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44章 在想你何时嫁我为妻(四合一)

第444章 在想你何时嫁我为妻(四合一)

        怕淳于东他们发现自己,仙净只能暂时离开。

        然而,他却没看到,在他离开之后,淳于东忽然回过头,目光深沉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

        “师兄,怎么了?”

        闻音见他回头,也疑惑地回过头。

        然而,除了一片黑,什么都没瞧见。

        “没什么。”

        淳于东淡淡颔首,继续往回走。

        “师姑,师伯,你们回来了?”

        一见到二人,陆笙赶忙起身走了过来。

        她往四周看了看,低声对二人道:“师姑,师伯,方才好像有人过来,还动了结界,幸好结界牢固,没能被破掉。”

        这结界,可是上官殿和陆洲一起布下的,双层结界,别说一般人,就是空掌门,想要破掉这个结界,也要费上一番力气才行。

        “有人动了结界?”

        闻音蹙眉,“那人呢?”

        陆笙摇了摇头,“我和大人过去看时,并未发现人影。”

        “那人此刻想必已经离开了。”

        相对于闻音的反应,淳于东就显得平静多了。

        楚斯寒眼睛微眯了眯,“看样子,淳于大人知道来人是谁?”

        “嗯。”

        淳于东微微颔首,“若是本座猜的没错,应该是仙净。”

        “仙净?”

        闻音蹙眉,“他不是和仙娅进紫云山历练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淳于东闻言嗤笑一声。

        “他们并没有去什么紫云山,而是来了人间的永福小镇。”

        他说罢,指了指客栈里还在不停地闹腾的傀儡们道:“屋里那些,可都是他们兄妹二人的杰作。”

        闻音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在五峰,这兄妹二人的名誉都是很不错的。

        再加上仙净如今是静峰的峰主,五峰上下都对他尊敬有加。

        身为仙界的人,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替百姓排大忧解大难,怎么反而去祸害百姓呢?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闻音思来想去,也实在想不通,仙净和仙娅这么做,为的是什么。

        “师妹觉得,以他们兄妹二人的力量,能对抗整个五峰吗?”

        闻音虽然不知道淳于东为何突然这么问,不过,却还是如实地摇了摇头,“自然不能。”

        仙净和仙娅的修为是高,但想对付五峰,这与以卵击石无异。

        淳于东低声道:“这大概就是他们这么做的原因。”

        闻音心下一跳,“师兄的意思是说,他们想将凡人炼制成傀儡,然后用来对付五峰?”

        “嗯。”

        淳于东淡声道:“当年那些传言,并非虚假。”

        过了许久,闻音才低声道:“所以,他们的父母确实因为背叛了仙界而被诛杀?”

        “不错。”

        淳于东点头,“如果不是他们,朱雀和玄武这两名神兽也不会因此陷入长期的沉睡。”

        他们想统治五峰,想要坐上掌门之位。

        却不想,最后被人识破了他们的阴谋。

        因为害死了五峰众多弟子和几名长老,还两大神兽陷入沉睡,这才被诛杀于诛仙台之上。

        “可是,错的明明是他们父母,他们有什么脸面复仇?”

        兄妹俩的小命,还是因为五峰众位峰主和长老的仁慈才得意保下来的。

        他们不感激也就罢了,竟然还想恩将仇报!

        “再怎么着,那也是生他们的父母,他们心里有怨倒也正常,只是……”

        淳于东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声音冰冷地道:“他们千不该万不该来算计我。”

        “师兄这话……是何意?”

        闻音有些不敢想。

        陆笙在一旁替淳于东解释道:“听说,当年陷害师伯,说他偷修禁术的人,就是那什么仙家兄妹二人。”

        闻音听后顿时怒从心生,“竟是他们?!”

        她咬了咬牙,怒冲冲地道:“我这就去找他们算账去!”

        “别冲动!”

        淳于东将她拦下,低声道:“没有证据,就算你去找他们对质,也无济于事。”

        “那怎么办?”闻音蹙眉,“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那师兄这几十年的委屈,岂不白受了?”

        淳于东冷笑,“当然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无论是陷害本座,还是残害百姓一事,都不能放过。”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那两人,害得师兄在五峰众人面前名誉尽损,还害得她和师兄分别十几年,这笔账不算她心里过不去。

        “等白潋醒过来。”

        淳于东淡声道:“只要再忍两个月,两个月之后,真相就会大白。”

        “可是……”

        “好了!”

