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428章 地震了?(四合一)

第428章 地震了?(四合一)

        “那原来那位卓县令呢?”陆笙好奇。

        “原来那位卓县令已经携妻带子离开了永福小镇,至于去了哪里,无人知晓。”

        唐将军说罢,抬头看着二人道:“卑职已将实情道出,楚大人要杀要剐,卑职悉听尊便。”

        “本官怎知你所言是否属实?”

        楚斯寒俯视着他,声音淡淡地开口:“本官暂时不杀你,不过,你要随本官入镇。”

        “不!”

        唐将军摇了摇头,“卑职一旦随你们入镇,卑职的家人都将会因此受到牵连。”

        他朝楚斯寒嗑了三个响头,声音压抑着道:“卑职但求一死,还望楚大人能够成全卑职!”

        用他的命换全家人的命,值了。

        楚斯寒微微挑眉,“可是,本官连太子铸造兵器之地都尚未寻到,唐将军就这么死了,本官找谁带路?”

        唐将军知道的应该不止这些,留着他,将来还有用处。

        唐将军一脸苦笑,“那不知大人想要卑职如何做?”

        方才得他还想拼命地活着,现在的他只求楚斯寒给他一个痛快。

        可是照现在看来,楚斯寒似乎不太想让他死。

        他这会儿总算明白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

        “还是那句话,随我们入镇。”

        楚斯寒注视着前方淡声道:“你可以伪装成难民的一员。”

        “可是……”

        “您放心!”

        陆笙拍了拍他的肩膀,淡声道:“我们不会让别人发现您的,而且,您的家人也不会有事儿。”

        唐将军表情微微一怔,当即问道:“此话当真?”

        “您要相信我们家大人,他向来说到做到。”

        陆笙说罢,看向楚斯寒咧嘴笑问:“大人,您说是不是?”

        楚斯寒被她一句“我家大人”给取悦到了。

        于是点了下头。

        “好!”

        唐将军从地上爬了起来,抹去嘴角的血渍,对着楚斯寒作揖道:“卑职愿随大人入镇!”

        楚斯寒淡声道:“今晚在此休息一晚,明日再继续启程。”

        “是!”

        陆笙打量了唐将军几眼,淡声道:“唐将军,我劝您最好换身行头,不然,一会儿那些难民进来……”

        说到一半,陆笙淡笑一声,“您懂的。”

        那些难民如今最恨的是什么人,想必唐将军自己心里有数。

        “可是……末将只有军装。”

        唐将军一脸为难。

        忽然,一件东西被丢到他身上,他慌忙伸手接住,却发现,那是一件半新不旧的布衣。

        他看向楚斯寒,忙朝他作了个揖,“多谢大人!”

        楚斯寒淡淡地点了下头,“去换吧。”

        等唐将军进帐篷,陆笙才对楚斯寒道:“大人在这儿等着,我去把大家喊过来。”

        楚斯寒笑了笑,“好。”

        陆笙走了几步,又退回来道:“大人,一会儿让唐将军把能吃的东西都找出来。”

        大家走了一天的路,一路上只有水喝,再不进食,明天只没有力气再继续赶路。

        “嗯。”楚斯寒微微颔首,“速去速回。”

        “那我走咯!”

        陆笙朝他眨眼一笑,这才继续朝前走。

        她朝前走着,却一个人都没瞧见,甚至连一丝声音都没有。

        “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陆笙微微蹙眉,心里不由怀疑,是不是那五个黑团子背着她做了什么。

        然而,等她拿出楚斯寒给她的月明珠时,却看到了令她啼笑皆非的一幕。

        只见五个黑团子正趴在雪地上,而其他人,则趴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雪地里。

        陆笙:……

        难道这块地方才发生了地震?

        “是主人!”

        一看到她,五个黑团子迅速从地上爬起来,身手敏捷地窜了过来。

        看着面前的五排白牙,陆笙微微挑眉,“你们方才在做什么?”

        贾正挠了挠头,嘿嘿笑道:“方才前面一声巨响,这里震动得厉害,我们便以为地震了,所以让大家都到空旷之地趴下。”

        一声巨响?

        陆笙沉吟半晌,忽然想起,自己方才的确用过一张爆破符。

        定然是那爆破符的声音,让这五个憨憨以为发生了地震。

        “主人,怎么是您一个人回来,那一位呢?”

