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61章 清单

第461章 清单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艾水和云呱呱同时蹙眉。

        姜中沉思片刻,淡声道:“那位姑娘的模样和我要找的姑娘模样长得很像,可是,内里却不一样。”

        两人还是很茫然地看着他,似乎没听懂他的话。

        “我的意思是,皮囊一样,但灵魂不是她。”

        姜中解释完,眼睛忽然大亮,“那位姑娘,一定认识她!”

        “等等!”

        艾水将他拉住,“你的意思是说,那姑娘不是你要找的人?”

        姜中点头,“对。”

        听明白的二人同时替他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

        那可是殿下的女人,惦记就是一种亵渎。

        幸好不是,不然,他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劝姜中了。

        毕竟,他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今天地府放假,轮回门已关,孟婆也放了假,姜中才同意跟他们去人间探望殿下。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姜中看着二人道:“我要在这儿等那位姑娘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位姑娘一定见过他要找的人。

        艾水道:“那就下次再去人间探望陛下好了,反正再过三个月就又到中元节了。”

        云呱呱点头,“你不去我们也不去了,我们在这儿陪着你一起等。”

        姜中感激地看了他们一眼,微微点头。

        ————

        阎王殿里。

        卢瑛自从知道陆笙的身份后,看着她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慈爱。

        这可是自家儿子在阳间的未婚妻,又是小师弟唯一的闺女,让她怎能不喜欢。

        陆笙这也是第一次见到楚斯寒真正的母亲。

        不得不说,这做鬼和成仙一样好,都能保持青春不变。

        看看阎王和卢瑛二人,这都不知过去多少年了,看上去却依旧像二十七八的年纪。

        倒不像是楚斯寒的父母?反而更像是兄姐弟。

        “笙儿是吧?”

        卢瑛拉过陆笙的手,慈爱地道:“寒儿在人界?就有劳你照顾了。”

        “没有!”

        陆笙有些腼腆地道:“是大人一直在照顾我。”

        “大人?”

        卢瑛狐疑地看向陆洲,似不明白陆笙怎么会喊楚斯寒大人。

        陆洲淡声道:“年轻人的情趣我们不懂。”

        “原来如此!”

        卢瑛一听,顿时恢复了笑容。

        阎王轻咳一声,看向陆洲和上官殿问:“师弟和妖王今日怎么有空来?”

        陆洲瞥了陆笙和上官殿一眼,甚是无奈地开口:“有点事儿想请师兄帮忙。”

        “哦?”

        阎王疑惑?“何事?”

        记得陆洲上次找他帮忙时?还是给那个凡间女子找生死簿的时候。

        “阎王伯伯,是这样的。”

        陆笙起身?站到中间朝阎王微微行礼,这才道:“我听师父说?阎王伯伯能去我们前世生活的时空,所以想请阎王伯伯帮个忙。”

        阎王点头,“什么忙?你说。”

        “小侄女儿!”

        陆笙正欲说话?门外?忽然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

        陆洲嫌弃地挠了挠耳朵?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来了。

        果然?没一会儿,就见陆判官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下官参见阎王!”

        他先是朝陆笙行礼?这才看向陆笙笑呵呵道:“小侄女儿来了怎么也不去找大伯?”

        陆笙忙解释道:“我和师父还有妖王伯伯过来?找阎王伯伯说点事儿的。”

        陆判官闻言?看了陆洲一眼?却发现?他正和上官殿坐着品茗,并没有看向他。

        上官殿则微笑着朝他微微颔首。

        陆判官轻叹一声。

        阎王看着他道:“陆判官?你先找个地方坐下吧。”

        “是!”

        陆判官寻了个靠近陆洲的位置坐下。

        阎王这才收回目光,继续对陆笙道:“小笙,你继续说。”

        陆笙微微点头?“就是,我想让阎王伯伯下次去我们那个时空时?能替陆笙带些东西回来。”

        “什么东西?”

        阎王刚问一句,就见她不知从哪儿拿出一张长长的清单,直接呈上去给他看。

        看着那一张长到几乎落地的清单,阎王几乎陷入了沉默。

        卢瑛掩唇偷笑。

        陆笙干笑着道:“这些,就是我想托阎王伯伯帮忙买的东西。”

        她说着,又拿出几叠厚厚的毛爷爷,和一根簪子,直接放在阎王的案桌上。

        “阎王伯伯,这是二十万块,您买完东西后,直接装到这玉簪里面就行。”

        二十万块,应该能买不少的东西了吧?

