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90章 兄弟再见

第290章 兄弟再见

        中年人和青年奔跑靠近过来,速度很快,身手显然不凡。

        他们十步开外停止,看到围着姜洋又跳又叫的怒睛凤鸡,疑惑不已。

        “小凤!”中年人轻喝一声后,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姜洋身上。

        当他看到姜洋的面容后,神情顿时激动了起来。

        “师兄!”姜洋轻声唤道,神情激动。

        “姜洋!真的是你?”嗻咕哨的眼睛已经湿润了起来。

        对姜洋来说,他们分开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而已;可对嗻咕哨来讲,他们已经时隔六十年没见了。

        嗻咕哨几步上前,一把抱住姜洋,生怕姜洋不真实。

        以往的多少个夜晚里,他可是时常梦到姜洋和花铃儿,但一醒过来后就都没了。

        “真的是你……”嗻咕哨一边拍着姜洋的后背,一边喃喃地说着。

        姜洋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怀疑:【师兄是不是老了?】

        同时,他浏览着超能兑换系统给嗻咕哨评估的能力数据。

        【嗻咕哨】

        血脉:冥凤血脉(10%)

        功法:玄阶?五行拳经(小成)、黄阶?龟息功(圆满)、黄阶?轻身术(圆满)

        武技:魁星踢斗(出神入化)、弓箭术(炉火纯青)、基础拳脚……

        才学:搬山分甲术(大师)、鸟鹊口技(大师)、枪术(大师)、博闻强识(大师)、分金定穴(大师)……

        修为:筑基境中期

        看完之后,姜洋心里都震惊不已。

        他可是记得嗻咕哨体内血脉的觉醒度只有5%而已,却不想现在已经是10%了,而且修为也由筑基境初期变成了筑基境中期。

        想来嗻咕哨这些年里也没少辛苦修炼,在没有修炼资源和灵气缺乏的情况下,也做到了提升。

        【这六十年过渡得真让人心塞!】姜洋知道自己落后,不自觉滋生的感受。

        边上的年轻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非常疑惑,特别是对怒睛凤鸡的行为。

        这老妖兽可是从来没有给过他面子,只有自己的外曾祖的话才听,现在却对来人欢呼跃雀,太过反常。

        没错,这个年轻人是嗻咕哨孙女的儿子胡天,所以嗻咕哨是他的外曾祖父。

        良久,嗻咕哨才放开姜洋,一脸唏嘘地询问:“这些年你和花铃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回一个消息吗?花铃呢?”

        连续三问,让姜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见姜洋沉闷不知如何开口,嗻咕哨立刻明白其中必有隐情。

        他拍了拍姜洋的肩膀,说:“先进屋再详细说给我,你嫂子见到你肯定也很开心。”

        “红嫂子?难道她也筑基成功了?”姜洋想不到红菇凉竟然还在,细算下来,应该也有九十多岁了。

        “你进去看就知道了。”嗻咕哨面无表情地回道,并没有直接回答姜洋的问题。

        久未相见的两人,各自怀着异样的心情。

        在经过胡天的时候,他疑惑地看着嗻咕哨问道:“外曾祖父,这位是?”

        “哦,这是你的外曾祖叔。”嗻咕哨随意地回答。

        这下子可让胡天懵逼了!

        外曾祖叔?多么遥远的亲戚关系啊!

        寻常的四代同堂已经是不多见,关系旁落的亲戚更加少见。

        可是像姜洋这么年轻的曾祖辈,那可就让人无法相信了。

        “愣着干嘛,还不叫人。”见胡天发懵没有回应,嗻咕哨瞪了他一眼。

        胡天被吓得回了神,嘴巴微张,愣是喊不出口来,实在是姜洋太年轻了,感觉比他还年轻。

        嗻咕哨就要准备教训他,姜洋拦了下来:“没事!你看我这样,他喊不口实属正常。”

        这会儿,连嗻咕哨都有些错愣地看了姜洋一眼,对于姜洋没有一丝变化的容貌满怀疑惑。

        “等下再一起说。”姜洋不想说两次,还是等见了红菇凉之后再一起说。

        三人一鸡向别墅里走去,姜洋才指着怒睛凤鸡向嗻咕哨问道:“小凤它这是晋级成大妖了?”