        黑团子二号往她身后看了看,疑惑地问。

        “他在那边等着,我回来通知大家。”

        “哦!”

        黑团子二号点了点头,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大家都起来吧。”

        听到陆笙的声音,原本趴在地上不动的众人纷纷起身。

        有些人因为趴得太久,手都没了知觉。

        “姑娘,那些官兵同意咱们进城了吗?”

        有人迫不及待地跑上前询问。

        陆笙淡声道:“那些官兵都撤退了,咱们先在那边休息一晚,明早再赶路。”

        “姑娘……”

        童氏牵着开春和开冬上前,欲言又止地看着陆笙。

        “婆婆有话直说。”

        “您还没有吃的?”

        童氏表情尴尬地道:“这走了一路,开冬说他饿了,有些走不动路。”

        有人点头附和,“是啊姑娘,没有吃的,我们只怕很难继续赶路。”

        之前吃点东西就在原地躲着,体力耗费不大,饿了也还能忍忍。

        可是今天走了一路,他们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前面的军营里应该有吃的,大家先到那里再说。”

        众人听说前面有吃的,各个都瞬间有了精神。

        陆笙带着一群人回到军营时,唐将军已经换好了衣服。

        此刻,他和楚斯寒二人正在将军营中能吃的东西都搬到一个帐篷里。

        “回来了?”

        陆笙将手中的冻野鸡放到一旁,对着她温柔一笑。

        “啧——”

        陆笙看着那些吃的,不由轻啧一声。

        百姓们饿得要死要活,这些人却在这里有酒有肉地享受着。

        唐将军看着二人道:“卑职先去将柴火搬过来。”

        楚斯寒微微颔首。

        等他走出帐篷后,楚斯寒才看向陆笙问:“其他人都安顿好了?”

        陆笙颔首,“我让贾正他们先将人安顿,一会儿等吃的做好了,再通知他们。”

        说起贾正,楚斯寒微微蹙眉,“那五只是你养的?”

        “算是吧。”

        陆笙随手拿了个苹果,蜷腿坐在蒲团上,看着他道:“是我前世的时候收的,一直放在养灵符中。”

        楚斯寒微微颔首。

        “大人,卑职已经将柴火和锅都拿了过来,不知您还有什么吩咐?”

        唐将军站在帐篷外询问。

        陆笙将苹果放了回去,起身道:“先煮一锅水。”

        唐将军闻言看向楚斯寒,却听他淡声道:“按她说的去做。”

        “是!”

        唐将军临走前,狐疑地看了陆笙一眼。

        这小姑娘不仅人生得貌美,身手更是了得,难怪能得楚斯寒青睐。

        就是不知,到底是谁家的姑娘。

        ————

        陆笙用野鸡和剩余的猪肉还有白菜直接顿了两大锅的粥。

        原本在帐篷里休息的众人,在闻到香味后,都迫不及待地围了过来。

        陆笙本来想着蒸一大锅米饭,再顿一锅大杂烩的。

        可是,想着时候也不早了,大家也正饿着,只怕有些等不及,所以,直接熬了粥。

        “太香了!”

        “姑娘手艺真好!”

        ……

        一旁,在火堆前看火的唐将军,看着眼前的难民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也是有家人的人,奉命过来时,心里也很是抗拒。

        可是,在这里呆久了,几乎每天都有一堆人死去。

        他看多了,心里也就麻木了,连每天死人都觉得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可是,等这么一大群瘦骨嶙峋的难民聚到他面前时,他又忍不住觉得惭愧。

        他们本该能度过难关的,但因为太子的私欲,害得这些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可是,成大事者不纠结,皇位大皇子也在虎视眈眈,太子心狠手辣也实属正常。

        就是苦了这群村民。

        “唐叔,营地里的碗够大家用吗?”

        当着大家的面,陆笙也不敢直接喊他唐将军。

        “有的!”

