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57章 酸笋

第457章 酸笋

        “楚护卫,住手!”

        楚云提着两桶小龙虾,一路风风火火地停在了鱼塘边上。

        眼看着他提起一桶小龙虾就要往河里倒,吓得石管事慌忙出声阻止。

        楚云狐疑地回过头,看着他蹙眉问:“怎么了?”

        他看之前陆笙养小龙虾的地方就是一个池塘,所以,他便以为,陆笙把这小龙虾带到这儿,就是要放鱼塘里养的。

        “不是放鱼池,而是放进这儿。”

        石管事指着鱼池旁边的水沟开口。

        楚云看了看水沟,又看向石管事身后的陆笙问:“陆姑娘,这小龙虾要放进这水沟里吗?”

        “对。”

        陆笙点头,“直接倒进去。”

        楚云闻言,慌忙换了个方向,将桶中的小龙虾倒进水沟里。

        楚斯寒也将手上的那桶倒了进去。

        石管事将那些水浮萍都撒进去之后,才问陆笙道:“少夫人,这东西不用饲料养吗?”

        陆笙摇头,“不用,它们吃那水草就行,以后,每隔二十天我回过来一次。”

        “这东西,要二十天换一次水?”

        楚斯寒将木桶放在岸上,挑眉问。

        “差不多吧。”陆笙笑了笑,“应该是二十天左右换一次。”

        楚斯寒微微颔首,他看向石管事道:“石管事,听见了吗?”

        “是!”

        石管事看向陆笙笑道:“少夫人请放心,您可以不用过来,要怎么做,您只需教一下老奴即可。”

        陆笙笑着道:“那就劳烦您了!”

        小龙虾虽然繁殖快,但成长期有些长。

        这群放下去,养到繁殖时日,只怕还要养到明年去。

        石管事笑呵呵地道:“少夫人别客气,应该的!”

        听着石管事一口一个少夫人,楚云嫌弃地瞥了他一眼?觉得石管事这是在对陆笙献媚。

        从鱼池回来之后,陆笙嘱咐石管事?平时有什么烂水果之类的,也可以丢水沟里喂小龙虾。

        石管事听后,当场就喊来了人,让他们去后院捡地上的水果,然后丢到水沟里去。

        “大人?少夫人?这就要回去了吗?”

        见二人并没有要进屋坐的意思,石管事赶忙出声询问。

        陆笙颔首?“嗯,还有很多事儿要忙?就不多留了。”

        “喜欢吃枇杷吗?”

        楚斯寒盯着那片枇杷园,低声问陆笙。

        陆笙连点了两下头,“喜欢!”

        楚斯寒笑了笑?再次看向石管事道:“等那枇杷熟了之后?就摘些给少夫人送去。”

        “是!”

        陆笙闻言睨了他一眼。

        石管事喊她少夫人也就罢了?怎么他也跟着喊?

        一旁的楚云闻言?却陷入了沉思。

        原来,大人更喜欢他们喊陆姑娘为少夫人啊?

        所以说?他过去是喊错了?

        看来?得要改改口了。

        ————

        三人刚回到柳月村?陆笙就又忙活起来了。

        她请了村里二十个人?准备让他们帮忙将那片竹林里的竹笋算挖出来。

        每人一天一百五十文?其中,于婶和陈氏也在里边。

        两人将小原子丢给暂时得闲的梁平看管?然后跑到陆家来跟大家会合。

        陆笙拿出陆大华之前编织的箩筐出来,纷纷发给大家。

        为了防止出现偷工减料的行为,陆笙找人的时候?是请于婶和方氏来把关的。

        所以,在场的人?几乎都是踏实能干,手脚利落之人。

        “陆姑娘,您成天这么忙活着,不累吗?”

        见她跑来跑去,楚云看着都替她觉得晕。

        陆笙淡淡一笑,解释道:“本姑娘这叫活得充实。”

        比起坐着等吃,她更喜欢忙碌的生活。

        陆笙背起一个箩筐,看向楚斯寒道:“大人,您要一起吗?”