        看着清单上什么红糖白糖冰糖的,还有什么木薯粉,最可怕的是,竟然还要买几头奶牛的。

        还有油盐酱醋,以及面包糠等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

        还有锅碗瓢盆都有,哦,对了,最尾数还要买什么汽油发电机和几十桶气油。

        阎王看得眼花缭乱,第一次有种想拒绝的冲动。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不是自家儿子,小姑娘也不会到这个时空来,所以,还是勉强答应了。

        “这不是师弟当年送我那根玉簪吗?”

        卢瑛拿起那根玉簪,低声问阎王。

        阎王瞥了陆洲一眼,低声道:“看来,兜兜转转,又回到师弟那里了。”

        卢瑛笑了笑,赶忙让阎王收好。

        陆洲见事情已经完成,慢悠悠地起身道:“既然事情已经办完,那我们就先走了。”

        “是该回去了。”

        陆判官看向陆笙道:“如今,清明节临近,冥界阴气比以往更胜,小笙不适合长呆。”

        卢瑛本来还想再同陆笙聊几句,听到陆判官的话,只能遗憾地点了点头。

        “陆判官说的极是,师弟,你还是早些把笙儿带回去吧。”

        陆洲微微颔首。

        陆笙看着卢瑛,忽然就有些明白,自家师父年轻时,为何会喜欢她了。

        卢瑛长得很美,却并非是那种柔弱娇美的美,而是那种英气的美。

        原来,师父喜欢的就是这种英气的美人啊,难怪那么多美人他都瞧不上。

        “徒儿,还在那里想什么呢?该走了。”

        见陆笙还呆呆站在原地,陆洲无奈地提醒一句。

        “来了!”

        陆笙回过神来,赶忙蹦跳着朝他小跑过去。

        “阎王伯伯,伯母,那我们就先回人间咯。”

        卢瑛笑着点头,“欸,去吧!”

        陆洲朝二人微微颔首,又看了陆判官一眼,淡声道:“我先带丫头回去了。”

        “欸!”

        陆判官怔愣片刻,赶忙笑着点头。

        陆洲轻应一声,对着上官殿和陆笙道:“我们走吧。”

        上官殿起身,朝几人微微颔首,这才跟在陆洲身后出了阎王殿。

        几人刚出阎王殿没多久,就见云呱呱三人慌慌忙忙地跑了过来。

        “姑娘,我们有话要问您,可否借一步说话?”

        陆笙迟疑地看向陆洲,却听他淡声道:“速去速回。”

        “徒儿很快就回来。”

        听到她的话,三人同时一怔。

        他们真没想到,眼前这姑娘,竟然是陆洲的徒弟。

        不过想想也是,以他们家殿下的身份,怎么可能会轻易对一个凡人动心?

        “走吧。”

        见三人迟迟不动,陆笙忙低声提醒。

        “哦,姑娘快这边请!”

        三人朝陆洲和上官殿微微行礼,这才领着陆笙走到前面去。

        “不知,三位有什么事儿要问?”

        陆笙本以为,他们要问一些关于楚斯寒的事儿,谁知,却听姜中激动地道:“姑娘,不知,您可认识一位与你一模一样的姑娘?”

        “啊?”

        和她一模一样的姑娘?

        陆笙微微一怔,“这位公子想表达什么?”

        “哎呀,让我来问。”

        艾水推开姜中,向陆笙解释道:“他生前有个心仪的姑娘,后来病逝了,这百年来,天天在奈何桥上坐着等那姑娘进入轮回,可是,等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找到。”

        “今儿见了姑娘你,他便说,你与他等的姑娘长得一模一样。”

        陆笙细品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他们话中的意思了。

        她看向姜中问:“你是说,你心仪的姑娘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姜中连连点头,“不知姑娘认不认识她?”

        陆笙轻叹,“我想,我应该是见过她的。”

        姜中大喜,“那她现今在何处?”

        陆笙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而是蹙眉问:“你既在奈何桥守候百年,又为何会没见过她?”

        如果原主是姜中要找的人,那她十几年前应该是经过奈何桥的,姜中怎么可能会没看到?