        见闻音反驳,淳于东忙轻声打断。

        见她委屈到落泪时,不由轻叹一声,无奈地替她擦拭眼泪。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性子这么急躁?”

        “还不是因为师兄你?”

        闻音抹了抹泪,委屈地控诉。

        “行行行,都是师兄的错,别哭了,这儿还有晚辈在呢,你也不嫌丢脸。”

        闻音身子一僵,这才反应过来,陆笙和楚斯寒还在旁边看着。

        她慌忙朝二人尴尬地笑了笑,“让你们见笑了!”

        陆笙忙摆了摆手,笑嘻嘻地道:“师姑和师伯不用在意我们,直接当我们不存在就行。”

        淳于东笑着看了她一眼,“你这性子,倒是比你师父好很多。”

        “我性子那里差了?”

        淳于东话音刚落,陆笙还没来得及回答,一道携带着怒意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只见空旷的地面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说人坏话被抓包的淳于东,倒并不觉得尴尬,反而还很和气地同来人打招呼道:“师弟来了?”

        陆洲目光淡然地睇了他一眼。

        闻音见此,心中对仙净仙娅兄妹二人的怒气暂时消了一些。

        她抬头掩住唇角的笑意。

        她已经许久没见到师兄弟二人拌嘴了。

        如今一见,却仿佛就在昨日。

        “我说你性子差吧?怎么还是不愿承认?”

        他们师兄弟妹三人难得一聚,如今再聚,淳于东心情甚好,也难得有闲心逗逗自家小师弟。

        “淳于东我告诉你啊,别以为师姐在这儿我就奈何不了你。”

        陆洲警告完淳于东,这才看向自家小徒弟问:“丫头,你方才说结界有异动,到底怎么回事儿?”

        陆笙解释道:“方才似乎有人动了结界,不过没能打破,师伯说,可能是那仙净来过。”

        “哦?”

        陆洲挑眉看向淳于东,“你在,他竟然还敢到这儿来?”

        “我也是方才才回来,他来之时,我并未在这儿。”

        淳于东说罢,蹙眉道:“倒是参老和白潋那边,只怕遇上一些麻烦。”

        仙净知道他在这儿,可能会怀疑白潋是他救下的。

        白潋若想恢复,需得在源地休养。

        若是让仙净和仙娅兄妹二人有意去捣乱,白潋只怕不能好好修养。

        “既然青峰那边不安全,为何不把他带到清雪观去?”

        一直保持沉默的楚斯寒突然开口。

        “清雪观?”淳于东淡笑着摇了摇头,“其他地上都比不上孕育他的地方。”

        淳于东心下其实有些好奇,楚斯寒是冥界的殿下,即便投胎成人,那也不应该如此无知才是。

        “晚辈曾到过清雪观。”

        楚斯寒淡声道:“如若晚辈没猜错,国师应该已经将孕育他的本体移植到了清雪观。”

        淳于东闻言微微一愣。

        而陆洲却忽然恍然大悟地道:“难怪清雪观里总是有灵气波动,原来,他竟将本体移植到了清雪观中!”

        国师的本体是一朵莲花,而他的本体,就是那片莲。

        陆洲淡淡一笑,“不得不说,白莲兄果然有先见之明。”

        他看向淳于东道:“快,通知参老,让他尽快将白莲兄送到清雪观去。”

        淳于东听完前后才终于明了。

        他就说,堂堂冥界的殿下怎会那般无知,感情,楚斯寒早有发现。

        “你小子,怎么不早说?”

        陆洲蹙眉看着楚斯寒,甚是不赞同的开口。

        要知道,没了本体,即便国师回到青峰下休养也是没用的。

        这一来一去的,多耽误时间啊?

        楚斯寒苦笑:“侄儿也才想起。”

        若不是淳于东提起,他只怕也想不起来。

        陆笙听罢轻啧一声,“难怪当时整座京城都冰天雪地的,国师住的地方却温暖如春,花团锦簇,而且,我还记得,当时那池里的莲花还缠着我的手腕来着。”

        陆洲蹙眉,“这事儿,怎么没听你们提起过?”

