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楚斯寒陆笙在线阅读 - 第363章 惩罚

第363章 惩罚

        楚斯寒垂眸打量了自己一眼,又看了看傅思思。

        这一路风尘仆仆的,他还想回楚府洗漱一遍再去看小姑娘的。

        可是傅思思竟然要去陆家食肆?

        一起回来的,他要让小姑娘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自己,而不是别人。

        就算傅思思是自己的表妹也不行。

        “楚云,你先把东西送回楚府,我和表姑娘一起去陆家食肆。”

        “是!”

        楚云领命后,直接驾车离开。

        傅思思闻言挑眉看了过来,“表哥,你不是要回楚府吗?”

        “突然觉得肚子有些饿,既然你要去,那便一起吧。”

        他说的风轻云淡,好像他真的饿了一般。

        不过,她记得,一个多时辰之前,他们才在一家客栈中用过膳的。

        吃了一堆东西,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饿了?

        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傅思思抿唇一笑。

        她看向王捕头道:“王捕头是吧?那你让人将我的东西搬进去吧,食肆我和我表哥一起去就成。”

        王捕头点头,“需要小人给二位另备一辆马车吗!”

        “可……”

        傅思思的“以”字还没说完,楚斯寒已淡声道:“不必,不远。”

        “是!”

        王捕头朝作揖之后,忙命人将傅思思的东西搬回去。

        楚斯寒领着傅思思直接上街。

        这是傅思思头一回来黄阳镇,难免多了几分好奇。

        这一路上,她瞧瞧这个,又望望那个,楚斯寒眉头越蹙越紧。

        “想逛,之后再让表哥带你出来逛。”

        他赶着要去见小姑娘呢。

        傅思思撇了撇嘴。

        她哪里不知道楚斯寒的心思?

        一刻钟后。

        “到了!”

        傅思思盯着牌匾上的“陆家食肆”四个大字,眼睛一亮。

        眼睛她就要进门,楚斯寒赶忙跨步先她一步进门。

        傅思思:……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自家表哥的情敌呢。

        “欢迎光临!”

        陆笙正在给客人结账,余光瞥见有人进来,头也不抬地喊了一声。

        “嗯哼!”

        楚斯寒站在一旁,掩嘴轻咳一声。

        听到熟悉的声音,陆笙侧头一看,正巧与他含笑的目光对上。

        她微微怔忡,旋即笑道:“大人!您及时回来的?”

        楚斯寒微微蹙眉,“斯寒,你。”

        他不喜欢小姑娘用客气的语气和他说话。

        陆笙轻笑,她上前两步,正欲说什么,却见傅思思眯着眼走了进来。

        “傅姑娘也来了?”

        陆笙朝她身后看了看,有些疑惑,“怎么没见时公子和云公子?”

        傅思思笑道:“他们去客栈了,估计一会儿也会过来。”

        “哦!”

        陆笙指了指傅闲云的方向道:“傅大人和傅少夫人都在那儿呢。”

        傅思思往她指的方向看去,却见自家哥哥正在喂小侄子吃东西,嫂子则在埋头吃东西,两人都没有发现她。

        “陆姑娘,我先去我哥那儿,你和表哥先聊。”

        陆笙微微颔首,等她转身,才收回目光。

        “楚大人回来了!”

        何来看到楚斯寒后,忙笑着走了过来。

        楚斯寒朝他微微颔首,淡声道:“前台麻烦小堂舅看一下,我有事儿要和笙笙说。”

        “小堂舅?!”

        何来愕然地惊呼出声。

        楚斯寒微微挑眉,一本正经地问何来:“笙笙是我未来的妻子,你是笙笙的小堂舅,我唤一声小堂舅,有什么不对吗?”

        陆笙:……

        论不要脸的程度,楚斯寒无人能及。

        “呵——呵呵——”

        何来压下心中的飘飘然,傻笑着点了点头,“楚大人说什么便是什么?”

        玄月国最年轻的状元,最年轻的知府,竟然喊他“小堂舅。”

        这些话若是和他们学院里的人说,他们肯定不会信。

        “大人想说什么尽管说,不回来也可以,这里有我看着,不会有事的。”

        他笑眯眯地摆了摆手,示意楚斯寒早点带陆笙离开。

        小堂舅,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陆笙扶额。

        一声“小堂舅”就被收买了,这也忒没有定力了。

        “有劳小堂舅了!”

        何来闻言忙摆了摆手,“没事儿没事儿,你们去吧。”

        楚斯寒微微颔首,他隔空朝正欲往这边走来的傅闲云比了个手势,然后直接牵着陆笙出门了。

        “欸?”

        傅闲云蹙眉,“怎么刚来就走了?”

        “表哥这么久没见陆姑娘,自然有很多话要同她说了。”

        傅思思拿起筷子,盯着眼前形状不一的吃食,只觉得十分有趣。

        “姑姑,吃这个凤爪,好吃。”

        傅烁将自己娘亲最爱吃的虎皮凤爪推到傅思思面前。

        傅思思小脸瞬间揪成一团,一脸嫌弃地道:“这能吃吗?”

        “色泽饱满,皮酥肉嫩,绝对是美味!”

        玉玲珑夹了一块,直接咬了一口,吃得津津有味。

        傅思思筷子伸到那碟子上方,犹豫了许久,才夹起了一块。

        见玉玲珑没两下就已啃完一根,她咽了咽口水,试着小咬一口。

        这是她活了十五年,第一次吃凤爪,味道竟然还挺不错。

        于是,接下来,二人开始了抢凤爪大战。

        ————

        陆笙被楚斯寒拉着离开了陆家食肆,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大人,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楚斯寒总不会是想拉她来逛街吧?

        楚斯寒没有说话,直接将他带进一个小巷子。

        陆笙还没回过神来,人已被按到墙上。

        她怔怔地抬眸,不解地看他,“大……唔——”

        “人”字还没出口,朱唇已被人狠狠封住。

        他的吻时而强势霸道,时而温柔似水,直到她如一滩水软软地倒在他怀中,他才微微推开。

        急促的呼吸交缠在一起,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谁的。

        “这是惩罚,以后记得喊名字。”

        他拇指轻抚着她的朱唇,声音嘶哑地开口。

        陆笙一双眼睛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此刻正迷茫地看着他,看起来无辜又可怜。

        将思念化作一记深吻倾诉完的楚斯寒,努力强压着想再欺负她一遍的冲动,鼻尖轻贴着她额头哑声问:“听到了吗?”

        陆笙眨了眨眼,将自己不知何时缠在他颈项上的手臂收了回来,双颊透着粉红。

        她压住狂乱的心跳,垂着眸微微颔首。

        楚斯寒低声轻笑,心情甚是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