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92章 血脉之能

第292章 血脉之能

        “来,现在帮你解除诅咒。”刚恢复真气的姜洋对胡天笑着说道。

        “不,先帮曾祖母增加寿元。”胡天当即说道,他还是很有孝心的。

        他知道红菇凉已经非常垂老,所以礼让孝敬,他还很年轻并不着急。

        “你怎么知道雮尘神珠可以帮人增加寿元?”姜洋皱了一下眉头,胡天知道雮尘神珠可以解除鬼眼诅咒情有可原,但他是怎么知道雮尘神珠可以帮人增加寿元?嗻咕哨他们应该不会随便透露这个秘密才对。

        “这是我妈临死前告诉我的。”胡天随口回道,并没有撒谎的样子。

        姜洋沉默了一下,心想嗻咕哨那么喜爱孙女,告诉了她也有可能。

        其实,江湖上也有传言雮尘神珠可以让人长生不老,只是没人亲眼所见,可信度并不强而已。

        既然胡天谦让,姜洋就不会反驳他这份孝心,另外也担心红菇凉太过年老,容易出现不测。

        回到半山别墅之后,红菇凉得知胡天的孝心,心里很高兴,但也出口教训了一顿。

        她也很喜欢这个曾外孙,也想让胡天早日解除那个如同头悬利剑的鬼眼诅咒。

        姜洋行事干脆,让他们相互退让总不是个头,当即做主先给红菇凉增加寿元。

        当姜洋把一千单位的生命元气都转移到红菇凉体内之后,红菇凉的容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青春红润,老人斑很快就淡去,皱纹也慢慢展平变浅,只是那一头苍白的头发没有恢复乌黑,端是一副鹤发童颜的面容。

        姜洋也是第一次如此地给人增加寿元,看着红菇凉的精气神,估摸着一千单位的生命元气可以为她增加十年寿元,转化率为100比1,和血脉觉醒度一样。

        明白这情况,姜洋苦了一下脸,估计之后要辛苦很久了。

        他不仅要为红菇凉增加寿元,还要帮助嗻咕哨提升血脉的觉醒度。

        说起来,血脉觉醒的程度好像有上限,到达一定的程度之后,就算转移再多的生命元气,血脉觉醒度也不会继续提高。

        之前在国都城的闲暇时间里,姜洋就把当初汲取尸香魔芋的生命元气转移到体内,直接让他的血脉觉醒度提升至30%,然后就再也没有动静;即便把剩余的生命元气都转移到身体内,也只是让他的生命元气变得浓郁而已。

        不过,在姜洋的冥凤血脉觉醒度到达30%的时候,让他再一次进行伐筋洗髓,排除体内的污垢。

        连自己都感觉到气息的异样,似乎对周围的自然生物感到更加的亲和。

        尤其这段时间,在深山老林里,那些禽鸟类的生物就特别亲近他,似乎有种膜拜的感觉。

        简单得概括,他把这种变化形容为冥凤之息,和当初血脉觉醒丹10%时蜕变的冥凤之血类似。

        冥凤之息:百鸟朝凤,万物亲和。

        (血脉觉醒10%)冥凤之血:驱阴破邪,解毒除煞。血脉觉醒程度越高,冥凤之血的威力越大。

        (血脉觉醒20%)凤目灵瞳:血脉神通,观破虚幻迷障,夜视远观更强。

        (血脉觉醒30%)冥凤之息:百鸟朝凤,万物亲和。血脉觉醒程度越高,冥凤之息的威力越大。

        由此可见,这冥凤血脉绝对不简单,估计血脉觉醒度越高,衍生出的能力或者神通就越厉害。

        只是可惜,姜洋目前已经找不到继续提升的办法,除非能够在兑换商店中刷新出血脉觉醒丹。

        血脉觉醒度的提升为何被限制,他还有待进一步去发掘。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姜洋不辞辛苦为红菇凉增加寿元,直到红菇凉恢复至三十岁的青春容貌为止。

        并不是她不想继续恢复,只是嵩山里年老的古树都被姜洋糟蹋完了,已经无法在嵩山里继续谋取生命元气,否则严重影响这里的生态。

        生命元气是所有生物都具有的,但却不是任何生物的生命元气都那么浓厚,寻常的生物即便被雮尘神珠汲取干透也未必能形成一个单位的生命元气。

        “看来要另寻途径去汲取生命元气。”姜洋与嗻咕哨说了一下情况。

        “进秦岭吧!”嗻咕哨提议道。

        嵩山距离秦岭也就两百多公里,到那里不用多久。

        秦岭山脉,崇山峻岭,绵延八百里,山林茂密,绝对有很多年老的古树,甚至可能还隐藏有妖兽。

        于是,计划都不需要,姜洋就带着胡天开车下山去。

        路上,在途径的城市里采购了一些物资补给后,便直奔秦岭。

        “姜爷,我们不需要买些武器吗?听说秦岭里有很多野生猛兽。”胡天一边开车,一边向后车座的姜洋询问道。

        姜爷的这个称呼是姜洋让他喊的,谁让他喊不出“外曾祖叔”啊!

        “认真开车,你这车技不够稳啊,小心冲到水沟里。以你我的身手,野生猛兽有什么好怕的?”姜洋看到胡天有些生疏地驾驶车辆,怒瞪着眼吩咐。

        之前的几个月里,胡天吃了那两枚健魄丹,现在的修为已经提升至锻体八级。

        另外,姜洋时不时指导他,《五行拳经》修炼得更进步一,其中的拳法更趋于小成,就差些临敌经验而已,想来到了秦岭也能自保有余。

        “嘿……家里是有车,但是曾祖父每天都叮嘱我修炼,哪里有时间去玩车。”胡天不好意思地回道,然后认真地开车。

        他从小就被嗻咕哨逼着修炼,哪里有多余的时间去玩。

        姜洋会意,嗻咕哨只是想让他努力修炼,好可以在血液化金前进行筑基,突破至宗师武者,打破血脉枷锁。

        “你以后不用那么辛苦,这趟秦岭之行便可把你肩后的诅咒解除。”姜洋向他保证道。

        胡天也由衷地感到开心,脸色洋溢着自然的笑容。

        姜洋还抽空给张日杉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寻人的情况,结果还是杳无音讯。

        【花铃,你到底在哪?】

        姜洋的眼睛里闪着莹光,神情中满满的都是思念。

        三个小时之后,两人驾车来到了秦岭。

        姜洋见胡天有些疲惫,便让他找个饭馆停车歇息,顺便吃个午饭,然后再进山。

        两人选择的是一个民俗小饭馆,正值饭点,人却不多,只有两三桌客人而已。

        正巧的是,姜洋看到了其中有两个一面之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