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84章 霸道的姜洋

第284章 霸道的姜洋

        姜洋明白只要张秃子这样的神秘人在,以武力就无法控制这艘船,这才以金钱诱惑,却不知道身为渔船雇主的阿宁根本不缺钱。

        只见她不屑地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出再多的钱,这艘船就是不会回头。”

        “哦,是吗?你们也这么认为吗?”姜洋没有理会阿宁,转头看着更像水手的几个男子,包括那个光头中年人,刚才他就听到有人喊这个人光头中年人为船头。

        那么,这个女人最多只是雇主而已。

        一把、两把、三把、四把……

        一小堆的金币被姜洋放于甲板上,这下子诱惑就大了。

        阿宁不把金钱放在眼里,可不代表别人都如同她一样。

        “吾!”王胖子双眼冒金光。

        不只是他,其他船员也差不多这个样。

        他们冒险出海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钱,现在这么多的金币放在眼前,说不眼馋那是假的。

        阿宁、天真、张秃子想通姜洋的金币到底是怎么藏的,身体上竟然藏了这么多的金币。

        阿宁看到有些意动的船员,神情一变,愤怒地看向那个光头中年人:“船头,你可要想清楚再做决定。”

        她的那四个手下从后面走过来,以此仗势。

        船头老大等人似乎知道阿宁等人的背景,有所忌惮,没有立马做出决定。

        天真小同志看到场面严肃陷入对峙,若是一直下去,只会浪费时间。

        “姜先生,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这茫茫大海之中寻人,犹如大海捞针。像昨晚那么大的暴风雨,就算是这样规模的渔船都未必安然无恙,何况一个人?如今已过去一个晚上,恐怕你的亲人已经凶多吉少。”天真小同学只想打消姜洋回去的念头。

        “你说什么?”姜洋听到这话,可不愿以接受,顿时满眼杀气地看向天真小同学。

        张秃子见状,上前一步,挡在天真小同学面前:“话虽然不好听,但也有很大的可能,但愿你的亲人能够幸运地遇到另外一艘船。”

        一个人又怎能够在海水里待上一个晚上呢?

        不说需要补充淡水和食物,单单在海水里漂浮就会消耗大量的体力,另外海里更有凶猛的鲨鱼等危险海兽。

        姜洋冷冷地盯着张秃子看:“你护得了他一个,护不了其他人。”他是一定要渔船返航的,即便只有一丝希望,他都不愿意错过。

        【眼前的地中海中年人应该也只是宗师前期的武者,若非自己的真气没有恢复,绝对打得他哭爹喊娘。】

        就在这时,阿宁那边也不耐烦了,她示意四个手下都从衣服里掏出一把手枪,指向姜洋。

        姜洋见此,眼神更加阴郁下去。

        敢拿枪指着他,那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要!”张秃子似乎感觉到什么,急忙出声阻止。

        但是迟了!!!

        四道黄色光芒划过,以几乎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噗呲”四声尾落,只闻一股血腥味飘荡在空气中。

        周围一下子陷入了安静之中,只有海风吹拂而过的声音。

        张秃子惊骇地看向阿宁的四个手下,四人的额头上各镶嵌着一枚金币,鲜血直流,而他们的脸上还保留着死前的神情。

        “嘭!”“嘭!”“嘭!”“嘭!”

        渔船随波浪一个起伏,这四个死去的人才倒于甲板上。

        “嘶!”王胖子倒吸一口冷气,身体不禁地往后缩了缩,惧怕得不敢再看向姜洋。

        “你怎么可以这样轻贱生命?”天真小同学一脸不敢置信地问道,他还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看到有人肆意杀戮当然气愤。

        但是,他忘了被杀的人手中拿着的是法禁热武器,估计他也是被气急了。

        “你昨晚是救过我,最好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现在可以返航了吗?”姜洋平淡地回道,最后一句是向那船头说的。

        天真小同学还想说些什么,明白事理的张秃子连忙拦住他,示意他不要再多话。

        那个船头也被吓得后背直冒冷汗,连忙按照姜洋的吩咐,让船员转舵返航。

        如此杀伐果断的恶煞,他们这些平头百姓又怎么能不怕。

        姜洋走到船屋最高处,不断地看向周围,以肉眼进行搜寻。

        而阿宁自始至终都被吓得不敢动弹,在姜洋离开甲板之后,才踉跄要倒,幸得被天真小同学出手扶着才没倒。

        “他到底是谁?”阿宁声音颤抖地向天真小同学询问。

        天真小同学非常难为情,这人是他救的,却不想最后还闹出了人命,而从始至终都不知道姜洋的来历。

        “是谁重要,知道他是宗师武者就够了,千万别再去招惹他。”张秃子插嘴嘱咐道。

        “宗师武者?”阿宁、天真小同志、王胖子都面露震惊。

        宗师武者那可是极其罕见的,他们也只是听长辈们说过,在前朝军阀战乱时期,曾有宗师武者彗星一现,后来就再也没有消息。

        “诶,他是宗师武者,那张秃子你能和他打得不相上下,难道也是宗师武者?”天真小同志思维敏捷,一下子回转过来,惊喜地看向张秃子。

        “啊……哈哈哈。”张秃子反应过来,明白自己暴露了什么,没有直接回答,尴尬地笑着离开。

        阿宁有些沮丧地看着甲板上的四具尸体,然后看向渔船顶甲板上面的姜洋,心中苦闷不已。

        这还没有到达目的地,不仅死了四个手下,而且还惹上了宗师武者,真是倒霉到家了。

        “阿宁,这西沙恐怕暂时去不了。”天真小同学也有些烦闷。

        “这真是宠了媳妇得罪娘,左右为难啊!”王胖子插嘴说道。

        “吴正先生,稍后我就去联系公司调船过来,不会耽误我们的正事。”阿宁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关于姜洋的事情,她想等任务结束后再处理。

        阿宁离开后,吴正把注意力转移到甲板上堆放的金币上。

        “小同志,你不要动他的东西。”王胖子阻拦着吴正,让他别多事,可见他有多害怕姜洋。

        “我就看一下。”吴正本就是好奇心厚重之人,看到这样的古老金币,又怎么能不看一下。

        他捡起一枚金币看了一下,发现正面的刻纹竟然是一只眼睛,而背面是一座山脉。

        “我好想从哪里见过这样的金币,我想想……这应该是睛爵古国的金币,正面的眼睛刻纹正是睛爵古国的图腾。”吴正回想起他之前见过的同样刻纹的金币,语气非常肯定。

        “睛爵古国?两千年前,西域三十六国的睛爵古国?”王胖子的神情不对劲,语气急促地追问道。

        “没错!”吴正点了点头。

        见到吴正肯定的确认,王胖子神情木讷地抬头看向顶甲板上面的姜洋。

        “这种古币出现少的话,或许很值钱,多了就贬值啦。我记得三叔说过,在几年前黑市上面出现过三枚睛爵古国金币,被人以一千万收购了,据说出手的还是摸金校尉。”吴正说完后发现了王胖子的异常,诧异地看着他。

        在渔船顶甲板的姜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凭借过人的耳力,自然也听到了天真小同学等人的谈话。

        【西沙!阿宁!吴正!王胖子!宗师武者张秃子!这不是关于发掘西沙海底墓的人物吗?这怎么还有睛爵古国和摸金校尉!】