        楚斯寒微微颔首,“嗯。”

        “那……这个给你。”

        陆笙拿起另一个罗框递给了他,眸光暗藏着揶揄的笑。

        楚云一见,慌忙接过道:“属下替大人背。”

        他跟了大人这么久,还没见过他背箩筐呢。

        也就陆笙有这个胆子,敢让他家大人背箩筐。

        不说楚云被吓一跳,一旁站着等待出发的众人也被吓了一大跳。

        最近楚斯寒来柳月村来的勤,村里的人几乎都认识他了。

        所以,见陆笙连楚斯寒都敢“奴役”,着实都被吓了一跳。

        陆笙朝众人微笑着挑了下眉,“我和大人开个玩笑的。”

        楚斯寒看了她一眼,随手拿起一个箩筐背在背上,无视众人错愕的目光,对陆笙挑眉问:“可以走了吗?”

        “可……可以!”

        陆笙愣愣地点了下头,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她对着众人道:“大家都带好工具了吧?那就准备出发吧。”

        众人看了楚斯寒一眼,都纷纷点头,然后背着工具,坐上陆笙跟各家租来的牛车前往竹林。

        陆笙不知道往年这片竹林春笋的产量有多少,她只知道,这片竹林的春笋不是一般的多。

        大半天下来,二十人,再加上她和楚斯寒还有楚云三人,一共挖了五百斤笋,这还只是挖了一小半。

        临挖笋前,她还特地嘱咐大家,别挖那些粗壮的笋,那些将来是要留着长竹子的。

        陆笙给大家发了工钱后,才给楚斯寒和楚云他们做完饭。

        临回镇上前,楚斯寒对她道:“临江府那边又有了新案子,得要回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恐怕不能过来陪你了。”

        陆笙微微颔首,“没关系的大人,我等你回来!”

        反正,这货若是想回来,几乎随时都可以回来。

        要知道,他可不是一般人。

        楚斯寒淡淡一笑,“那我们就先行一步了。”

        陆笙点了点头,“一路保重。”

        “你也保重!”

        楚斯寒勾着薄唇轻揉了揉她的墨发,这才转身上了马车。

        “楚护卫,驾车小心。”

        楚云朝她微微颔首,这才驾车离开。

        陆笙站在大门外,目送马车离去,这才转身进门,漫不经心地将大门锁上。

        今日挖回来的竹笋都被堆在院子里。

        第二天,陆笙又找了十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这些都是方氏给她指的人。

        今天挖的,比昨天挖的还多了三百斤。

        可能是工钱高的原因,大家都挖得很卖力。

        看着堆积在院子里的一千多斤竹笋,陆笙想了想,决定明天再挖一天,就先不挖了。

        同样的人数,第三天三十人挖了上千斤,结合前两天的,一共挖了两千三百多斤。

        当然,这些都是陆笙在没有人的时候,偷偷拿出空间镯里的称出来称的。

        第四天的时候,她和村里的捏缸人买了两口缸,腌制了两大缸的酸笋,余下的,则拿来做干笋。

        村里的人都觉得甚是奇怪,那么大一堆竹笋,陆笙竟然仅用两天就给剥完了,而且,还全都弄成了笋丝。

        殊不知,陆笙在晚上的时候,将自己之前收的魂全放了出来,就连谭俊和贾正一群鬼都不放过,通通被她放出来剥笋。

        一群鬼忙活了两天,累得差点再死一次。

        贾正甚至还哇哇地跟陆笙抗议,谁知,抗议换来的结果是,他和他的四个手下被罚将所有的竹笋刨成丝。

        “笙丫头可真能干,这么高一堆竹笋,两天就给处理好了。”

        过来帮忙晒笋丝的于婶看过之后,忍不住夸赞了几句。

        陆笙笑着道了谢,并未多解释什么。

        何勤成亲过后没两天,陆家食肆又继续开张了。

        酸笋腌制了三天,基本就已经酸了。

        陆笙和里正借了牛车,先拉了一缸酸笋到陆家食肆去。

        “小笙,这是什么?”

        看着那一大缸子,何来甚是好奇。

        “酸笋。”

        为了不打扰客人,陆笙是从后院把酸笋运进来的。

        “这么重,你怎么搬上来的?”

        何来试着搬了一下,却并没有搬动。

        陆笙笑了笑,直接抱住那缸子,轻轻松松就将那缸子抱了起来。

        何来:……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陆笙将那一大缸子抱着进了厨房。

        那么大一个缸子,就算是空的,也有几十斤接近上百斤重,更何况,那里面似乎还装了不少东西,陆笙竟然这么轻轻松松就抱了起来?

