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47章 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玩意儿

第447章 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玩意儿

        “你……你这是什么邪功?”

        亲眼见到这一幕的莫膑,吓得直接往后退了两步。

        “邪功?”

        陆笙淡淡一笑,“你怎么不说自己养的是邪物?”

        她低头看了眼还在地上蠕动的蛊虫,面上顿时露出嫌弃的表情。

        “用自己的身体和鲜血饲养这种恶心的东西,晚上睡觉不会做噩梦吗?”

        莫膑脸色大变,牙齿更是咬得“咯咯”直响。

        然而,在看到陆笙“古怪”的功夫后,却又不敢再轻易出手。

        陆笙将目光转向楚斯霖,冷声道:“还有你,楚斯霖。”

        “几次三番和楚斯寒作对,你有赢过吗?”

        “你——”

        楚斯霖被戳中了痛处,气的直瞪眼。

        “怎么?”陆笙挑眉,“被戳中痛处了?连你也知道自己比不上楚斯寒吧?”

        “这人啊,要有自知之明,可你似乎没有。”

        “说句实话,你这越挫越勇的勇气,我倒是挺佩服的,不过……”

        她话音顿了顿,讥笑道:“你可要懂得珍惜自己的小命,别自作聪明的以为别人奈何不了你。”

        ”你更要知道,你之所以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并非是你幸运,而是楚斯寒念在你爹那份善意之上,哪天你把楚斯寒最后那点仁慈作没了,你的小命也就到头了。”

        楚斯霖瞪着陆笙的那双眼,眼珠子几乎要夺眶而出。

        陆笙却半点畏惧都没有,依旧笑眯眯地道:“我这可是善意的劝告,你可别不信。”

        要不是怕楚斯寒为难,她早就将这蠢货给解决了。

        什么玩意儿?真以为自己有个破江湖门派撑腰就很了不起了?

        “大人,这里有我看着,你去附近找找,看被他们关的那些蛊人在何处。”

        陆笙这话,让屋里三人的身子瞬间就僵住了。

        “好。”

        窗外传进来一道低沉的声音,他们机械地往窗口看去,却见一道修长的身影一闪而过。

        楚斯霖傻眼了,整个人跌坐在椅子上。

        陆笙拉了张椅子到门口坐下,双手环胸,双腿交叠,朱唇上扬着“和善”的笑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三人。

        地上,一只蛊虫正往她这边蠕动。

        莫膑眼珠子转了转,心下一阵得意。

        只要那子蛊能触碰到陆笙的皮肤,就会进入陆笙的身体。

        到时候,陆笙想怎么做,全有他说了算。

        然而,就在那子蛊爬到陆笙脚边时,陆笙突然放下脚,直接将那子蛊踩住。

        莫膑唇角得意的笑容才刚扬了一半,就僵住了。

        他瞪大了眼睛,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陆笙踩着子蛊的那只脚。

        “怎么?”

        陆笙挑眉,“很失望吗?”

        她抬了下脚,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子蛊,打了个哆嗦,露出嫌恶的表情。

        “这世上,怎么会这么恶心的玩意儿?”

        说话期间,那只子蛊已被她一脚踢回莫膑的脚下。

        看着脚边已经被踩扁了的子蛊,莫膑:……

        这可是他费尽心思才养出来的蛊虫,竟然被说是恶心的玩意儿。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大叫一声,以一副欲要同陆笙同归于尽的架势朝陆笙飞扑了过去。

        然而,他还没碰到陆笙,整个人已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飞了回来。

        “干的漂亮!”

        陆笙笑眯眯地对着谭俊几人竖起拇指。

        谭俊谦虚地拱了拱手。

        “主人,需要属下将他们的魂勾过来吗?”

        贾正搓了搓手,露出兴奋的表情。

        “收起你那猥琐的表情。”

        陆笙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淡声道:“不用你们出手,等大人回来,自然有人收拾他们。”

        “去,把窗口全都堵住了,千万不能让他们逃了。”

        “是!”

        谭俊领着其他四人守住东边的窗口,贾正则领其他四人守住南边的窗口。

        那边,坐在地上的莫膑,和坐在椅子上的楚斯霖和齐南,都目光怔怔地盯着陆笙。

        那表情,好似见鬼了一般。

        当然,他们这表情陆笙倒也能理解。

        毕竟,任谁看着一个人对“空气”说话和下命令,多少也会觉得此人有病。

        “你……你在和谁说话?”

