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34章 出界了

第434章 出界了

        “你是说,他也来了?”

        淳于东打量了四周片刻,忽然淡声问国。

        “不知道。”

        国师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旋即抬眸看向他身后的夏侯堂淡声开口:“把他交给我。”

        “他?”

        淳于东余光瞥了夏侯堂一眼,抬眸对着国师歉意地笑道:“恐怕不行。”

        他可是通过夏侯堂联系的太子,没有他,联系太子实在是太麻烦了,他这人不喜欢麻烦。

        “不行?”

        国师蹙眉。

        打,他肯定不是淳于东的对手。

        可就这么走,他又有些不甘心。

        淳于东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问:“不知,白莲兄能否同本座说说,太傅做就什么让你觉得生气的事儿?”

        国师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淡然地看着他。

        “不想说也行。”

        淳于东妥协地抖了抖肩,“不过,白莲兄可否告诉本座一声,他在哪儿?”

        “师父,他是不是在找您?”

        陆笙往楚斯寒那边靠了看,眼神却看向陆洲。

        “嗯。”

        陆洲轻应一声。

        “他为什么找师父您?你俩有仇?”

        “差不多吧。”陆洲淡笑着道:“不过,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陆笙点了点头,“那就是师兄弟之间的打闹咯?”

        “比这严重一些,算是……”

        陆洲沉吟片刻,淡声道:“算是误会吧。”

        “哦。”

        陆笙撇了撇嘴,手肘轻顶了下楚斯寒的胳膊,低声问:“大人,您知道我师父和那位淳于大人之间的事儿吗?”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家师父人缘这么好?

        在她的印象中,除了阎王,自家师父几乎很少跟别人来往的。

        可是后来,她发现,师父还认识妖王和国师两人。

        现在,又来个淳于东。

        莫非,她师父以前是个团宠不成?

        “不大清楚。”

        楚斯寒往她那儿凑近了些,声音低沉道:“我只知,陆师叔和淳于大人是师兄弟,其他的,一概不知。”

        “不是,我师父的师兄不是阎王伯伯吗?”陆笙实在疑惑。

        楚斯寒轻笑,“这活了上万年不止的人,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师父?”

        “原来如此!”

        陆笙轻啧一声,再次继续观望国师和淳于东二人。

        只听国师淡声道:“不清楚,我只他在这儿附近,你若想见他,自己去找。”

        他瞥了夏侯堂一眼,眸中有些许的不甘,却似乎也决定暂时放弃找夏侯堂的麻烦。

        青衣和蓝衣相视一眼,两人表情都有些心虚。

        他们在天涯客栈门外碰到陆洲的事儿,并没有和淳于东提起。

        一来,是怕二人碰面之后再起争执。

        二来嘛……

        怎么说陆洲也是蓝衣的前主人,念在旧情上,还是不大愿意出卖他。

        “你不说也成。”

        淳于东再次妥协,“不过,你下次若是碰上他,麻烦和他说一声,让他务必将本座的东西还回来。”

        听到这儿的陆笙,又忍不住插嘴问:“师父,您偷了人家的东西?”

        陆洲闻言,表情甚是不赞同,“小孩子不懂经过别乱用词。”

        上官殿似想起了什么,在一旁暗自偷笑。

        陆笙眼睛眯了眯,狐疑地看着他。

        “我和陆峰主不熟。”

        国师只淡淡说了一句,便直接朝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陆洲一惊,慌忙中又施法将掩体加牢。

        “白莲兄太不够意思了,竟然说不认识我?”

        陆洲冷笑,“早知当年就该让人把那片莲池给铲了。”

        他说这话时,国师正巧走到他们这儿。

        见他突然顿步看过来,陆洲微挑了下眉。

        国师往这儿看了两眼,微微蹙眉,复又抬步朝前走了。

        陆笙微微挑眉,“师父,国师是不是发现咱们在这儿了?”

        “看样子应该只是怀疑。”

        陆洲答完,再次将目光放回淳于东那边。

        却发现,他目光正往自己这里瞧,而且,还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陆洲顿时蹙眉,“那货看到我了?”

        楚斯寒沉默片刻,好心提醒道:“陆师叔,你……出界了。”

        陆洲闻言低头,却见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屏障之外……

        所以,国师刚刚其实已经看到他,只是不想打招呼?

        陆洲:……

        他此刻躲回去,应该还来得及吧?

        “陆师弟,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淳于东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蓝衣微微蹙眉,他看了看淳于东,又看了看陆洲,一时间有些紧张。

        被淳于东发现了,陆洲也不再继续躲藏着。

        他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道:“本座过得甚好,不劳您费心,还有……”

        他顿了顿,冷笑着道:“你已经被师父逐出师门了。”

        意思是,你已经不再是我师兄。

        淳于东也没生气,面上依旧笑容依旧,“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他老人家就算已经将我逐出师门,但他却也曾是我的师父,既然师父还是师父,那师弟自然也还是师弟。”

        “强词夺理。”

        陆洲不屑一笑。

        “他……他不是三王爷吗?”

        夏侯堂有些傻眼。

        他之前是曾怀疑过三王爷被人调包了,可是,却没想到,这调包的人,竟然是淳于东的师弟。

        这样一来,那太子想登上皇位,岂不是难于登天?

        “哦?”

        淳于东轻啧一声,“原来,师弟占据的这身皮囊,就是那草包三王爷啊。”

        “你也不赖。”

        陆洲淡笑道:“你占据的这身皮囊,据说是一位贪官,这皮囊与人品,和你倒是相得益彰。”

        淳于东哈哈大笑,看着他道:“许久不见,师弟说话还是这么伶牙俐齿的,倒是半点也没变。”

        陆洲面无表情地瞪着他,没有说话。

        “阿洲,和他废话那么多作甚?别忘了咱们来这儿的目的。”

        上官殿走出来,站在陆洲身边。

        “哟,表弟也来了?”

        淳于东惊讶地挑了下眉,“你们两个还是这么喜欢形影不离。”

        上官殿笑了笑,淡淡地喊了一声“表哥。”

        淳于东是他母亲的侄子,原本姓申,是妖族的人。

        不过,因为想拜入五峰掌门的门下,所以隐姓埋名,改名为淳于东。

        至于他为何会被逐出师门,那是因为他偷学了禁术,被空掌门发现,一怒之下,这才将他逐出了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