        何来忽然有些质疑自己了。

        他颤巍巍地跟着陆笙进了厨房,等她放下了缸子,又过去试着抱了一下。

        很可惜,和之前一样,依旧搬不动。

        “这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他掀开盖子,却发现,盖子还有一层封住缸口的白布。

        不过,闻着味道却似乎不怎么好闻,一股酸味瞬间涌了上来。

        他微微蹙眉,“这是什么?味道怎么这般怪?”

        “酸笋。”

        陆笙扭了下胳膊,看向在忙活的何章道:“大堂舅,您停一会儿。”

        何章闻言,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朝她走了过来。

        陆笙道:“大堂舅,我带了些酸笋,这是菜谱。”

        她将菜谱从背着的布包里拿了出来,递给何章。

        何章接过一看,狐疑地看着她道:“这些酸笋你买来的?”

        “我自己腌制的。”

        陆笙笑了笑,继续道:“我在村里还有事儿,得回去了。”

        “哇!”

        一旁,刚解开封住缸口的白布的何来,在看到里面满满一缸子的酸笋时,顿时惊呼出声。

        何章不解地看向他,神情有些不悦。

        “小笙,你……你这力气,怕是能徒手打死一头牛吧?”

        “胡说什么呢?”

        方才一直在忙活,没有注意陆笙抱着缸子进来的何章,实在不理解自家弟弟为何会说出这种话。

        一个姑娘家,被夸力气大,那是夸吗?

        何来解释道:“大哥,你不知道,这一缸东西,是小笙自己一个人搬进来的。”

        这空缸的重量,再加上里面的酸笋,少说也得两三百斤了。

        她就这么轻飘飘地抱起,能不吓人吗?

        何章闻言,还是不大相信,他宁愿相信是何来在胡说八道。

        就陆笙这小身板,能有多大力气?

        “真的,大哥不信的话,可以问其他人。”

        厨房里打压的人,此刻也面露惊恐地看着陆笙。

        三百斤的东西,别说一个小姑娘,就是他们这群大汉,只怕都扛不动。

        陆笙一个姑娘家,到底是怎么搬得动的?

        “呃……”

        陆笙干笑两声,忽悠道:“我最近跟着师父在练武,方才使的正是内力。”

        众人一听,瞬间就了然了。

        毕竟,会武功的人,本领都不小。

        “原来如此!”

        得知原由的何来一脸羡慕。

        要不是知道陆笙的师父是当今三王爷,他还真要向他拜师了。

        “对了!”

        陆笙看向何章,低声问:“大堂舅,燕儿姐的事情怎么样了?”

        听她提起这事儿,何章眉头顿时紧皱。

        一旁的何来则气愤地道:“那个赵贤,两天前还跑何家来闹,还说要纳妾,要不是大哥拦着,我早将他揍一顿了。”

        “纳妾?”

        陆笙愕然,“他们家发财了?”

        “发什么财啊?他们家是嫌我们家燕儿不能……”

        “嗯哼!”

        何来说到一半,何章忽然出声阻止。

        他冷哼一声,继续愤愤地道:“反正我们是不会再让燕儿回赵家去了。”

        好好一个姑娘交到那畜生手上,如今却成了那副模样。

        何来那是越想越来气。

        “这样最好!”

        陆笙冷笑,“那就让燕儿姐跟他和离吧,他爱纳几个妾就纳几个。”

        反正何燕今年才十七岁,还年轻着呢。

        “我们这边自然没话说,可是,那群吸人血的烂玩意儿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答应?”

        何来冷声道:“和燕儿和离,就证明着断了财路,他们自然不会同意。”

        虽说花钱能消灾,但他们家绝不会再给赵家一个铜板。

        陆笙勾了勾唇,“这事儿你们别担心,交给我来解决。”

        “你?”

        何章蹙眉,“你想怎么解决?”

        “秘密!”

        陆笙朝二人嘿嘿一笑,“你们只需等着就行,几天后,我会让他主动跟燕儿姐和离。”

        何来眼睛一亮,“小笙,你真的有办法?”

        他上次想揍人却揍不到,心里别提多火大了。

        如果陆笙能替他把赵贤那货狠狠揍一顿,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说了,我还得回村里。”

        陆笙临走前,还对二人保证道:“两位堂舅放心,这事儿很快就能解决的。”

        说罢,大步走出了厨房,然后朝后院走,驾车准备到闹市买些东西。

        然而,她驾车出后院没多久,连胡同都还没走出去,就被一群黑衣人团团围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