        “徒儿以为你们神仙住的地方都是这样的嘛。”

        她当时也没有多想,只觉得,那片地方之所以温暖,是因为国师用法力来维持的原因。

        陆洲挑眉,“你和为师生活多年,曾在大冬天里见过这样的地方?”

        “那倒没有。”

        陆笙小声回答。

        淳于东淡淡一笑,忙拿出通音符联系了参老。

        那边,参老听后顿时恍然大悟道:“难怪老身将这家伙放在莲池里,脸上却依旧毫无血色。”

        淳于东淡声道:“您速速带他到清雪观,那里应该没人知晓。”

        那边,参老轻应一声,之后,便没了声音。

        淳于东将通音符收好,看向陆洲问:“师父呢?”

        “哟?”陆洲挑眉,轻嗤一声道:“这会儿人不在,喊的倒是挺顺口。”

        淳于东无奈一叹,看着他不语。

        “跟阿殿一起在客栈炼丹呢,你若是无事,倒是可以回客栈帮阿殿一起,替师父护法。”

        淳于东点了点头,“师弟说的对。”

        他看向闻音道:“师妹,走,我们去替师父护法。”

        “好!”

        闻音甜蜜一笑,看向陆洲道:“师弟,那我们就先过去了。”

        “哦。”

        陆洲斜了两人一眼,淡声道:“赶紧走吧。”

        等二人走远了,他脸上才逐渐扬起了笑意。

        陆笙看着他的表情变动,不由轻嘁一声。

        陆洲瞬间敛了笑意,对她轻哼一声。

        “师父,您明明就很在意师伯,干嘛老在师伯面前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为师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怎么?你有意见?”

        陆洲微微挑眉。

        “您这样,会被徒儿看不起的!”

        陆洲:……

        行吧,他被自家闺女鄙视了。

        楚斯寒上前一步,淡声道:“陆师叔若没有其他事,就回客栈去帮空掌门炼药吧。”

        陆洲:???

        他不仅被自家闺女鄙视,还被未来女婿给赶了?

        他挑眉调侃二人道:“哟~这还没嫁娶呢,就开始在长辈面前妇唱夫随了?”

        绕是陆笙和楚斯寒二人脸皮再厚,此刻被长辈调侃,也忍不住红了脸。

        “师父!”

        陆笙蹙眉瞪了陆洲一眼。

        楚斯寒则轻咳一声,然而,嘴角却几不可察地勾了勾。

        “行了行了,为师就不打扰你们了。”

        陆洲轻叹一声,故作失望地道:“想当年,为师到哪儿你都要跟着,如今有了心上人就开始不待见为师了,唉!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

        “记得把结界守好,有异动再联系为师。”

        说罢,负手逐渐走远了。

        陆笙余光偷偷瞥了楚斯寒一眼,却发现,楚斯寒也在看她。

        她慌忙移开视线,轻咳一声,摸了摸鼻子问:“大人,你饿了吗?”

        “不饿。”

        “那你渴了吗?”

        “不渴。”

        楚斯寒微微挑眉,“你饿了?”

        陆笙摇头,“没有。”

        楚斯寒淡笑,“那就是渴了?”

        她再次摇头,“也没有。”

        楚斯寒轻笑,抬手轻揉了揉她的墨发,眸底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想早些将小姑娘娶回家了。

        “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

        陆笙抬头,水眸闪烁着疑惑的光。

        “没什么。”

        楚斯寒淡笑着摇头。

        他突然有些后悔了。

        早知后来会这般喜欢她,当初就不该想着要悔婚的。

        他就不该不把这门亲事放在眼里,更不该在大婚当天约上官县令去酒楼谈公事。

        只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还能怎么办呢?

        看小丫头这样子,似乎还没有做好要嫁他的打算。

        到底还要等多久呢?

        罢了罢了,无论多久,他都得等不是?

        “大人在想什么?怎么想的这般入神?”

        陆笙唤了他好几遍都没得到回应,忙轻推了一下他的胳膊。

        楚斯寒愣了下,才回过神来。

        他“啊”了一声,笑道:“没什么,就是在想你何时才能嫁我为妻。”

        “大人!”

        陆笙嗔了他一眼,抿唇转过头,心头却欢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