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78章 摘西红柿

第478章 摘西红柿

        除了画符,楚斯寒没见陆笙画过其他的,更不知道她画技如何。

        不过,她能说出这句话,想必画技一定不差。

        “阿笙,舅舅和来舅他们来了。”

        陆然从外边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地道:“快让大家先摘东西吧。”

        西红柿这几天都熟了,放眼过去一片绿红,别说,看着还挺令人赏心悦目的。

        陆笙点头,她将折扇收好,忙让大家先停下手中的动作,先帮忙摘西红柿和小米辣。

        “见过楚大人!”

        何来和何勤走了进来,朝楚斯寒拱手作揖。

        “两位舅舅别见外,以后见我,不必行礼。”

        他这一声“两位舅舅”让何来和何勤二人同时一怔,然后同时看向陆笙。

        谁知,陆笙压根就没注意楚斯寒方才说了什么,而是在指挥着大家摘东西。

        “呃……是!”

        二人只好干笑着点头。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楚斯寒的“舅舅”。

        尤其是何来,对他来说,楚斯寒那是高不可攀的存在,更是他一直以来的敬仰。

        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敬仰竟然喊自己一声“舅舅”,他要是把这件事告诉同窗好友,他们只怕会骂他在痴心妄想。

        他们心里的想法楚斯寒懒得揣测。

        和两人微微颔首后,他也自然地拿起箩筐,帮忙采摘西红柿。

        这一幕,又让二人目瞪口呆好一阵。

        “小然啊,这……怎么能让楚大人敢这重活儿呢?”

        何勤拉过陆然,战战兢兢地问。

        之前一直在忐忑的陆然见到何来和何勤的反应,心里顿时觉得平坦了许多。

        “那是楚大人自愿的,我们也帮忙就好。”

        陆然很想知道?他们在看到连三王爷都下河摸虾时,会是什么反应。

        何勤眨了眨眼?“可是,我还要和小笙商量一件事儿呢。”

        “舅舅要和我商量什么事儿?”

        陆笙朝他们走过来时,正巧听到了和亲的话。

        “那你们聊,我和小然去帮忙。”

        何来弯腰拿了两个箩筐,一个给自己?一个则递给陆然。

        “舅舅?我们回茶间里说。”

        陆笙领着何勤进了旁边的小茶间。

        入座之后,陆笙倒好了茶水才有开口询问:“舅舅?你想和我商量什么事儿?”

        “我们陆家食肆旁边有家酒馆你知道吧?”

        陆笙点头,“知道啊!”

        “那家酒馆的东家说不想继续开了?你大堂舅听说后,说是想盘下,然后将咱们的食肆和酒打通?扩大容客量?不过?他还是想让我过来问问你。”

        毕竟?陆家食肆真正的东家是陆笙,这事儿他们不能随意做主。

        “那很好啊!”

        陆笙点头道:“我把食肆交给你们管?你们爱怎么管就怎么管?反正你们也是东家之一。”

        她这边只负责出食材就行?其他的一律不管。

        何勤点头?“那好?等回去,我再和你大堂舅说。”

        陆家食肆的客量真的不容小觑?一天下来,还有好些人因为没座位等不及而到别处去的。

        这些何勤和何章一直看在眼里,两人每次看到?都觉得心疼不已。

        “舅舅,厨房里现在除了大舅之外?还有几个掌勺的?”

        “三个。”

        陆笙微微颔首,她想起陆然的事儿,忙道:“对了舅舅,你哪天若是得闲,可以到北市看看,看有没有位置好一点的铺子,最好是靠近闹市那种。”

        “北市?”何勤疑惑,“在那边找铺子做什么?”

        “再开一家食肆,让我哥和来舅管,我哥如今也不念书了,总不能让他一直在田地里忙活。”

        到底是个读书人,虽然种地没什么不好的,但村里人多嘴杂,总是爱念叨什么一个读书人都回来种地之类的。

        陆笙知道陆然不在意这些,可是,她不喜欢听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总是明里暗里地嘲讽自家大哥。

        何勤听后却蹙眉,“这小子不念书了?”

