桌。

        “陆姑娘,我娘子说她想去看看那西瓜树长什么模样,你能带她去瞧瞧嘛?”

        傅闲云领着自己的妻儿走了过来。

        “爹,烁儿也要跟娘一起去。”

        傅烁轻扯了扯傅闲云的袖子,巴巴地开口。

        傅闲云无奈一笑,“你能不能去,得问过你表婶才行。”

        还没过门就成了表婶的陆笙,多少有点不适应。

        她轻咳一声,笑着说:“少夫人和傅小公子想去就去。”

        玉玲珑声音温和地笑道:“我最近在陆家食肆常吃那西瓜,却不知那树长什么模样。”

        “现在去吗?”陆笙问。

        客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陆然的朋友,陆然应该能自己能招待。

        玉玲珑笑着微微颔首,“嗯,顺便走走。”

        “行,那就现在过去。”

        “那麻烦陆姑娘了!”

        傅闲云亲自送三人到门口,他才转身回去。

        他倒是想跟着陆笙他们一起去看菜地,但陆洲他们还在,他也不好离开。

        “对了,前段时间我们吃了那紫薯和红薯,也是陆姑娘菜地里产的吗?”

        走到半路时,玉玲珑好奇地问。

        “不错,那里还有一大片没挖,少夫人[八一中文网    www.81zw.xyz]若是喜欢吃,一会儿我给你挖些带回去。”

        “那怎么好意思?”玉玲珑笑道:“你一会儿看着怎么卖,我跟你买吧。”

        她还挺喜欢吃那紫薯的,不过,那烤红薯也很美味。

        最近在陆家食肆吃早膳,她都必点薯类。

        没办法,这些东西在京城都吃不到。

        幸好自家夫君明知,还自己请命到黄阳镇当县令,要不然,她得错过多少美食啊?

        陆笙笑着摇头,“不要钱,少夫人若是过意不去,一会儿可以自己挖,不过,可能会弄脏衣裳。”

        “是吗?”

        玉玲珑眼睛一亮,她长这么大,别说农活了,就是厨房都没去过几次。

        所以,一听到可以自己挖红薯,多少有点期待。

        不止她期待,就连一旁的傅烁甚是期待。

        “哎呀,这就是西红柿的树啊?!”

        西红柿种在最前面,所以,一进门就能看到。

        看着那结满树的西红柿,玉玲珑母子二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陆笙找了一大一小两个篮子,分别给母子二人。

        “可以摘一些回去吃,可以美白哦。”

        “还有这功效?”

        玉玲珑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陆笙笑着点头,“能摘多少就摘多少。”

        这一大片,除了运去食肆当食材,她每天还摘不少来熬制番茄酱呢。

        现在,她那些坛子都要用完了。

        “儿子,先不摘,咱们先去看别的。”

        傅烁刚摘一个,就被玉玲珑拉了回来。

        无奈,只好放下篮子,和娘亲继续参观。

        “咦,那些是什么?”

        路过那一大片辣椒时,玉玲珑又好奇地问。

        “这些是不同品种的辣椒,那是樱桃椒,那边是羊角椒,那是朝天椒,还有小米辣……”

        陆笙一一给她介绍。

        “那又是什么?”

        路过那片南瓜地时,玉玲珑又问。

        “南瓜。”

        在看到那片西瓜地时,玉玲珑又是一阵稀奇。

        “我原先以为西瓜长树上,没想到竟然是长在藤上。”

        陆笙笑道:“少夫人喜欢吃,一会儿摘几个回去。”

        “几个太多了,一会儿你给摘两个就好。”

        玉玲珑环顾一圈后,又看到了不远处那片玉米。

        那片玉米地已经结苞,但玉米粒还没长出来。

        “那又是什么?”

        此刻的玉玲珑,像是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这也好奇,那也好奇。

        好在陆笙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她问什么,陆笙就回答什么。

        “那片是玉米。”

        “玉米?”

        玉玲珑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这名字听起来就感觉这东西味道一定很不错。

        “我还没吃过那玉米。”

        这片地里的东西,除了南瓜和玉米,还有那片椒之外,她基本都吃过。

        因为她口味偏清淡,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点过有辣味的食物。

        陆笙轻笑,“还没结好,等它能吃的时候,少夫人就能吃上了。”

        傅烁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即便心里也很好奇,却没有问出声。

        但在听到母亲问时,又在一旁默默地竖耳聆听,然后偷偷记下。

        他这些小举动都被陆笙看在眼里,心下暗暗觉得有些好玩儿。

        “那可惜了!”

        一听到还不能吃,玉玲珑有些失望。

        “这片就是那红薯和紫薯吧?”

        陆笙点了点头,“不错,就是这儿。”

        看玉玲珑这细白的皓腕,只怕连举锄头都有些艰难。

        没法,她只能亲自动手,她挖,玉玲珑母子则在旁边捡。

        木子俩在菜地逛了一下午,一直到黄昏,两人才累的回竹屋休息。

        陆笙让人回去找陆然,让他和傅闲云说一声,然后让车夫驾车到菜地里接人。

        主要是母子二人摘了不少的东西,一时间带不回去。

        “陆姑娘,这个给你!”

        玉玲珑拿出一张银票,递给陆笙,笑道:“若是不够,我再给你拿。”

        她也没想到,这一筐那一筐的摘,一放下来,竟摘了这么多东西。

        “不用,这些就当是送给少夫人和傅小公子的。”

        陆笙看着那百两银票,不禁觉得唏嘘。

        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一出手就是白两银子。

        这几筐东西,合起来估计也就一二两银子。

        “不拿怎么行?”