        齐南打了个冷颤,惊恐地问陆笙。

        上次的经历,依旧让他们历历在目。

        好不容易才“脱离鬼手”,可别又再来一次。

        “怕什么?”

        陆笙讥嘲道:“连把虫子放身体里养都不怕,还怕鬼不成?”

        莫膑:……

        鬼可比蛊虫可怕多了!

        至少蛊虫能看得见,鬼可是看不见的,几乎防不胜防。

        楚斯霖目光往窗口瞥了一眼,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他不想在这儿干坐着等楚斯寒回来对他冷嘲热讽,他最看不惯楚斯寒那副高高在上,一副自己很了不得的模样了。

        可是,窗口有那些东西,他一时又出不去,除了干坐着,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

        “啪——”

        东边原本敞开的窗户蓦然关上,将原本就提心吊胆的三人吓得差点当场翻白眼。

        “哈哈哈——”

        恶作剧得逞的贾正,笑得前俯后仰。

        陆笙:……

        这么二的人生前竟然是个工头?

        还是谭俊那几只比较赏心悦目。

        陆笙想着,将目光放到谭俊那边。

        她将椅子往那边移了移,沉吟着道:“上次承诺给你们的马车,我实现了吗?”

        几只鬼默默地看着她,并没有说话。

        “呃……”

        陆笙蹙眉沉思了片刻,嘀咕道:“真的还没送吗?”

        几只鬼同时摇了摇头。

        “好吧。”

        她笑眯眯地道:“等明儿我就去义庄走一趟,给你们弄些好东西。”

        贾正一听,忙开口道:“什么好东西?我们也要!”

        陆笙点头,“都有的。”

        话说回来,同样呆在养灵符中,为何谭俊几人,不,几只鬼的鬼气越来越淡,而这几只团子鬼气反而越来越浓郁呢?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看来,等师父回来,得要和他请教一下了。

        楚斯霖和齐南还有莫膑三人看着“自言自语”的陆笙,心里不停地在发毛。

        所以,看向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疯子”。

        这是楚斯霖活了十九年,第一次祈祷楚斯寒赶紧出现在他面前。

        和这种“疯女人”待在一起,他宁愿被楚斯寒嘲讽。

        ————

        楚斯寒在院子里寻了数地,终于在一个偏院中终于找到了那群蛊人。

        之前有多少人他不清楚,但如今,屋里只剩下十五人。

        有八位姑娘,七名男子,最小的,是一个小男娃,看起来不过六七岁。

        他们被关在屋子里,听到脚步声,都不曾抬头看一下,而是惊恐地往角落里缩了缩。

        楚斯寒蹙了蹙眉,他朝天空发了个信号。

        约摸一刻钟左右,附近巡逻的捕头就都赶过来了。

        楚斯寒手上拿着月明珠,所以,那些捕快一眼就认出了他。

        “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儿?”

        捕快们看了看屋里的那群蛊人,疑惑地询问。

        “先别管那么多,把人带回衙门去,顺便去药铺抓一些药。”

        有捕快迟疑道:“呃……这么晚了,药铺只怕关门了。”

        “想办法让他们开门,救人要紧。”

        楚斯寒说罢,将月明珠交给一名捕快暂时拿着,然后拿出一张纸,和陆笙送他的钢笔,刷刷刷地写下了一堆药名。

        那捧着月明珠的捕快,手在轻微发颤。

        他活了半辈子,还从未见过这么名贵的东西。

        此刻捧在手里,都怕一不小心就给摔碎了。

        “拿去。”

        楚斯寒将药方递给其中一名捕快,嘱咐道:“把这些药抓回来之后,碾成细末,再糊成小药丸,配着烧酒给他们服下。”

        捕快看了一眼药方,只见上面写着:木香、槟榔、黑丑、白丑、大戟等药材。

        而且,其中几样还得需醋炙的。

        “大人,您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本官还有其他事儿,你们先把人带回去。”

        楚斯寒说罢,接过月明珠,直接往另一个方向离开。

        陆笙正有一句没一句地和谭俊他们聊着天,身后的门忽然被人推开。

        她回过头一看,就见一道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大人回来了!”