        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

        陆笙颔首,“没去好一段时间了,他说他想经商。”

        “也罢。”

        何勤轻叹,“他是个直性子,的确不适合走仕途这条路。”

        这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那可就麻烦了。

        何勤虽然没接触过官场,不过,这其中的尔虞我诈他却是听说过的。

        “行!”他微微颔首道:“等回去我就托人问问,看那边有没有好铺子。”

        陆笙笑了笑,“麻烦舅舅了!”

        何勤笑着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这怎么能叫麻烦?舅舅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如果没有自家小外甥女,他现在只怕还得住在土屋里,看别人的眼色生活呢。

        “舅舅,你也别总顾着自己忙,要多回去看看舅娘和外婆她们。”

        何勤莞尔一笑,“放心吧,舅舅已经在镇上买了一座小院子,过几天就把她们接到镇上一起住。”

        陆笙笑着点头,“如此甚好!”

        “说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楚斯寒从外边走了进来。

        何勤一见,刚要起身,却被及时走来的楚斯寒按了回去。

        “舅舅不必在意我,我就进来喝杯茶。”

        他淡声说罢,在陆笙身侧坐下。

        何勤有些慌张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陆笙。

        陆笙瞥了楚斯寒一眼,对何勤笑道:“舅舅别管他。”

        何勤干笑两声,最后还是起身道:“你们聊,舅舅出去看看。”

        虽然楚斯寒什么都没做,但他只要往那一坐,就会让人不自觉地感到一股压迫感,让人会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何勤觉得,自己若是再继续在这儿坐下去,怕是会窒息而亡。

        陆笙颔首,“行!”

        等何勤离开,陆笙才挑眉看向楚斯寒,“你不是在摘西红柿?”

        “突然口渴,所以想进来喝口茶。”

        修长白皙的玉指捻住她喝过的杯子,然后将剩余的茶水一饮而尽。

        陆笙脸微红了红。

        她一把夺回自己的杯子,轻哼一声,“空杯这么多,你为何偏挑我这个?”

        楚斯寒薄唇微扬,撑住下颌望着她道:“这就跟“世上姑娘那么多,我却只想娶你一人”一个道理。”

        陆笙白了他一眼,“花言巧语。”

        “也只和你一人说。”

        他接得很顺口。

        陆笙无奈一叹,“你在这儿住了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不打算回楚府或者回临江府了?”

        “临江府最近又没什么大事儿,况且,有楚云和纪捕头他们在,没什么担心的,至于楚府……”

        他微微一笑,“等陆家乡下的房子建成,他们应该就会上门了,我不用回去。”

        陆笙:……

        这是打定了主意想一直赖在这里了?

        她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地道:“看来,我们楚大人很喜欢做农活。”

        她沉吟半晌,笑道:“这样,从明天开始,你就陪我去给西瓜授粉如何?”

        她种在陆家院子里的西瓜已经开花了,她打算明天去给西瓜授粉。

        “给西瓜授粉?”

        楚斯寒蹙眉,“何为西瓜?”

        “就是西瓜。”

        陆笙爬了起来,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明天去就知道了。”

        他微微挑眉,淡淡一笑。

        “我去问舅舅一件事。”

        也不知道上次采回来的花椒客人们能不能接受。

        要是大家能接受,她就去安木村专门收花椒回来晒,如果不能接受,那余下的那些她就留着自己吃。

        她出去的时候,西红柿已经摘了几十筐。

        何勤和何来正在和大家一起将东西装车。

        “舅舅,我有件事儿忘了问您。”

        “什么事儿?”

        何勤将一筐西红柿搬到马车上,疑惑地看着她问。

        “就是,我上次让您带回去的花椒,用完了吗?”

        “对,花椒!”

