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75章 那就成亲吧

第475章 那就成亲吧

        楚斯寒双手捧住她的脸,指尖在她细白的脸上摩挲着。

        他没有说话,而是低头吻住了她。

        一世怎么够啊?

        她一世是他的人,就得生生世世是他的人才行!

        陆笙不知道楚斯寒今日怎么了,总觉得他在害怕。

        他嘴上吻着她,捧着她脸的手却在微微发颤。

        她微微睁眼,却望进了他泛着红光的眸子中。

        那里面凝聚的,是她看不透的,莫名的悲伤。

        她微微退开,疑惑地看着他问:“大人,怎么了?”

        他这个样子,让她看着有点害怕。

        “没什么,就是太久没见,我想好好看你!”

        他笑着再次将她搂住,下巴抵在她头顶,沉默着不再说话。

        陆笙也抬头将他搂住,他微怔了怔,随即笑了。

        这辈子还很长,下一世的事情,就等下一世再解决吧。

        “大人,我也很想你!”

        她这句迟来的回应,让楚斯寒眸底的悲伤淡化,只剩下一层朦胧的温柔。

        两人相拥了很久,直到阵阵的鸡鸣声响起,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他轻捏住她的下颌,声音嘶哑地开口:“我先回楚府,明早再过来看你。”

        如果可以,他真不想离她太远。

        “笙笙,我们成亲吧。”

        这样,他就能顺理成章地将她带在身边了。

        “可是……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完,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我哥再过不久也可能会成亲。”

        她觉得,以陆然的速度,还有乐雅对陆然的思慕,他俩的大事应该很快就能成。

        “陆然要成亲?”

        楚斯寒挑眉,他不过是离开了一个月而已?怎么自家大舅子就要成亲了呢?

        不过,让居然后来者居上?多少有点不爽。

        不行,他必须要在陆然前面成亲。

        “我们先成亲,等明年再到大舅子,凡事得讲先来后到。”

        就算陆然他是未来的大舅子,那也不能插队。

        陆笙却听得哭笑不得?“大人?你要讲先来后到的话,那咱们可比人家迟了七八年。”

        “这么久?”

        楚斯寒蹙眉?“哪家的姑娘,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是我们柳月村的姑娘?不过,早些年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搬到了别处?不久前才刚搬回来。”

        “青梅竹马?”

        陆笙点头?“算是吧?他们从五六岁就一起玩儿了。”

        楚斯寒听着感觉心头发酸。

        等来世?他一定要和小姑娘做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也不行,我们先成亲。”

        他拉住她的手?再次将她拖回怀中?霸道地开口。

        陆笙轻轻一笑?“那……等师父回来?我和他商量商量?”

        “你答应了?”

        终于让他给等到了吗?

        陆笙笑着点头?“嗯,既然你这么想在大舅子之前成亲?那咱们就成亲吧。”

        这一个月来,她已经想通了。

        既然入了乡,那就随俗吧。

        本想拖到二十岁?但这家伙总是在她耳边念叨着,让人感动之余?又觉得有些头疼。

        楚斯寒欣喜地将她搂着得更紧些,笑道:“那明日就拜堂成亲吧!”

        “明日?”

        陆笙一把将他推开,“你疯了?”

        这家伙,是想成亲想疯了吗?

        他低声闷笑,“我开个玩笑。”

        他的亲事,怎能草草了事?

        必须得大办才行,不为别的,也要给小姑娘一个盛大的婚礼。

        “我困了,你回楚府吧,明儿我师父要回来,我也不和他说了,你亲自和他谈。”

        看到楚斯寒平安无事,她这段时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

        这人一放松,疲倦感也就随之而来。

        她打了个哈欠,朝他挥手道别。

        楚斯寒微微挑眉,大步上前再次将她拉住,捧着她的脸,用力地捏了捏。

        在她痛呼出声之前,低头迅速封住她的唇,将她即将溢出的痛呼直接堵了回去。

        小姑娘瞪圆了双眼,眸子中氤氲着一股怒意。

        他在松开时,迅速跳开几米之外,拇指得意地轻抚了下自己的下唇。

        “你……”

        陆笙咬牙切齿地指着他,忽然想起现下已是深夜,只能咬牙切齿地停住。

        她冷哼道:“我不和你成亲了。”

        楚斯寒一听,顿时急了。

        他刚忙走了回去,可怜兮兮地乞求道:“别啊!你若是气不过,我让你捏回来就是了。”

        他说着,将自己一张俊脸凑了过去。

        “噗嗤——”

        陆笙气极反笑,她伸手将他的脸推了回去,“离我远点儿。”

        “我不!”