        她站起身,笑着迎了上去。

        站在窗前的谭俊和贾正一行人见到他,慌忙作揖行礼。

        楚斯寒朝他们微微颔首,这才将目光放在楚斯霖身上。

        在楚斯寒开门的一瞬间,屋里的三人很明显都松了口气。

        楚斯霖眼珠子到处乱转,就是不敢看向楚斯寒。

        “我会给叔叔写信,让他亲自过来将你领回去。”

        楚斯霖身子一僵,他怒瞪着楚斯寒道:“你没资格扣押我!”

        “我没资格?”

        楚斯寒冷笑,“我身为临江府的知府,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了。”

        “你敢滥用官权?”

        “什么叫滥用官权?”

        陆笙冷哼,“你们还草菅人命呢,拿着活人养蛊,这事儿若是传出去,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笑话。”

        楚斯霖拍桌而起,“那群人不过都是我们从牙行买来的奴隶,是死是活由我们说了算,别说拿他们养蛊,就是直接杀了,你们又能奈我何?”

        陆笙蹙眉,看向楚斯寒低声问:“还有这样的法规?”

        虽然很不情愿,但楚斯寒还是微微颔首。

        陆笙小脸瞬间揪成一团。

        “楚斯寒,你把我们的人都带走了,这事儿若是传出去,有错的,应该是你吧?”

        楚斯霖得意洋洋地开口。

        “是吗?”

        楚斯寒淡淡一笑,“那么,你把蛊人放到我府上养又是怎么回事儿?要知道,陷害朝廷大臣可不是小罪。”

        楚斯霖得意的笑容一僵,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楚斯寒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捆绳子,二话不说就直接将楚斯霖摁押在桌上,不顾他的哇哇大叫,直接将人给捆成了粽子。

        齐南和莫膑一见,想要趁机逃走,然后,窗门都已紧闭着,他们就是有心想逃,也逃不出去。

        最后的结果就是,楚斯寒和陆笙二人,将三人直接绑回了衙门。

        而领认尸首的告示,也被撕了下来。

        暗箩堂的人在得知自家堂主被抓之后,一大早就上衙门去理论,却被楚云和纪捕头二话不说,直接将人给轰了出去。

        楚斯寒在回到衙门的当晚,就直接给楚宏卿飞鸽传书。

        楚宏卿和蒋氏在得知消息后,便快马加鞭地赶了过来。

        当然,他们到的时候,楚斯霖已经被关了六七日,整个人胡子邋遢发蓬头垢面的,往日的公子形象早已不复存在。

        每天都趴在围栏上,不是诅咒楚斯寒,就是哭喊着让人放他出去。

        当然,并没有理他。

        蒋氏看到自家儿子时,气的差点晕过去。

        “娘!”

        一看到蒋氏,楚斯霖顿时委屈地大哭出声。

        楚宏卿见到这画面,也被吓了一跳。

        他看向楚斯寒,正欲问清缘由,蒋氏却已经先他一步开口。

        “楚斯寒,你这是做什么?”

        楚斯寒让楚云将其他人带下去,这才看向蒋氏,淡声道:“我做什么,婶子难道没瞧见?”

        “你——”

        蒋氏咬了咬牙,“你为何要关你堂弟?他做错什么你训他两句就好了,为什么要关他?”

        “我为什么要关他?”

        楚斯寒淡淡一笑,“这个,婶子得问问您的好儿子。”

        “我什么都没做!”

        楚斯霖吸着鼻子道:“爹,娘,是楚斯寒他诬陷我,我不过和朋友在楚府喝茶,他就让人把我关了进来,娘,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闭嘴!”

        楚宏卿怒斥他一声,楚斯霖虽然不满,却也乖乖闭上嘴。

        “你吼什么?”

        蒋氏瞪了楚宏卿一眼,心疼到更咽。

        “儿子都欺负成这样了,你还吼他,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了?”

        “寒儿可不是这样的人。”

        楚宏卿轻叹一声,看向楚斯寒问:“寒儿,你告诉叔叔,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是不是这混小子做了什么?”

        楚斯寒通知他的时候,并没有说清原因,只让他速速来临江府衙门领人。

        “他啊?”

        楚斯寒似笑非笑地看着蒋氏道:“也没做什么,就是勾结江湖门派,用活人养蛊,还掺和朝廷政事,学别人站位。”

        蒋氏和楚宏卿闻言,二人身子同时一僵。

        “这不可能!”

        蒋氏不敢相信自家儿子有这个胆子,而且,她也不敢相信,自家儿子能勾搭上朝廷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