        回过神来的唐将军赶忙点头。

        他起身道:“来几个人随我去将碗筷搬过来吧。”

        陆笙抬眸看了人群中的五个黑团一眼。

        五人立刻会意,纷纷站出来笑着道:“我们随你去。”

        唐将军起初没注意,等他们站到跟前时,才发现了不对劲。

        “你……你们……”

        这五名衙役就是之前在这儿给大家煮吃的。

        因为时常接触,所以,唐将军对他们的脸格外熟悉。

        此时看到他们,脑海中第一反应是,这五个人是楚斯寒安插进来的细作。

        可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

        他们若是楚斯寒的人,怎么可能等到半年之后才通知楚斯寒?

        而且,他们可都是“卓县令”派过来的,是细作的可能性不大。

        那他们为何遇到这群难民却还能安然无恙地活着?

        难道他们为了活下去,也投敌了?

        “我……我们……怎么了?”

        黑团子三号学着唐将军的声音笑问。

        贾正一掌拍在黑团子三号的手上,对着唐将军道:“咱们快去搬东西,大家都饿了。”

        挨巴掌的黑团子委屈地揉了揉脑袋,却不敢多说什么。

        后面三只黑团子嘲笑了他几句,勾肩搭背地跟在贾正身后离开。

        盯着他们五人的背影,唐将军总觉得,这五人和之前,似乎有些不一样。

        他微微蹙眉,旋即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今日天空难得明朗,虽无月,但满天的星星也能将整片天空照亮。

        吃饱喝足的难民们并没有急着回帐篷休息,而是围在火堆前烤火看星星。

        老人们则在讲一些神话故事。

        孩子们围在他们旁边,不时提出几个疑问。

        “爷爷,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吗?”

        或许是因为生活有了希望,也或许是因为很快就能见到爹娘的原因,今晚的开春话格外地多。

        “有的!”

        讲故事的老爷爷点头,“像咱们玄月国的国师,他就是神仙。”

        “国师是神仙?”开春一脸纠结,“那他怎么不来帮我们?”

        “神仙也很忙的嘛。”

        一个小男孩道:“我阿奶生前说过,神仙要管很多地方的,一时将咱们遗忘,那也是很正常的。”

        “是这样的吗?”

        开春疑惑地看向那老爷爷问。

        那老爷爷点了下头,“国师要和皇上治理天下大事儿,一时半会儿忘了咱们,也是正常的。”

        陆笙笑了笑,将凳子往这边移了移。

        “姐姐,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见她靠近,开春又出声奇问。

        “差不多吧。”

        陆笙淡笑着道:“神仙之前也是人,不过是因为修炼得道,这才成为神仙的。”

        开春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

        ————

        翌日。

        陆笙起来的时候,挂于西边的长庚星还在。

        她正想想着早起煮水,然后让大家路上能够有水喝。

        哪知,她出来的时候,火堆前已经坐着好几人。

        除了唐将军之外,还有那对夫妻,以及童氏和五个黑团子。

        “姑娘起来了?快过来烤烤火。”

        见她朝这儿走来,那妻子赶忙朝她招了招手。

        这对夫妻,男的叫任旭,女的叫宁香。

        陆笙也是昨晚才知晓他们二人的名字。

        她走上前,在宁香旁边蹲下。

        一旁坐着的贾正一见,眼疾手快地将自己的凳子递过去。

        “主人,您坐!”

        陆笙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板凳,却没有第一时间坐下。

        而是等了好一会儿,等凳子上的余温散了,她才入座。

        “你们这是要煮什么?”

        陆笙坐稳了之后,才出声询问。

        唐将军解释道:“还剩一些米,所以,打算给大家煮点粥吃。”

        陆笙恍然地点了下头,她看了眼锅中,发现里面的水的确是白的。

        昨晚她为了能让大家能耐饿,煮粥时的确放了不少米,剩下的似乎不多了。

        听唐将军说,米要后天人家才运送过来。

        就是不知道这一路上会不会碰到送米的人。

        若是碰到……绝对一粒米都不给他们留。

        陆笙勾了勾唇,将面前的柴火往火堆里推了推,心情愉悦地吹了个小曲儿。

        “什么事儿这么开心?”

        一道磁性的男声传了过来。

        唐将军和五个黑团子看到来人后,忙起身就要行礼。

        却听陆笙轻咳一声道:“你们都坐下,可别把我大哥给吓坏了。”

        唐将军一行人听到这话,心里哪里还不明白?

        这是在变相地告诉他们,楚斯寒的身份暂时还不能泄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