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81章 拔丝地瓜

第481章 拔丝地瓜

        翌日。

        一大早,陆然让村里人帮忙抓了猪,然后抬到花家去。

        陆家现成的菜很多,压根儿就不用出去置办,一大早,陆笙就自己让人摘了好几袋过去。

        这边,方氏还有里正几人都作为长辈出席。

        村里的好些长辈都有一起过去,甚至连陶嘉夫妇都跟了过去,帮忙择菜的,杀猪的,还有烧水煮饭的,好不热闹。

        陆笙见于婶没跟着去,心里有些疑惑。

        “于婶,您不跟着去吗?”

        于婶笑道:“我不去,让你梁大哥和大嫂他们去,我晚点再过去喝酒吃肉就成。”

        “不是说好了,您也跟着陶婶一起的吗?”

        于婶摇头轻笑,“这提亲啊,得要双人,就是要夫妻都在的,于婶就一个人,去了不吉利,让你梁大哥和大嫂去,正好。”

        原来还有这样的习俗啊?

        陆笙沉吟着点了点头,“那您晚点记得过去吃肉,我先回菜地了啊。”

        这提亲嘛,陆然他们去就成,她就不用去了。

        于婶颔首,“去吧。”

        陆笙刚往回走没多久,就被人挡住了去路。

        “陆笙,你们家几个意思?”

        陆薇堵在前面,瞪大眼睛怒视着她质问。

        陆笙脸色一沉,“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好意思问?”

        陆薇冷笑,“堂叔不在,然哥提亲,你竟然不找我爹娘,反而去找那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你诚心让我爹娘难堪是不是?”

        陆笙和陆大明一家闹矛盾的时候?陆薇并不在村里,所以?她并不知道两家已经闹翻了的事儿。

        所以,她今早听爹娘抱怨此事后,心里很是不服气,这才巴巴地跑过来。

        陆笙不想理会她,正想绕过她离开?却又被她挡住。

        “陆笙?你现在攀上高枝发达了,就不认我们这些穷亲戚了是吧?”

        陆薇冷笑?“你可别忘了,咱们可都是姓陆?再不济,咱们还流血相同的血呢。”

        陆笙被气乐了,她点头笑道:“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嫌弃你们这群穷亲戚?所以?以后见到我,记得要绕道?我嫌你们脏。”

        “你……”

        陆薇气呼呼地指着她道:“你少嚣张?我们家还不稀罕你们家呢。”

        “那就让开。”

        陆笙笑容一收?目光淡然地看着她。

        “我们家哪儿得罪你了?你为何要让我们家难堪?”

        陆薇推了她的肩膀一下?愤怒地道:“你知道村里人是怎么说我爹娘的吗?他们路过我家就问人家没喊你们吗?你知道我娘被问的脸都绿了吗?”

        陆薇越想越委屈?一想起自家娘亲的表情,她就忍不住来气。

        陆笙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挑眉问:“陆薇,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陆薇一顿,“你这话什么意思?”

        看来?是真的不知情啊?

        陆笙淡淡一笑,“回去问你爹娘和你哥。”

        这次?陆笙并没再让着她,而是将她扯到旁边去,然后大步离开。

        陆薇微微蹙眉,她以前是不喜欢陆笙,甚至因为她和段振的亲事,对她是又羡慕又嫉妒,所以,每次见她总是忍不住冷对她嘲热讽的。

        她才去外家住一段时日而已,一回来就发现,陆笙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以前的陆笙,任打任骂,任劳任怨,几乎一句怨言都没有。

        然而,如今的陆笙,光是一个眼神,就让人不自觉地感到畏惧。

        难道是因为有楚大人撑腰,所以她才会如此嚣张?

        一定是这样的!

        可是,她让自己去问爹娘和哥哥,这又是什么意思?

        陆薇带着疑惑回了家。

        “你方才去哪儿了?绣活还没做完就乱跑,一天天的,啥也不会做,还没人看得起,养你有何用?”

        她刚进门,郑氏就冷着脸开口。

        今天,哭过他们家的村里人都让他们一起去花家吃肉,然而,陆笙和陆然压根儿就没喊他们。

        陆大明和陆川厚着脸皮额去了,她却没这脸。

        这会儿心里正闷着气,一时间无处撒,只能撒到女儿身上。

        一回来就被劈头盖脸地痛骂一顿,陆薇觉得很委屈。

        “娘,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她向来是被郑氏富养的,虽然郑陆家生活不怎么样,但郑氏却从不让她干农活。

        平时也舍不得说她一句重话,没想到,在她十七岁的今天,竟无辜被骂了一顿。

        “我……”

        郑氏轻叹,“你方才做什么去了?”