        嗻咕哨点了一下头:“当年你把鹰鹫的尸身和内丹留给我,妖兽肉都用在族里的年轻人身上,内丹便给了它,没多久便成功晋级为大妖。”

        “没有一点意外?”姜洋好奇地问道。

        “三道威力强悍的雷劫,断山碎石,旁人无法靠近。不过它还是在天雷下坚挺过去成功晋级,但它却虚弱到了极点,差点就死去。还是我冒险把血喂给它,才救过来,之后静养了近半年。”嗻咕哨平淡地把过程说了一下。

        而姜洋却听得热血不已,可想当时的情形有多么危急。

        不过好在渡过了雷劫,让它成功晋级大妖,也是极为难得。

        妖兽实力的提升尤为缓慢,除非有数之不尽的天材地宝供应,否则需要成百上千年的厚积薄发才会有所提升。

        六十年过去,怒睛凤鸡没有天材地宝的供应辅助,仍处于大妖境前期。

        虽然如此,但是并不能说它不厉害,姜洋就差点在它的偷袭下受伤,也只是狼狈地侥幸躲开而已。

        此外,两人还聊到此地的情况和嗻咕哨的家庭情况。

        原来这里正是当年了尘大师隐居的那个山头。

        姜洋恍然大悟,他说这里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原来当年那光秃秃的山头都被种满了果树。

        这片山头现在是嗻咕哨的儿子买下来的,当年红菇凉为嗻咕哨生下的是一个儿子,如今也是一个运输公司的董事,算是富甲一方。

        嗻咕哨的儿子因为有血脉觉醒丹,一直活到了现在,如今也是七十古来稀。

        不过嗻咕哨的孙女就没那么幸运了,也就是杨雪丽,身带“鬼眼诅咒”,在几年前因为血液化金而去世了。

        而胡天正是杨雪丽和胡巴一的儿子。

        说起这关系,还真是天道有轮回,缘分天安排。

        杨雪丽在成年后,肩膀后面出现了“鬼眼诅咒”,让她很害怕。

        嗻咕哨才把这个血脉枷锁和轧葛拉玛族的事情告诉了她,但是他手里已经没有血脉觉醒丹,雮尘神珠也在姜洋手里。

        那怎么办?

        不想死的杨雪丽,只能前往疑是姜洋失踪的睛爵古国,寻找姜洋或者救治的办法。

        为了拿到合法的通行证件,杨雪丽赞助了一支睛爵古国的考古队,就此巧合地结识了摸金校尉的后人胡巴一,还有王凯旋。

        嗻咕哨为了保护孙女杨雪丽,自然要跟随前往。

        最后的结果和原剧差不多一样,进入鬼洞的胡巴一、王凯旋等人都染上了“鬼眼诅咒”。

        而嗻咕哨之所以老化,也是因为鬼洞之力造成的,否则以他的寿元,短短六十年不会衰老成中年人的。

        没有雮尘神珠的救治,肩负“鬼眼诅咒”的杨雪丽等人,年近五十岁都一一血液化金而去世。

        听完嗻咕哨简述的情况,姜洋心情也不是很好。

        “是我对不起你!”姜洋沉重地向嗻咕哨道歉,毕竟是他害得嗻咕哨白发人送黑发人,道歉是应该的。

        嗻咕哨摇了摇头,并没有责怪姜洋的意思。

        虽然他不知道姜洋为什么无缘无故地失踪这么多年,但是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很快,三人一鸡回到了小别墅里。

        姜洋也见到了满头苍发的红菇凉,心里荡起了不少酸楚。她并没有筑基成功,只是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太婆。

        “嫂子!”姜洋激动地喊道。

        年迈的红菇凉听到这声熟悉又陌生的称呼,愣愣地看着姜洋,片刻后才迟疑地问道:“你是姜洋?”

        “是的,是我。”姜洋连连点头。

        “你回来了?回来了就好!”红菇凉眼泪婆娑地说道,心情也是异常激动。

        人老了就容易感伤!嗻咕哨安慰了她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人这一辈子,什么都可能被时间抹去,唯有亲情是无法被抹去的。

        姜洋、嗻咕哨、红菇凉、花铃儿、陈俞髅,盗墓五行者,虽然之间并没有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但同生共死、共甘共苦的那份真挚感情并不比血脉亲情薄弱,反而更加纯真。

        “花铃妹子呢?怎么不见她。”红菇凉看了一下,发现少了一个熟悉的人,这才急着向姜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