        他再次凑上前,将脑袋搭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除非你答应我不生气了,不然,我就不走了。”

        若是能趁机留下,那是再好不过了。

        谁知,陆笙好似出了他的企图一般,直接干脆道:“我原谅你了,行了吧?”

        他微微挑眉,“那你再让我一下。”

        “让什么?”

        陆笙微怔,没明白他这话是何意。

        “就是……”

        他再次低头在她唇边啄了一下,“这个意思。”

        陆笙:“……滚!”

        楚斯寒轻笑,心情甚是愉悦地离开了。

        ————

        翌日。

        陆笙睁着一双熊猫眼,打着哈欠从屋里走了出来,眼睛还半睁半闭着,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小侄女儿!”

        突如其来的惊喜声把陆笙吓了一跳,困意都瞬间被吓散了。

        “妖……上官伯伯,你回来了?我师父呢?”

        她头往外探了探,却没看到陆洲的身影。

        上官殿笑着指了下厨房的方向。

        “为师在这儿呢。”

        只见陆洲端着一碗茶,和陆然从厨房里先后走了出来。

        “师父!”

        陆笙蹦了过去,挽住他的胳膊嘿嘿一笑。

        见陆笙起来了,陆然也不陪陆洲和上官殿二人了,而是直接去菜地帮忙。

        “想不到,为师才回去没多久,你就将这片地弄得像模像样了。”

        陆洲看着地上的红红绿绿,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还得多亏蓝衣帮忙。”

        陆笙指着四周的竹屋道:“这一片竹屋,都是篮子自己动手盖的。”

        当然,她怀疑蓝衣施法盖的竹屋,不然,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将这么多竹屋盖好呢?

        陆洲微微挑眉,“看来,他还挺闲。”

        “师父,你们回来,怎么没见蓝衣?”

        蓝衣的办事效率陆笙非常地认可,无论是盖屋子还是种地,都是一把好手。

        “他回来了,呐,不就在那儿吗?”

        陆洲指了一个方向,陆笙抬头看去,就见蓝衣带着三色正在不远处慢悠悠地逛着。

        陆笙看着那画面,忍不住笑着感慨道:“没想到,蓝衣堂堂神兽,竟然喜欢小狗。”

        陆洲看了蓝衣一眼,淡声道:“他之前养一只天犬,后来那天犬不知怎么的,莫名就失踪了。”

        “小侄女儿,这是什么?能吃吗?”

        西红柿这两天已经有红的了,上官殿问完,不等陆笙回答,就已摘下最红的那个,用衣服擦了擦,然后咬了一口。

        “嗯,味道不错,酸酸甜甜的。”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陆笙:……

        您直接吃着不好吗?何必问问她?

        问了就算了,就不能等她回一句吗?

        陆洲没好气地道:“就你这德行,早晚得要本座下冥界去领人。”

        万一碰到个有剧毒的果子,早晚把他肠子给捂烂。

        上官殿不以为然,“放心,不用你去领,阎王他不敢收我。”

        “我不敢收谁啊?”

        一道身影推开篱笆门走了进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官殿方才提起的阎王。

        陆笙眼睛瞬间就亮了。

        她蓦然起身,迅速把人领到一旁入座。

        “阎王伯伯,我的东西都买齐了么?”

        陆笙这话一问,不止上官殿,连陆洲都忍不住竖起耳朵准备聆听。

        “都办妥了,你看看缺点什么,伯伯下回再给你带回来。”

        陆笙接过玉簪,闭上眼睛查看。

        她发现,几年死物活物都应有尽有。

        连她让帮忙养的奶牛都在里面。

        她收回视线,笑着道谢:“谢谢阎王伯伯!”

        “咳——”

        阎王看了陆洲一眼,轻咳一声道:“师弟啊,我今日来,除了给小笙送东西之余,还想和你说件事儿。”

        “和我?”

        陆洲斟了杯茶放到他面前,挑眉问:“说什么事儿?”