        何勤一听“花椒”二字,瞬间反应过来。

        “你要不提,舅舅都把这事儿给忘了。”

        何勤拍了两下手上沾的灰,继续道:“那花椒煮那水煮鱼,大家都很爱吃,现下就剩一点了,你大堂舅说若是还有,就让我顺便捎回去。”

        “行,我知道了。”

        陆笙回厨房,把花椒用东西盛了点出来,余下的,则全部放到马车上。

        “来舅,你什么时候回村?”

        陆笙看向何来问。

        “明早就回去,怎么了?”

        何来走到一旁的水池旁,边洗手边问。

        “我想让你帮一个忙。”

        他点头,“你说。”

        “帮我收花椒。”

        “收花椒?”何来疑惑地起身,“怎么收?”

        “很简单,回去之后,你就和安木村的人说收这种花椒,让他们采回来晒干,我给他们五十文一斤。”

        “五十文一斤?!”何来震惊,“这玩意儿又没人吃,你若想要,我回去之后就和我爹娘他们说,让他们有空就进山采不就得了?何必花那冤枉钱?”

        “那可不行!”

        陆笙睨着他道:“堂外公和堂外婆都已上了年纪,正是享福的时候,你竟然忍心让他们进山?”

        见她一副“你还有没有良心”的模样,何来一时有些无言。

        在他的印象中,父母一直都在忙碌,让他们闲下来他们反而不愿意,所以,久而久之,他便也觉得,父母还能做很多事。

        何勤轻笑,“小笙说的对,大伯和大伯娘好不容易才熬出头,你又让他们上山,你这儿子可真是孝顺。”

        何来无奈一叹,“是我错了。”

        他看向陆笙道:“行,那我明早回去就和村里人说一声。”

        陆笙想了想,道:“这样,他们想卖生的也行,你就和他们说,生的二十五文一斤,干的五十文一斤。”

        怕有些人不相信,所以,她只能出此下策。

        他们花钱收了生的,大家肯定就会相信,干的他们也收。

        何来点头,“行。”

        陆笙笑了笑,她回了趟房间,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张银票。

        “这里是一百两,你拿去,一会儿回镇上时,就拿到钱庄去换成碎银和铜板,到时要是不够,你就直接和我舅舅拿。”

        何来点头,玩笑道:“那若是剩下,我可就收了啊。”

        陆笙轻笑,“行,剩多少你就收着,不够再补。”

        “应该差不多了,大家都停下,先不用摘了。”

        何勤见十两马车都装满了,赶忙让大家停下。

        因为是新鲜的东西,所以,大家也都爱点。

        这十车西红柿,一般三四天左右就卖完了。

        熟过度的,陆笙都会让大家帮忙摘回来,拿来做番茄酱。

        小米辣只摘了半袋,摘多了怕坏掉。

        陆笙平时也会摘来晒干,干的不容易坏,但生的就很容易腐烂。

        尤其是这个季节,天气闷热,很容易就会烂掉。

        说起小米辣,陆笙又想起,自己手上还有一堆椒类种子。

        都是她之前让阎王帮忙买的。

        其中有簇生椒,朝天椒,甜柿椒,长辣椒和灯笼椒,以及羊角椒。

        在这个时代,没有这些东西,她要是能把这些牢牢地垄断住,不缺发财的机会。

        趁着现在还能种这些东西,她必须得在冬天来临之际把这些全都收了。

        这边,何勤和何来等人把东西都装好车之后,正准备和陆笙还有楚斯寒几人辞别,却见陆洲和上官殿二人正提着桶走了过来。

        可能是为了体验一下摸虾的乐趣,二人似乎都没有用法术,弄得衣服上都是泥,甚至连脸上都沾了点点泥沫。

        “三……三王爷?”

        何来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嗯,”陆洲颔首,又挑眉问二人,“这就要走了?”

        何来和何勤愣愣地点了下头。

        好家伙,看到楚斯寒帮忙摘西红柿已经够让他们惊讶了。

        没想到,三王爷竟然为了摸虾,还亲自下河?

        这群高高在上不知人间疾苦的人,上辈子到底欠了他们小侄女儿们什么啊?竟要被这般对待!