        陆薇抹了把泪,问她道:“娘,你说吧,你到底对陆笙他们家做了什么,为什么连然哥提亲这么大的事儿都没和咱们家说。”

        “不说就不说,咱们家还能缺她们家那几口肉吃不成?”

        郑氏心里生气,甩衣服的动作很大,差点把手里的衣服给甩出去。

        她气呼呼地一把将衣服丢回盆里,叉着腰咬牙切齿道:“这小蹄子,跟她那死鬼娘一个样,都是没眼力劲儿的货色。”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过去,两家关系就算再不和,有大事的时候还是会来往的。

        怎么这会儿,连陆然提亲这么大的事儿,那边都没过来喊一声呢?

        陆薇实在想不通。

        “能发生什么?不过是你爹一时糊涂,想把刘氏生的那两个崽子卖掉儿子。”

        郑氏冷哼,“刘氏害死了她娘,她竟然还护着那俩崽子,真是个蠢货。”

        “什么?”

        陆薇愕然,“爹要把陆桨和陆欣卖掉?”

        “都说了是一时糊涂。”

        人没卖成,还害得她赔了十两银子,郑氏一想起就觉得晦气。

        “陆桨和陆欣,那可是陆笙一手带大的,他们和刘氏又不亲,爹卖掉他们,陆笙当然生气了。”

        陆薇真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做这种事。

        “那不是没卖成吗?还害得咱家赔了十两银子呢。”

        郑氏说完,目光闪了闪,一时间有些心虚。

        她可不敢告诉陆薇,说要卖掉二人的主意其实是她出的。

        “爹可真是糊涂!”

        陆薇气的抿了抿唇。

        倒不是因为她爹想卖掉陆桨和陆欣而生气。

        而是因为,她爹这么做,简直断了她的良缘。

        最近,她时常到陆笙的菜地那边去绕,还能时常看到那几位公子在呢。

        尤其是其中三位,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若是能嫁给其中一位,那以后岂不能享尽荣华富贵了?

        “现在可怎么办?”

        她气呼呼地坐到一旁,“我还想让陆笙给我牵线呢,你们这不是断了女儿的富贵路吗?”

        郑氏一听就知道女儿还没死心,她欲言又止了片刻,最后决定选择沉默。

        陆笙也是农女,她都能和楚斯寒定亲,为何她女儿就不能嫁好的?

        而且……

        她目光霎时一亮。

        “之前听里正说,陆笙这门亲事是国师钦点的,说是要娶陆家适婚年龄却尚未出嫁的女儿,薇薇,你也姓陆,而且,也到了适婚年龄,同样未嫁……”

        听母亲说到这儿,陆薇哪里还不明白?

        不过,郑氏有这野心,她可没有。

        她是想嫁富人没错,可楚斯寒她断然是不敢想的。

        倒也不是不敢想,而且害怕。

        “娘,这种鬼主意你可别随意提,那可是楚大人,我可镇不住那种大人物。”

        那位楚大人和陆笙相处这么久了,一看就肯定是有感情了。

        她这中间插进去,若是惹怒了那位大人,只怕会没命。

        “怎么就是鬼主意了?”

        郑氏冷哼,“凭啥这命定之女就一定是她陆笙呢?咱们家也姓陆。”

        “可是,那位大人现在喜欢的是陆笙,你自己想死,可别捎上我。”

        陆薇说罢,冷哼一声,转身回自己屋去了。

        “真没出息。”

        郑氏冷嗤一声,不过,却也只敢想想。

        楚斯寒那边,她自然是不敢真去招惹的。

        …………

        这边。

        陆笙一回菜地就开始同大家一起挖薯。

        “徒儿,为师想吃拔丝地瓜。”

        一旁,正戴着笠帽在挖红薯的陆洲淡声开口。

        “拔丝地瓜?”

        上官殿忙凑过去问:“阿洲,啥叫拔丝地瓜?”

        “呐。”陆洲向他展示了手中的红薯,“这就是地瓜,拔丝地瓜,就是用它做的一道美食。”

        “地瓜?”

        上官殿蹙眉挠了挠头,“可它不是叫红薯吗?怎么又叫地瓜了?”