        “阎王伯伯,师父,妖王伯伯,你们先聊,我先忙去。”

        拿到东西的陆笙心情大好,一听他们有事要商量,赶忙起身,自己上一旁研究去了。

        这菜地的外围都是无人种的空地,草都挺嫩的,可以割来养奶牛。

        等养成了,到时候就不缺奶茶喝了。

        木薯粉和木薯都有,正好,刚买来的木薯可以拿来填一些空地。

        不过……她怎么感觉好像少了两样东西?

        她微微蹙眉,想了许久才发现,清单上的东西都有,唯独没有发电机和汽油。

        罢了罢了,这两种东西出现在这儿反而不好,还是好好捣鼓其他的东西吧。

        里面还有玉米和南瓜籽,还有十大袋红糖和十大袋白糖,还有一堆冰糖。

        陆笙是个勤快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把玉米种子和南瓜籽拿了出来,把玉米种子放进水里泡,南瓜种子则随意找一片空地种下。

        这边,阎王看着陆洲,有些紧张地咽了下口水。

        自家那小子一早就跑到冥界去,让他过来同陆洲说提亲的事儿,这活了上万年,头一回给儿子说亲,而且亲家还是自己的师弟,多少有点紧张。

        本以为,只是简单地让自家儿子在人间度过情劫之后,就安安分分地回冥界当鬼王。

        但如今看他儿子那架势,似乎不太想回冥界了。

        “师兄,有什么事儿您就说啊。”

        见他迟迟不开口,陆洲忍不住蹙眉。

        “就是……”阎王轻咳一声,“我今日来,是为了两个孩子的亲事来的。”

        两个孩子的亲事?

        陆洲微微挑眉,“师兄说的是你家小子和我家闺女的事儿?”

        阎王点头,“对!”

        “这种事还需要来问我?”陆洲眼睛微眯了眯,“直接让楚府的人上门提亲不就行了?”

        楚斯寒那小子让他亲爹来提亲是几个意思?

        不会是想一直霸占着他闺女吧?

        想得倒美,这破地方他绝对不会再呆几十年,自家闺女也不能继续在这儿呆着。

        “咱们可说好了,就这一世,等那小子情劫度完,他们俩就不会再有关系了。”

        要不是他欠这老家伙的钱,也不会坑自家闺女。

        “这个……还得看年轻人的意思不是?”

        阎王干笑着道:“万一,小笙那孩子也想一直留在寒儿身边呢?”

        “那也不行。”

        陆洲冷哼,“要不是你儿子修行没到家,我闺女能到这儿来吗?我闺女不来,我那千年难得一遇的皮囊,能被毁吗?”

        阎王理亏,不敢反驳。

        陆洲瞥了他一眼,冷哼道:“说好的一世就一世,来世他若有那本事,就让他亲自到现代去。”

        反正他是不会继续呆在这儿了。

        阎王闻言,顿时松了口气,笑着点头道:“好!”

        来世还能不能有交集,那就看那小子自己的造化了。

        反正,他身为父亲,能替他争取的,都已经争取了。

        “那这门亲事……”

        陆洲淡声道:“你回去跟他说,就直接让楚府的人过来提亲就成。”

        “不必回去说,我已经知晓了。”

        楚斯寒推开篱笆门大步走了进来。

        他先是朝三人作了个揖,才笑着道:“多谢陆师叔成全!”

        “不必谢我。”

        这是他欠他爹的。

        想到这里,陆洲心虚地看了正在忙碌的陆笙一眼。

        唉,都怪他当年太穷,不然也不会找阎王贷款了。

        白白赔了一个闺女,心疼啊!

        不过,与其找其他的人当女婿,还不如找楚斯寒。

        好歹是个知根知底的,而且,这小子对自家闺女确实不错。

        上官殿从头到尾都在吃,他拿着刚摘来的小米辣,好奇地打量着。

        陆洲余光瞥见这一幕,却没有出声阻止,而是好有兴致地看着。

        “阿洲,这东西好吃吗?”

        他拿到陆洲面前问,陆洲耸了耸肩,“我也没吃过。”

        楚斯寒看了那东西一眼,觉得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这是辣……”

        “我呸……嘶——”

        阎王的“椒”字还没出口,上官殿已经咬了一段……

        “这什么鬼东西,怎么这么辣?”

        他嘶啊嘶地丢掉手中的辣椒,表情有些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