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67章 好人果然都不长命

第467章 好人果然都不长命

        之前,她一直忍着不说,不是因为畏惧彭氏,不过是懒得说而已。

        如今回到了这个地方,谁也不能控制她的自由。

        八年了,没人知道她有多想回到这里,有多想见到儿时就一直心悦的人。

        这些年,上花家提亲的人不少,彭氏也想尽办法想将她嫁出去,甚至为此,不停地在她爹耳旁吹枕边风。

        不过好在弟弟依赖着她,每次不见她就哭的昏天暗地的。

        弟弟才六岁多,又是目前为止,她爹唯一的命根子。

        所以,她爹自然见不得他哭,自然而然的,她也顺理成章地托了这么久。

        就是不知道,那个人心里,有别人没有。

        “姑娘放心,小芬以后一定什么都听您的!”

        乐雅原本有些恍惚的思绪,被小芬拉了回来。

        她轻嗤一声,淡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能及时改过,那是再好不过了,起来吧。”

        “是!”

        小芬的双腿在微微发颤。

        不是跪出来的,而是被乐雅的气魄吓到了。

        她是新来的,也是乐家决定从玉溪镇搬回黄阳镇的前几天,彭氏才从牙行买的她。

        之所以一直听彭氏的话,那是因为,她的卖身契还在彭氏手中。

        也就是说,只要彭氏愿意,随时可以将她处决。

        乐雅似乎看出了她的忧虑,淡声道:“你放心,只要以后乖乖听话,你的卖身契,我会从彭氏手里拿过来的。”

        “谢谢姑娘!”

        小芬感激再次跪地道谢。

        ————

        陆笙把饭菜都端上桌后,已经到了午时。

        “吃饭了!”

        她大喊一声,大家都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各自回自己的屋子拿碗去了。

        陆笙的手艺好?大家每天都卖力工作,就等着吃的。

        好在干农活容易出汗?不然,吃这么好的伙食,只怕要发福。

        蓝衣性格孤僻,大家都端着碗围在一起吃,他却自己一个人蹲在旁边吃。

        不过?平时大家和他说话时?他也都会回话,不过?表情看起来没那么开心就是了。

        陆笙给陆桨和陆欣打完饭后,自己也端了一碗?在菜地里边转悠边吃。

        午饭过后,陆笙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商量着种西瓜的事情。

        陆笙将剩余的西瓜种子拿了出来?众人一一看过之后?都说没见过这种种子。

        “没见过就对了?这是一种新的水果。”

        陆笙将麻袋种子接了回来?对众人道:“催芽交给我,到时候大家只管种就行。”

        之前种的时候?她直接用温热水泡过之后就种下了?却没想到?成活率那么高。

        但为了保险起见?陆笙还是决定按部就班。

        催芽之后?一般要两天左右才能发芽,所以?陆笙当天就直接催芽了。

        ————

        晚饭结束后,天色也陷入了昏暗之中。

        菜地里还亮着灯,但屋里的灯却早已熄灭。

        陆笙在劝两个小娃睡下之后?便出门,准备去隔壁找蓝衣。

        结果?她刚出门,就见蓝衣已经站在门外。

        陆笙微微挑眉,“正要去找你呢。”

        “现在就走吗?”蓝衣淡声问。

        陆笙点头,“嗯,现在就走。”

        蓝衣用神识观察四周,见确实无人窥探之后,他才伸手往虚空中一抓。

        很快,一个带着漩涡的黑洞瞬间浮现在二人眼前。

        两人并肩走了进去,那黑洞瞬间消失,四周再次恢复平静。

        陆笙再次睁眼时,已经出现在临江府的大街上。

        这条街的前面就是府衙的所在地。

        陆笙忙大步往前走,然后停在府衙门外。

        守门的衙役都认识她,所以,当她出现在大门时,大家过来打招呼的打招呼,进去通报的通报。

        “陆姑娘,您怎么来了?”

        纪捕头和楚云得到通报后,二人都飞快地跑出来迎人。

        陆笙笑道:“我来看看大人。”

        楚云惊讶,“大人不在府衙,他半月前回来之后,就说有事要出趟远门,他没和姑娘说吗?”

        陆笙微怔,旋即摇了摇头,“没说啊。”

        她微微蹙眉,“大人离开前,没说要去哪里吗?”

