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30章 别等了

第430章 别等了

        围过来的衙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都没人敢动。

        他们还不知道公堂之上所坐之人是谁,又是什么身份。

        “让开让开!”

        见没人动手,躲在人群中看戏的五个黑团子忙站了出来。

        看到他们五人,卓县令的脸色就变了。

        这五个,可是他亲自挑选的人,自然是因为自己的孪生弟弟说,这五人是自己人,信得过。

        “你们……你们竟敢背信弃义!”

        他怒视着五人,心下也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如果这五个人已经“投敌”,那太子的事儿,岂不也暴露了?

        “什么背信弃义?”

        贾正吊儿郎当地笑道:“我们的主子一直都是她。”

        卓县令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却见他们指的,正是那持着长鞭的小姑娘。

        陆笙微微挑眉,朝他微微一笑。

        卓县令脸色变了变,紧抿着唇角不再说话,但一双眸子却依旧怒视着五人。

        等黑团子们将卓县令压制住,陆笙这才收了鞭子。

        卓县令见只有两人押着他,本以为这是个逃脱的好机会。

        谁知,他挣扎了两下,这两个人的手却想铁钳一般,根本就挣脱不了。

        他心下不由大骇。

        连两个看似普通的衙役都有如此内劲。

        太子说的果然不错,楚斯寒身边的能人果然不少。

        “大人,人给您押来了,您开审吧。”

        两个黑团子将人丢在了地上,然后站在卓县令身后,笑眯眯地开口。

        陆笙则越过他们,走到公堂之上,站在楚斯寒的身后。

        卓县令趴跪在地上,紧咬牙关。

        他想拖延时间,等唐将军过来救他。

        “别等了。”

        楚斯寒俯视着他,淡声道:“你等的人自己都自身难保。”

        混在难民群中的唐将军听到这话,一时间有些惭愧。

        “不知你大名,姑且喊你一声卓县令吧,至于真正的县令,等处决了你,我们自会找到。”

        楚斯寒这话一出,百姓们顿时一阵哗然。

        “他竟然不是卓县令?”

        “可是,他为什么和卓县令长得一模一样?”

        “难怪卓县令一夜之间性情大变,原来是个西贝货。”

        “他和卓县令到底是什么关系?”

        …………

        一时间,无论是难民还是镇中的百姓,都在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而“卓县令”本人却傻眼了。

        他替代弟弟当上县令一事,除了太子和他信得过的人,一般人根本不清楚。

        甚至连那背叛衙门的五名衙役都不知晓,楚斯寒是怎么知道的?

        等等!

        楚斯寒放才让他别等了,还说,他等的人自己都自身难保,莫非,指的就是唐将军?

        连唐将军都败了?

        那他……

        卓县令一时间握紧了拳头,像是下了什么决心般。

        只见他不知咬了什么东西,忽然一口鲜血直喷而出,整个人就这么趴倒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着了好些人。

        站在卓县令身后的团子们一脸,一时间也有些怔愣。

        贾正忙上前查看,他探了下鼻息,发现人已经断了气。

        忙向楚斯寒汇报道:“大人,人已经咬毒自尽。”

        “你是什么人?为何逼死我们大人?”

        之前进来通报的两名衙役,目光惊恐的看着楚斯寒问。

        这话一问,所有人都朝楚斯寒投去好奇的目光。

        他们只听“卓县令”和那几名衙役喊楚斯寒大人,却不知,这是哪位大人。

        不过,能让县令都下跪的人,想必身份不一般。

        楚斯寒目光如冰般扫视了那两名衙役一眼,然后将一张令牌拿了出来。

        陆笙正欲伸手拿过,准备帮他拿去示众。

        谁知,她刚伸手,有人却比她更快一步。

        只见贾正拿过令牌后,先是举着令牌让排在两边的衙役看了一遍,这才开始将令牌面向那两名质疑楚斯寒身份的衙役和群众。

        这一圈下来,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只见众人纷纷跪下行礼,那两名衙役也呆呆地跟着下跪。

        “参见知府大人!”

        “起来吧。”

        楚斯寒声音淡然地说了一句。

        众人这才相互搀扶着站起身。

        一群人中,最激动的,非那些难民莫属了。

        他们各个都双眼含泪,目光激动地盯着楚斯寒。

        本以为他们自己被玄月国遗弃,却不想,还有人记得他们,甚至还因此,千里迢迢来到了此地。

        在得知楚斯寒的身份后,再无人敢质疑。

        楚斯寒让人将“卓县令”的尸体拖下去处理,又让人在附近寻了两家客栈,将所有难民安顿好。

        任旭和宁香夫妻二人并没有跟着难民一起入住客栈。

        他们的钱财贾正已经尽数归还。

        这些年,夫妻二人虽然只做了点小本生意,但赚的也不少。

        如今,村庄暂时没法回去,他们想回到原先的小镇继续生活。

        但临别前,又想当面和陆笙还有楚斯寒道声谢。

        只是,如今得知楚斯寒的身份后,一时间又敬又畏。

        正当二人在犹豫之时,却见陆笙和楚斯寒二人正朝他们走来。

        二人眼睛一亮,却又不敢上前,只能站在原地等待着他们靠近。

        “听说你们二人不跟着大家一起入住客栈,是有了去处?”

        陆笙走了过来,挑眉笑问。

        夫妻二人相视一笑,旋即看着她道:“我们的确已有去处,只是,想离开前,谢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是啊!”

        任旭浅笑着道:“如果不是姑娘及时赶到,我们夫妻二人只怕也活不到现在了。”

        陆笙摆了摆手,不以为然地道:“顺手而已,不足挂齿。”

        宁香笑了笑。

        “欸,你们二人是准备去哪儿?”陆笙看着他们问。

        “回黄阳镇。”

        宁香笑道:“我们原先就住在黄阳镇北市,说起来,黄阳镇好像是大人的故乡。”

        “可巧。”陆笙轻笑,“黄阳镇不止是大人的故乡,也是我的故乡。”

        “是吗?”

        宁香惊讶,“不知,姑娘住在哪个市?”

        “之前居住在柳月村,现居南市金粉胡同。”

        “金粉胡同?”

        任旭笑道:“小人记得,楚府就在那里。”

        陆笙挑眉,“我是住在金粉胡同,但不住楚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