        玉玲珑蹙眉,“我还想着要下次再来摘呢。”

        主要是摘东西的过程太幸福了,她从来没都体会过这种感觉。

        不说摘,光是看着这片地,就让人觉得特别美好。

        “少夫人想来摘就来,不收您钱的。”

        陆家食肆这大半年,依靠着傅闲云,不知道赚了多少。

        人家娘子摘这点东西,压根儿就不算什么。

        “你若是不收,那我下次也不来了。”

        玉玲珑本以为这句话能威胁到陆笙,谁知,她却挑眉笑道:“少夫人不来,那岂不是替我省了瓜菜?”

        看样子,陆笙是打定主意不收这钱了。

        玉玲珑没法,只好轻叹着将钱收了回来。

        “思思半个月后就会回来,到时候我再带她过来看。”

        提起傅思思,陆笙挑眉问:“思思姑娘何时回京的?”

        “回去有差不多两个月了,和云公子还有时公子他们一起回去的,不久前来信说,半月之后就回来。”

        “不是说,要回去成亲的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玉玲珑笑道:“说是定在明年,因为今年,你们先成亲。”

        陆笙眨了眨眼,“可是,我们这边还没定日子啊。”

        “听姑父说,会在下个月,也就是说,过几日后来提亲,会把嫁妆一并送来。”

        “这么快?”

        陆笙听罢蹙眉,楚斯寒竟然都没和她说一声。

        她还以为,怎么着也要到八九月份呢。

        而且,七月份成亲…….这恐怕有些不太吉利吧?

        这可是鬼月,别人不清楚,楚斯寒难道不清楚吗?

        “这个日子,听说是斯寒表弟执意定的,楚老太君说是不吉利,让定到八月份去,可是,斯寒表弟说一定要在七月份。”

        玉玲珑说完,看向陆笙道:“陆姑娘,要不,你劝劝他?”

        陆笙苦笑,“我只怕劝不动。”

        鬼月?

        楚斯寒可是冥界的殿下,七月份成亲,对别人来说或许不吉利,但对他来说,可吉利得很。

        “劝什么?”

        傅闲云走进菜地的时候,正巧听到自家娘子对陆笙说的话。

        “爹!”

        傅烁跑上前,拉住他的手照耀道:“我和娘亲还有表婶摘了好多东西。”

        “是吗?”

        傅闲云轻抚了抚儿子的小脑袋。

        “夫君来了!”

        这边,玉玲珑也站起身,笑盈盈地看着傅闲云。

        “傅县令!”

        陆笙微笑着打招呼。

        傅闲云朝她微微颔首,这才挑眉问玉玲珑道:“方才听娘子让陆姑娘劝人,要劝谁?寒弟吗?”

        玉玲珑颔首,“姑父上回不是说斯寒表弟把大喜之日定在下个月吗?但楚老太君说下个月是鬼月,不大吉利,我便让陆姑娘劝劝他。”

        说起这个,傅闲云微微一笑。

        “寒弟向来不信这些,姑父和楚老太君都说随他了,就是怕陆姑娘这边不同意。”

        他说罢,看向陆笙,似在询问她的意见。

        楚斯寒不信这些?

        陆笙心里暗自觉得好笑,他哪里是不信,他分明就是太信了。

        她淡笑着道:“一切听大人的。”

        “啊?”

        玉玲珑震惊,“陆姑娘,你也同意啊?”

        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如何是好?

        陆笙笑着解释道:“少夫人和傅县令放心,我和大人的命硬得很,不怕这些。”

        那可是阎王之子,他的大喜之日,有哪个小鬼敢来捣乱?

        除非是想体验魂飞魄散的滋味。

        玉玲珑轻叹,“罢了罢了,随你们去吧。”

        “怎么摘了这么多东西?”

        看着地上那几筐东西,傅闲云有些头疼。

        这东西放到马车上,他们还有地方坐吗?

        “要不,你们装一些,我把马车借给你们,明儿把筐子和马车送到食肆那边去即可。”

        明天又是摘菜的日子,何勤他们会过来。

        傅闲云颔首,“也好!”

        他抬眸看了这片菜地,满满都是收获的意境。

        “陆姑娘这些种子,是从哪儿买的?”

        其他国家他都去过,可从未见过这些东西。

        他很好奇,陆笙是从哪儿得到的这些种子。

        陆笙笑道:“之前遇到一个怪人,他卖给我的。”

        “什么样的怪人?”

        陆笙沉思片刻,淡声解释:“模样与我们有些出入,眼睛是蓝色的。”

        傅闲云沉思片刻,发现自己确实没见过这样的人。

        他微微点头,笑道:“那陆姑娘可真幸运,这么好的事儿,都教你给碰上了。”

        陆笙抿唇点头,甚是认同地道:“我这运气一向都很好。”

        傅闲云怔愣片刻,蓦然轻笑出声。

        他真没想到,陆笙会这么不谦虚。

        这点,和楚斯寒倒是很像,难怪她能得到楚斯寒的青睐。

        “时候不早了,那我们就不继续打扰陆姑娘了。”

        陆笙颔首,忙让人把放在菜地里送货的马车牵来,把玉玲珑摘的瓜菜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