        陆洲挑眉,“那土豆还叫马铃薯和洋芋呢,还有西红柿,还叫番茄和洋柿子呢,红薯怎么就不能叫地瓜了?”

        “一个小玩意儿,咋这么多名字呢?”

        上官殿撇了撇嘴,实在想不通。

        陆笙轻笑,她拍了拍手,起身道:“行,这就回去给你们做。”

        她挑了小半筐红薯,拖回竹屋旁边的小河清洗。

        今天,陆然和陆桨还有陆欣都去了花家,只剩他们几个,还有那二十名帮工。

        “姑娘,主人让我过来帮忙。”

        蓝衣将笠帽放到一旁,站在陆笙旁边开口。

        陆笙点头,将洗好的红薯和让阎王帮忙买的刨皮刀递给他。

        蓝衣将手洗净之后,才伸手接过。

        “去皮之后,把它切成滚刀块,然后装盆子里,我去生火煮水。”

        “滚刀块?”

        蓝衣一脸茫然,“什么样的叫滚刀块?”

        “这个不急,一会儿我再出来教你。”

        “哦。”

        蓝衣应了一声,又看着手中的刨皮刀,一时不知该从何下手。

        陆笙无奈地轻叹一声,只好先给他示范一遍。

        蓝衣愣愣地看完,才点头表示自己会了。

        陆笙将锅搬出来清洗,等把水煮上之后,又把白糖和淀粉拿出来备用。

        那边,蓝衣刨皮的速度很快,尤其是上手之后。

        没一会儿,半筐的红薯就被他刨完皮了。

        “速度挺快啊!”

        陆笙滚动了两下肩膀,笑着赞赏。

        蓝衣起身问:“滚刀块,怎么切?”

        陆笙忙拿一旁的刀和案板洗干净,然后拿起一块随手切了起来。

        她切了两个之后,才又将刀给了蓝衣。

        西红柿又结了不少的新果,此时正处半生不熟的状态。

        西瓜地里的西瓜又大又圆,陆笙过去随手敲了一个,结果,只听“撕拉”一声,那西瓜瞬间就裂开了。

        陆笙:……

        她都没使劲儿。

        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西瓜熟了。

        这种西瓜皮很薄,稍微用力敲一下,基本就破了。

        这让陆笙想起了前世让她觉得尴尬的一幕。

        记得刚下山那会儿,正值夏日。

        那时天特别热,她和师父到一个小镇上,看到有人在卖西瓜。

        师父在旁边买水,她看到西瓜却想吃,但因为师父已经买了水,所以,她也并没有要买的心思。

        不过,看到别人在敲西瓜,她也手痒地拿起一个,试探着拍了一下,结果那西瓜裂了。

        她当时抱着那西瓜,和老板娘大眼瞪小眼,师父在一旁看着,表情哭笑不得。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把西瓜给买下来了,让老板娘给切成块,师徒二人坐在路边吃。

        陆笙无奈将西瓜摘下。

        本以为还要好几天才能摘,看来,今天就能摘了。

        她把西瓜拿回厨房破开,将里面的籽挑了出来,准备留着明年拿来当种子。

        刚挑到一半,忽听到有车轱辘滚动的声音在朝这边接近。

        以为是舅舅他们那边让人过来摘菜的,所以陆笙也没太在意。

        然而,没一会儿,却听蓝衣的声音传了进来。

        “楚大人。”

        陆笙持着小刀的手微微一顿,她放下小刀漫步走了出去。

        却见楚斯寒和一名年轻男子正站在外边。

        “这是何物?”

        楚斯寒好奇地盯着箩筐里还没切完的红薯。

        蓝衣道:“这就是红薯。”

        “原来这就是红薯啊?”楚斯寒轻啧一声。

        “陆姑娘,许久不见!”

        那年轻男子转过身来,在看到陆笙时,忙扬起薄唇打招呼。

        陆笙笑着微微颔首,“祁公子。”

        楚斯寒眼睛瞬间一眯,“你们见过?”

        陆笙颔首,“见过一面。”

        “上次和陆姑娘在书肆见过,本来想邀陆姑娘去茶馆喝杯茶,却被她拒绝了!”

        祁冬景故作伤心地道:“我活了二十来年,头一回邀姑娘喝茶,却被婉拒了,真是让人难过!”

        楚斯寒一听到他被拒绝了,脸色这才缓和了许多。

        他拉过陆笙,让她站到自己的身侧,低声道:“许久不见,想为夫了没?”

        陆笙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许久不见?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前天才回楚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