        二人微微摇头,“并没有,只说要出趟远门。”

        楚斯寒不想说的事,他们身为属下,自然不敢过多询问。

        楚云还以为,自家大人借口回黄阳镇去见陆笙了,却没想,陆笙竟然找到了这儿。

        看样子,大人应该没有回黄阳镇,那他到底去了哪里?

        看二人的反应,陆笙的心下微微一跳,“我知道了。”

        “陆姑娘知道大人去了哪里?”纪捕头问。

        陆笙点头,“是的。”

        楚斯寒不在临江府,不在黄阳镇,如果去京城的话,肯定不会瞒着楚云他们。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回冥界去了。

        纪捕头笑了笑,“那就好!”

        “姑娘,要不先到府衙住下吧,明早再离开。”楚云提议。

        陆笙摇头,“不用,我也是有事临时到这儿,一会儿就得启程回黄阳镇了。”

        楚云看了眼站于她身后一言不发的蓝衣,微微蹙眉。

        “姑娘,这位是……?”

        大人不在,陆姑娘身边出现了别的男子,若是让大人知道,只怕又要酸了。

        “哦,他是我师父的属下蓝衣,师父有事儿回京城去了,所以将他留了下来。”

        原来是三王爷的人啊!

        楚云松了口气,忙朝蓝衣微微作揖。

        蓝衣也很是礼貌地回了他一礼。

        当然,两人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

        “你们回去吧,我们得走了。”

        陆笙对楚云和纪捕头辞别后,便和蓝衣离开了。

        “蓝衣,你能去冥界吗?”

        等走出好远,陆笙才低声问蓝衣。

        蓝衣微微摇头,“没有通行令,不能随意前往。”

        不是死人,去往冥界,除非有通行令,否则,根本就进不去。

        “好吧。”

        陆笙有些失望,“那我们回柳月村吧。”

        看来,得等师父回来才能去冥界看看了。

        楚斯寒没有通音符,早知道,她就送他一个了。

        蓝衣再次开启回柳月村的虚空,两人回到菜地时,四周只剩虫鸣声。

        ————

        第二天一早。

        陆笙给众人做过早饭后,便独自一个人坐在一旁的河岸上发呆。

        师父还没回来,回了冥界的楚斯寒就跟失去了音讯一般,一点消息都没有。

        “小笙!小笙!”

        忽然,一道呼唤声将陆笙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疑惑地回过头,却见乐雅一个人往她这边走。

        陆笙站起身,忙扬着笑脸走了过去。

        “乐雅姐姐,你怎么来了?”

        乐雅擦了擦额头的汗,“我方才去你家,发现那里正在建房子,问了人才知道,你们暂时搬到这儿来了。”

        “家里的房子太破旧了,所以推了重建,乐雅姐姐快进屋坐。”

        陆笙说着,忙拉着人回竹屋。

        厨房里一直有热水,陆笙泡了茶,又拿了一些点心过来。

        看着桌上的茶叶和点心,乐雅心中不禁有些惊讶。

        点心到没什么,只要有钱,市面上都会有。

        只是这茶叶……一般的人只怕都喝不上。

        可以说是有价无市,因为,这是贡茶。

        花家在玉溪镇做生意时,父亲认识那里的县令。

        有一次,父亲去衙门做客回来时,带了一点这种茶叶回去。

        见他宝贝地藏着谁也不让看,她心里觉得疑惑。

        问了父亲后才知道,那是早些年那县令立了功,然后皇上赐给他的名茶。

        她当时让父亲给她瞧瞧,也闻了一下那茶叶的味道,和陆笙方才打开的,的确是一个味道。

        陆家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何连花家都买不到的茶,竟随意摆在桌上?

        “乐雅姐姐,喝茶。”

        陆笙给她斟了一杯,直接放到她面前。

        乐雅回过神来,忙笑着道了声谢。

        她才抿了一口,茶叶的清香已经溢满了口腔。

        “这茶真不错,不知,是在哪儿买的?”

        乐雅试探地问了一句。

        陆笙笑着解释道:“这茶是别人送的,我也不知在哪儿买的,乐雅姐姐若是喜欢,一会儿就给你装些回去。”

        “原来如此。”

        乐雅笑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客气什么?我当年可没少受姐姐照顾。”

        乐雅摇头一笑,“不过是给你拿点吃的,哪里算得上照顾?”