        二人傻傻地思忖着,直愣愣地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哟,收获不错啊!”

        陆笙将篓子掀开,探头过来看,发现二人竟捞了一篓子的河虾。

        上官殿提的木桶里,也有大半桶。

        “可多了,要是好吃,我们明儿再去逮。”

        上官殿把木桶放下,笑嘻嘻地开口。

        “今天给你们做爆炒河虾吃。”

        陆笙一把提起那半桶河虾,还有陆洲手上提着的鱼篓,直接回了厨房。

        她让何勤和何来留下吃饭,但却被二人拒绝了。

        因为食肆那边还在等食材,所以,他们得提早回去。

        陆笙倒也没勉强。

        当晚,吃过爆炒河虾之后的上官殿,扬言第二天还要去。

        结果,第二天就被陆笙抓着给各种椒育苗了。

        这种事情,对陆洲来说,简直得心应手。

        毕竟,前世在山上时,他可没少做。

        而陆笙,一大早把任务交给陆洲和上官殿他们后,就拉着楚斯寒直接回陆家给西瓜授粉,

        “这个……怎么弄?”

        楚斯寒见她掐了一朵又一朵的西瓜花,心下不禁有些疑惑。

        不都是花吗?怎么还得牺牲一些?

        “这种是母花,看到没?下面已经长出一点果型,像这种瘦瘦长长的,就是公花,这是不能结果的,要把摘了给母花授粉。”

        “它不都长果了吗?为什么还要授粉?”

        楚斯寒问的很认真。

        陆笙也很认真的解释道:“因为,授粉的话,能提高坐果率,不授粉的话,长到一半就会变黄,然后坏掉。”

        “原来如此!”

        在认识陆笙之前,他这辈子种过的植物,也就黄泉路上那一片曼珠沙华而已。

        不过,这段时间跟着陆笙,却见识了不少的东西。

        果然,人总是亲自实践的,不然就会很容易觉得,这些东西,只要有钱就能买。

        却不知,这些农作物的结成要耗费农民们多少的精力才得来的。

        两人授完粉,刚回到菜地,就见院外的桌子上放了一堆莲蓬。

        而陆桨和陆欣,还有乐佟三人正在埋头剥莲子吃。

        看着地上的一堆莲子皮,陆笙微微蹙眉。

        “这东西吃多了不好,不能再吃了哦。”

        她上前,将剩余的莲蓬捆成一团。

        三人停下动作,眼巴巴地看着她。

        “二姐,这个莲子嫩嫩的。好甜!”

        陆欣剥了一颗白白嫩嫩的莲子递给她。

        陆笙接过,正要放进嘴里尝,结果,旁边伸出一只手,直接将那颗莲子截了过去。

        “嗯,很甜。”

        楚斯寒将口中的莲子咽下之后,淡声开口。

        陆欣看着他眨了眨眼,瘪着嘴,表情有些无辜。

        陆笙侧头看着他,一脸无语。

        楚斯寒抽出一支莲蓬,将莲子都扣下,然后将皮剥开。

        “给,你也尝尝。”

        他拉过她的手,将剥好的莲子放进她手中。

        陆笙轻叹一声,这才捡起一颗放进嘴里。

        这个时候的莲子又嫩又甜,确实很好吃,难怪这几个孩子会贪嘴。

        “这是谁给的?”

        陆笙问三人。

        陆桨道:“大哥从外婆家带回来的。”

        原来是陆然亲自去安木村摘的啊?

        陆笙看向乐佟,笑道:“佟佟,一会儿给你姐姐捎一些回去。”

        乐佟道:“姐姐已经有了。”

        “哦?”

        陆笙微微挑眉,“你姐姐来过?”

        乐佟摇头,“不是,陆然哥哥把莲子送到我们家里,我是跟着陆然哥哥过来的。”

        原来如此!

        陆笙淡淡一笑。

        她看着三个小娃道:“不许再吃了啊,吃多了该生病了。”

        这东西性寒,少吃对身体有益,体寒之人吃多了可是会咳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