        云呱呱解释道:“他十几年前曾去过一趟凡间。”

        原来如此。

        如果这样,那就可以说明,他为何会没在奈何桥上遇见原主了。

        “姑娘,您快告诉我,她现今在何处?”

        姜中看起来有些激动。

        不过想想也是,等了百年却一直没等到,如今,好不容易听到了那姑娘的消息,让他怎能不激动?

        “她就在冥界。”

        听到陆笙的话,姜中微微一怔,“你是说,她就在冥界?”

        陆笙点头,“我现在所用的这具皮囊,其实是她的,不过,阴差阳错之下,我就成了她。”

        “这话是……什么意思?”姜中愣愣地问。

        “意思是,她被她的继母害死了,而我是从另一个时空过来的,醒来的时候,我的灵魂就已进入这具身体。”

        “所以,她如今,真的在冥界?”

        感情他苦苦等着的人,其实就在他身边?

        陆笙看着他问:“她上一世叫什么?”

        “上一世她叫陆瑶。”

        “这一世她叫陆笙,公子可以去找陆判官,让他帮你找人。”

        原主才刚到冥界没多久,应该还没能进入轮回才是。

        “多谢姑娘!”

        姜中道过谢后,就急匆匆地朝判官殿去了。

        “姑娘,下回你跟殿下过来,呱呱一定做好吃的给你!”

        云呱呱朝她眨了眨眼,不等艾水说话,就把人拉走了。

        陆笙目送着三人离去,正欲往回走,谁知,她刚走两步,就被一群鬼魂给围住了。

        “这里竟然有人类!”

        陆笙面色一冷,“让开。”

        “哟,这人类竟然不怕咱们!”

        这群鬼魂年纪参差不齐,模样却都很丑。

        她蹙眉,“清明节了,你们不去排队回家吃好吃的去,来这儿围着我作甚?”

        “我们全家人都在冥界,哪还有家可回?”

        一只色鬼发出猥琐的笑声,伸出手就要拉住陆笙的手,手却直接被一道黑气击开。

        “谁敢动本大爷?”

        陆笙回过头,却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

        是之前她和楚斯寒下来时,两次都碰到的女鬼蓉儿和潋滟。

        “是蓉儿姑娘和潋滟姑娘!”

        “站住!”

        其他鬼魂一见到二人,吓得正欲逃窜,却被蓉儿的呵斥声给吓得仿佛定在原地。

        “姑娘,您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殿下呢?”

        潋滟上前,打量了陆笙半晌,见她没事儿,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他没来。”

        陆笙刚回答完潋滟的话,就听蓉儿训斥那群人道:“你们还真是不要命了,连殿下的人都敢动,是想被丢入忘川河吗?”

        “什么?”

        一群鬼魂惶恐地看向陆笙,“她……她就是个人类。”

        “人类怎么了?殿下如今也是人类,她可是殿下在凡间的妻子,你们竟然敢亵渎,通通给本姑娘跑猪场去铲猪屎。”

        一群鬼魂闻言,慌忙应承。

        “是是,小的们这就去!”

        “快滚——”

        蓉儿这一吼,倒是引来了在不远处等着陆笙的陆洲和上官殿。

        二人疑惑地走了过来,在看到陆笙和两只女鬼站在一起时,不由蹙了蹙眉。

        “哈——!”

        在看到陆洲和上官殿时,方才还一脸狰狞的蓉儿,瞬间恢复成千娇百媚的状态。

        她扭着柳腰上前,娇声问:“陆大人,您何时过来的?”

        陆洲嫌弃地瞥了她一眼,看向陆笙问:“徒儿,怎么回事儿?”

        他这声“徒儿”,让潋滟和蓉儿一惊。

        二人同云呱呱三人一样,都没想到,陆笙一介凡人,竟然是陆洲的徒弟。

        “姑娘是陆大人的徒弟?”潋滟问陆笙。

        陆笙微微颔首,“是的。”

        潋滟淡淡一笑,“这就难怪了。”

        能配得上她家殿下的,身份自然不一般。

        陆笙朝二人笑道:“我们要回人界了,方才多谢二位姑娘了!”

        如果不是潋滟出手,那些鬼魂怕是会魂飞魄散。

        毕竟,师父送她的神鞭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潋滟颔首,“应该的,那我们就不远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