        陆笙闻言抿唇一笑。

        那些吃食对乐雅来说,不过是平常的东西。

        但对原主来说,却是一种奢侈。

        因为陆家很穷,再加上何氏身体不好,需要吃药,所以,即便是过年过节,家里都不敢轻易乱买东西。

        所以,乐雅给的那些点心干果,对当时的原主来说,是人间美味。

        “二姐,二姐,快看,青蛙!”

        陆桨不知从哪儿捉来了两只青蛙,兴奋地跑了进来。

        “二姐不是和你们说过,这是益虫吗?有它们在,可以给我们抓田地里的害虫。”

        “哦!”

        陆桨揪着小脸道:“对不起啊小青蛙,我把二姐说过的话忘了,我这就放你回家去。”

        说着,就要往外跑。

        “等等。”

        陆笙将他拉了回来,“没看到旁边有个姐姐在吗?快打招呼。”

        陆桨这才发现屋里还有别人,他红着脸,腼腆地和乐雅打了声招呼,“姐姐好!”

        乐雅笑着颔首,“好!”

        陆笙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把它们放了。”

        “嗯!”

        陆桨重重地点了下头,然后拿着青蛙又跑出去了。

        乐雅盯着陆桨的背影,疑惑地看向陆笙,“小笙,你不是说伯母八年前就病逝了吗?怎么还有个弟弟?”

        陆笙幽幽一叹,半晌才和乐雅把事情解释了一遍。

        乐雅听后顿时一阵唏嘘。

        “这刘氏也太不是人了,不禁对你狠心,连对自己的儿女都如此狠心。”

        陆笙苦笑,“怪只怪这俩娃命苦,遇上了这么一个母亲。”

        陆桨出生的时候,原主刚满十岁。

        在陆桨五个月的时候,原主亲眼目睹,刘氏因为孩子哭闹而没法睡,然后,她直接把五个月大的陆桨丢到后院去,让他一个人在那里哇哇大哭。

        当时,陆宁明明也看到了,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要去把人抱回来的意思。

        最后,还是原主看不下去,偷偷去后院把人给抱了回来。

        陆桨三岁半的时候,因为抢了陆宁的东西吃,直接被刘氏按进了水盆中,差点断气。

        还好当时陆大华回来了,刘氏吓得假装在给陆桨洗脸。

        还有陆欣,当时刚出生半个月左右时,被刘氏用被子捂住了嘴鼻。

        好在小丫头福大命大,碰巧被过来找陆大华编竹筐的村民救回了一条命。

        这事儿,原主也是亲眼目睹,当时她就躲在窗外,被吓得一声都不敢吭。

        这两个孩子能长到这么大,绝对是靠运气。

        陆笙现在回想起原主的记忆,忽然觉得,刘氏并不喜欢陆大华。

        至于她为什么会为了嫁给陆大华而不择手段地害死了何氏,想来,不过是想找个依靠而已。

        她不喜欢陆大华,所以,连带着不喜欢陆桨和陆欣。

        正是因为有着原主的记忆,陆笙才会两个小娃格外疼惜。

        而赵氏为什么会对俩娃也疼爱,大抵可能是原主曾经和她说过两个小娃的遭遇。

        “幸好那刘氏已经得到了恶报,不然,让她继续留在陆家,你们只怕会一直遭罪。”

        “是啊?”

        陆笙冷笑,“所幸苍天有眼,让她得到了报应。”

        “想不到,这八年来,你们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

        乐雅真是没想到,看起来老实憨厚的陆大华,竟然会做出那种事。

        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过现在好了。”

        陆笙淡淡一笑,“哥哥他走回正轨,我们如今过得也还不错。”

        乐雅幽幽一叹,“想不到,你我都是同命之人。”

        陆笙一怔,“乐雅姐姐这话何意?”

        乐雅苦笑,“我母亲也在六年前病逝了,只留下了我和我弟弟。”

        “什么?花婶子也去了?”

        印象中,花夫人是个很和蔼善良的人。

        每次乐雅带着她去花家玩儿时,花夫人都会让厨房给她准备好吃的,而且,还偶尔给她娘送一些补身的药膳。

        好人果然都不长命啊!

        一直立志做个好人的陆笙,突然对做好人就没了兴趣。

        不过,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只是她一直坚信自己是个好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